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这女孩儿容貌的瞬间,一个人的面孔在李愔脑中一闪而过。

女孩儿虽然灵活,但毕竟人小腿短,还没跑出几步便被三个汉子抓住,按在地上,一个汉子抬手就准备给女孩一个耳光,李愔喝道:“住手!”

闻声,三个汉子看向李愔,见李愔身着华贵,一看就是达官贵人,三人都是普通家丁哪敢得罪,道:“这位公子,这女孩儿是我家主人不日前从一个商人手中购得,不想今天趁着家中举办宴席逃跑,我等正是奉命追拿!”

这个汉子言语间很恭敬,话中的意思是他们做的并不是违反律例的事情。

李愔自是明白这一点,他道:“你回家和你们主人说,这个女孩儿蜀王府要了,他买这个女孩儿多少钱,就到蜀王府领双倍的钱,算是蜀王府买下的!”

说话的汉子心中一颤,现在大街小巷那个人不知道蜀王府,他越加恭谨道:“是,小的这就回府上把这件事儿和主人家说了!”他转头对身后两个人道:“你们把这个女孩儿送到蜀王府上!”

领着两个汉子到了蜀王府,两个人把女孩儿交给了王府的家丁即回去了,李愔下的马来,问女孩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穿着灰色麻布衣,衣服非常破旧,胳膊和小腿都露在外面,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只是惊恐地望着李愔。

等了一会儿,女孩儿一直不说话。

“不会是个哑巴吧!”从路上到王府上,女孩儿一路都没说过一句话,现在李愔开口问话,她还是不说话。

“你有一个姐姐是不是叫苏沫儿!”李愔换了个问题,据苏沫儿的说法,女孩儿和她走失没有多长时间,肯定会记得她。

说完李愔仔细辨别着女孩儿的表情。

听到这个名字,女孩儿的瞳孔突然放大,眼中快速积蓄起泪水,但依旧没有张口说话,但眼泪却不停流了下来。

李愔一拍脑袋,女孩这样的表情是没错了,难怪苏沫儿寻了几个月都没找到,原来她妹妹被卖到了偏远的益州,只是李愔心里也是怪怪的,苏沫儿是被金大谦买下的,苏沫儿妹妹却是被他找到的,这个姐妹和蜀王府还真是有缘。

小女孩无声流泪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李愔安慰道:“我知道你姐姐在那儿,你先在这里住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她就会来接你的。”

这时候金大谦走了过来,看了眼女孩儿,道:“殿下,这是你新买的奴婢吗?”

“不是,我见她和苏沫儿长得很像就把她带回来了!”

金大谦愣了一下,又打量了几眼女孩,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长的还真有些像!”

“是不是真的,还得等苏沫儿过来确认,你写封信给她,让她来趟益州认一下,另外让婢女给她洗个澡换身衣服!”李愔一边交代一边向南院走去。

金大谦应了声是,领着小女孩儿去了,这个时候小女孩儿倒是听话起来,不像刚才,简直和野孩子一样。

益州高权的事情已经算是结束了,而在长安,高权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当益州的官差把高权的罪证和贪腐金银钱帛押送到益州以后,李世民震怒不止。

“一个小小的益州刺史竟然敢勾结外族试图谋害皇子,在益州为官期间私设内库,擅自抬高赋税,这种种事情直到李愔到了益州才大白于天下,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太极殿李世民将记录高权罪责的奏折狠狠扔了下去,朝臣个个耸拉脑袋不敢说话。

这时李承乾道:“父皇,高权出任益州刺史之时,正当魏王身兼剑南道监察使,儿臣以为这件事和魏王脱不了干系!”

当李世民念出李愔奏折的时候,李泰就表现出一副愧疚的神色,柴令武回京,告诉他顺利完成了任务,但李泰明白虽然高权行贿自己的事情被压住了,但李承乾和李恪定会趁机弹劾他失察之罪。

李世民看向李泰,怒道:“李泰你还有什么可说!”

“父皇,儿臣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以往益州来的折子都先到剑南道观察使的手上,再由他们呈递给儿臣这个监察使,这两年,儿臣真的没有见到任何弹劾高权的折子,请父皇明鉴!”李泰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疾声说道。

“陛下,四皇子说的也有道理,这下面的来的折子的确是先到观察使的手中,再由观察使呈递给主管监察使!”魏征说道:“至于是不是真的如此,不妨现在就提二人来问!”

李世民点了点头,对御前侍卫道:“马宣良,即刻将二人拿来太极殿!”

“是,殿下!”

以前李泰手下的两位观察使如今已经进了御史台,成了监察御史,此时二人正坐在官署中,神色凄惶:“哎,魏王让我们压下那道折子时候,我就知道会有今天,王御使,咱们还是自行了结吧,这样,魏王或许还能感念你我二人的忠心,在我们死后还能照顾我们的家人!”

“谁说不是呢!这白绫我都准备好了!”说完,两人对看一眼,眼中都有了必死的决心。

太极殿中宁静的一根针都能掉下来,所有人都在等着马宣良将二人押来一问究竟,不长时间,马宣良便回到了大殿,“启禀陛下,两位御使全部在官署中自杀身亡,他们各自留一下了一封信,信中说奏折是他们收了高权的贿赂后扣下的!”

“好一个死无对证!”李世民怒极而笑,他瞥了眼李泰,冷厉的眼神让李泰瞬间冒出一身冷汗,李世民在阴谋诡计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这点小伎俩他怎么又能看不穿,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无法再追查下去,他颓然道:“这件事就交给大理寺吧,散朝!”说罢,径直离开。

李泰还在地上跪着,见李世民离开轻轻吐了口气,刚站起来,李承乾就到了李泰的面前:“四郎的手下真是忠心耿耿啊,不知道四郎有什么高招也教教我,让我也**出这么忠心的手下!”

李泰道:“太子殿下说笑了,他们是畏罪自杀,和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是吗?”李承乾颇有意味地说了句,转身离开。

望着李承乾离去的背影,李泰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李承乾变了,如果说以往的几年,李承乾因为腿疾自卑从而变得叛逆,那么这一个月来李承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又恢复了他没有得腿疾之前的样子,用李世民以前夸奖李承乾的话来说就是聪慧而识大体,善听而断政,而这不是他李泰想看到的,只是是什么能让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产生这样的变化呢?他实在是想不通。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