却听见胡二麻子在一旁嘿嘿一笑,抹了把鼻子,大声道:“屁暖床!”

众人顿时笑翻,拍桌子声,脚跺地声,嘻哈声不绝于耳。

苏成笑得一口气岔在胸口,脸涨得通红,连连咳嗽,花白胡子一阵乱颤,旁边的同僚一边强忍着笑,一边拍着苏成的背,嘴里不时发出嗤嗤的声音。胡无双和赵芳见这个活宝又在这当口子献宝,两人已是笑得抱成了一团,赵芳咯咯笑的直不起身子,胡无双趴在她的背上笑得大呼小叫,揉着肚子直唤哎哟。唐子玉又是无奈又是好笑的看着这个胡二麻子,想有心说两句话圆一下场,刚开口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阮红玉此时也是用袖带掩住了嘴,咯咯直笑,花枝乱颤,眼睛向那长相丑陋的胡二麻子看去,隐隐已是觉得这个粗豪的大汉也不是那样的令人厌恶。

众人狂笑了一阵,苏成涨红着脸一边咳嗽一边指着丑男,笑骂道:“你这杀才,还不快带着客人下去!想羞死老夫么!”

丑男眼睛一转,嘻嘻一笑,领着胡二麻子一拜,便转身去了。

眼见这晚宴除了这卢聪德,宾主尽欢,席间笑声渐止,卢聪德在场上下也不是留也不是,正左右为难。

便在这个时候,唐子玉突然觉得背上一阵发寒,周围仿佛弥漫着一股寒气,唐子玉的眼中,周围像时间变得缓慢了一样,只见场上突然飞出几枚飞镖,飕飕飕的将四周的灯扑灭。

这原本灯火通明的大堂登时暗了下来,众人还没来得及惊呼,却见那灯光黯淡下来的同时,场中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这颗人头,在众人惊骇欲绝的视线中翻腾着,滚动着,落到宾客席间的一位宾客的盘子之中。

这盘子之中的人头瞪着眼,直视着对面已是吓得傻了的宾客,声音哑在了喉咙之中……

四周的气氛,在这其乐熔融的环境之中陡然直落千丈,陷入了一阵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

唐子玉心头一紧!

有刺客!

“有刺客!”这郡守府邸顿时敲锣声,叫喊声响成了一片!

几乎是在这惨叫声响起的同一个时间,唐子玉的每一根神经立刻便进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久在香脂阵中浸泡的大脑仿佛瞬间便似回到了当年亡命搏杀的尼步罗撒战场。

撕杀声,惨叫声,怒吼声,刀剑声,暗器破空声,交织在一起,有那烛火还未被暗器打灭的地方隐约可以看见有黑衣人如幽灵一样在宾客席中若影若现,鲜血似喷泉一样,在半空中飞溅,洒在一些女客的脸上,又激起令人心寒的凄厉叫声。

唐子玉的瞳孔顿时不自觉的缩成了一团,发出如针一样锐利的光芒,在这昏暗噪杂的环境之中闪闪发亮。

这些刺客,冲谁来的!

这个时候,唐子玉只觉得四处都仿佛都是敌人,他两脚不丁不八的站立,浑身气息放出身边周围一丈之外,任何有进入他气场范围的事物便要遭到他毫不留情的立刻扑杀!

便在此时,只见堂外皎皎月光下,一名黑衣人踩着月光,仗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直挺挺的向他逼来!

唐子玉心中冷笑,嘴角微微翘起,手中真气聚集,只要一抬手便是泰山压顶之威!

难不成,这天下人都以为我唐子玉可欺么?

就这样也想杀我?

唐子玉忽然想哈哈大笑!

苏成,你也太小看我了!

他手腕已是微微抬起,周围气劲凝聚得有如实质一样似一个小型的旋风聚在他的手掌之中。

突然,唐子玉眼睛猛睁,却见这黑衣人身后拉着一条极长的身影!这身影长得和这黑衣人的身材极不成比例!

难不成他身后还藏了有人!

唐子玉心中一抽!

果然便见这黑衣人手中长剑放在身侧,踏着小碎步拖地而行。在他的身旁突然又出现了一条胳膊,手持着一把长剑,紧接着又出现一条,三条,四条,五条……这人竟似千手观音一样,身上仿佛绽开了一个长剑为身的花瓣,在这明亮的月光下反着光,刺得人眼睛不能直视!

东瀛忍术,大日如来忍阵!

唐子玉冷哼了一下,长呼一口气,侧身弓步,右只手高举过头,做李靖托塔的姿势,手掌之中蕴藏着雷霆之力,左手横在胸口,拳头藏在腋下,一摆拳便是拳罡“横扫千军”。

只要这些忍者敢向他出剑,唐子玉左拳横摆而出,带出的便是沛然难当如海啸一般的澎湃内力,紧接着而来的便是右手手掌之中倾头盖下如泰山压顶一样的浩然一掌!这一式,正是宋晚秋传给他的不传绝学:惊天动地!

他四岁便在天下无敌宋晚秋门下习武,十四岁身带一枪一剑下山便震动天下,四年前更已是修炼到大宗师大宗匠的境界!这一招,便是天底下第一第二的宋晚秋和周师师前来也是不敢小觑的!

