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芳想了一会,说道:“子玉哥哥,照这么说来,今夜这些黑衣人应是东瀛忍者无疑了!那他们为何要刺杀苏成呢?”

唐子玉赞许的看了她一眼,轻轻的鼓了鼓掌,道:“芳芳妹子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今夜的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而且细细想来又不合情理!因此,今夜的事情其实要知道是谁干的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干?他们这样干有什么好处?我师父曾说过,这世上人的一切行动都是有目的而为的,哪怕他掩饰得再好,只要你能细细的从他的举动之中分析出他的目标与目的何在,那你就能猜测预料出他下一步能做什么!能做到这一步,就能一直掌握主动权,立于不败之地!因此,我们只要能弄明白这几个问题,那这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

“我们先来看看这群人为什么要杀苏成。这群人如果要刺杀苏成,那么理由分几种,第一,仇杀!这群人与苏成有仇!”唐子玉眼中闪着精光,掰了根手指头“第二,利益!如果这群人所代表的组织与苏成在白云所代表的势力有利益上的冲突,或者是有人出巨额重金来悬赏苏成的人头。第三、图名,为了刺杀苏成而一句轰动天下让自己在一夜之间成名。因为这些黑衣人来不留名,去不留姓,来时蒙面,去时更是连死去的同伴都不留下,所以这第三条基本上可以排除。”

“至于第一条,仇杀!且不说这群东瀛人与苏成有什么仇,且说这群东瀛人如果是来寻仇,那便会立刻当场将苏成杀死,若是我便会连头一起砍下带走!因为若是不带首级回去,那对于这些忍者来说是根本无法交差完成任务的!而且,若是寻仇刺杀,是不是以第一目标做为刺杀目标?在没有杀死第一目标的时候,是不会暴露自己的!而你们也看见了,第一个死的不仅不是苏成,反而是毫不相关的卢聪德!甚至是大厅之上一些无辜的宾客也成为了他们的目标,因此,我可以断定,这些人一定不是来寻仇的!”

赵芳在一旁听得极入神,不断的点头,眼见此时唐子玉露出了个话缝,便接道:“那应该便是利益冲突了么?”胡无双有些兴奋,说道:“这么快便能分析出来了么?嘿嘿!”

唐子玉笑了笑,摇头道:“这事真正蹊跷之处就在于。白云郡守苏成无论与东瀛人甚至是倭寇,都应该是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才对的。白云郡临海,每日都有无数的商品从海上运往东瀛各港,又运回无数的东营商品,因此,东瀛与白云之间只存在互惠互利的关系。若是冒然刺杀苏成,搅乱了整个白云郡的局势,那对东瀛来说是有害而无利的事情!就算是倭寇,无论这些倭寇是不是与苏成有所勾结,他们与苏成都不应该存在第一利害关系,苏成不应该是他们的第一刺杀目标!”

赵芳眉头一皱,说道:“是啊,子玉哥哥才应该是他们的第一刺杀目标才对!毕竟你是为剿灭他们而来的,而且一进城就弄得满城人皆知!”

胡无双在旁边插口道:“莫不是因为这些倭寇见着唐大哥武功高强,因此临时转变目标了?”

唐子玉呵呵一笑,道:“无双妹子莫要说笑了!这是不可能的!这些人有组织有计划,为了一个刺杀计划会经过十分周密的谋划,就算计划失败,他们会立刻退走,再次寻找机会。不会因为打不过一个人而临时转变目标的,因为这样他们将同时面对两个敌人,这种事情狡猾的东瀛人是不会干的!”

胡无双脸上微微一红,嘻嘻一笑,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叹道:“唉,这种事情真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头疼!”

赵芳叹了口气,说道:“这样一来,岂不是三种可能性都排除了么?”

唐子玉微微一笑,道:“其实,三种可能性都排除了反而有利于我们进一步的推证!正因为这三种常理来说的可能性都排除了,那么这种事情就是违反常理而发生的事情,那么对于这样出乎我们意料之中突然发生的事情,我们只需要能够推断分析出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最大的受益人将是谁,那么我们就能推断出大概是谁做的了!”

赵芳呆了一下,眼前突然一亮,大声道:“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

唐子玉看了她一眼,轻轻的笑了一下,说道:“所以,我们来看看,如果苏成遇刺,他倒下,或者死亡之后,谁会获取最大的利益!”

“这还用想么?当然是那群倭寇啦?”胡无双快人快语的接道。

赵芳拉着胡无双的手笑道:“无双姐!哪有那样简单的事情!你进城之前没听那些百姓们说么?这群倭寇能在白云郡附近任意出没,并且转挑小户殷实人家下手,大户很少碰及,而且经常上陆杀入白云城里面来。这若是没有与白云城的官员勾结,那是怎么也解释不通的!”

胡无双一愣道:“那会是谁?那不就是唐大哥了么?那岂不成了唐大哥做的了?”摇了摇头,随即又惊道:“哎呀,若是有人将这刺杀的罪名载到唐大哥的头上那该怎么办?”

