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咯咯一笑,说道:“你说造反便是造反么?你真把自己当皇上了?尚方宝剑跟前尚且不跪,这事上奏到皇上那里,你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我先斩后奏,将你正法了再说,如何?”

说完,唐子玉已是挺剑而上!

王邕锖脸色都吓白了,眼睁睁的看着唐子玉像一个微笑的死神慢慢的逼近。周围围观的群众哪里知道这其中关系到两家明争暗斗,都眼见了这王邕锖方才帮着倭人说话,一些义愤填膺的已是纷纷应合的大喊:“杀死他,杀死他!”一些稳重持事的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哪里不妥却是说不上来。

众人眼见这王邕锖便要血溅当场,便忽然听见一声大呼传来:“住手,快住手!”

唐子玉顺着声音看去,却是宗府骑着快马远远的挥手大呼,快要进场子的时候,从马背上一个翻身翻了进来,气喘吁吁,神色紧张的说道:“唐大人手下留情!王大人本是个粗人,无意冒犯大人神威,还请大人看在在下和郡守大人的面子上,饶了他吧!”

唐子玉心中暗自冷笑:“方才这王邕锖起杀心想杀我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

虽然这样想,但是他脸上却已是带了极随和的笑容,倒转了宝剑,拱手道:“原来是宗大人,子玉有礼了!”

宗府见他眼中暗藏杀机,似是要借着这当口将王邕锖除掉,心中暗暗叫苦,看了一眼王邕锖,又恨又恼,脸上却是陪笑道:“唐大人息怒,方才在下已经把事情始末经过弄清楚了,倭人当街行凶,罪有应得,王大人也是没弄清楚情况,不知者无罪嘛!”

唐子玉嘿嘿一笑,弹了弹手中的尚方宝剑,说道:“若真是这样,子玉饶过他又何妨?只是这王大人见了尚方宝剑尚且不骑马不拜,还口出狂言,这可是灭门之罪啊,这事情若是传了出去,恐怕我也要跟着倒霉啊!”

宗府脸色顿时变得极难看,盯着唐子玉手中的长剑一看,果然上面有“尚方宝剑,如朕亲临”八个字,立刻便将王邕锖一把拉了下来压着他翻身拜倒,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宗府正三品的官,在这白云是跺一跺脚四处乱动的人物,手中又掌管着白云城陆军的兵力,他都跪倒在地,其他人还能站得住么?只见场上所有的人又重新拜倒,一阵山呼万岁,只剩下唐子玉一个人心中暗笑:这尚方宝剑还真是好用!

唐子玉装腔作势的扶起宗府,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在下不肯饶王大人的性命,而是这里的诸位百姓不肯饶啊!你问问他们,王大人方才是怎样说话的?”宗府抬眼向周围的百姓看去,这些老百姓再蠢也知道这个声是绝对不能接的,只要接了顷刻之间便有灭门之祸!顿时个个缩头缩脑,不敢言语。宗府看了一圈,又看了看王邕锖,见他已是伏在地上,早没了方才的悍勇之气,浑身抖如筛糠,他又气又恨,暗中踢了王邕锖一脚。王邕锖一惊,回过神来,此时形势比人强,他跪在地上低着头,嘴里口吃得厉害:“唐大人饶命!方才小人昏了头,冒犯了钦差天威,说了些许混话,还望唐大人大人不计小人过,恕罪则个!”

宗府在一旁等的就是他服软的这个态度,连忙说道:“唐大人,如今倭患四起,正当用人之际,还望唐大人念在这粗才作战勇敢,战功无数的份上,饶了他这条性命,留着以后戴罪立功吧!”说着,走到场中对着周围所有的人团团一揖,大声道:“各位乡亲父老,看在王大人初次犯错,平日里也曾杀过许多倭寇的份上,就饶了他这次吧,如何?宗府在这里给大家赔礼了!”

眼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虎威将军,掌管白云八万陆军雄狮的宗府今日竟然对着他们作揖,这些围观的百姓活一辈子也不曾见过今夜这样的情形!面面相觑之余,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惶恐,人群中有不少声音说道:“那就饶了他吧!”也有人大声道:“不能饶!”一时间场上纷乱不已。

唐子玉手持长剑,拿眼睛斜觑着这个王邕锖,心里面飞快的盘算如果杀了他会引起这白云郡怎样的变化,他在这样的变化之中能占到怎样有利的局面。

杀,还是不杀?

王邕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的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压低着脑袋,背上只觉得有一双刀子一样的眼睛在盯着他看,身上冷汗如豆一样滚落。他虽然心中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但是此时唐子玉若真发起狠来把他杀了,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他那个郡守姐夫究竟会不会为了他而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跟唐子玉撕破脸皮,王邕锖心里面一点底都没有!想到这一点,王邕锖又怕又惊,嘴里面连连告饶:“唐大人饶命!”

