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绾说着,神色悠然,自失的一笑:“若是唐子玉不能在白云活着回来,那他也就不配做我的对手,这天下也就没人配做我的对手!人生贵得一棋逢相当的对手,所以,如果没有好的对手,我就算把这个位置让给我的大伯又何妨?如果唐子玉在白云全身而退,那就说明大伯毕竟不具备领导苏家击倒唐家的才能,那自然怪不得我了!”

苏文绾说着手指在地图上白云所在的地方来回轻轻的婆娑着,嘴里轻声呢喃道:“唐子玉,我等你出招等了十年,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苏文宇和苏文衾看着眼前这个身材单薄瘦弱的男子站在地图面前站定了不语,只是背着举起了一只手,他们做了一个手势。两人相顾了一眼,都出了门,在将门带上的时候,苏文衾回首一眼,只见一个青灰色的身影在光线微暗的房中似乎已凝固成了一尊雕像。

白云郡,苏府,郡守府邸。

苏成是一个十分注重修身养气之人,他平日极爱修习书法,他笃信在书法之中他能感受到天地之气。他此时穿着一件紫金色镶边的长衫,一只手提着袖子,一只手捉着墨笔,正在桌面上挥毫。

只见他笔下四个大字中最后一个字已是至最后一笔,苏成凝气屏神,手腕稳如山,笔下似刀削斧劈一样写完最后一竖。他直起身来,脸上带着满意的神情看着眼前的这副字。身旁的宗府在旁边微微一笑,道:“大人的字风骨刚强,有傲梅凌雪之意,好字啊!”丑男在一旁伸头一看,却见是“暗定乾坤”四个字,心中一笑,也不多说什么便又缩回了头。

王邕锖是一个个头矮小敦实之人,一张脸被晒得黝黑,一双铜铃一样的眼睛炯炯有神,他看了一眼苏成的字,大声道:“末将是个粗人,但是却是认得大人这写的这几个字的。末将觉得与大人的书法相比,大人的计谋才称得上是绝妙!夜宴之上一个苦肉计让天底下的人都以为是苏文绾或唐子玉下的黑手,却没想到这是大人一石三鸟之计,高绝啊真是高绝啊!”

苏成微微一笑,捋了捋颔下雪白的胡须,将手中的墨笔放下,看了王邕锖一眼,说道:“莫要拍老夫的马屁!等把唐子玉除掉了,老夫扶你坐上水师督统一职的时候再拍不迟!”

王邕锖呵呵一笑,道:“大人智珠在握,自然是暗定乾坤,早有计较了!”

苏成眼睛微微眯起,有些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不要把事情想的这么简单!老夫这一招,相信唐子玉也好苏文绾也好,他们用不了多久就能看穿的!”他从书桌跟前走出,在房间中走了几步,在宗府等人眼前站定了,说道:“老夫这两天连面都不让唐子玉见一个,遇刺之时又不让他接近诊脉,以唐子玉的机警和机智定会起疑的,相信不多久他就能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了!不过,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

苏成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捋着长须,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他对宗府说道:“宗府老弟,这次多亏你了!将来我若是当上族长,这郡守一位便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宗府拱了拱手,脸上的神情虽是淡淡的,但是眼中却不自觉的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大人放心,大人这次的妙计让本来被唐子玉收买的一些民心都已经回到了我们这边来,现在白云城上下的百姓都说唐子玉这次根本不是来剿寇的,而是来害大人的。现在白云郡上下一条心,只等着大人一句话就把这个唐子玉等人来个一网打尽!”

苏成摆手笑了笑,说道:“不要着急,这事不能拖,但是更不能急。虽然两个月之后便是宗族大会,留给老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此时若是一时着急露出破绽便会满盘皆输!”

王邕锖大声道:“大人,就算露出破绽又如何?大不了挥军杀他们个寸草不留就是了!”

苏成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只看得王邕锖顿时有些心虚,暗自把脑袋缩了回去。苏成盯着王邕锖看了一眼,收回了目光,冷冷的说道:“唐子玉十年前便能在尼步罗撒的辽海大军之中十进十出,他带着不满两百骑的飞虎骑就敢冲击宣武城门,你能么?你敢么?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小看你的对手,你总是这样想当然,若不是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能让你混到现在这个职位?哼!”

王邕锖为人粗豪,作战悍不畏死,对苏成忠心耿耿,极得苏成的重用与期待,但他本就是苏成的嫡系一脉,因此便越发地受到苏成的挑剔和责难,稍有不妥便是一阵不分场合的呵斥。王邕锖顿时满脸涨得通红,脑袋压得低低的,眼中全是不服气的神色,却再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宗府在旁边笑了笑,出来打了个圆场,拱手道:“苏大人莫要生气,王大人也是战意高昂,恨不得立刻便为大人立功,这也是一片拳拳之心啊!”