唐子玉含笑看了胡无双一眼,却见这个高佻的女子此时已是满脸焦急,心怀关切的看着他,心中微微一暖,温言道:“无双妹子心思转动得真快!立刻便想到这可能会是一个栽赃嫁祸的圈套,有长进啊!”

胡无双一听脸色就变了,她自幼在官宦家庭出生成长,虽是调皮任性不守礼法,但是对这大楚律法却是十分熟悉的。她急道:“你这人,知道这是个圈套也还笑得出!难道你不知道这大楚刺杀官员以谋反罪论处么?要诛九族的!”

唐子玉呵呵一笑道:“莫急莫急!若是这样便能治我一个谋反罪,那少爷我十年前早就青山埋骨了!而且,我们唐家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原因的!如果这么简单一个嫁祸栽赃的谋反罪就能诛我们唐家的九族,那皇上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胡无双愣住了,有些想不通,但是眼神中却已是明显松了下来。赵芳在一旁看着微微而笑,劝道:“没关系的,最多应该会有一些谣言中伤子玉哥哥,为他在白云剿寇增加压力和困难!”唐子玉在旁边细心引导着两人,见赵芳已是开窍,眼中全是赞赏之色:“芳芳妹子举一反三,见一知十,从今夜刺杀便能料到明日之难,不简单啊!”胡无双低着头,眼神微微一黯,却没让两人看见,抬起头时却已是脸带笑容:“那是自然,芳芳妹子自打小便比我要聪明的!”

赵芳微微一笑,道:“子玉哥哥,你还没说这最大的受益人是谁呢?这表面上来看是你最受益人,因为你在白云郡第一号政敌此时倒下了,生死不知,而你虽比宗府只低一级,但是你有尚方宝剑,就等于是有了钦差的身份,可便宜行事的!因此你在白云剿寇似乎便可以放开手脚,少有阻力了!”赵芳此时一通百通,滔滔不绝的说道:“但是,事实上这郡守被刺,白云郡的老百姓、士兵和一些外面的官员并不知道是东瀛人所为,那么他们猜来猜去的情况下,子玉哥哥的嫌疑便是最大。因此表面上子玉哥哥是在权力行使之上没有了掣肘,但是在上令下达的过程之中却已是失去了民心和下层官僚的支持。子玉哥哥便是再神通广大,士兵们若是不出力,百姓们若是不支持,那也是剿不成寇的啊!”

赵芳此时两眼炯炯有神,说话的神态在唐子玉看来像极了远在秦淮的花若兰。唐子玉在心中微微一叹:傻妹子,干什么要去学若兰呢?岂不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色么?你便是将花若兰学得再像,那也是不可能能超过她的啊!

唐子玉心中感慨,脸上却是带着笑容接着赵芳的话道:“所以,我看起来好像是最大的受益人,但实际上是最大的受害人!”

胡无双听着赵芳侃侃而谈,已是听得呆了,此时回过神来道:“那这最大的受益人到底是谁?”

唐子玉微微一笑,说道:“据我所知,苏家十年一次的宗族大会两个月之后便会召开,届时会重新选择族长。而苏成素来不服苏文绾……”

胡无双打断唐子玉的话,惊道:“莫不成是苏文绾!”

赵芳眼中现出凝重的神色,缓缓的点了点头,又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苏大人真的死了,那苏文绾就真的会成为最大的受益人,他在苏家将再无可以与他抗衡匹敌的对手了。但是若是苏成未死,那苏文绾便也会沾上说不清道不明的嫌疑……”

唐子玉此时脸上的笑意已是越来越浓,眼见这两位将来会成为他妻子的女子越来越接近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开口道:“所以,说道这里,你们应该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吧?”

赵芳沉吟着低头思考,胡无双皱着眉头仔细琢磨,唐斩在一旁默然不语,胡二麻子已是昏昏欲睡。

深夜时分,外面偶有士兵巡逻时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这房中极为安静,只窗台烛影摇红。

突然,这烛台爆出一个火花发出一声细微的声音。几乎与这声音同一个时间,赵芳猛然抬起头来,眼睛里面全是光芒:“我知道了!我知道是谁要刺杀苏成苏大人了!”

太和十年的六月十七日,此时日头正当空的晒,白云城地处南方,最是酷暑的地方。这阳光白花花的照下来,将青石板的马路都晒得滚烫,路上一些行人们脚不停息,低着头来去匆匆。白云城正阳大街的“伯伦不归”是一家白云城有名的酒楼,坐北朝南,楼中的窗户打开的时候最是通风凉爽,平日的这个时候,酒楼上高朋满座,人声鼎沸,许多的商客都喜欢在这里饮酒用食。掌柜张友德有些愁眉苦脸的擦着柜台,时不时的望着空荡荡的店里面叹了口气。他大概也不会想到,平日里人满为患的伯伦不归也会有这样门可罗雀的一天吧?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