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郡守府中传出了一个震动白云郡的消息:苏成大人遇刺,生死不知!随之而来的便是全城戒严令和宵禁令,白云城每一个城门都站满了全身铠甲的士兵,这大街之上的巡逻衙役也是来往不断,一旦过了申时便立刻有一队队的士兵上街巡逻,抓住此时还在外面的那是一句话不说就要砍脑袋的!昨天夜里,张友德便见到一个在街上四处乱窜的男子被这些巡逻的士兵抓住后立刻便砍了脑袋,那血飙得老高,便是在夜里都看得一清二楚!现在街头菜市口的旗杆上都挂着好几个脑袋,把百姓们都吓得不敢出门。

张友德最后将已经擦得明鉴可人的柜台又擦了一遍,叹了口气,准备喊小二关门。

“店家,你这里有没有什么酒菜?弄点来!”

店里的伙计已经搬来了门板站在堂中,却见一名男子身着一件普通的灰布长衫,虽是烈日当头,但却是脸上无一滴汗,正慢步的走进店来。伙计立刻便将目光投向了柜台之中的掌柜。张友德将眼睛望向他一看,却见这男子虽然穿着普通,但是眼中精气充沛,眉目之间气派非凡,显然不是普通人物。他手里摇着一把纸扇,一只手指之中戴着一个脆玉扳指。张友德眼中闪过一道光芒,脸上堆起了一片笑容,上前道:“客官,您需要点什么?”

这人便是唐子玉了,他看了看店里面冷清的模样,又看了看张友德,笑了笑说道:“怎么,你这儿要打烊关门了?”

张友德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笑道:“客官,您也看见了,这白云城现在弄得是如临大敌,全城百姓就没几个敢出门的!您说谁还有胆子上我这儿来吃饭啊?小人这也不是没办法,见没人来便索性关了门,也省得惹出些许是非来。不过,您老既然来了,那小店有一个客人那也是要开门的,您请上座,不知道您想喝点什么酒啊?”

唐子玉含着笑,静静的听着他说着,待听到他问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嘴角浮起一丝浓厚的笑意,他道:“少爷我喝不惯你们南方的酒,有没有北边的酒?”

张友德眼珠子一转,立刻接道:“我们这儿有忽尔青酒、玉楼倾酒、子堰醇酒、唐王破阵酒,您要那一种?”他这一番话却是暗藏玄机,每一种酒名的第一个字摘下来便是“忽子玉唐”,倒过来念便成了“唐子玉乎”?这却是唐家族人暗中相认的切口,这种切口是只针对唐家少主唐子玉一人的。

原来这张友德本是唐家安插在苏家境内的一个暗哨,专职打听苏家在白云的动静。这张友德方才见唐子玉手中戴着的玉扳指是唐家独门信物,又得知唐家少主会深入虎穴来此剿寇,今日见了面前这个男子便开口试了一试。

唐子玉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笑道:“我都要!给我来一斤唐王破阵酒、两斤子堰醇酒、三斤玉楼倾酒,忽尔青酒嘛,那是辽海国的酒,太烈,就不要了!”他这样一对,等于就是把方才的三种酒名又倒了过来成了他的名字,而后面那个忽自然是不用要了。

两人切口对到这里,张友德再无怀疑,眼睛装作不经意间在唐子玉身后一扫,便笑道:“还请这位客官上楼到厢房中先候着,小人一会亲自给您把饭菜端上来!”

唐子玉进了厢房,正在摇扇四处打量房间之时,不多一会便见张友德已是端着一坛酒进了房中。

张友德将酒坛往桌上一放,立刻便退回了三步,下拜道:“唐家鹰组白云组长张友德,见过少主!”

唐子玉手虚一托,便将张友德托了起来,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子。只见他像极了南方海边长大之人,脸色黑汇总透着红,个头矮小敦实。张友德只觉得肋下一股劲力涌上来,身子便不自觉的站了起来,他笑道:“少主好武功!”

唐子玉笑了笑,道:“你在这里独立经营,也真是辛苦委屈你了!”张友德呵呵一笑,黑红的面庞透出几分血气:“少主言重了!大将军王待我恩重如山,几次救我性命!我若不思报答,那岂不是猪狗不如了?”

唐子玉笑道:“客套的话不多说了!你赶紧把这白云郡的情况大致的跟我讲一下!”