苏成瞟了王邕锖一眼,语气已是缓了许多:“你说的倒是轻巧简单,挥军杀他个寸草不留!这军队是容易动的么?圣人云,国之兵戈乃是天下最凶险的事情!而且,我们以什么样的名义下手啊?若是走漏了一点风声,不等苏文绾来老夫的老命,便是皇上也是留容老夫不得的!更何况,唐子玉的武功你那夜也不是没有看到,甲贺流的中忍在他手里一合都走不上,浑身的骨头都碎成了粉末!可怕啊,若是这小子发起疯来,你们谁能挡住他?他这样高的武功,如果一心想逃,你能拦得住他么?若是我们没围住他,让他来个壮士断腕,逃了回去,那就该轮到皇上和苏文绾壮士断腕大义灭亲了!”苏成语气之中带了点质问,直问得宗府和王邕锖都有些难堪。

苏成款款的说道:“若是前两天,他还没在城里面露面,我们半途埋伏他,便是不成功,那也是死无对证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他只要出事,天底下人都会说是我们做的!所以,这杀唐子玉的事情只能让倭人来做!我于夜宴之中选用甲贺流的忍者便是给世人一个暗示而已。”

说到这里,苏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想想也是真让人丧气,这人到了我们的地面上偏生行事还这样的碍手碍脚!”说着,苏成看了宗府和王邕锖一眼,说道:“宗府老弟,介圃(王邕锖字)你们这些日子可要好好管束着手下,不要给唐子玉借题发挥的机会。他手上可有尚方宝剑呢!要知道,手执尚方宝剑,杀四品以下官员是可以先斩后奏的!你们可要跟下面的人说清楚了,不要冤里冤枉成了唐子玉的剑下冤鬼才好,出了事,老夫也是救不了人的!下去吧!”

宗府和王邕锖各自一礼,已是退了出来。王邕锖与宗府拱手一礼,脸上带着老大的怨气,便匆匆的去了。宗府看着他的背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王大莽不要闯出祸来才好!

苏文绾、唐子玉、苏成,这三方势力在白云展开了激烈的明争暗斗,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之后谁又是拿手持弹弓之人呢?

“大人,您看,前面就是您的府邸了!”

侯豫这些天来忙前忙后,帮唐子玉打点到白云的上上下下,吃穿住用行,几乎成了唐子玉专用的仆人,不过也好在他为人机灵,并没出许多差错。今日将是他陪在唐子玉跟前的最后一天。唐子玉骑着高头大马,顺着侯豫的手指望去,白云城西子街已是遥遥可望。

由于苏成亲手策划的遇刺事件导致了这两日城中的戒严,苏成明目张胆的开始肃清城内可能潜在的唐家力量和苏文绾在白云安插的人手。由于唐子玉快马加鞭提前赶到白云让苏成的许多布置都不甚完善,可苏成却利用戒严令和宵禁令成功束缚了唐子玉的脚步,这让唐子玉快马赶到白云所争取到的时间成了在驿站之中蹉跎的一段时光。白云陆军衙门的士兵和白云水师的舟舰被宗府以各种各样的名义堂而皇之的调动,因为在这个时候,唐子玉并没有在名义上接到白云郡水师督统的官印,而白云郡水师的控制权还操纵在王邕锖的手中。

待两天过去之后,宗府带着笑容来到驿站向唐子玉登门道歉,出乎他意料的是,唐家的少主在驿站之中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急躁不安,反而神情十分的悠闲。面对宗府的试探,唐子玉表现的像一个十分迟钝的官员,对于迟滞他接任水师督统一职的事情,唐子玉不仅没有表示追究与生气,反而笑着拉起宗府大聊白云的风土人情。这让宗府暗中警惕之余又有些琢磨不透眼前这个嘴上无毛的年轻人。

他是有恃无恐么?

宗府离开驿站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唐子玉,心中这样想到道。

在宗府的操办下,唐子玉已是搬离了住了两天三夜的驿站,带着赵芳、胡无双等人住进了原白云水师督统尚白门的院子。

尚白门任的白云水师督统一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肥差,无数的商品从港口运出,他若是伸手便可以捞下无数的钱财。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这个在与倭寇抗击中壮烈殉国的督统生平清简,从不收受贿赂,死的时候,家里面仅有一个奴仆和一个一无所有的妻子刘墨香。留下的院子家徒四壁,而且还是租来的。尚白门的坐船在海中被倭寇凿穿,尸首都找不到,白云的渔民们自发的冒死不断打捞都没有打捞到。发丧的时候只是弄了个衣冠冢。白云百姓感其保家卫国的恩德,自发举丧一个月之久。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