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几名倭寇背靠着背,各个长刀出鞘对着将他们团团围起的百姓。其中一名手中长刀染血,鼻下留着一小搓胡子的倭人带着酒气,哈哈狂笑道:“来啊,你们大楚的男人最是没种,遇见我们东瀛的武士,统统死啦死啦滴!”这一句话说出来,周围的百姓顿时一个个狂骂乱吼,乡野国骂不绝于耳。这些倭人胆子也着实大,眼见群情激愤却反而哈哈大笑:“光会说,不敢上来!我们东瀛的狗也要比你们大楚的男人厉害!”

他这一句话一说完,却见一个粗壮的红面男子满脸怒色的已是走了出来,他身后一名老妇人正死死的拉着他的手,大声道:“狗娃,你莫要去撑这个强,我们家就你一代单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娘可怎么活啊!”这叫狗娃的男子回过头来,脸色涨得通红大声吼道:“你没听见这些倭狗方才说什么吗?你能受得了这种耻辱,我受不了!”说罢已是挣脱了这老妇人的拉扯,来到了场中。

这狗娃已是脱了上身的短褂,露出一身精干结识的肌肉,周围的百姓见有人站了出来,无不激动得大声喝好。这狗娃手中拿着一根熟木棍,又长又硬,却是平日里挑货物用的。

那留着小胡子的倭人见已有人下了场,狂妄的大笑了一阵,道:“哟西,终于有人敢站出来了!藤田君,你猜猜我几刀可以砍死他?”他身后另外一名正在用一片丝巾擦拭手中长刀血迹的倭人笑了笑,说道:“这人有武功的,衫下君要留意了,我猜五刀!”

狗娃名叫王盛,和这叫藤田的倭人料得不错,他本和一不知名的老者学过几天棍棒,自小便出落得膀大腰圆,手脚有力,在这白云码头也是颇有名的人物。只见他手中长棍一翻,怒目睁眼,手中长棍扫出阵阵风声便向那叫衫下的倭人打去。他这一出手,长棍之上劲力十足,风声猎猎作响,威势惊人,引得周围百姓拼命大声叫好,把这个丁字街道口弄得人声鼎沸跟市集一般。

唐子玉一看,心中却暗道:不好!

这王盛虽学过几日武功,但练的这套棍法粗浅之极,只刚刚学会了用棍的力量,直来直去,不是横扫便是竖劈,看起来虽然威势惊人,但事实上只要挑着了一个他收棍慢一点的破绽,长刀顺势欺了进去,立刻便是一个死字!

眼见这王盛一棍扫来,若是接实了震得手心发麻也不是好受的事情。那衫下也不硬挡,只是见着那棍对着他的腰扫来,身子一扭躲了过去,长刀顺势便顺着那长棍搭了上去,去势极快的便向王盛的手指削去。

唐子玉一惊,大声道:“快撒手!”

王盛咬着牙,将长棍一松,借着对方见兵器送落后的稍一松懈,飞起一条腿便踢向那倭人的腰间。

众人眼见这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衫下的腰间,这王盛似有反败为胜的意思,无不喝了一声震天彩。但这震天彩之中却夹着两声惊呼:“快躲!”

却见衫下虽被他踢了一脚,但是脚下脚腕一扭,身子顺着力道一转,一边卸了力,一边长刀反手一挥!

王盛眼见这一刀瞬间便已到了眼前,只觉得喉咙一凉,眼前景象一阵乱晃便看到自己的母亲一脸惊骇欲绝的在底下看着他。

王母一声凄厉的大喊,连滚带爬的从人群中爬了出来,抱着自己儿子的人头,嘴巴张了张,似要大哭,却发出干嚎一般的声音出来。这王盛被这一刀砍下了头颅,一时竟不得死,他的身子立在场中,兀自屹立不倒,人头在母亲的怀中挣扎着说了话:“我不能受这耻辱……”眼睛一闭,已是没了气。

顿时,围观的众人一声彩还没喝完,硬生生的噎了回去,场上已是静了下来。王盛的无头的尸体“咝咝”的狂喷鲜血,半会才砰然的倒在场中,砸在他们的心上。这火光通明的街口顿时极为安静,只听见场中手持长刀的倭人的大声狂笑声。

衫下哈哈一笑,转过头来对藤田说道:“藤田君,你猜错啦!”藤田君看着他脸色却是一变,说道:“小心!”衫下回过头来一看,却见王母披头散发,如厉鬼一样,双手如勾的向他扑了上来,口中发出凄厉无比的声音:“还我儿子命来!”

衫下眼见这四周火把光亮之下这老妇眼珠子白得疹人,已是不带半点生气,嘴唇被自己咬得稀烂,如同一个勾魂的恶鬼一样。他不自觉的吓出了一身冷汗,手中长刀向着那老妇便捅去。

只听见“扑”一声脆响,那老妇不避不让,直让这长刀将自己穿了个对穿。衫下见这老妇胸口中刀,不仅不倒,反而脸上厉色越发的凶悍,两只枯瘦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衫下握刀的手,用力的将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与他拉近!

衫下见这个老妇长刀穿胸而过尚且如此悍勇!