张友德理了理思路,开口跟唐子玉细细的将白云郡的大致情况一一讲来。

白云城,大楚国南方最繁华的城市,上通惠吉、醴李、樟木、怀苍四郡,左通广济州,右临大海东瀛,下接吐蕃,是南北陆运,东西海运漕运的交通要冲之地,每日在这里的商品贸易来往皆以百万两白银计算。由于贸易繁华,此地百姓经商的极多,小户人家颇为殷实的远较大楚其他地方为多,再加上苏成为官颇有手段又清正廉明,从不乱加派税款,把白云城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此百姓们也算过得安居乐业。

但是自从前两年东瀛的天皇接连灭了九州国和四国两国的大名之后,便有许多从九州、四国流亡败退下来的武士成群结队的结成了团,抱成了伙,沿海袭击各渔村城市,这些倭寇以海上散落的小岛为根据地依托,凭借着船快,从不与大楚水师做正面交战,往往楚国的军队一来,倭寇便化整为零,作鸟兽散,一待大楚的军队一走,便又重新出来活动。

这些倭寇有的是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战士,有的是大名家族破落下来的武士,还有一些为非作歹的浪人,他们联合在一起打仗极为凶狠,悍不畏死,在陆地上拼杀得极凶,有时候当大楚海军没有出现的时候,他们敢以少击多,与大楚的陆军展开厮杀。这些倭寇在沿海作乱,扰得楚国沿海烽烟四起,楚天河大为恼怒,一方面向东瀛驻扎在秦淮的使节提出严重警告,一方面调兵遣将剿灭倭寇。

但事与愿违的是,东瀛的明仁天皇得知这一消息以后暗中颁布了臭名昭著的征海令,鼓励御下的臣民出海寻金,寻找并抢掠海面上一切可以抢劫的商队。这种变相鼓励倭寇袭击劫掠大楚沿海和商船的行为一方面极大的刺激了楚国与东瀛两国之间的关系,一时间两国关系不断恶劣化。另一方面,东瀛的明仁天皇这一道征海令顺利转移了国内的主要矛盾,东瀛大战方定,国家贫困混乱,国民对未来的忧心与恐慌在这一道征海令的颁布和政府的鼓吹怂恿下,他们的不安忧虑迅速被刺激成为出海冒险的野心和对财富向往的狂热。

不仅如此,东瀛还暗中对其中一些势力较大的倭寇给予各方面的支持。

白云郡首当其冲,受倭寇侵害最为严重,沿海各城的商号商船受到多次劫掠,苏家损失十分严重。苏成在倭患伊始主张严厉抗倭,命属下尚白门与倭寇接连交战,大破其中最凶顽的两大倭寇集团本山集团和樱野集团。几次大战震惊东瀛和这些海盗,其中较为温和的相田集团见不可力抗,便转变了态度,采取威胁与诱惑并存的攻势,一方面沿途骚扰,不再与大楚军队接战,一方面派人与苏家接触,承诺不再劫掠苏家的商船,只向一些较为零散的商船和沿海较为殷实的渔村小户下手。这样一来,苏家的利益不再受到侵犯,对倭寇的抵抗便也逐渐消沉了下来,甚至两方勾结在一起,苏家的官员直接成为了倭寇的保护伞,甚至苏成还通过宗府下了一道军令,责令各方士兵遇见倭寇之时不可打草惊蛇,鉴于寇势凶猛,应先及时通报各营长官,调动大军,方可接战。

这些倭寇来如风,去无影,若是等到大军前来,早已是逃之夭夭!这一道消极绥靖的抗倭令顿时散了无数将士灭倭的雄心,更是凉了百姓的心。

官匪勾结,最受荼毒的便是百姓。白云郡的百姓自此便再无宁日,整天担惊受怕,除了这白云城尚还安全,这其他乡野四地竟无一地可称净土!白云城一时无数饥民难民纷纷涌入,亏得白云城修建之时便十分庞大,这些年来又不断修建扩张城池,倒也勉勉强强容下了许多的流民。

昨日,太守苏成遇刺的消息在全城传开,几乎所有的百姓都惶惶不可终日。这大街之上便也萧条了许多。

唐子玉听张友德慢慢说来,两人在房中小声的说了有一个时辰的功夫,总算是将白云郡的情况大致的摸了个清楚。唐子玉将手中的扇子合在一起,握着扇柄在手中轻轻敲着:“如此说来,这白云郡的倭患主要是以这相田集团为主了?”

张友德点头道:“不错,相田这群倭寇实力十分强悍,其中的武士首领博文正男熟识水陆战法,是个文武全才,原是四国大名相田信玄的侍卫统领,人称‘千人斩魔王’,?后来因为相田家族被东瀛的明仁天皇击败,便随着相田家族的继承人相田弥香飘泊至不远处的海岛之上。相田弥香身份高贵,其父曾多次上洛参见天皇,还受到过天皇明旨嘉奖,实力在东瀛首屈一指,但是最终还是被隐忍的明仁天皇给击败。相田弥香身袭其父的职位,流亡海上,迅速便召集起了一群混杂不一的东瀛武者。这群人其中还有九州国第一刀客之称的鬼田一刀,东瀛忍者百菊里(东瀛忍者将所在训练长大的地方自称为里,并以地名来为自己这一部的名称,如同于丐帮这个名字一样。)的帮助。”

唐子玉听到鬼田一刀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沉吟了一会,突然开口道:“相田弥香,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孩子的名字!”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