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四离开没多久,一行人向驿站策马而来,为首的人正是柴令武。

在驿站前停下,柴令武下马对着门口的驿丁喝道:“喂马,再把驿站的快马都牵来。”

这个驿丁正是仝猛的家丁,他见这一百来人气势汹汹,绝非善类,想到仝猛的交代,道:“还请出示勘合!”

柴令武懂得这些规矩,将勘合交给了驿丁,不耐烦道:“快一点,耽误了老子去了益州,看我不要了你的狗命!”

驿丁闻言一惊,急忙退下。

一路小跑到了后院,驿丁将这些人去益州的消息告诉了仝猛,仝猛道:“马都喂过巴豆了吗?”

“全喂过了!”

“那就按他们说的,把驿站全部十匹马都给他,再用掺了巴豆的草料喂他们的马!”

“是,老爷!”

柴令武在驿站门口早就等的烦躁不已,这件事关乎他的脑袋,他不得不急,这时,驿丁们牵着十匹马过来,柴令武道:“你,你,你……”,他一连点了九个人,“你们和我先走,其他人跟上!”

说着,柴令武和九个死士全上了马,向益州疾驰而去……

蜀王府,李愔正在劝崔莺莺到折冲府暂时躲避几日,但崔莺莺就是不肯去,“殿下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殿下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又怎能活着出了益州城,殿下,我就呆在这蜀王府,殿下要是有个好歹,我也就随殿下去了!”

李愔来火了,这古人的思想怎么愚钝,虽然他很感动,但现在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他道:“我是担心你到时候落入贼手,被人拿来要挟我,到时候你让我怎么办?”

崔莺莺想了想,正准备说什么,金大谦火急火燎冲了进来,“殿下,兵符到了!”,话音刚落,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丁四,他躬身道:“殿下,这是兵符!”说着,把一个虎形的玉符拿了出来。

李愔急忙接过,心中踏实下来,有了兵符就可随意调动益州兵马,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对金大谦道:“快去把秦怀玉和上官仪叫来!”

金大谦应了声,风一样离开,丁四道:“还请殿下早些准备,吴王殿下取得兵符时被他人得知,说不得已经有人向益州而来给高权通风报信。”

“什么!”李愔一惊,快步向前殿走去,回头对崔莺莺道:“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待会和秦怀玉一起回折冲府。”

丁四的话让崔莺莺明白益州的情势又多了一层变数,想到李愔刚才的话,她点了点头,现在不让李愔分心,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

上官仪和秦怀玉得到金大谦的口信匆匆来到蜀王府,半路上他们就从金大谦口中得知兵符已经到了蜀王府的事情,进了前殿,秦怀玉迫不及待道:“殿下,兵符已经到了吗?”

李愔点点头,把兵符放在了秦怀玉手中:“怀玉,本王的性命身家就全放在你的手里了!”

“殿下放心,只要秦怀玉还活着,就不会让高权伤害殿下一根毫毛!”秦怀玉攥紧了兵符,郑重说道。

李愔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对上官仪道:“现在你就去刺史官署邀请高权,并让他通知十四个县令到蜀王府做客,记住一定不要露出马脚。”

“殿下放心!”上官仪又道:“只是抓住高权简单,但是若是望族知道后联合作乱怎么办,这几家足以凑出上万人呐,仅凭那三家老望族是不够的。”

“剩下的就得靠益州城中的三千劳役了,如果他们肯支持蜀王府的话,我们就有胜算!”

“可是殿下,这是一部险棋啊!他们若是不能为我们所用怎么办?”上官仪担忧道。

秦怀玉急道:“没时间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了,现在我们是必须得马上动手,等他们知道我们的计划就晚了!”秦怀玉道。

“怀玉说得对,如今只能放手一搏了,成王败寇在此一举!”李愔狠狠说道。

又商讨了各个步骤,秦怀玉带着崔莺莺去了折冲府,上官仪则是动身去了刺史官署。

“上官长史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里呀?”见到上官仪,高权寒暄道。

上官仪行了一礼,笑道:“殿下为了感激刺史大人的厚礼在王府备了一桌酒宴,希望高刺史能够携着益州城的官员一起到王府做客商谈政务!”

“区区薄礼何足挂齿,殿下真是太客气了,这样吧,我现在就让人去通知各个县的县令,不过这天色也晚了,只能明天中午到蜀王府了一聚了!”高权望了眼西方的落日惋惜道。

上官仪是希望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但现在的天色确实不早了,他道:“那明日上官仪就在蜀王府恭迎高刺史了。”

上官仪走后,高权得意地笑了起来,“这蜀王是越来越明白过来了,在益州没有我的支持,他就什么都不是。”

前往益州的官道上,柴令武正张口咒骂不止,但比他声音更大的是他坐下马匹一声高过一个声的马屁,刚离开绵州几十里,这十匹马就开始反常了,开始不断拉稀,到后来,干脆停了下来,一个劲的放马屁。

“老子回去一定砸了那个驿站!”柴令武跳了下来,看着肚子咕咕响的马,气不打一处来,狠狠踢了一脚自己的骑乘的马。

柴令武力气自小习武,力气可不小,这一脚把马匹踢了一个趔趄,转身屁股对着柴令武准备逃跑,柴令武正在气头上,上去准备再来第二脚,就在这时,一个响彻四野的马屁声响起,柴令武只见一大坨绿色的液体扑面而来。

“呸,呸,殴……”一大坨温热的东西砸了他一脸,一些甚至进了他张开的嘴里,接着就是一股恶臭,柴令武几乎要疯了,摸了一把脸,提剑就准备杀了这匹马,但他睁开眼,只看到马匹一晃一晃远去的屁股,耳中同时传来肆意的马鸣。

“将军,还是想想怎么办吧!”一个死士提醒道。

柴令武刚才差点被怒火冲昏头脑,想起此行的任务,他立刻冷静下来,“没有马,就用两条腿跑!”

这些个死士都是张亮精选的军中悍卒,闻言,二话不说背着兵器就向益州城的方向去了。

柴令武也是拿着一柄铁胎弓,背着箭囊向益州城跑去。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