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已是有叫阵的意思了,唐子玉这一刹那仿佛又像回到了当年在兰舟之上与众人斗文比武摘取天下第一名妓花若兰芳心的时刻。他略微有些恍神,但只一瞬,便已回过了神来,摇扇笑道:“绝对?可据我所知,天下无绝对!”

龚子奇巴不得他这样说,一捋颔下三寸胡须,笑道:“喔,那下官说一对,唐大人看看能不能一解下官多年之难?”

唐子玉自信一笑,道:“还请指教!”

龚子奇张口道:“请唐大人听好:读三苏、诵三曹、研三袁、探三玄,志求三乐。”

他这上联一说出来,大厅之上顿时有人丝丝的发出抽气之声。这上联之中每一句都含着典故:读三苏指的是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诵三曹指的是曹操,曹植,曹丕父子三人;研三袁指的是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三兄弟;探三玄指的是《老子》、《庄子》、《周易》三书的合称;只求三乐指的是孟子所云:“君子有三乐。父兄双存,兄弟无恙,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诈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三乐也。”这上联不仅难对,而且急切之间难以想出下联。阮红玉正在皱眉想着怎样对这下联,转眼已是想到。却见唐子玉只微微一沉吟,便开口笑道:“温四史、展四库、惜四孟、度四美,心羡四君。”

下联方才说完,堂上顿时哄然喝彩,便是满怀敌意的苏派官员也是眼中隐隐流露出欣赏之色。阮红玉在一旁已是再无怀疑,她心中的这个冤家已与当初她心向往之的那个唐子玉慢慢的重合了起来,眼睛看着他的背影已是痴了。

唐子玉的这个下联和上联一样,也是每一句都带着典故。温四史指的是史记、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展四库指的是《四库全书》;惜四孟指的是孟春正月,孟夏四月,孟秋七月,孟冬十月;度四美指的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四事;心羡四君指的是战国时齐国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楚国的春申君、魏国的信陵君这“战国四公子”。

龚子奇见唐子玉反应奇快,眼中流露出奇色,微微点了点头,便指着不远处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由当朝以画荷花而闻名的素一大师的《蜓落荷花图》说道:“画上荷花和尚画!”这上联应景而出,无论正着顺读还是倒着逆读,其字音均是一样,众人听了纷纷皱眉。

唐子玉微微一笑道:“这个下联嘛只能麻烦龚大人手书,在下口述了!”

众人大奇,苏成在一旁道:“快,上笔墨!”不一会已有仆人取来了文房四宝,龚子奇执笔,含着微笑,怎么也不肯相信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能如此快的对上这绝对。

唐子玉放眼一望,见大厅之中众目睽睽的看着他,有期待,有嘲弄,有讥笑。胡无双和赵芳出身名门,家学渊源,自然是知道这个对子乃是绝对,眼中更是带几分紧张,两只手在桌底下都握得紧紧的。

唐子玉微微一笑,眼神已是收了回来,口中吟道:“请龚翰林听好了,这下联便是:书临汉字翰林书!”

众人哄然喝彩,胡无双和赵芳更是两眼放光,两只手掌鼓得通红。阮红玉在席中满眼都已是倾倒仰慕之色。

龚子奇一愣,随即又道:“下官曾在白云郡任考官,见一考生姗姗来迟,他求下官网开一面,准他补考,因此得一上联。唐大人听好:一叶孤舟,坐了二、三个骚客,启用四桨五帆,经过六滩七湾,历尽八颠九簸,可叹十分来迟。”

唐子玉笑道:“这学子也真不容易,如果在下是这学子,不妨这样对:十年寒窗,进了九、八家书院,抛却七情六欲,苦读五经四书,考了三番二次,今天一定要中。”

众人大声喝彩,有快意的文人墨客大拍案台,连饮数杯,口中连声呼:快哉!快哉!

龚子奇见唐子玉反应奇快立刻又道:“夫子天尊大士,头上不同。”指的却是头上戴的头冠不同。

唐子玉笑道:“宫妃宦者官人,腰间各别。”这下联一对完,便听见席间已是嘻笑声笑倒了一片。

这联一刚一说完,便见龚子奇立刻停也不停,连珠炮一样接道:“钱有二戈,伤坏多少人品。”

唐子玉也不停气,立刻接道:“穷有一穴,埋没若许英雄!”

龚子奇立道:“鸿为江边鸟!”

唐子玉接道:“蚕是天下虫!”

龚子奇仍然不甘心又道:“三个土头考老者!”

唐子玉哈哈一笑,道:“五家王子弄琵琶!”

龚子奇转眼又道:“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单戈成战。”说罢哈哈大笑:“你若是再能对上这对,在下便服了你!”

唐子玉呵呵含笑,手中纸扇摇出几分倜傥之气:“伪为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合手即拿!”

