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萍吃了一惊,说道:“这又是为何?”

佟翠秋笑了一下,说道:“子承父业嘛!老牛将来若真是打倭寇战死了,孩子怎么着也得替他报仇不是?”

张萍吃吃的说道:“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佟翠秋又抓起渔网,开始细细的打理起来,嘴里面说道:“所以说嘛,这倭寇不打还是不成的,现在不打,将来还是要打。这老虎长大了吃人要更凶呢,还不如趁它小的时候赶紧打死。将来若是将这倭寇都赶跑了,我们也就不用整天出海在这海边转悠了,还这样提心吊胆的!你想想,那时该多好?”

张萍听着已是呆了,唏嘘长叹道:“老牛家的,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你比我强百倍啊!”

佟翠秋嫣然一笑,脸上现出两个酒窝来,开口说道:“哪里,是我家老牛回来跟我说的!”张萍奇道:“嚯,这倒真没看出来,这老牛什么时候开了这个窍了?”佟翠秋抿嘴一笑,说道:“他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还不是听那个唐大人说的贝!”

张萍此时已是将眼神投向了水师营寨的方向,幽幽的说道:“也不知道那两个男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张萍猜的一点也不错,她的男人刘志发跟着牛庚却是一同商量好了,一大早便出门投军来了。

他俩天刚朦朦亮,便已是来到了离西码头有四五里远的水师营寨的正门。他二人本以为来得应该算数一数二的早,可没想到一到这营寨门口一看,两人顿时吓了一跳,却见这营寨门口早已经是黑压压的站了一大片,怕有一千人上下!

里面有认识的,相互笑嘻嘻的打了个招呼,你捶我一拳,我打你一掌,十分热闹。

这水师营寨门口的士兵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一个个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有机灵的早已是飞腿跑回去禀报王邕锖王大人去了。可王大人昨夜吃了老大一个亏,今儿个是死活都不肯再管这档子事了,只是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说道:“只要他们不闹事,便不管他们!”便将这报信的士兵哄了出去。

刘志发在人群中又矮又小,十分另类扎眼,引得旁边一名强壮的男子打趣他说道:“嘿哟,刘耗子也来参军啊?就你这细胳膊细腿,莫说杀倭狗了,只怕是连只鸡都杀不死吧?”刘志发在众人一片哄笑声中,顿时脸就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他咬着牙说道:“姓龚的,你别取笑我,有种的跟我下水,我若是不把你灌成汤圆团子,我便不姓刘!”他这一番话,顿时激得周围人大声怂恿两人下水比斗一番。这龚刘的被他一发作,脸上有些落不下去,一阵红一阵白,强声道:“去就去,谁怕谁!莫不成老子就是旱鸭子不成?”两人拉拉扯扯,便要向海边行去。

这场面眼看就要杂闹不堪,便突然听到水师营寨有士兵出来大声喝道:“白云水军重地,不得喧哗!违令者斩!”

一句话顿时说得在场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刘志发和这姓龚的汉子都相互不服气的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道:“走着瞧!”说罢哼了一声都放了手。牛庚嘿嘿的看了刘志发一眼,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刘志发笑了笑,掂起脚看着远处,嘴里面念叨道:“这唐大人怎么还没来?”牛庚也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说道:“应该一会就来了吧?”

唐子玉不仅一会没有来,他一个上午都没有在众人面前出现。刘志发牛庚等人在水师营寨门口从一大清早便等到中午,眼见太阳高高挂着,又毒又辣,晒得人都已经是受不了了,但这些人却是一个都没走,反而越来越多。只见这水师营寨门口黑压压的坐着一片人,直延出去几百米远!

就在众人以为这位唐大人今日不会招兵的时候,便听见水师大寨之内一声炮响,一个士兵大声喊道:“白云水师督统唐大人到!”

唐子玉其实一大早便到了,只是走的偏门进寨。进营寨之后仔细观察了这营寨的概况,这才与王邕锖交接了水师督统的帅印与职权。一众参将看着王邕锖与唐子玉,放炮、焚香、接旨、交印、训话,一个环节一个环节的走下来,已是两个多时辰过去了,且不说唐子玉也是觉得程序复杂繁琐,就是这些久经阵仗的将军和士兵们在这烈日下或跪或候,都已是满心的不欢喜和不高兴。

有消息灵通的更加听说这个新来的督统一来就要新设一个“靖海营”,这不是摆名了不把他们当回事么?有的白云老兵仗着立在人群之后,已是暗中交头接耳:“哎,你听说了没,新来的大人要新设一个什么‘靖海营’,这不是把我们拿聋子的耳朵,当个摆设么?”

