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友德笑了笑,说道:“少主猜的不错,这正是一个女子!她以大名公主的身份流亡至海上,纠结起了一大批的倭寇,现在已成为倭寇势力之首。少主此行面对的主要大敌,便是此人!”

唐子玉缓缓摇了摇头,说道:“不,此行最主要的敌人不是来自海上的威胁!而是来自陆地内部的隐患!”

张友德略一思考,小声道:“少主说的是苏家的人?”

唐子玉没有回答,看了他一眼,说道:“白云水军方面的人大多都是苏家的人么?”

张友德不假思索的说道:“大多数的参将都是,您的下手白云水师副督统王邕锖便是其中最铁杆的苏派,他是苏成的妻侄,后被苏成认了干儿子,打仗很勇猛,非常得苏成的器重。少主这次虽然带着尚方宝剑,又任水师督统一职,表面上您拥有对白云水师的最高统领权,但是事实上苏成控制了水军中几乎所有的中级将领,您如果调动水师去攻打剿灭倭寇可要留神您带的部队和倭寇合起来倒戈一击啊!”

唐子玉吸了一口气,摇头道:“真是举步维艰!苏成这一手釜底抽薪可真是毒辣啊!留给我一个空壳子!好手段,好手段啊!”

张友德小心翼翼的看了跟前这个比他年轻许多的男子一眼,问道:“少主,有句话小人不知道该不该说!”

唐子玉笑了笑,拍了拍他肩膀,说道:“有什么话尽管直说,我初到白云,人生地不熟,毕竟没有你了解情况!说嘛,不要碍着我们的身份,这私下里不要这样拘束!”

张友德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说道:“小人其实胆子也没这么小,但是不知怎地一见到少主便有些心里面害怕,想来是少主神威所致!”

唐子玉哈哈大笑,用扇子点了点张友德说道:“你这个马屁拍得好,少爷我喜欢!”

张友德陪笑了一下,说道:“那小人就斗胆放肆的说了,依小人之见,少主虽然神勇无敌,才智过人,但是也不宜强龙硬压地头蛇,对于这群倭寇,大人宜智取,不宜强攻啊!”

唐子玉含笑看了他一眼,见他如此积极,言语之中隐隐带着攀附之意,心中已是有了计较,已是站了起来,笑道:“谁说我要强攻了?”说完已是迈步准备出门,临到门前站住转身对陪笑送出来的张友德说道:“好了,你去忙你的吧,要注意安全,待我此间事了必不忘了你!”

张友德心中一暖,眼睛带着几分期许,道:“少主千万保重!唐家以后可全靠您了!”

唐子玉一笑,出了楼便已是去了。张友德目送着唐子玉的背影远去,心中隐约有几分激动和期许:大将军,他长得可真像您啊!

他二人却没有留意,在“伯伦不归”酒楼的对面一个茶肆中,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唐子玉远远的去了,又收回眼睛,阴冷的注视着正在吆喝着店中伙计关门的张友德……

大楚秦淮,苏府步云阁。

“左兴权、刘炬法、赵童、卢聪德死了!”苏文绾放下手中的密卷,淡淡的说道。

苏文衾正在把玩这一件小巧玲珑的鼻烟壶,正和旁边的苏文宇笑着说到这个鼻烟壶的来历,猛一听到苏文绾的话,他的话立刻便收住了,嘴巴张得老大,呆了一呆才说道:“怎么回事?我们在白云的人怎么一下全死了?谁干的?”

苏文宇眉头一皱,拿起苏文绾放下的密卷迅速的看了一遍,放下时眼中已满是沉思。

苏文衾拿起密卷,眼睛略一扫便不禁脸色便沉了下来:“我们这个大伯好快的反应,好大的胆子啊!看样子他要跟我们拼命了!”

苏文绾从长椅上起身,在房中来回慢慢的踱着步,声音悠长而又缓慢:“我还是小看了我们的大伯啊!”他微微叹了一口气,站住了脚步,笑了笑,说道:“是我有点一厢情愿了,不过既然他不愿意像我想象的那样听话,那我就只好对不住他了!”

苏文衾看着密卷,眉头锁成一团,说道:“苏成怎么会知道这些人是我们在白云安的钉子?”

苏文绾笑道:“我刚刚说了,不要小看我们的大伯,毕竟如果不是父亲将族长这个位置传给我们,苏家族长这个位置本应该是他的!我们苏家上下除我之外,也就他能担得起这个担子了!”苏文绾嘴角微微翘着,露出了一个笑的表情,但是脸上却不带一丝笑意,眼中冰凉无比:“当年他得知父亲要传族长之位给我,权衡之下与父亲达成交易,他支持我做一任族长,但是却换来了白云郡守一职。你以为父亲大人和我们的大伯都是简单之人么?父亲料定我十年之中必定能在苏家稳住局势,而我们的大伯则坚信自己在白云割据一方十年后的宗族大会上能够再次卷土重来。”

苏文衾看着密卷看得入神,突然说道:“唐子玉深入他的腹地,他现在自顾不暇之余为什么要突然要把我们在白云的联系全部掐断?”