这黑衣人只觉得眼前这个男子仿佛像是一个神威凛凛,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侵犯气息的降世金刚一样,面前一堵气墙顿时堵得他们脚步一乱,呼吸顿时不畅!

这群黑衣人一声发喊,忽然一声“喝”的整齐大喊,这一个人似鲜花溅射开来一样,“花瓣”四处飞洒,一个人突然分成了八个人,在空中飞舞。

唐子玉突然一愣!

因为他发现,这群黑衣人在他身旁翻了过去,头也不会的继续前行!

这些人竟不是冲他来的!

唐子玉不敢大意,气息跟着这群黑衣忍者追了过去,却发现这些人一阵鱼跃,手中长剑向苏成那一席扑去!

难不成,他们的目标竟是苏成!

唐子玉只觉得眼前的事情太过于荒唐!

这群黑衣忍者什么来历?为何要刺杀苏成?

莫不成是苏成自己安排的这一切?

可,这是为什么?

唐子玉脑中思绪万千,心如电转,饶是他才智过人,此时也是脑中一片混乱!

眼见,这群黑衣忍者来势汹汹向苏成那一席扑去。苏成已是惊得呆了!

唐子玉借着月光都能看见这老人眼中惊骇的目光和他颤抖的手指!他几乎第一时间便排除了这一切是苏成安排的可能性:因为如果这一切是假的,是苏成安排出来的,那苏成也太能演戏了!

宗府等沙场上厮杀出来的将军抽出随身携带佩剑,展开了一个极简单的战阵五人阵形,将苏成围在中间。

这群黑衣忍者手中长剑用得十分诡异,角度往往从意想不到的地方钻出,人数又占着便宜,杀得宗府这些战阵将军顿时挂彩不断。苏成被围在中间又惊又怒,大声怒喝:“你们是什么人,胆敢行刺本郡守!”

唐子玉见宗府等人节节败退,防御圈越来越小,眼见就要不行了,心中仍然是觉得仿佛身在一个不现实的梦里面一样!

在苏成的地盘上竟然有东瀛忍者来刺杀他!

且不说这些忍者从哪里潜入进来的,便说这些忍者杀了他,那是一点好处也是没有的!

唐子玉正因为无法确认这一点,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相救的时候,却突然听见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下小声的惊恐呼声。

这声音!

是阮红玉!

唐子玉猛然回首,便见一黑衣人手举长剑,那闪烁着锐利锋芒的剑尖在阮红玉恐慌的目光下用力扎下!

混蛋!竟敢在本少爷的眼前伤我心仪的女人!

唐子玉立刻便怒了!

他脚下顿时发劲,只一个寸步便已是闪电一般到了阮红玉跟前,他手带着衣袖对着这黑衣人迎面一挥!这黑衣人只觉得面前突然涌来一阵洪流一样的巨力将他连剑带人便轰得飞了起来!

只见这黑衣人在大堂之中似投石炮弹一样,砰的一声巨响,撞在大堂之中粗大的石柱之上,缓缓才滑了下来,软软的摊在了地上,眼见是不活了。

阮红玉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张着嘴巴,痴痴的看着前方,像是傻了一样摊在地上不住的颤抖。唐子玉见她已是安全,突然想起赵芳和胡无双两人,心中一紧,举步便要向宾客席中寻去。

他刚抬步,却突然觉得身后一阵香风逼来,一个柔软的身躯已是紧紧的抱了上来,却是阮红玉!

阮红玉在鬼门关跟前打了一个滚,这时已是回过神来,眼见这救了他性命的男子要走,立刻便像落水之人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将跟前的这个男子死死的抱在怀中,眼中的眼泪顿时便湿了唐子玉后背一片。她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一样,浑身抖得十分吓人,心脏砰砰乱响,阮红玉小声的哀求道:“求求你,不要走!”

唐子玉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阮红玉。却见她此时也是抬头看了上来,两眼含泪,脸色惨白,似雨打梨花一样,让人不忍。他反手将阮红玉在了怀中横抱了起来,阮红玉一声嘤咛,身子颤抖着似小猫一样伏在了唐子玉怀中。

唐子玉怀抱美人,立在大堂之上大声喊道:“芳芳妹子,无双妹子!”这声音在这四周喧天的声音之中清晰的远远送了出去。

却见大堂一侧立刻便有声音传了过来:“子玉哥哥,唐大哥,我们在这里!”

唐子玉顺着声音看过去,却见赵芳和胡无双两人背靠背而立,双手做剑指,摆了个两人小阵,警惕地盯着四周的一切。唐子玉身形一闪,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已是到了这两人跟前,说道:“你们没事么?”赵芳和胡无双见他怀中抱着一个女人,细细一看,秀发如丝,身材窈窕,却是阮大家!胡无双顿时就有些吃醋,只是碍着这情形万分危机,有些发作不出来,赵芳却是道:“我们没事,只不知道唐斩和胡二怎么样!”

唐子玉道:“眼下这个情形来看,这些人似乎不是冲我们来的,他们应该没事!你们方才做得很不错,没有给人可乘之机!阮大家你们照顾一下,我去帮郡守大人除贼!”说着已是将阮红玉放了下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