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守听了,非但没有王邕锖料想的那样会大发雷霆,对唐子玉大骂一阵,而是哈哈的大笑起来。

王邕锖不知所以,摆着一张哭脸问道:“大人,敢问这有何可笑的,难道您也认为我该做一名校尉?”

太守摇头笑道:“照我说啊,那唐子玉算是对你不错了,你要从白丁做起,人家还给了你一个校尉,这相当于给你升职了啊。”

王邕锖闻言,心中那个苦恼,自己明明是从水师富督统将至了校尉,怎么现在太守大人还说是给他升职了呢,这太守大人不会也惧怕唐子玉了吧。

“大人,难道我就真做一个小小校尉?以后不能亲自督管水师,我如何能为大人效劳呢?”王邕锖有些愤愤。

太守此刻收敛了笑容,说道:“其实,他将你将至一个校尉,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是一个好现象。”

“大人,这话从何说起?”王邕锖问道。

“他初来乍到,就搞这么大的动静,无外乎是占着他是京城来的,想做些事情给皇上看。他不是要搞一个什么靖海营么,那就让他搞起来,我们不但不能阻止他,还要全力配合他。你作为一个校尉,在士兵从军中,第一道关都是校尉所把的,让什么人进,不让什么人进,第一关都是校尉说了算。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好事么?”

王邕锖听了,轻轻的点点头,口角还露出一丝丝的笑意,可是这笑意一摄入过,他立刻又苦着脸,说道:“可是,唐子玉似乎是在亲自选拔他靖海营的人,大人你是没有看见,现在在军营外,已经围了各式各样的人,有我们以前的老兵,更多的是一些平头老百姓,都想着进入靖海营呢。要是他的靖海营真的被搞起来了,以后我们在这里的势力就大大的减少了,那利益所得,不几乎去了他唐子玉那里么?”

太守冷冷一笑,说道:“这里山高皇帝远的,要是他做得好而来,皇上不一定立刻知道,可是这事情一旦搞砸了,皇上立马就可以知道。王副督统,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他唐子玉想玩,那就和他好好的玩玩。”

王邕锖似乎听出了一些太守的意思,可是还是不大明白,小心的问道:“太守大人的意思是?”

太守似乎不想多说,摇摇手,说道:“后面的事就交给我了,你只要认真去帮唐子玉招兵就行,他要什么样的,你就努力给他找什么样的,全力配合他。”

“可是,大人,我一个副督统,真就这样变成一个校尉啦?”王邕锖还是不甘心,他做惯了大官,还想着想要往水师督统一级往上爬呢,谁知道现在连副督统的职位都保不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校尉。

太守哼了一声,说道:“王副督统,我看你是被那小子下糊涂了。他虽然是水师总督,可是,要罢免一个副督统,这可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没有朝廷的审核,没有朝廷的一纸文书,如何能罢免一个朝廷命官。除非他是想造反了不成。”

王邕锖一听,心中乐开了花,问道:“大人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是副督统?”

太守道:“那是自然。不过,既然那小子有心要玩弄你,那你就陪他玩玩,他不是要让你做校尉么,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做校尉该做的事情,至于水师副督统的职务,你丝毫不要去理会。”太守说完,看到王邕锖还是一脸的迷惑和不服气,说道:“你怎么就不开窍呢。总之你现在只要认真听我的话,好好的做一个校尉,到时候我有法子让你做水师总督的位子?”

王邕锖听了,只差没乐得跳起来,水师总督的位子,这可是他做梦都在想的事情,眼看自己就快高升了,想不到来了一个唐子玉,一巴掌将他拍了下来,这口恶气,如何让他吞得下。现在太守这么说了,那么自己的未来看起来就是一片光明,可是他还是想不通,自己现在是一个校尉,那如何能一步登天直接坐上水师总督的位子。

“大人,您说话可是真?”王邕锖问道。

“难道你怀疑本官不成?”太守厉声说道。

王邕锖立刻被吓了一大跳,立马跪地道歉,口中连连道:“下官不敢,下官知罪。”

太守让他起来,说道:“你是本官的人,我自然不会看着他人玩弄你。现在我们就好好配合他玩玩,看看谁才是白云的主人。”太守说完,如此这般交代了一些话,说的王邕锖笑气嫣嫣,最后向太守跪拜之后,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太守府邸。

王邕锖和太守那边在暗中商事,而唐子玉这边的入伍选拔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场面异常的热闹壮观。唐子玉特意命人在军营前面设了一个高台,专让那些身手了得的人一展身手。

此刻,军营外已经围了千人,有许多是士兵,有更多的是百姓,他们一直被倭寇侵扰,轻则破财受伤,重则损命家亡,每个人的心中都恨透了倭寇,可惜以前这里的军官对于剿匪一事都不积极,士兵们虽然热血沸腾,想和倭寇一决雌雄,无奈军官不许,一般的百姓更是报国无门,纵然有一技之长,也不能得到好的利用。

