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玉站在高台之上,身旁旗帜在海风之中猎猎作响,这场上无数双眼睛都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只见他举起一只手,竖起一根手指,高声道:“首先,我丑话说在前面!这靖海营拿双饷,身份尊贵,但不是摆功劳将谱历,养老爷兵的地方!我有四要,四不要!第一,勇武善战者优先,懦弱胆小者不要!第二,忠于大楚者优先,心怀戚戚者不要!第三,水性熟识者优先,不能下水者不要!第四,白丁士兵者优先,功高摆谱者不要!这四点,大家好生听清楚了,我会在这校练场设下擂台,分设选武官,分三日选拔五百名最优秀者入选靖海营!”

他这一番话说得台底下的士兵一个个眼睛放光,摩拳擦掌的就准备大展拳脚,一些校尉低级军官听了都对这第四条摸不着头脑,白丁士兵者优先,有功劳的反而不要,这不是带着一群新兵去打仗么?这是开的什么玩笑唱的哪一出?

王邕锖在一旁却是心中暗凛,看着唐子玉的背影眼睛直眯成了一条缝,只有他知道这第四条却是针对他们苏家来的,这是为了怕苏家安插眼线进入靖海营,新兵白丁比较容易控制!他见唐子玉下了高台,在一旁寸步不离的跟着,笑道:“唐大人果然是将门虎子,名不虚传!只看这阵前的气势便知道大人神威盖世,气宇不凡,将来一定荡平这海上群丑,为我大楚白云百姓还一片晴朗天空!”

唐子玉见他马屁拍得震天响,心中有些好笑,只微微偏了偏头,拿眼睛睨了他一眼,说道:“王大人过誉了!这靖海平倭之事,光靠本督统一人是做不来的,这还需要大人的帮忙才成啊!”王邕锖脸上现出又愧又痛的神色,已是弯身拜了下来:“大人明言,下官羞愧万分,只恨昨日瞎了眼,与大人作对!下官昨夜彻夜难眠辗转反侧,痛定思痛,只盼在大人面前戴罪立功,重新为皇上为大楚立下一片功勋!”

唐子玉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显得有些高深莫测,看得王邕锖心头有些揣揣,“只错能改,善莫大焉!圣人也有犯过错的时候,更何况我们这些凡人呢?王大人能够迷途知返,此乃白云之福,大楚之福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语气真诚,情真意切,不知道的还以为此二人以心交心,知道的才知道这二人怕是一转身就要掏刀子下手。王邕锖见他语言虽是客气,但是话语之中却没有让他平身站起的意思,只好哽着口气,继续说道:“唐大人宽宏大量,雅致容德,下官不胜钦佩,只是下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唐大人恩准!”唐子玉盯着他看了一眼,像是早料到他会有这一说一样,笑道:“哦,什么事?”

王邕锖咽了口口水,大声道:“下官知道,这白云上下对下官对待倭寇的态度颇有微辞,所以下官愿辞官在大人的靖海营之中从一介白丁小兵做起,从此一刀一枪的杀敌来洗刷耻辱,还望大人成全!”

唐子玉愣了已愣,忽然呵呵大笑,回身拍了拍身后唐斩的胸膛,说道:“听见没有?堂堂白云水师副督统竟然要从一介小兵重新做起,我听错了么?”唐子玉的笑声让王邕锖颇为难堪,脸色涨得黑里透红,只是死死的撑着不说话,脑袋压得低低的,眼神又是凶狠又是愤怒。唐子玉笑着将王邕锖扶起,笑道:“王大人何必如此,即便是想要重新开始也不必投身士兵之中,与他们争功劳!再说了,我方才便说了,这靖海营白丁士兵者优先,功高者不要!王大人如此功劳,岂可自暴自弃?再说,这将令如山,出口岂有反悔的道理,事情传出去,让这些士兵们知道了,你说他们会怎么说?不过,王大人一片苦心拳拳,我也十分谅解,既然大人有这片心意,那我也不好全部驳回,大人既然不能进靖海营,又寻思自降罚罪,那大人就暂做一名校尉好了,王大人以为如何?”

王邕锖简直呆了,他虽然想到了唐子玉定然不会同意让他进入靖海营,但是却没有料到唐子玉居然借力打力,反而顺水推舟的将他一脚踢开,让他去当了一名小小的校尉!王邕锖顿时一股气涌到了头顶,眼中都要喷出火来,哽着脖子呆在了当场。只是这话方才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可以反驳的话。唐子玉看在心里,暗暗好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王大人,先不要激动,都是为国效力嘛,在哪不一样呢?就这样吧,我先去看看营外的百姓,这年头难得百姓参军热情如此高涨,不可凉了他们的心啊!他们若是知道王大人为了剿倭,身先士卒,想来也会对王大人有所改观的!”

