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府在一旁见丑男翻身而起时,眼睛压得低低的,闪过一丝狡秸之色,心中顿悟:这小子哪里是不懂,方才分明是故意一问,在察言观色的哄苏成高兴!他虽是行伍出身,但是眼见这丑男心思机灵到这个份上,也不禁暗自佩服:这才叫拍马屁的最高境界哪!

白云的清晨十分明媚,海风带着点咸咸的腥腥的味道一阵阵吹来,远远的天边万里无云,出海的人会起个大早,这样的天气是捕鱼的好天,勤劳的渔民不会放过这样的天气。但是今天却是个例外,太阳已是老高了,海港上的船依旧停了许多,单帆船,双帆船,稀稀拉拉的停了一排,只有一些健壮的女人带着孩子在船上张罗着渔网,准备出海碰碰运气。

佟翠秋是头上绑着一块遮阳巾,脸上红扑扑的挂着点汗,她身子健壮,脚下一对天足,一双满是老茧的双手熟练的一把将渔网洒了下去,过不一会便又拖了起来。眼见网中只有几条半大不小的“边儿黄”,佟翠秋伸手从渔网之中抓了出来,接着又是一把渔网撒了出去。她这次还没来得及把渔网拉起来便听见不远处有一个女声传了过来:“喂,老牛家的,今儿个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佟翠秋眼神一瞥,却见一艘单帆的小渔船慢悠悠的向她驶来。佟翠秋也不着急答话,先拎了拎手中的渔网,一用力觉得沉甸甸的,心里知道里面有不少鱼,顿时双手交叉用力,咬着牙鼓着腮帮子将这渔网一点一点的拽上来,果然这网一出水面便激起老大一片水花。这鱼还没出水,挣扎得十分厉害。佟翠秋手掌之中满是厚实的老茧顿时被勒出两条血印,她发了狠,将拽出来的渔网紧紧的缠在自己的腰上,双足蹬在船板上,顿时踩歪了半边船,一声不吭的在船上与这些鱼拔起河来。

那边的小船看见这边这个景象知道若是再不快点把这些鱼拽起来那船就要翻了,连忙大声呼道:“老牛家的,坚持住,嫂子我来帮你!”说着脱下衣服,只穿了一件贴身的肚兜便扑通一下扎下了海。这个女人水性极佳,在水里真像一条美人鱼一样,只划了两下,便已是游出了十米远,从佟翠秋的船底下钻了过去,来到了另外一边船沿,双手一撑便已是上了船。

她在另外一边上了船,两边稍微吃力平衡,船已是正了一点点,没方才那么危险。这女人扎了个弓步,双手抓着渔网,大声道:“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用力!”她声音清脆,在海面上远远荡开:“一,二,三!用把力!”两个女人一齐吆喝着,脚下缓缓挪动步伐,将渔网一点一点的拖上。那边小船上也是传来一声娇柔的童声,却是一个十岁左右扎着冲天辫的女娃正站在船边,瞪着圆溜溜的双眼,双拳握得紧紧的,也帮着打气。

“一!二!嘿哟!一!二!嘿哟!”佟翠秋和这个女人齐齐的一声发喊,脚下突然一快,却是鱼已拖了上来。那女娃一声欢呼,站在船边上拍着手掌。这女人连忙冲着他气喘吁吁的叫道:“快回去点,看着点船!”女娃嘻嘻一笑,转身走到了桅杆下,有模有样的操着风帆。

两个女人此时已是一屁股坐倒在船板上喘着粗气,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彼此尽在不言中的嘿嘿笑了起来。这渔网之中结结实实的怕不有十几条鱼,最大的有手臂长,最小的也有胳膊大小。这女人一看,呵呵笑道:“好家伙,这么多‘三点白’和‘边儿黄’,你今儿个可以收工啦!”佟翠秋解开渔网,将鱼从渔网之中捉出,一条一条的丢进渔舱里蓄水了鱼池之中,笑着说道:“真多亏嫂嫂来帮忙了,要不然我可得搭进去一张网了!这可是我们家子的吃饭家伙啊!”

这女人姓张,叫做张萍,一张圆脸,眼珠子溜圆,明眸善睐,挺鼻小嘴,脸上被这海阳晒得红扑扑的,加上方才又是一番用力,此时脸颊上渗了些细细的汗珠,显得朝气蓬勃。张萍由于方才游泳过来,浑身上下都是透湿,贴身的肚兜勾勒出一片健康而美好的线条,胸膛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她露齿一笑,牙齿又白又亮:“你呀,就会逞强,真跟你家汉子一样!如果我方才不来,只怕你这船和你这人都要保不住呢!这渔网丢了没有关系,人才是最重要的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她一边说着,一边将头顶上盘着的头发松了下来,湿漉漉的握在手里面用力拧着水。

佟翠秋只是一笑,却没说什么,从渔舱之中拣了几条最大的鱼放到一个水桶里面,说道:“嫂嫂,也别跟我客气,这几条鱼,你拿回去吧,给刘大哥也也补一补,免得他整天跟个长不大的人似的!”说着抿嘴一笑。张萍笑着戳了她一下,说道:“好哇,你现在出息了啊!嫁了老牛,说话也开始嘴尖牙利起来了?”两人嘻嘻哈哈的说了一阵,张萍忽然说道:“对了,你今儿个怎么自个一个人出来打渔啊?你家汉子还真放心你,就不怕你在海上被鱼神叼了去?”