众人见这两人如连珠炮一样,一个出上联,一个对下联,出上联的心思机巧,既难又刁。对下联的反应机捷,又快又工。这场上已是暴起了雷鸣一般的喝彩,这中间无论是不是苏派的官员此时都已是为唐子玉的才学而暗自佩服。尤其是宫妃宦者官人(皇帝)一联,腰间各别四个字诙谐风趣,让人忍俊不禁。场中面皮薄一点的姑娘家已是羞红了脸,只是拿袖子遮着脸面偷偷的觑着那才思卓绝的唐子玉,胆子大一点的已是秋波暗送,美目流情。

赵芳在席间看着唐子玉大出风头,心中升起无限自豪之意,一对眸子中盈盈贮满了无限的爱意。胡无双在一旁又是大笑又是大声喝彩,举止之间顾盼神飞,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这个唐子玉便是本小姐的郎君!阮红玉在席间一句话也插不上,这些对联若是给点时间她也是能对上的,但却是没有唐子玉这般反应奇快,对答如流,人看着唐子玉都已是呆了。

龚子奇哈哈大笑,拱手道:“唐大人才思雄捷,下官佩服佩服!这两联对得让下官如饮美酒,痛快痛快!”他本是书生,虽是苏氏一党的官员,但是碰着这样一个志同道合之人,心中大喜之下忍不住出言赞叹,转身已是回席。便听见卢聪德突然大声道:“唐大人,我也有一对,还请赐教!”

众人见他说话,便又安静了下来。唐子玉转身笑道:“还请卢大人出对!”

卢聪德脸上带着讥笑,仰着头,道:“两猿截木山中,问猴儿如何对锯?”说完得意洋洋的大笑不已。

这上联“锯”同“句”,在座的宾客之中已有不少人眉头微皱,见卢聪德的上联之中隐含嘲弄辱骂之意,无论唐子玉对不对得出来都要挨骂。对出来也是猴,不对出来也是猴!

唐子玉微微一笑,扇子合拢在手中轻轻敲打,道:“曹植有七步成诗,不才子玉想三步成对,不敢是古人专美于前!还请卢大人走三步,我若对不上来便算我输!”

卢聪德心中暗道:本大人不会走得飞快么?你这小子这是在自取其辱!正暗自得意之时,打定主意要三步并做一步的走完,好让这个可恶的小子在阮红玉跟前出个大丑!

唐子玉笑着对卢聪德说道:“卢大人可以开始起步了!”卢聪德飞快起步,眼见第一脚落下,第二脚刚要抬起,便突然听见唐子玉大声道:“慢!”

卢聪德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回首道:“怎么?后悔想认输了?”唐子玉摇头,呵呵笑道:“非也非也,只是在下这下联说出来之前,提醒卢大人不要再走多一步了。”

卢聪德面带不屑,说道:“这是为何?三步做不出来便不要夸这海口!”

唐子玉笑道:“因为在下这下联便是:匹马陷身泥里,看畜生怎样出蹄!”“蹄”同“题”,与上联对得不仅工整而且还连带骂了卢聪德,只引得大堂之上众人一阵哄堂大笑。卢聪德一张脸紫一阵红一阵。

众人正笑间,却听见门口传来一阵嘻笑声,却是两个下人在私底下窃窃私语,忍不住了哈哈大笑。卢聪德正下不了台,转身回头怒道:“何人……”他本想说何人放肆?却一回头竟是苏成的贴身亲信,丑男站在门侧,身旁一个粗豪麻脸大汉。宰相门前九品官,卢聪德虽是六品官,但也不敢得罪苏成身边丑男这样的亲信,顿时僵在原地,不知该怎样是好。

苏成极重规矩,看见他在门口嘻笑,一怪他坏了规矩,二怪他不守自己的命令,皱了皱眉,道:“你在这里干吗?还不带客人下去?在门口嘀咕什么呢?”

丑男受了苏成的指示好生招待胡二麻子和唐斩,一来盯住这两人,二来探一下这两人的底。席间,丑男不住劝酒,唐斩滴酒不沾,脸色又冷又黑,如黑面神一样,对丑男不搭不理。丑男无奈只好扯着胡二麻子一番海饮,两人正喝的得趣,忽听见正殿方向传来一阵琴声,丑男痒痒直想去看阮大家献艺,又与胡二麻子颇为投缘,便仗着平日里得宠,自作主张的带着胡二麻子在门口侧听。

丑男本想带着胡二麻子转身就溜,此时见本家主人问话,只得转身拜倒一礼,道:“禀大人,方才我与胡二见唐大人与二位大人对对子,一时心奇,也出了一对让胡二对呢!”

唐子玉颇欣赏他貌丑不自弃的精神和诙谐的谈吐,便有心帮他解围,笑道:“哦,什么对子?”

丑男抬眼看了他一下,笑道:“烟暖房!”

众人一听就愣了,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下联。就连唐子玉也是急切之间寻不出好对。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