她张着嘴,露出一口森寒的牙齿,眼珠子里面全部都是惨白惨白的颜色,只几步已是扑到了他跟前,两只手抓着刀,一口便向他的脖子咬去!衫下被这老妇吓得魂飞魄散,手脚都软了,避都不知道避,眼睁睁的看着那森白的牙齿就要咬断他脖子上的血管。

突然却见一把长刀突然插入这老妇的嘴中,一直贯穿后脑。这老妇顿时气也不哼一下,身子一歪,便已是没了气,只是眼睛仍然是睁得老大,死不瞑目!

衫下浑身冷汗透体,回头看了一眼,却见是藤田又已是抽回了长刀,淡淡的擦拭着手中的长刀,其他的倭人大声放肆的笑话着他。

这几下发生的极快,唐子玉便是有心上场,但只一个犹豫便没拦住这王盛和王母,他和胡二麻子两人眼见了这眼前发生的情形,都是气得浑身发抖。胡二麻子眼睛血红一片,瞪着眼睛看着场上,只待唐子玉一句话,便要立刻冲上去大开杀戒!

此时却见周围的百姓此时看着身首两异的王盛和胸口被掼了个对穿的王母,眼中又怒又怕,又惊又骇。一时间越发的不敢上前。这些倭人也越发的嚣张起来,叫衫下的方才在自己人面前出了一个丑,又羞又怒,把长刀从王母的胸口拔出,挥刀便要将王母的尸首跺得稀烂。

眼见他便要凌辱王母的尸首,却见旁边突然搭出一把长剑拦住了他下砍的一把刀。

衫下转头望去,却见是一个身材高佻的女子,手持长剑,微微垂着眼帘,眼神中带着几分哀怜看着已是倒在地上的老妇人。

衫下见这女子虽不见得多漂亮,但是身材窈窕,眉宇之间带着一股荡人的冶色,顿时心头色心大起,一只手不知天高地厚的便向那女子的脸上摸了去:“哟西……”

他眼见手便要摸上那女子的脸颊,却见这个女子抬起眼来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耳旁传来藤田的一声怒吼,脖子中一凉,便见自己在空中四处翻腾了一阵,落下了地。眼前一个女子手持染血长剑,脸上微微沾了点血色,在一具狂喷鲜血无首尸体前站定,神色淡淡的收了剑。衫下睁眼一看,那无首的尸体正是他自己,这才发现自己已是身首异处!

一时间,这场上变故横生,所有的人都是看着这女子呆了!

却见这女子脸上沾染了几分鲜血,一身青衣血迹斑斑的立在场中,风流的身段显得娇艳动人,英姿飒爽。方才她惊艳的一剑,这倭人便已伏首,而他们竟连这女子怎样出的剑也是没有看清!

唐子玉在人群之中看着这女子,眼中微微带了几分欣慰之意:

扈三娘,又见面了!

扈三娘于这万马齐谙的时候出来仗剑一击,已是割下这衫下的头颅,在众人突然爆发出的震天般叫好声中神情淡淡的站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远处一辆马车上,一个红衣女子掀开一角车帘看着扈三娘,微微叹了口气,神情颇为复杂。

叫藤田的倭人和其他倭人眼见这女子一剑便将衫下诛于剑下,顿时大吼一声:“八个亚路!”将扈三娘团团围住。扈三娘长剑在手,鲜血兀自随着剑身流淌,滴落到地上,看也不看周围的那些倭人一眼,眼睛只是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死不瞑目的老妇,眼神黯然。

周围早已有身强力壮胆大气勇的在场边跃跃欲试,一名大汉方站出来,高举着手中的鱼叉刚刚喊了一声:“乡亲们,一起上啊,打死这些倭狗!”那藤田眼睛一瞪,满脸狞笑的一挥刀,便见一道刀罡冲着那汉子便扑了过去,顿时将那大汉从头到胯斩成了两半!

周围的百姓见这鲜血内脏四处横飞,无不惊惶变色,四处躲闪。这个藤田心机颇深,知道不能让这些人群失控,立刻便劈死一人,将周围的百姓又重新镇住,说道:“我们只杀这个女人,不想死的滚开!”

一句话说出来,周围激愤的人群顿时便有许多人相互的望了一眼,脚下已是暗暗的退了下去。

唐子玉顿时有些惊讶:“刀罡!想不到在这里竟能见到会使刀罡之人!”胡二麻子在一旁问道:“那人很厉害么?”

唐子玉缓缓的说道:“能使出刀罡的都不是简单之辈!这伙人究竟什么来头?”

两人正说话,扈三娘眼见这矮子倭人凶猛一刀凌空刀裂一人,眼中闪过一丝凛色,脸上却是淡淡一笑,二话不说手中长剑便朝着那藤田的刀上搭了过去。

藤田见她挥剑而来,速度已远不如方才剑斩衫下的那一剑,还以为她不过如此,满脸狞笑,手中武士刀冲着长剑便挥了过去,心想一刀把她长剑荡开,然后将她开堂破腹!

谁料这扈三娘的长剑方一搭上藤田的钢刀便似一根柳条一样软绵绵的不放,扈三娘脚下似柳絮飘飘,身子如轻鸿飞雁,随着藤田的长刀舞动。便见这场上藤田一举刀,这扈三娘的长剑贴着他的钢刀,身子似没有重量一样也跟着被他举了起来,可眼见举起来的时候轻若鸿毛,一点力都没有,可一举过头顶却觉得仿佛千斤压顶,一股沛然难当的巨力从长刀之上传了过来,直压得藤田满脸通红,莫说是刀罡了,便是挥刀都挥不起来。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