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转过身来,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王邕锖,说道:“王大人,你跪不跪?”

王邕锖坐在马上脸色难看之极,脑中的心念不断变化,一时看看这些倭人一时看看手下跪在地上的士兵,又一时看看唐子玉。

突然一个让他暗自心惊的念头在脑中浮起:

如果,我在这里将唐子玉以矫诏乱政的罪名将他杀了,那又会如何?

白云城西子街、正东大街和码头的丁字路口上此时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围了怕不有几千人,四处都是火把,灯笼,映得这里灯火通明,上万双眼睛都在明晃晃的看着骑在马上的王邕锖。

这么一个念头在王邕锖的心头一浮起便心脏砰砰的乱跳,一时脸上涨得紫红,眼中杀机渐起,手中的缰绳握得紧紧的,心中飞快的盘算在这里杀了唐子玉有多大的胜算。

唐子玉见他眼中杀机渐起,竟像是忍不住要跟他在这里摊牌一样,只盯着他冷冷的笑,说道:“王大人,最近风干物燥,不要玩火才好!你看这月黑风高的,真是杀人放火的好夜啊!”说罢已是转过身来背对着他,浑然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架势。

王邕锖见他背上露出老大一个空门,只想一刀砍过去,但只是不知道唐子玉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平日里又得了苏成千万次的叮咛,这才硬生生的将放在刀柄上的手慢慢的松了开。但他眼中杀机却丝毫未减,对手下的士兵大声道:“都起来!这剑是真的是假的都还不知道!”

这些士兵平日里与他关系甚密,又是他的侍卫,一听令便立刻已是站了起来,重新持盾拿剑,一时间场上局势顿时又紧张起来。

藤田在一旁已是看出来,眼前这个唐子玉是个关键人物,这人似乎可以压住王邕锖,而且非常维护这个女子,若是王邕锖服了软,将他们交了出去……

藤田看看周围这些白云百姓的眼光想想便打了个冷战。他眼见这唐子玉斜对着他,丝毫没在意他的样子,心想待我一刀劈死他,好让这些大楚人知道我们东瀛人的厉害!

他脚下缓缓的挪了几步,眼见唐子玉已是近在咫尺,突然猛然一刀,照着唐子玉的脑袋便劈了下去!

这一下变故,周围人顿时惊得脸色都变了,张着嘴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愣愣的看着这一刀劈向唐子玉的脑袋。

这一刀划破空气,似带着阵阵波浪一样破空劈下。

唐子玉的头发被这刀风激得都断了几根,却只见他微微一个侧步,刀顺着鼻子擦过。

唐子玉嘴角噙着冷笑,看着一刀劈空满脸惊骇的藤田在身前而过,手掌在众人眼中缓缓的抬起,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声音却无比狰狞。

“找死!”

一掌拍下!

便见这藤田像乌龟一样,连脖子带脑袋“噗”的一下被唐子玉这一掌拍进了胸腔里面,藤田顿时如软泥一样,一声不吭的便倒在了地上。

这一掌只把众人惊得目瞪口呆,看着这个英俊潇洒的男子,方才还满脸笑容,怎么转眼便一掌拍死了一个这样穷凶极恶的倭人!

藤田的武功,王邕锖是知道的,便是在郡守府邸苏成也是待之为上宾的,怎么在这唐子玉的手中像个泥人一样,被这样轻描淡写却又骇人之极的拍死了?王邕锖手心里面立刻便出了一层细汗。

其他的倭人此时见藤田已是身死,今夜之事显然难以善了,纷纷在心里面都做了必死的准备,一个个脸色凝重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白布绑在了头上。

王邕锖知道这是这些倭人要以身殉武士道之时的做法,心中一震:这些倭人要拼命了,我该怎么办?要不要帮他们?

王邕锖看着自己一百来名手下,心中觉得这么多人一拥而上,这唐子玉怎么着也挡不住这么多把刀!而且他只要和唐子玉撕破了脸皮,在这里把唐子玉缠住一阵,郡守大人不管怎样都会派人手过来支援的!他心中细细思量,怎么想都觉得颇有胜算,眼中神色已是渐渐定了下来。

他正准备下令,却突然听见四周微微传来震动的声音。

在这街口围观的百姓也觉得这地面不断震动,似是有人每走一步这大地便颤抖一下一样。众人惊疑不定,却见西子街方向突然裂开一道口子,走出一个像山一般魁梧的巨人出来。

这人褐衣黑发,比寻常人高出两个头,浑身肌肉似钢铁一样块块暴起,像一个移动的小山一样。这人便是唐斩!

唐斩眼见唐子玉出去了好一阵没有回来,心中念及少主安危,便带着胡无双和赵芳以及尚白门的未亡人刘墨香出来看看。走到这事发地点却见唐子玉已是和王邕锖对峙上了,场上情形危险之极,一触即发!赵芳看了一会,顿时惊得脸色都是惨白的,连忙推着唐斩慌道:“唐斩大哥,快上去帮子玉哥哥镇住局面!可千万不能让场面失控啊!”胡无双在一旁勉强一笑,说道:“如果失控了怎么办?”

