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一声大吼,双手举着长刀猛然挥落,想将这女子甩出去。可他长刀向着地面劈落,直到半途的时候便已是稳稳的停了,藤田一愣,顺着长刀看去,却见扈三娘已是站在了面前,长剑依旧搭在钢刀刀背上,对着他漠然冷笑。

周围的百姓早已是看呆了,连叫好都忘记了,心想:这是什么邪术,如此怪异?藤田更是又惊又怒,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长刀再挥,却还像方才那样,剑贴着刀走,人跟着剑舞。眼见这扈三娘一袭青衣,裙带飘飘,在白云的百姓眼里像个下凡的仙子,可在这些倭人的眼里却像个会施妖法的幽灵!藤田越挥越是心惊越挥背上冷汗越多,他行走江湖多年,见过无数高手,却没一个像今天这样邪门的!

胡二麻子在一旁也已是看呆了,愣愣的说道:“少主,这是什么武功?”

唐子玉一边点头,一边赞叹,听他问话,这才说道:“柳絮浮萍剑,很冷门的剑法,我也只是听说过,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看见了!这扈三娘不简单啊!”胡二麻子问道:“那若是我遇到,该怎么办?”唐子玉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个办法!”胡二麻子眼前一亮:“什么?”

“快逃!”唐子玉冷冷说道。

胡二麻子顿时满脸沮丧,喃喃道:“难不成这套剑法无敌了不成?”

唐子玉眼中盯着场上,嘴里说道:“天底下哪有无敌的剑法,只有无敌的人!这套剑法扈三娘是练得炉火纯青了,更难得是她内功了得,若是没这内功相辅,便是身子再软再飘也是压不住阵的。”他说着,脸上已是又冷峻凝重起来,胡二麻子望向场中,却见这十几名倭人已是纷纷拔刀,将这扈三娘围了起来,只留下两名倭人压着阵脚,对四周的百姓虎视眈眈。

扈三娘被这些人围住,顿时这剑便不能再压着那藤田,只得松开一一或挡或卸的避开四周袭来的长刀。这些倭人显然平时经常在一起练武,彼此之间极有默契,分进合击,出刀举止有度,这人一刀挥出,露出的空当立刻便有人补上。却见扈三娘被这些人团团围住,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起转腾挪越来越吃力,额头上已是隐有香汗。

周围的百姓此时都是咬牙抓拳的看着场中,不住的为扈三娘打气,可眼见已是架不住群狼,情况又生!一把长刀照着扈三娘后脑劈来,扈三娘像长了眼睛一样一低头,反手一剑便向那刺向他的倭人刺去。那倭人大叫一声,捂着胸口便躺倒在地。扈三娘顺势便从这人的缺口冲了出去,她微微一扫视,眼见已是不能敌过这群倭人,一个纵身便要走。

“站住!”便听见藤田一声大喝,手从围观的百姓之中拖出了一个两岁大小的小孩子,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吓得周围的百姓连忙后退,那小孩的母亲又惊又怕,哭嚎的一口气喘不过来,晕了过去。藤田对着扈三娘狞声道:“你走,我便杀了他!”扈三娘见他如此下流卑鄙,竟然拿一个小孩子做要挟,眼中已是快喷出火来,一张俏脸冷得像要结霜一般。她止了脚步,转过身来,对周围的钢刀视若不见,只拿着一双冰冷的眼睛盯着他看。

藤田被她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舒服,厉声道:“把剑丢了!”扈三娘像是没听见一样,脚下直挺挺的便向他去了。

唐子玉一看她的眼神,便脱口道:“这不是一个可以要挟就范的女人!”只听得胡二麻子一愣,还没问话,却见唐子玉的眼神又是看向场中了。扈三娘此时浑身散发的杀气像一阵阵寒气一样四处飘散,她举起长剑指着藤田,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他死,你也死!”

藤田狞笑了一下,说道:“走着瞧!上!”说罢,周围的倭人又一拥而上!扈三娘顿时又被围在了场中,此时她厮杀了一阵,气力有些下降,再加上旁边压阵的倭人又加入了战团,顿时吃力不已。只几合下来便已是身上挂彩,只听见藤田哈哈的狂笑声传来,扈三娘眼神一冷,长剑盯着藤田便刺,对周围的长刀已是不管不顾。藤田被她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弄得手忙脚乱,眼见这一剑快似一剑,冷光直冒的剑尖似毒蛇一样对着他的身上四处乱咬。

唐子玉在一旁看得见她虽是杀得藤田险象环生,但是自己也已是挨了几刀,身上鲜血淋漓,已是不能再撑下去了。他方要出手,便听见场外一声大喝:“住手!”

这声音似响了一个滚雷,震得场中的人都住了手,扈三娘趁着藤田失神,长剑顺着他脖子便扎了过去,吓得藤田连忙挥刀挡住,身子连忙后退。扈三娘却手腕一转,顺势便将他手中的小孩子给拉了过来。她抱着小孩得喘一口气,退到一旁,也不管身上的刀伤,只是看着怀中的小孩,替他拨开额前的几缕头发,脸上微微一笑。她那脸上流露出的安详温柔的微笑让看着她的人们都觉得,这个女子有一种停云沉水般的气质,此时看来竟是如此的美貌。

这时,场中所有的人头停了手,却听见四周响起一阵整齐“哗哗”的脚步声,盾甲相击的声音。百姓们纷纷交头接耳的说道:“当兵的来了!”却不知道是谁报的官,竟然调了一拨全副武装的白云水军!