唐子玉心里面飞快的盘算,盯着王邕锖死死的不放,手指在剑柄上轻轻敲打着,突然他眼神往周围房屋黑乎乎的地方瞥了一眼,却见那里埋伏着阵阵杀机,又迅速回过眼神看了宗府一眼,见这宗府虽是满脸焦急惊惶,但是眼神却是十分警醒,脚下也离着王邕锖不过一步的距离,手更是一直在腰间的佩剑处来回晃荡!

唐子玉心中已是有了主意,他微微一笑,说道:“也罢,看在宗府大人的面子上,白云的父老乡亲们的面子上,今天就暂且寄下你这颗人头!改日上阵杀敌拿一百颗倭寇人头来换你自己的头!”他这番话说完,宗府和王邕锖悬得老高的心已是落了下来。王邕锖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像在热水里面刚捞起来的软面一样。宗府更是心中暗舒了一口气,眼神已明显缓了下来,拱了拱手,说道:“唐大人宽宏大量,在下佩服!”说罢踢了王邕锖一脚,瞪道:“还不磕头谢罪!”

王邕锖眼神暗藏嫉恨,咽了口口水,叩头道:“小人谢大人不杀之恩!”他今夜威风扫地,难堪之极,心中只是恶狠狠的来回念:有着一日,你若落在我的手上,哼哼!

唐子玉自然是不会去计较他的这些想法,含笑看了他一眼,说道:“王大人起来吧,以后可要好自为之了!”说完也不管这暗含警告的话对眼前这个打定了主意要跟他作对的手下有没有用,却已是转过了身来,站到场中对周围围观的百姓团团一揖,高声道:“各位父老乡亲,在下姓唐,名子玉,乃是朝廷钦派的白云水师督统,这次来到白云剿倭还需要多多仰仗各位父老乡亲的帮助!”

他这一番话一说完,宗府心中已是暗叫不好,可眼睁睁的看着他此时在这里明目张胆的大肆收买人心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狠狠的盯了这个王邕锖一眼。

唐子玉嘴角含着笑,在众人眼中站定,身上的白衣长衫片尘不染,极素净的打扮却显得气质高贵雍容。周围的百姓见这个年轻新贵如此礼尊平民,已是激动起来,纷纷交头接耳。唐子玉看在眼里,大声接着说道:“大家方才也看见了,这些倭人并不可怕,方才便是一悍不畏死的老妇也能吓得他们魂不附体!便是以纤纤弱女子也是能杀得他们屁滚尿流!”他这话说着,周围的百姓越发的激动,大声哄叫起来,有的激动的满面红光大声称是,有的连连跺脚后悔自己为什么方才不上去拼命,如今竟是连个女子都不如。

扈三娘此时已是静悄悄的离开了场边,只站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的看了一眼那个被人们似众星捧月围住的英姿勃发的身影,嘴里带着点笑,登上了一辆马车。马车上的红衣女子含笑看着她,已是放下了车帘,微微有些感慨的说道:“这便是唐家少主唐子玉,怎么,有些心动了?”

扈三娘眼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在衣角扯下几张布条,在伤口处自己包扎了起来,动作既熟练又轻盈,她声音淡淡的说了句:“走吧,回去!”

这马车便在一旁黑乎乎的街道上悄然离开,与周围的寂静黑暗相比,不远处丁字街口的喧嚣热闹得仿佛像两个世界。

唐子玉已是感觉到这个行为甚奇的女子悄然的离开,他虽然很想将她留下把酒言欢,一叙衷肠,但是却碍着眼下的情形脱不得身。他只将眼神投向了厚厚人群之后那逐渐消失在黑暗街道之中的马车一眼。

那一刹那,他只觉得那马车上悠悠的悬着他的一丝心绪,带着他的一缕魂魄,风轻云淡的去了,四周一片的嘈杂声仿佛都静了下来。

这个世界中,只剩下那远去的马车和他孤零零站立的身影。

这感觉只是一瞬,唐子玉便已回过神来,耳边传来一片震耳欲聋的鼓噪声,他定了定神,心中暗自自失的一笑,大声道:“所以说,这些倭人也是娘生的,也是肉长的,他们也会疼,也会怕,也会死!难道我们真的比那倭人少么?”

他一番话说得粗俗之极,但是却对了这些百姓的胃口,顿时轰然大笑,有面子薄的姑娘看着这个英俊不俗的男子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顿时面红耳赤,笑倒了一片,有胆子大的妇人也是大声打笑着身旁的男人:“听见没有,唐大人怎么说的!看你长得五大三粗的,竟还怕这样的矮子,莫不是真像唐大人说的那样,真的比那倭人少么?”这些男人又是笑又是叫,一个个激动的脸红脖子粗,举臂高声大呼:“唐大人,你说得对!以前我们被这些倭人给吓住了,是我们软蛋,是我们没用,但从今以后,您老人家只要一句话,咱们爷们打倭人甩胳膊便上,有一句含糊就是龟蛋!”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