苏文宇突然开口沉声道:“因为他已经等不及了!”

苏文衾一愣,随即便回过神来:“两个月之后的宗族大会?”

苏文绾接过了话题,重新开始背着手踱步:“没错,他之所以这次胆敢违抗家族之令便仗的是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除去唐子玉。而他如果除掉了唐子玉……”苏文绾突然停下脚步,盯着苏文宇和苏文衾,笑了一笑:“……你认为这家族之中支持他的会多一些,还是支持我的会多一些?”

苏文衾和苏文宇默然不语。

苏文绾自顾自的笑了一下,接着来回踱着方步:“自然是我大伯多一些,他这十年来仗着白云郡这个聚宝盆发了大财,这家族之中没有收过他钱的,怕是寥寥无几。他有的是钱、资历和人脉,现在欠缺的,只是功劳!我十年前让苏家一夜崛起便坐上了这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他若是杀掉了唐家的少主,就相当于掐断了唐家的命脉,也就是扫除了我们最大的对手和障碍,所以,到时候宗族大会,他一定能坐上我现在在的这个位置!”

苏文绾的语调轻松悠然,仿佛说的便是最寻常不过的小事,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紧张与担心的情绪。

苏文衾盯着苏文绾突然笑了:“你一定有办法应付的,对不对?”

苏文绾偏过了头,看了看他的二哥,笑了一下,说道:“既然苏成能用出这么一招苦肉计,那我为何不能大义灭亲?”

苏文宇和苏文衾都惊得背上顿时出了一层细汗,相顾的对视了一眼。苏文衾声音有些艰涩的说道:“三弟,你,你的意思是?”

苏文绾深深的盯了眼前的这两位各具其才的哥哥,脸上意味深长的一笑,他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苏文宇和苏文衾见他笑得十分耐人寻味,心头暗自惊疑,纷纷缓缓的摇了摇头。

苏文绾走到他们的跟前,盯着他们看了一眼,说道:“你们都是人中佼佼者,放在哪里都必是一时英雄的人物,但为何苏家族长这个位置是比你们都要小的我来坐呢?”

苏文宇和苏文衾两人一愣,但随即都陷入了深思。

苏文绾比这两个男子个头都要矮,尤其是站在苏文宇跟前只是到他的肩膀,他在两人身侧站立了一会,悠悠的说道:“因为你们做不到在任何的时候做出任何对的选择!”

苏文绾来到房中悬挂大楚地形图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抚摸着地图,他看着这八千里江山图,抚摸在地图上的手抓成了一个拳头,似乎要将这江山抓在自己的手掌里面一样,神情有些冷漠:“任何在苏家前进道路上的阻碍都会被我毫不留情的铲除,唐子玉也好,大伯也好……”他语气微微停顿了一下,脸微微向苏文宇和苏文衾的方向偏了一下“哪怕有一天你们也成为了苏家前进的障碍,我都不会客气的!”

苏文绾一番冷冰冰的话说得苏文宇和苏文衾忍不住在这酷暑的天气里打了一个冷战,还没想好要说什么,却见苏文绾已是转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不过,我相信大哥和二哥能跟得上我的脚步的,对么?”

苏文宇久经战阵,但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无比压抑,苏文衾在商场得意,也从来没有人能让他有这样沉重得难以呼吸的感觉,他二人相视了一眼,脑袋不约而同的缓缓点着,眼中望向苏文绾的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苏文绾笑了一下,说道:“既然大伯不肯听我的命令,那我原先的计划就全部作废了。大哥,麻烦你把白云郡的其他人撤回来吧。大伯这次下手还算手下留情了,没有把我们在白云的布置连根拔起。他这次借这个苦肉计一石三鸟啊,夜宴之中所杀之人只是给我们一个警告而已,呵呵,我们的这个大伯还是那样的崖岸自高啊!真是迂腐自大!他若不是这样的人,这个家族族长之位让给他又何妨?”他缓缓的说着,语气中带了点嘲讽之意:“二弟,取消针对唐子玉的一切计划与行动。另外,把我们知道的事情写成一封信,我要给唐子玉一份大礼!”

苏文衾一窒,涩声道:“三弟,你,你真的要借唐子玉除掉大伯么?”

苏文绾拿他那因为疾病而显得有些微微发白的眼珠盯着苏文衾仔细的看,直看得他心中有些发毛才突然一笑,道:“你错了,我何曾说过要借唐子玉这把刀杀大伯这句话?我不过是让两个人重新回到平等的水平线上而已。唐子玉能不能在白云全身而退,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