却见这拨士兵一来,周围百姓像波浪一样立刻分出了一条道,看着这群头戴遮面盔,手持长刀铁盾,身穿轻铠的士兵将场中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些士兵雄壮之极,面盔之中只露出一双双冰冷的眼睛,在这火光之下将百姓与倭人便隔了开来。

只见一个人起着马走进了场,皱着眉头,对着扈三娘说道:“扈三娘,怎么又是你!”这人矮墩结识,却是王邕锖!

扈三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过了头,像是不屑和他说话一样,只气得王邕锖牙齿暗咬,一声冷哼:“这是怎么回事啊?”周围人还不待说话,藤田便已是大声道:“王大人,我们饮了酒准备回家,可这些人将我们围住,还杀了我们的人!”众人见他血口喷人,恶人先告状,无不气得破口大骂,顿时这个街口便喧闹得一片嘈杂。

王邕锖一见是藤田这些人,一愣,脸上已是笑了出来:“原来是藤田兄!放心,本官一定会秉公处理!”说完一挥手便大声道:“在我的地盘上闹事!都带回去!”

周围的百姓纷纷怒道:“不能让他把人带走!”

“上次就是你们把人带走了第二天便死了!”

“你们这些当官的就知道和倭狗勾结在一起!”

“对,我们信不过你!”

这王邕锖听说有人在码头口闹事,唯恐事态扩大影响了苏成的布置,不等衙门的差役,便带着贴身的卫队先赶了过来。眼下苏成为了全力对付唐子玉,对倭人已是许下重诺,对他们十分客气,此时是万万不能因为这些百姓跟他们撕破脸皮的!

王邕锖一见犯了众怒,群情激愤,便冷笑道:“怎么着,想造反了不是?”说罢,手一抬,周围的士兵顿时抬盾向周围的百姓压去,明晃晃的长刀高举,只待一声令便挥刀剁下。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这些民众顿时就沉默了下来,眼中流露出畏色。王邕锖得意一笑,挥了挥手,便让士兵将已是团团围住的扈三娘带走。

扈三娘一言不发,像是见惯了这些人的做派一样,拎着长剑冷冷的看着王邕锖,耳旁传来藤田等人得意的狂笑声。

眼见这些士兵便要将扈三娘带走,却听见一个声音横空响起:“我倒要看看,谁敢带他走!”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却见一个英俊的男子寒着脸,带着一个满脸麻子的大汉走了出来。扈三娘抬眼看了这男子一眼,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眼睛在他身上不住的打量。

王邕锖见了这人,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针一般的目光便从里面射了出来。

“唐大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唐子玉背负着双手,从这些倭人身边走过,身上带着的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让这些倭人无不退让三步。他在王邕锖的面前站定了,歪着脑袋,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我便在这里干什么!”

王邕锖冷冷的说道:“唐大人,你要阻挠在下执行公务么?”

唐子玉冷笑道:“王大人,我好像记得你只是个水师副督统吧,什么时候管起这些事情来了?”王邕锖咯咯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说道:“苏大人已全权受理我统管白云城防已及城内治安事务!”他得意的在众人面前将这令牌一晃,收进了怀中,说道:“我怎么就管不得?”

唐子玉心中一凛,心知苏成走的这每一步棋都是针对他来的,也笑着将手中的长剑在众人眼前举了起来,说道:“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王邕锖哈哈一笑:“一把破铜烂铁的破剑有什么好炫耀的?”

唐子玉咯咯笑着,把长剑缓缓的拔了出来,说道:“好啊,皇上亲手颁赐的尚方宝剑,王大人居然说是破铜烂铁!真是好胆色,好气魄啊!”

王邕锖顿时心里一震,暗暗后悔怎么把这个事给忘了!

唐子玉手持这尚方宝剑高举过头,众人只见这宝剑光寒迫人,这持剑之人气派不凡,显然来头甚大。扈三娘在一旁冰冷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早已是盈盈下拜,这一拜只引得周围百姓再无疑虑,纷纷跪下大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姓一拜已是呼啦拉的跪了一大片,放眼一看黑乎乎的一片人头。

唐子玉眼见这些士兵面面相觑,看了看唐子玉手中的宝剑,又看了看王邕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突然声疾色厉的说道:“你们还不跪下!不知道见尚方宝剑如见皇上么?不跪者乃大不敬罪,想被抄家灭族么?”他声音似凭空炸了一个响雷,直震得这些士兵耳鸣眼花,站得近的不自觉的便跪倒在地。有了第一个,便有第二个,眼见这些士兵都已是“哗啦哗啦”的跪倒,只剩下这些已是面色如土的倭人和脸色阴晴不定的王邕锖。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