“就是,莫不是以为我们都是软皮蛋,一掐就破,没用啊?我看这新来的大人嘴边毛都没几根,怕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咳,别说了,再厉害也要能打倭寇才算厉害!以前在尚大人手底下的时候,那叫厉害,现在换了王大人,见了小鬼子就点头哈腰的,再厉害也下蟹黄蛋了!昨儿西子街口的事儿你听说了没?倭人在咱们的地方杀了好几个人,眼看又要被放走,若不是这个新来的唐大人手里够硬,要不然这笔血仇可就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报啦!”

“可不是,我还听说昨夜那十几个倭人手里面都厉害着哪,西边码头的狗娃你知道吧?就是上次那个一根长棍放倒三条大汉的那位?在这些倭人手里面一合都走不上!这唐大人自己听说就是个高手,一掌就拍死了一个小鬼子!头都拍到身体里面去了,跟个乌龟一样!你是没看见,乖乖,吓死个人了!他自己就不说了,他手下那个像铁塔一样的,哪哪,就是他后面立着的那个大汉,听说拔起西街口的木旗杆,像赶苍蝇一样就把这些小鬼子全部拍死了,真是强得太没边了!”

“嘘,小声点,这新来的大人可是京城里来的,官权重着呢!听说是唐家的少主人!”

“我也听说了,这不是跟咱们的王大人是死对头么?他可是苏派的人啊?怎么看他们两个这么亲热,莫不是握手言和了?”

“你真是没见识瞎说,没听说过什么叫做笑里藏刀,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么?”

“嘀咕什么呢!没看见新来的大人拿眼睛在瞪你们么!不要命了?”这些老兵的一阵议论引得站得近的一个校尉一眼狠狠的瞪了过来,小声呵斥道。

这些士兵立刻挺胸凹腹的站好,目不斜视,眼见唐子玉已是快训完话,训话中谢完了天地谢完了君皇,已是渐渐的转入了正题:“……我知道你们当中已经有人听说了昨夜在西子街口发生的事情!在我们自己的地面上,在我们大楚的地面上,我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被人砍死街头,而我们竟然拿他们没有办法!这是何等的耻辱!”

唐子玉此时已经换下了平日里经常穿的长衫,穿着一身银白色藏首飞龙甲,神威凛凛,声厉色疾:“在自己的家门口,被人欺负到跟前来了,不想着怎样杀敌报仇,反而怕得罪这些倭人!我虽然不是白云人,但我是大楚人!我都为你们感到羞耻!”唐子玉的话急转直下,从温和庄煌的谢恩格局之中突然跳到了杀气腾腾话境,这大营的校练场之中站着的许多士兵都是一时被骂得愣愣的,四处陷入一片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

“你们之中,有谁能拍着胸脯出来大吼一声,老子不是孬种,见了倭寇就提枪带球的跟他们干!”唐子玉声音尖锐严厉,像刀一样狠狠的插进这些士兵之中,眼见这些士兵的眼神之中都已是渐渐的有了怒气。唐子玉暗暗点了点头,心想:知道生气就好,待我再加一把火!

唐子玉目光如电,冷冷的扫了一圈,不屑一笑:“看来竟没一个有种的!”说罢转身已是想离去。便在这时,突然听见一声怒吼从士兵们列得整整齐齐的方阵之中传来:“大人,干什么要这样羞辱我们!尚大人在的时候,我们跟倭寇打的哪一次不是九死一生?我们什么时候当过缩头乌龟!”唐子玉转头看去,却是一个身昂八尺的大汉,浓眉虎目,满脸激愤,一身普通士兵打扮,他在人群之中做仗马之鸣,立刻引得身边的士兵纷纷大声吼道:“就是!我们不是孬种!”

这声音像海浪一样,一个浪头接着一个浪头打了过来,渐渐的汇聚在一起竟像海啸一样,弄得管着手下士兵的校尉和参将纷纷大声呵斥,但声音迅速就被淹没在着巨浪之中。王邕锖着这台下几万人震天一般的声音,脸色都有些发白,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气,只拿眼睛偷偷的看了唐子玉一眼,却见他竟是脸上略微的带着点微笑,像是有些计谋得逞的得意。

唐子玉背负着双手,在众人愤怒的大吼声之中微微的笑着,显得平静自信,他点了点头,运了点内力,声音在这如洪流一般的声音之中清晰的送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好!很好!你们还知道羞耻!那就好!所谓知耻者勇,如果你们觉得本督统说得不对,那就用你们的勇气与手中的武器来证明你们的悍勇!我会专门在原有白云水师六营之外,另设一个‘靖海营’!人数定为五百人,你们之中如有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是个人物,敢拿起武器向倭人冲锋的男人,就去报名参加!”

唐子玉的声音初一传到众人耳朵之中,所有的人都是一凛,尤其是这些管着场上纪律的校尉,声音刚出喉咙便是自己都听不见了。可是这唐大人的声音意气洋洋,一日在耳边说话一样清晰的传来,顿时镇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静了下来,一个个用着惊讶震骇畏惧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