赵芳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从来没有过的凝重,说道:“那我们就死定了!”胡无双顿时便呆了,道:“不会吧……”赵芳背上汗如浆涌,咬着牙强自镇定住情绪,说道:“子玉哥哥武功高强,若是跟他们撕破了脸皮,他大可仗着武艺高强杀开一条血路!但是我们却是一个都走不了的!子玉哥哥如果硬要带着我们走,那他也是走不掉的!”

胡无双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一张本来就白的面皮上此时惨白得吓人。尚刘氏在一旁轻声安慰道:“唐大人贵人贵相,必定逢凶化吉的!不要担心!”她虽是这样说,但是自己手心里面也全部都是汗!胡无双听了她的话,已是回过神来,抽了一口冷气,眼珠子转动了一下,却见唐斩已是无声的分开人群去了。

唐斩黑脸黑面,浑身杀气腾腾,穿着一件褐色布衣露出身上许多疤痕交织的肌肉,这刀疤和肌肉配着他的身形只吓得周围的百姓像见了魔王一样纷纷让开。只见他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站定,四周环顾了一圈,见身旁有一个小腿一般粗,高四米多的圆木旗杆立在地上,他双手抓定了这个旗杆,一声惊天巨吼,竟将这个深深打入地中的旗杆连根拔起!众人只见唐斩一手捉着旗杆的顶端,像扛长枪“咣”的一下扛在肩膀之上,地面都被震得一颤,那旗杆的尾部还连带着挂着一块如磨盘一样大的石墩!

在场众人眼见这个男人像天降金刚力士一样扛着这个旗杆,每一步都震得地面一颤的来到场中在这些倭人的面前站住了,低着头恶狠狠的盯着他们。这些倭人哪里见过天底下有这样神力之人,一个个只觉得这人在跟前一站,便像立了一座山一样遮了半边天,眼前什么景象都黑了!顿时被吓得手脚发软,仰着头看着这个比他们高了几个头的巨人,手中的长刀不停的打颤。其中一名倭人在唐斩散发出来的沉重得令人窒息的压力下终于崩溃,一声嘶喊,脚下正要上前挥刀迎战!

却见唐斩吐气出声,那粗得吓人的旗杆在手中像烧火棍一样轻盈的猛力一挥,带起一阵呜呜的狂风!众人只见眼前一花,场中“噗噗噗”的传来几下声响,唐斩已是将旗杆抡了一个圈,重新又“咣”的一下扛到肩膀之上,而场中已是少了几名倭人!众人正在心疑,却突然听见远远的传来几声重物落海发出的声音,这几下声音在这个寂静无声的时候传来清晰无比!

这场上的人看着这个唐斩都已是呆了!

原来这唐斩方才这一棍竟是几个人一起抡得直接飞到了海里面!而这个街口离着海怕不有几十米远!

剩下那几名倭人只觉得像做了一场恶梦一样,脸上的神情又是惊恐又是狰狞,像被逼近了绝路的野兽一样,嘴里面发出凄厉的嚎叫声,一个个像赴死一样扑了上来!

唐斩冷哼一声,一步踏上,手中发劲,旗杆连抡三下,便听见“绑”“绑”“绑”的三声,场中的倭人已是不剩一人!过了一会便听见“哗啦哗啦”的重物落海的声音!而唐斩已是转过了头来,盯着骑在马上目瞪口呆的王邕锖,脚下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

王邕锖只觉得此时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身上汗透重衣,嘴里面又干又涩,眼见这个像魔王一样的男人扛着那强横之极的旗杆,走到唐子玉的身边与他打了个对视了一眼便已转过头来死死的盯着他看,而在唐斩手中拿的旗杆尾处,那巨大的石墩上红的白的黑的血迹模糊,正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周围的士兵也是一个个吓得魂不附体,看着唐斩之时,眼中已全是畏色。

唐子玉见唐斩一出场便已是先声夺人,震得王邕锖的那一点狂妄的念头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便轻轻笑了一下,说道:“王大人,这是在下的贴身卫士,学过一点微末的功夫,方才见笑了!”

王邕锖勉强撑着脸面,开口一说话,声音又沙又哑,便是自己也吓了一跳:“这,这人以下犯上,公然行凶!来,来人,把他抓起来!”

周围的士兵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纷纷仰着头去看自己的上司,心想,这么一个恐怖的怪物,你让我们去抓,这不是开玩笑么!这人四棒抡飞十几个倭寇,我们这些人他能几棒抡完?

周围的百姓一听顿时鼓噪起来,这个说:“这位英雄杀了这些倭人正是大快人心之事,为何要抓?”

“是啊,这些倭人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杀人,便不是行凶么?”

“杀得好!”

王邕锖一见众人重新又激愤起来,这场上的几名武艺高强的倭人此时就剩着衫下和藤田两具无头的尸体和满地的鲜血,自己的手下士兵眼中惊惧,不住的往后退。他惊惶不已,口中大声呼道:“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想造反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