一番话说得王邕锖恨不得拔出腰间的腰刀将眼前这个男子一刀劈死!等回过气来,唐子玉已是带的唐斩远远的去了。

在大营外苦等了一个上午的白云汉子们眼见此时大营内人声鼎沸,竟似炸营一样,正在惊疑,却见一声炮响,唐子玉已是带着昨夜大显神威的唐斩出了营。有认识的已是纳头便拜了下去,口呼唐大人声音不断。

唐子玉看着这黑压压一片人,心头也颇为感动,连忙招呼他们站起,大声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久候多时,在下实在过意不去,快快请起!”他一句话说得众人心头暖洋洋的,顿时一上午的风吹日晒受的苦便飞到了九霄云外。牛庚眼见这唐大人虽然出身高贵,但是气质随和,待人接物也没有那些寻常官老爷的架子,十分平易近人,便打着胆子,说道:“唐大人,只要您带着我们打倭寇,我们等这点时间算什么?要知道我们盼着您来,可是盼了整整两个月了啊!”他身旁的刘志发也是大声道:“是啊,唐大人,我们都想跟着您上阵杀敌,好为平日死在倭寇手底下的兄弟姐妹报仇啊!”

唐子玉顺着声音看过去,却见一个贼眉鼠眼,个头极矮的男子站在人群之中,顿时微微一笑,走了过去,说道:“这位老兄,你为什么要加入靖海营啊?你能上阵杀敌么?”他这话说得客气,但是周围的人都是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刘志发见唐子玉礼贤下士,亲自问话,心中又是激动又是不忿,额头都涨得通红,微微渗出汗来,亢声道:“大人,凭什么我就不能加入靖海营?我知道您老是看我个头矮小,瞧不起我!但是您去四处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是这附近有名的海里龙?大人不是我夸口,这诺大白云,能在水底下功夫比得上我的,怕是不多!”

唐子玉见他说话之时,虽然面目猥琐,但是眉宇之间却有一股灵动之气,说出来的话又是口气不小,顿时收了轻慢之心,笑道:“好!难得你有这样的气慨!本督统便在这里宣布,除了我方才在水师营寨之中宣布的勇武善战者优先,懦弱胆小者不要!忠于大楚者优先,心怀戚戚者不要!水性熟识者优先,不能下水者不要!白丁士兵者优先,功高摆谱者不要!这四优先四不要之外,另外再加一条,身怀绝技者优先!各位虽要与士兵行伍一同考核,但是还请务必不要气馁,本督统便于大营一睹诸位身手!”

听完这话,众人已是欢呼起来,这海边水师营寨弄得像烧开了的鼎一样沸腾不已。众人却不留神王邕锖黑着脸,怒气冲冲的独自一人骑着马已是去了,去的方向正是郡守府邸的方向……

且说王邕锖带着怒气骑着马直接去了太守府邸,其他的士兵群众每人注意,唐子玉却看得清楚。看着王邕锖的背影,他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之后便回过头和众人谈论从军选拔之事,也没有多理会王邕锖。

那王邕锖马不停蹄的到了太守府邸,很是生气的让门人去通报。那门人见来的是王邕锖,连忙点头,小跑着去通报太守,将王邕锖如何的黑着脸如何的生气向太守说了一番。太守听是王邕锖来了,心中一盘算,隐约猜到一些事情,便让门人将王邕锖带进来。

王邕锖进了太守的书房,参拜行礼之后,便是黑着一张老脸一个劲的叹气。太守见了,哈哈一笑,让王邕锖坐下,问道:“何事让我们堂堂的水师副督统气成这样啊,说老本官听听。”

听到水师副督统这几个字,王邕锖更是一脸的郁闷样,使劲的叹了几声,说道:“大人,现在下官可不是什么水师副督统,而是一名小小的校尉。”

太守一愣,问道:“校尉?我们的水师副督统何时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校尉了?”

王邕锖一听,心中更是气恼,有意要让太守知道自己内心的憋屈,更是摆出一副哭脸,气势也加强了许多,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唐子玉。他可真没把太守大人放在眼中,一来就要弄一个‘靖海营’,他要弄这个一个也就算了,招得还全是一些白丁士兵,以前有功有劳的一律罢用。”

太守还是一脸的淡然样,问道:“他要弄个什么营那是他的事情,他爱用白丁我们也管不着,这和你一个水师副督统变成了一个校尉有什么关系?”

“太守大人,这事说起来我就想宰了那小子。刚来就一个官架子,下官前些时候不是做错了些许事情么,于是我就主动请愿从白丁小兵做起,希望进入他的那个什么靖海营。可是,那小子居然说我从小兵做起就是浪费了人才,让我从一个校尉做起。真是气煞我也,我堂堂一个水师副督统,就这样被他给降成了小校尉,大人,你说我冤屈不冤屈?”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