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机灵的已是大声吆喝了起来:“唐大人,你是好样的,你还要招下人么?我老牛跟着您老人家干,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下眉头!”

这话说出来,周围一片取笑声嘻哈声:“得了吧老牛,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唐大人金枝玉叶的主儿,能要你这样五大三粗的莽汉?你就是给他老人家倒倒洗脚水吧!”

这老牛眼睛一瞪,眼睛真跟牛眼一样:“唐大人真心抗倭,老子就是愿意为唐大人倒洗脚水,怎么着?你想倒还没有哪!”

取笑他的人个头矮小,贼眉鼠眼,吃他一吓也是讪讪一笑,道:“哎,牛老弟,我也是说说嘛,莫要生气,要不,咱们明日里一起去参军,跟着唐大人打这些倭狗?”

老牛哈哈一笑,拍了这人的肩膀,说道:“一言为定!”

这人被老牛拍得肩膀生疼,龇牙咧嘴的一笑,又和他将眼睛向唐子玉看去。

宗府在一旁越看越是心惊,有心想说点什么,但是看了看此时周围情绪激昂的百姓,话到嘴便又咽了回去。在这个当口去触这个霉头,那真是只有傻子才会去做了。胡无双和赵芳看着场中的唐子玉已是痴了,两人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激动不已。尚刘氏默默的看着场中的唐子玉,微微的叹了口气,嘴角凄美一笑:“呆子,你看见了没?这里有一个可以登高一呼,万众云丛的人物啊!你放心的去吧!我会看着唐大人亲手完成你未完成的事业的!”

唐子玉在众目睽睽之下含着笑,心中暗道:民心可用!他心情也颇为激动,双手在空中一抬,周围的声音便渐渐的静了下来,他转过头来对着这些士兵大声道:“你们也是爹娘养的,也是在白云长大的,眼见这些倭人欺负我们的父母兄弟,你们竟然能无动于衷么!你们竟然能袖手旁观么!你们竟然能助纣为虐么!”唐子玉连续三声逼问,气势汹汹,咄咄逼人,像三把重锤,重重的锤打在他们的心头,只把这些士兵说得一个个低下了脑袋,羞愧难当。唐子玉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说道:“在下明日即将上任,将新设一‘靖海’营,专以司职靖海平寇,在场的诸位可以回去告诉你们的兄弟姐妹,我唐子玉欢迎那些有志气有勇气有血气有男子气的男人们前来参军!我唐子玉将带你们一起杀敌平寇!”说罢手中长剑巍然高举,引得周围众人无不高呼拜倒。

宗府险些气得眼睛发晕,眼见这唐子玉竟然反应如此之快,利用这个机会想绕开他们,自己另起炉灶!这简直是在自己心脏插了颗钉子!这可如何了得!他连忙在一旁小声的说道:“唐大人,这恐怕不好吧?”唐子玉回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大声道:“怎么,抗倭如何不好?”

一句话以是引得众人的眼光都不善的落到了宗府的身上。宗府只觉得千夫所指,背上如有针芒,压力无形的层层而来,但是眼下这个当口不拦是绝对不行的,只能脸上勉强一笑,说道:“在下并非说抗倭不好,而是唐大人令招新兵,这需要郡守大人的允可和皇上的批准啊,要不然与制不合,在下也是为唐大人着想,以免有别有用心之人在朝廷之上攻击大人私营卫兵,招惹来不测之罪啊!”

他这一番话看似软绵绵低声下气,但是绵里藏针,夹枪带棒。唐子玉心中暗笑,扬了扬手中的尚方宝剑,大声道:“宗大人费心了!但是,你且看看我手中这是什么?难道宗大人不知道手持尚方宝剑便是钦差,有便宜行事的职权么?”

一番话顿时将宗府堵得噎气,说不出话来:“这,这……”已是呆在当场。

唐子玉没再理他,对着周围的人高声道:“有人说,我带着大伙儿抗倭,是私营匪兵,居心叵测,朝廷之上要是有人告了我,那我便要倒霉!至于倒什么霉,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眼下,我所站在的地方,这片富饶的土地上现在正在受到倭寇的侵害荼毒,我只知道我们白云的兄弟姐妹正在被倭寇欺压杀害,我只知道血债应该血偿,我只知道我们应该给这些倭狗狠狠一击,把他们赶回他们的狗窝,把他们狠狠的打疼,让他们以后一提到我们大楚白云人便浑身发抖,吓得尿裤子!”

唐子玉一番话话语通俗,但是却极煽情,顿时将场上的百姓鼓动得人人激动,立刻便叫嚷着要投军的声音响成一片。

宗府看着这大势已去的场景在一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着王邕锖说道:“走吧,拦不住了!回去再想办法!”