现在来了一个唐子玉,誓言一定要剿灭这里的倭寇,这让那些早就想大干一场的士兵们都热血沸腾,而海边的百姓也积极报名,希望杀倭报仇。

一展身手过后,一个身材壮硕的男子成功的得到了进入靖海营的资格,他满脸的兴奋,挥舞着拳头去登记个人信心。

看到他有资格进入靖海营,下面看的人都涌动起来,知道唐子玉所言不假,只要终于国家,有才能,那么一定可以进入靖海营。

大家之前还不相信,他会让一些没有战功的白丁去他新建立的靖海营,现在却相信了,因为除了已经进入的牛志发,王庚之外,现在成功入伍的这个人,也是一个老百姓。以前就想来从军,无奈不被许可,现在他一展示自己的身手,立刻就得到进入的资格。

“他那是能进,那我也能进。”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震天的吼。

到底来者何人,又有何能耐,请听下文分解。

众人朝着声音的方向一看,原来来者是一个面色黝黑的壮年男子,他体格高大,手臂比一般人的大腿还要粗。

大家识得此人,这个人是码头的一个苦力,在码头工作了大半辈子,要说他本来做的好好的,可是这些年倭寇入侵,码头的工作时断时续,还随时有没倭寇杀害的可能,现在日子过得很是辛苦。

唐子玉看着他,略微点点头,问道:“你为何要从军?为何要来我靖海营?”

“我要杀倭寇,狗日的,他们不让我有还日子过,还杀害我的同胞。现在大人不是招人么,我也杀光倭寇,为死去的同胞报仇。”

他这话说的洪亮有气魄,让在场的人都心中为之一震,都想着要杀光倭寇,有几个人开始附和着叫吼起来,在士兵的怒斥下这才住口。

唐子玉道:“你的报国之心可嘉,不过杀倭寇不是砍柴挡水那么简单,你有什么特别能耐?”

“我会些拳脚,又熟悉水性,我力大无穷,纵使身在水中,也可以轻易推翻一只小船。”男子说道。

“何以见得?”唐子玉继续问道。

男子闻言,二话没说,噗噗噗走过去,双手一挥,将军营门口的一人多高的石狮子摇动起来,又见他一蹲马步,双手肌肉鼓出,青经暴起,随着他一声吼,那七八百斤重的石狮子,居然被他抱了起来,还在地上走了几步。众人看得都呆住了。这等力量,让人叹为观止,他说能在水中推翻一只小船,看来所言不假。

“好身手。好,我批准你进入靖海营。”唐子玉也忍不住站了起来,拍着手说道。

男子一听,脸上一乐,将石狮子抱回原地放下,脸不红气不喘的去登记人员那里登记,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一身蛮力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人群中又爆发出一声吼,不过这声音有些精细,不像刚才的大力男子那么粗大有气势,不过大家却听得清楚。

众人一看,来着是一个纤瘦的男子,脸上的颧骨很高,眼睛深陷,看起来像是皮包骨头。

唐子玉见了此人,心中有些不悦,不过他是个礼贤下士的人,知道人不可貌相,就像那个王庚,虽然瘦小,其貌不扬,可是水下功夫,在这一带只怕无人能及。眼前这个人,只怕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这位好汉,你有何身手?”唐子玉打量着这个男子,脸上虽瘦,个子也高,不过看他脚步稳劲且快,看来这个人的脚底功夫不错。

那男子没有说话,轻轻一跃,如鸿雁一般落在校场台上。众人见了,不禁惊叹起来。

“我脚下功夫了得,能日行千里,飞马不及。”男子不急不缓的说道。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惊叫,议论纷纷。这个人刚才的身手大家有目共睹,能那样轻飘飘的上了高台,众人自叹不能做到。不过他说自己能日行千里,飞马不及,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唐子玉微微一笑,也有些不相信,说道:“是么?何以见得?”

“大人你可以找军中最好的骑兵和好马和我比比。”男子道。

唐子玉觉得这个建议不错,和身边人交代了几句,那士兵离去不就,军营中有一士兵骑着一黑鬃宝马而出。众人见了这马,身强体壮,脚步轻且稳,一看就是一匹千里良驹,不禁都啧啧的赞叹。

“好,你们就围着这校场外围赛跑两圈,看看谁先到终点。”唐子玉说道。

众人见有好戏可看,都惊呼起来。男子也不推却,立刻跳将下来,和骑兵一条线站着,待唐子玉一声令下,男子和马都是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灰尘之中,转眼之间,他们已经去了很远。

喜欢天下英雄请大家收藏:()天下英雄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天下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天下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