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说着,已经回到了南院,崔莺莺将这些望族的信息一个个告诉了李愔。

“是他们主动的?”李愔又问道。

“是的,这几家以前是益州真正的老望族,后来高权得势,扶持了,王,程,赵,李四家,处处打压这几个老望族,得知你来到益州以后,他们就动了心思,只是畏惧高权的权势,他们不敢出面,假借夫人探访来结交蜀王府,这些天,我一直没有表露殿下的意思,是他们自己等不及了。”

“窦家,钱家,孙家!”李愔沉吟道,“哼,他们也没有存什么善心,只是望族之间的狗咬狗而已,他们何尝不是在利用蜀王府来对抗高权。”

“话是这样说,但殿下至少现在我们和他们有着同样的敌人!”崔莺莺道。

李愔点了点头:“我当然明白这点,你就让他们等着蜀王府的消息,不可轻举妄动。”。

谈起这个,两人的心情又沉重起来,高权一日不除,他们在益州的日子就不能逍遥自在,想到连自己的女人都要帮着自己承担这种责任,李愔心中顿时窝火起来,半个月,只要半个月,李愔心中不断念道。

似是看出了李愔的想法,崔莺莺道:“殿下不必担心莺莺!”

李愔叹了口气,把崔莺莺拥入怀中。

日子一天又一天的过去,李愔这些天几乎都呆在王府中陪着崔莺莺,两耳不闻窗外事,上官仪也是很少去官署,仿佛蜀王府完全对益州的政务置之不理,蜀王府这样的表现,让益州官员欢欣鼓舞,高权更是心中得意万分,这益州还是他高权的益州,来个皇子又能把他怎么样?

长安,吴王府,李恪正在书房中忙着政务,这时管家匆匆走了过来:“殿下,门外有自称蜀王信使的人求见!”

“哦?”李恪精神一阵,这李愔一去也快一个月了,今天终于有信息了,他道:“快让他进来!”

管家应了一声,不一会儿领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参见吴王殿下,这是蜀王殿下的密信,他让我亲手交给你!”

“密信!”李恪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情还需要密信来传递信息,定是益州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李恪接过密信打了开来,看过密信以后,他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乱臣贼子,此罪当诛,备马,我要去太极宫!”

“是!”管家立刻跑了出去,他还没见过李恪发过这样大的火,不敢怠慢。

李恪焦躁地走来走去,想了想对信使道:“你就吴王府休息一下。”

“是殿下!”

管家牵了马来,李恪立刻驱马去了太极宫,这件事情太过重大,他必须和李世民商议。

“啪!”

甘露殿,李世民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强烈的愤怒让他的胸脯剧烈起伏着,这个高权两年还是他亲自下旨提拔的,没想到他在益州如此胆大妄为,竟然还想着杀掉他的儿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父皇息怒,如今最重要的是将益州的府兵交由六郎指挥,只是如果通过中书省签署命令,恐怕会暴露六郎的计划,到时候六郎就有性命之危呀!”李恪担忧道。

李世民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益州的府兵归属右武卫军管辖,你拿着我的密诏前去右武卫军中领了兵符,再交给愔儿的信使,现在只能靠愔儿自己了,朝堂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让高权狗急跳墙,还有,你去查查朝中到底是谁一直在包庇高权!”

“是!”李恪领了旨意迅速出宫,现在的事情不容一点延误。

李恪离开后,李世民深深担心起了益州的李愔,没想到自己本是为他着想,却把他置在了危险之中。

拿着密旨,李恪直奔右武卫军中,如今的右武卫大将军是大将军李靖的门生李绩,见到李世民的密旨以后,李绩当即命令亲卫去将兵符取来,同时道:“吴王殿下,这益州有什么战事吗?”

李绩和李靖一样从来不参与各个皇子之间的斗争,李恪虽然几次拉拢,但都失败了,即使这样,他也并不敢得罪这个中立的军中人物,李恪道:“李将军还是不要问了!”

李绩也是个明白人,动了兵符必是出了大事,李恪不说必然是极为机密的事情,他闭口不再问。

等了一会儿,亲卫将兵符送到,李绩责怪道:“怎么拖这么长时间?”

“小的遇上了柴都尉,他非拉着小的问东问西,因此迟了一会儿!”李绩的亲卫道。

李恪勃然变色:“你说的可是柴令武!”

“正是!”

“那你和他说了这是哪里的兵符吗?”

亲卫胆怯地望了眼煞气逼人的李恪,道:“小的被他拦着,又急着把兵符送来,就说了这是调遣益州府兵的兵符!”

“你…”李恪又惊又怒,但他明白现在不是把时间耗费在这里的时候,拿着兵符就出了兵营,柴令武知道了这件事,就等于魏王李泰知道了这件事,他唯一希望的是这个李泰不要和高权有任何瓜葛才是。

李恪快马加鞭回到王府,将兵符交给李愔的信使,道:“动用益州兵符的事情恐怕已经泄露,我派遣王府侍卫与你同去,你们一人带着两匹马,日夜不停,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益州,明白吗?”

这信使其实就是李愔的影卫,他闻言色变,接过兵符重重点了点头,李恪又让管家调遣侍卫和马匹。

李恪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唤来近身侍卫道:道:“派人监视通往益州的所有道路,若是有魏王府的人往益州去,一定给我拦下来。”

“是!”

于此同时,柴令武也赶到了魏王府,将李恪领了益州兵符的事情告诉了李泰。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李愔如今是益州都督,这兵符早晚也是他的!”李泰逗着笼子中的一只白色鹦鹉不以为然。

柴令武急的一头冷汗道:“殿下,这高权恐怕是出事了,您忘了每年给王府二十万金的那个益州刺史吗?”

“他?”李泰突然想了起来,前几年他身兼剑南道监察使,这个高权开始往魏王府送金子,求李泰帮他拦住那些弹劾他的折子,一开始李愔也很怀疑奏折中的事,就让柴令武去了趟益州查实一下,后来柴令武回来说那都是诬告,他也就把这些事情押了下来,柴令武如此反常,他心中一惊,死死盯住柴令武:“这么说,那些弹劾他的折子上说的事情都是真的了!”

柴令武畏缩着点了点头。

(感谢打赏,投催更票、评价票、推荐票和认真看书的读者君们,今天突然看到一张12000字的催更把作者君吓了一跳,在这里解释一下,这部作品下周可能会上三江,三江过了就是强推,所以更新的速度不能太快,一天六千字左右,其实我是想控制在五千的,但很多读者君觉得不过瘾,就放了一千多,在这里说声抱歉了,强推过后,作者君会努力爆发的,拜谢了!)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