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马中,独有李愔一人穿着华贵的青色长衫,坐下的骏马也是一等一的极品良驹,一看便明白他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是蜀王无疑。

“益州刺史高权,携长史程简,司马王银龙参见蜀王殿下!”三人俱都躬身,高权则是朗声说道。

“免礼!”李愔挥了挥手,目光在三人身上掠过“多谢高刺史出城迎接!”

高权道:“这是下官应该做的!”想到了什么,他忽然道:“殿下请进城吧,车马劳顿,殿下定是劳累了,城中的蜀王府下官已经遣人收拾妥当,殿下可以安心居住!”

李愔正有此意,赞赏地看了眼高权,一行人在高权的引领下进了益州城。唐朝时期或者说唐朝以前的时期,州县内皆划分坊区,也就是和长安的坊基本相同,坊内分布民居,酒楼,旅店,和小型商业街,每个坊由一道高达的土墙围城四方四正的形状,在主干道上,每个坊都会有一个正门,供百姓出入。

“殿下,我们益州城虽说比不上西京长安,但也逊色不到哪里去,只是这城中的人口就有七十多万,你现在走的这条路从南到北长达十五里,在前面还有一条东西路,也有个十五里,这民坊加在一起一共八十六个,南北各有一市,也是相当的繁华喧闹,你若是有空,大可和王妃一起去逛逛!”走在路上,高权向李愔述说着益州城的情况。

李愔频频点头表示满意,蜀地躲过了隋末唐初的战乱,民生并没有受到影响,因此繁荣依旧,人口增长较快,工农商发展迅速,其中尤其以茶,蜀锦闻名于世,而都江堰的建成又给蜀地提供大量的灌溉用地,使得蜀地成为产粮重地。

益州城中来往穿梭的密集人流和他们身上的衣着打扮证明高权所说不假,益州城的确繁华。

过了几个坊区,高权疾走了几步,道:“殿下,蜀王府到了!”

上正挂着一个块写着蜀王府的牌匾。

益州城的坊门都是开在南侧,而这道门是面朝东,是专门开的,这也是贵族的一个特权了,可以自行在坊墙上开一个进出的大门,若是一般的老百姓,早就抓去蹲了大牢。

送到这里,高权就不方便再进去了,道:“殿下,下官就不打扰了,你歇息吧,明日下官和十四个县的县令亲自来给你接风!”

李愔也累了,也不再留他,让金大谦代自己送走高权三人,他和崔莺莺进了蜀王府。

和梁王府一样,这个蜀王府同样不是属于李愔的私人财产而是朝廷的财产,里面打扫的倒是干净,就是没有什么。

进了院子,崔莺莺瞬间恢复了精神,开始行使王妃的权利安排下人把从长安带来的东西按照自己的设计摆放进各个房间。

趁着这个时间,李愔在王府里转了转,这个王府是个规则的正方形,面积规模和房间的数量和长安的梁王府都没法比,他大概估算了一下也就在三千平方左右,前面正门进来是一个接待客人的正殿,正殿后面就是居住区,南侧是李愔和崔莺莺独立的院落,这个院落里有一个精致的小池塘,池塘上面还有一座白玉石桥,沿着小池塘安置着几个造型奇异的假山,上面一些翠绿的藤蔓鲜嫩欲滴,池塘中的水清澈见底,一些不知名的观赏鱼游来游去。

在院落的北面隔着一道石墙,那面则是下人居住的地方,一共三排房屋足够他的人住下了。

饶了一圈回来,崔莺莺还是有条不紊地指挥着,金大谦被他使唤的团团转,一会儿向东,一会儿向西,一刻不能停下。

李愔笑了一下,自己还真是得了一个贤内助。

一直忙活到夕阳西沉,马车上的东西总算被搬完了,各个房间中该添置的也都添置了,金大谦差人购买了食材,做了晚饭,吃过饭以后,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这些天他们真是累了。

卧房中,崔莺莺不断揉着纤腰,抱怨道:“殿下可真是个甩手掌柜,我这一下午可累的是腰酸背痛。”

李愔打趣道:“男主外女主内,这可是你说的!”

崔莺莺白了他一眼,“你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嘛,一点也不会心疼人家!”

“怎么会?”李愔嘿嘿笑道:“那我来给你施展按摩大法怎么样?让你腰酸背痛立刻消息!”

趴在床上的崔莺莺道:“什么按摩大法,我怎么没听说过,殿下又在和我开玩笑吧!”

李愔不说话走了过去,一切用行动表示,双手握住崔莺莺的肩膀按摩起来,爷爷在的那会儿,他专门学过按摩手法给他爷爷缓解关节酸痛,这个本事还没有忘记。

“殿下……”崔莺莺不解李愔在做什么,但肩膀的酸痛在李愔揉了几下以后居然神奇地消失了,而且越来越舒服,“这就按摩?”崔莺莺问道。

“对,怎么样,我没骗你吧!”李愔对自己的手法还是很有信心的,绝对是五星级服务。

揉过肩膀,李愔依次沿着胳膊向下,到了崔莺莺纤细的腰肢,这时候的崔莺莺早就舒服地迷上了眼睛,一心享受着这种舒适的感觉。

不知道是唐朝女孩都很早熟的原因,还是崔莺莺习武的原因,十四五岁的崔莺莺身形已经相当成熟,完美的S级线条,让某个一开始还专心按摩的皇子开始心猿意马,直到……

“莺莺,后面按摩好了,可以开始按摩前面了!”某人开始实施邪恶的计划。

崔莺莺当然不明白这是一个陷阱,翻过身来,还是舒服地眯着眼睛,等着李愔的按摩。

嘿嘿坏笑了一下,李愔手握爪状开始了对某个部位的按摩,一直揉啊揉啊揉啊……

开始,崔莺莺只是觉得有些怪异,但毕竟两人都是夫妻了,她也没在意,可是后来他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眼睛睁开一条缝,她看到了李愔诡异地笑容,道:“殿下,你在干什么?”

“按摩啊!”李愔又道:“莺莺,脱了衣服按摩效果会更好的,要不要试试!”

崔莺莺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却媚眼如丝,“好啊,殿下,到床上来吧!”

夫人都发话了,还等什么,李愔只用一秒甩掉衣服爬了上去,这时崔莺莺,道:“殿下这么辛苦,莺莺也给殿下按摩按摩吧!”,说完,一个反手把抓住了李愔的胳膊。

“啊……”一声惨叫响彻夜空。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