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役的事情解决了,李愔让金大谦拿着管道的尺寸图去了益州的官窑,不同于上一会儿,这次李愔得自己掏腰包,虽然有点肉痛,但想到地下管道建成后的诸多益处他也就忍了,长安梁王府的给排水和各种卫生设施让他想起来犹自怀念不已,而这些东西此刻正被李恪享受着,一想到自己都没用几次的东西正饱受李恪的摧残,李愔立刻开始画个圈圈诅咒他便秘。

以前的梁王府,如今的吴王府,李恪正坐在李愔从现代购买的卫生器具上,手中翻着报纸。

“三哥你快点!”门外,李治不断敲门催促,李愔结婚当天,他就使用过了这些李愔搞出的新奇玩意了,李恪搬进来以后,他也是隔三差五跑到吴王府中居住,美其名曰怀念六哥,但真正的意图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恪放下报纸,摇了摇头,他这里都快成弟弟妹妹们的府宅了,这都怪李愔搞出的这个什么“卫生间”,这倒罢了,这卫生间里还放了洗发液,什么“肥皂”,“沐浴露”,“卫生纸”,“全身镜”这些他听都没听过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李愔从哪里搞来的,但是李恪不得不说——他喜欢,当然如果弟弟妹妹不和他抢,那就更好了,单是那面全身镜子,几个妹妹就闹着和他要了几回,他是趴在镜子上才没让这群丫头硬搬到太极宫去。

而李治这小子倒是够狡猾,在镜子争夺战的时候坚决和李恪站在了统一战线上,而之后,来吴王府过夜就成了他的家常便饭,李恪一有意思表示让回太极宫,他就痛斥一番李恪的忘恩负义,让李恪哑口无言。

叹了口气,李恪想着地窖中有限的存货,是不是该差人去趟益州,让李愔给自己送一点东西过来,当然,他也找过佟年,让他把那个华夏商人介绍给他认识,但佟年给他的回答是他也无法和他们联系,因为那些华夏商人的语言和文字都很陌生,接着他拿出了一张纸,上面的字和唐朝的文字很像,但李恪一个也不认识,佟年又告诉他,李愔在襄州的时候救下过一个华夏国的商人,后来那个华夏国的商人为了报答李愔把华夏国的语言和文字交给了李愔,此后也只通过李愔来唐朝做生意。

李恪听了只能作罢,这个神秘国度的商人据说不少人寻找过,但都一无所获,只是他也明白这个世界上不只是大唐这个国家,有一回他还见过波斯人带来过一个皮肤黝黑的昆仑奴,说着谁都听不懂的语言,而据波斯人说,这个昆仑奴来自大海的彼端,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也许这个华夏国是在更加遥远的地方,他们对唐朝同样陌生,所以只愿意和能相信的人接触。

而据说在大唐南方的广州地区来自海外的商人多达十几万,不少人都在那里定居生活,其中来自陌生国度的商人比比皆是,这时李恪不禁感慨自己怎么没有这个好运气。

佟年给李恪看的文字就是现代的白话文,李恪自是不认识,李愔也考虑到他这个华夏人的幌子可能被不少人追查,所以为了圆这个谎子,他让佟年开始在广州制造华夏商人存在的假证据,把华夏商人扮演成一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这样他就可以合理解释东西的来源了,而就算李世民要求见华夏商人那也很容易,找一个人教他几句白话文,让他念着,反正李世民也听不懂,而他冒充翻译想怎么说都行,自己该怎么垄断怎么垄断。

不过这也是李愔想的太复杂了,首先他是个皇子,他不愿开口说的东西谁能逼他说,这可是个王权至上的时代,而现在他到了益州,他不说,就更没有人敢问了,就算问了也白问,李愔不说,你咬他吗?

而如果有一些人追踪华夏货物的运输那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在二十一世纪监控遍地的时代,偷运个东西都那么简单,何况是号称有时候千里无人烟的唐朝,否则那时候打仗也不会是人家打上门的时候才知道了哪儿被打了,所以李愔突然拿出这些货物,说是秘密送到的,也无人可以说什么。

劳役的事情的王府的家丁在南市登记就足够了,冬小麦的事情,还得等那批货物采购完成。

回了王府,李愔瞧见门口站着一群人,几口箱子正放在王府门口,见李愔回来,家丁一路小跑过来,“殿下,您可回来了,小的正不知道怎么办呢?他们说这是高刺史给你的礼物。”

“是吗?”李愔掀开木箱子,轻轻扫了一眼,里面装的都是一块一块的金条,他装作十分开心的样子,对领头的人说:“代我谢谢高刺史,就说蜀王殿下非常高兴!”

领头人道:“是,殿下!那小的们就回了!”,说着,十几个人离开了。

“把这些金子抬进去吧!”

“是,殿下!”说着,几个家丁抬着箱子向院子中走去,李愔跟着进去了。

没走几步,崔莺莺在婢女婢女的陪同下从南院走了出来,见到这个几个箱子,她好奇地问李愔道:“这是什么?”

“高权送给我的黄金!”李愔坦诚回答。

崔莺莺瞅了瞅几个箱子,道:“这个高权还真是阔绰!”

“他以为我已经他同流合污了,能不阔绰一些吗?这天就快黑了,你这是上哪儿去?”

“我见你这么晚还没回来,就出来看看!”崔莺莺斜睨了李愔一眼道。

李愔心中一暖,扶着崔莺莺向南院走去,“今日,我去南市将征召劳役的告示贴了出来,一直忙到现在。”

“效果怎么样?”

“我用了秦时商鞅取信于民的法子,如今百姓都愿意相信蜀王府了!”

“得民心者的天下,虽然咱们不必得天下,但这益州的百姓至少得得到,殿下恐怕也是想用一用这民心吧!”

“没错,我如今用缓兵之计拖延住高权,再得到益州的民心,只要兵符到手,就是把高权一党彻底拔除的时候了。”

崔莺莺点了点头,仰头看向李愔:“殿下,莺莺还有一个好消息没和你说,已经有几个益州望族让他们的夫人向莺莺表示他们愿意听从殿下的!”

“真的吗?”李愔心中一喜。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