佟翠秋手脚麻利的将渔网一点一点的理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说道:“咦,嫂嫂,你不知道么?西边码头的水军营寨来了个新督统,今儿个正在招兵呢!我家男人昨儿个晚上便回来跟我唠叨了一晚上,说要跟着这个唐大人去从军杀倭寇,博取个功名呢!”张萍一呆,一拍大腿立刻大声道:“哎呀,这个偏心眼!我说他怎么今儿个一大早便说要去他兄弟家,肯定是跟你家男人一起儿去参军去了!”

佟翠秋抿嘴看着她,咯咯一笑,说道:“还亏姐姐平日夸耀管你家男人管得怎样严实,现在好了,先斩后奏,以后咱们两个可有得相依为命了!”张萍咬牙切齿的跺脚骂道:“这个天杀的,竟然敢跟老娘玩这一套,真是皮痒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佟翠秋看着她发狠,脸上只是笑盈盈的。张萍骂了一阵,忽然嘿嘿一笑,这笑只笑得佟翠秋有些纳闷,便问道:“嫂嫂笑什么?”张萍越发的笑得大声,前仰后合的说道:“我在想,就我家男人那身子板,一阵海风也能把他刮个十万八千里,还去当兵,呵呵,莫笑死我了!哪家大人会要他这根柴火棍?”佟翠秋也是呵呵一笑,说道:“嫂嫂可别这样说,刘大哥看起来虽然个头矮小,但可机灵着呢,有一日我见他驾着一块小帆板,多大的浪都没把他冲倒!可不像我家老牛,笨手笨脚的,只晓得一些蛮力!”张萍眼中有几分得意,但也只是抿嘴笑了笑,有些奇怪的看这她,说道:“我说老牛家的,你家男人当兵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像个没人似的啊?你知不知道当了兵是不能随便回家的啊,你以后可要算是守活寡啦!老牛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怎么办啊?”

佟翠秋喟然一声长叹,放下了手中的活什,眼睛呆呆的看着远方,说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老牛什么样的人,嫂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若是打定了主意去做一件事情,我能拦得住么?”张萍刚想说她管自家男人不严,但张了张嘴,却一想到自家的男人也是偷偷的溜了出去,十有八九也是去参军去了,话便噎在了喉咙里面,又咽了回去。她也在旁边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说这男人老是一天到晚惦记着打打杀杀的,这是干吗呢?”

佟翠秋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听我家老牛说新来的水师督统是条好汉,武功高强,又是唐家少主,昨夜在西子街的丁字路口带着手下连杀了十几个倭人呢!我昨夜便觉得那街口闹得吓人,喊住他别去,就是喊不听!哎,去了倒好,一回来便说想跟这这个唐大人去杀倭寇,今儿早天还没亮,便奔着水军营寨去了。”张萍叹了口气,说道:“杀倭寇虽然是好事,但是这种事情说起来容易,但是落在自家的男人身上,却心里面总是有些担惊受怕才是!你说我们女人家吧,不求他功成名就,不图他荣华富贵,心里面也知道杀倭平寇是替天行道的事情,但是一想想他那样瘦小的人也要上战场,心里面就难免有些害怕!”说着,眼眶都已是红了。

佟翠秋在一旁好声安慰道:“嫂嫂莫怕,你方才不都说了么?当兵的都要身强力壮,张老哥能不能当上还不一定哪!”张萍一听,有些不乐意,嗔道:“老牛家的,你直接说我家男人不如你家男人不就得了!”一句话说得佟翠秋顿时笑弯了腰,搂着张萍说道:“我的好嫂嫂呀,你呀真是想甘蔗两头都甜啊,哪里有那样好的事情!”

张萍也是直乐,戳了她一指头,笑着说道:“我就弄不明白了,你怎么就这么安心的放你家男人去当兵?难道真的一点也不怕么?”

佟翠秋挽了挽额头前搭下的几根秀发,淡淡一笑,说道:“怕有什么用?男人想做什么,那便让他们去做好了,我们做女人的总不能在后面拖自家男人的后腿不是?他累了我给他捶腿揉背,他渴了我给他倒水,他困了我给他暖床,他想去从军了,我给他缝衣服纳鞋底儿。将来他若是死了,我给他留下个香火,把孩子带大。”

张萍已是听得愣愣的痴了,接着说道:“那如果你孩子大了也想去从军怎么办?”

佟翠秋呆了一呆,叹了口气,说道:“按说,这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但是如果那个时候倭寇还没剿除,那我就让我的孩子再去打倭寇!”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