说完,王邕锖恨恨的看了唐子玉一眼,带着手下士兵已是扬鞭拍马的去了。

白云苏府,鹤寿堂。

苏成端起面前的一杯茶,揭开茶盖轻轻的拨了一下,吹了口气,微微抬了抬眼帘,看了看跪在堂下的王邕锖,说道:“今夜碰了个钉子,怎么样,长记性了么?”王邕锖知道这位姐夫郡守越是平淡语气说话的时候脾气发作得越是厉害,平日里稍微做错一点小事便是一阵大骂,今日里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又是差点丢了性命,还白白便宜了唐子玉,弄乱了苏成苦心布置的局势,心中已是惶恐惊怕得无以复加,只是伏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敢说一句话。

苏成声音还是淡淡的,说道:“都跟你说了无数次了,唐子玉乃是世所罕见的英才,聪明才智不在苏文绾之下,你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样了?这倒好,人家要在我们的地盘上另起炉灶,在我们眼皮底下培植一批来对付我们的力量,嘿嘿!”苏成笑了笑,这声音在房间中微微有些回音,显得空洞洞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苏成看了王邕锖一眼,饮了一口茶,说道:“唐子玉真是好手段啊,这样都能让他造势把民心给又重新收拾了过去,果然不凡!诶,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人说吃一堑长一智,今夜吃了这么大一个亏,难道就一点教训都没有么?”

王邕锖头压得低低的,汗水不住从额头流下,颤声道:“大人,小人知道错了,还请大人责罚!”

苏成嘿的一声笑,说道:“知道错了?说说,你错在哪儿?”

王邕锖越是见他这样,越是怕得厉害:“小人不该不听大人的警告,自以为是,狂妄自大……”

他正说着,苏成一边听一边点头,说道:“嗯,嗯,看样子今夜这个教训没白吃,还算不错,希望你下次能长进一点!别老让老夫整天这样的费心费神。”王邕锖听他的语气竟是像要将这事轻轻揭过一样,又惊又喜的抬起头来,说道:“大人,你,你不罚我?”

苏成一笑,说道:“不罚?不罚老夫以后如何服众啊?”

王邕锖心头又是一凉,有些颤声道:“小人甘愿受罚!决无怨言!”

苏成捋着胡子,高深莫测的一笑,说道:“老夫就罚你到唐子玉的营中去做一个小兵随从,你的官衔暂且取消挂着,等你戴罪立功了,再给你补回来,而且老夫向皇上启奏封你为正三品水师督统,如何?你也不要想不开,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嘛!”

他这一番话说得王邕锖顿时就呆住了,他也不是愚顽之人,一听见要他到唐子玉的营中做一个小兵,顿时就明白了苏成的心思,眼前一亮,心中本事拼着丢官挨打的打算,可眼见只是暂挂官衔,随后还要举荐他为水师督统,王邕锖又是感激又是激动,脸上涨得紫红,声音哽咽的拜道:“多谢大人!小人此次定不负大人所托!”

苏成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去吧!回去好生歇息!”王邕锖深深一叩,抹了把眼泪便下去了。宗府看着他的身影,转过身来对苏成笑道:“大人这一计真有一两拨千斤之巧,鬼斧神工之妙啊!真乃一石二鸟!”

苏成微微一笑,面有得色的说道:“唐子玉自以为他这一手棋走得妙,却没想到这白云可是老夫的地盘,哪里没有老夫的人?宗府老弟,麻烦你回去在士兵之中挑选一些忠心强壮的,明日去唐子玉的营中报名。嘿嘿,老夫倒要看看,唐子玉怎么认得出这么多人,究竟哪个才是老夫的人!”说罢已是哈哈大笑。

宗府看着苏成,心中暗道:果然老奸巨猾!却见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丑男突然道:“大人神机妙算,只是小人有已事不明白!”

苏成此时心情大好,转头看着他说道:“什么事?”

丑男陪笑道:“小人平日见苏大人因为一点小事也能不分场合的大声呵斥王大人,为何今日王大人闯下这等大祸,为何大人反而不加责罚,反而多温言宽慰呢?”

宗府在一旁已是喝道:“大人行事,何须你多嘴!”

苏成摆了摆手,捋着胡须,得意的笑道:“无妨无妨!王邕锖为人粗莽,平日里常犯小错,他定然不会放在心上,但是有时候这些小错也会酿成大祸,所以绝不能纵容,因此他每有小错老夫便会大声呵斥,那是因为要让他长记性,加深他的印象。而今日他自己闯下大祸,早已是自己知道错了知道怕了,那还用得着老夫来提醒责怪他么?他是个聪明人,自己会想明白的!这个时候,老夫只需要好言宽慰,便胜过一百次责罚了,这在兵法上叫做因势利导,哀兵必胜。你没读过兵法,并不知道,老夫不怪你!”

一番话说得丑男在一旁眼中崇敬不已,拜倒在地,高呼道:“大人真乃神人也!”说得苏成哈哈大笑。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