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愔仔细辨别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脸,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你是那个窦…窦什么?”

“草民窦云呀!”窦云心想李愔真是贵人多忘事,主动说道。

“对,对,对,窦云!”李愔终于想起来了,“你怎么到了益州?”

窦云道:“草民在益州也是有一些产业的,这在建的商铺就是草民的产业。”

“哦,原来如此。”李愔想到这益州也有一个窦家,不禁问道:“这益州的窦家和你是什么关系,是族亲吗?”

窦云闻言一脸黯然,“草民倒是想认祖归宗,只是草民身份低微,人家看不上呀!”想起正事,窦云道:“殿下是想买店铺吗?”

“没错,这沿街一共多少铺子啊?”李愔问道。

窦云初来益州,这生意虽是他的,但是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数量,毕竟他的生意太多,他对伙计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蜀王殿下介绍一下!”

伙计顿时吓呆了,拿蜀王吹了半天牛皮,没想到这正主就在面前,伙计哆哆嗦嗦道:“殿下,一共十二间铺子。”

“这铺子我都要了,没问题吧。”李愔道。

“这恐怕……”伙计刚准备说什么,立刻被窦云打断,他道:“没问题,没问题!”

李愔点了点头,这可是繁华地段的商品房,以后升值空间很大,趁着现在他不如也搞几地皮,等客商涌进益州以后,再转手高价卖出,或者直接自己搞开发,一本万利呀。

敲定房子的事情,李愔和崔莺莺大体看了一下店铺的情况都很满意,这钱花的还是值得的,每间铺子都在六百平方,上下两层,一千多平方,很划算。

李愔离开以后,伙计不解的问:“掌柜的,这店铺不是卖出去四间了吗?”

窦云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是掌柜的,你是伙计吗?”

伙计迷茫地摇了摇头。

“因此这个!”窦云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鼠目寸光呀你,以后我们在益州做生意就得靠着这位财神了。”……

辞了窦云,李愔带着崔莺莺在南市逛街,这丫头对房子一点也不感兴趣,逛起街来倒是精神俱佳,比李愔还强了百倍,几乎每个摊子都不放过,李愔也是跟着,他也是想了解一下益州市场上都有些什么东西。

崔莺莺喜欢的地方无非是首饰铺,布料铺,胭脂铺这些地方,逛了几个首饰店,崔莺莺挑了几个玉镯,头钗。

布料店里她想买一匹蜀锦但被李愔拦了下来,虽说这蜀锦有资格当贡品,在唐朝的布料中算是极品,但李愔还真是看不上,到时候从现代运一批真正的丝绸布料就是了,而至于胭脂之类的,李愔更没让崔莺莺买,这些劣质粉料,用久了对身体可不好。

李愔这也不让买,那也不让买,崔莺莺嘟着嘴开始生闷气,李愔答应她从华夏国进一批货来的时候,她才满意。

李愔走在南市,目光则是不断看向农产品,了解一下唐朝究竟有什么农作物,他又能引起什么农作物,这一看,李愔发现这里卖的东西还真是很少,他又问了一下菜农,这才了解到,这时的蔬菜主要有莲藕,莴苣,冬葵,韭菜,荠菜这几种,李愔顿时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可以引进的东西很多呀。

在南市又逛了一会儿,又买了一些零食,两人回了王府,这几天,王府正在进行给排水的改造,益州的排水工程经过两个多月的施工渐渐接近尾声了,这王府中也按照长安梁王府设计了一下,各种卫生器具安装完毕,只等把院内和院外的通道联通就可以使用了。

回了王府,魏铁牛正带着劳役进行最后一步回土,填完土王府的给排水就结束了。

见到李愔回来,魏铁牛道:“殿下,填完土,草民就和乡亲们回去了,谢谢殿下给我们这样的活做。”

“行,你先和他们回去休息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上官刺史还会组织你们开挖沟渠,把你们的旱田都变成灌溉田,不过这可不是有铜钱领的,不过你们也不可偷懒,知道吗?”

魏铁牛道:“殿下和上官大人都是为我们百姓好,再偷懒我们就是孬货了,殿下放心吧。”

李愔又和魏铁牛谈笑几句,这才回府中,这民众团结也得上心呀。

回到南院,崔莺莺就小跑着站在全身镜面前,拿着几个头饰来回换着戴,“殿下,你看那个好看!”

“都好看。”李愔剥着莲子往嘴里塞,看都没看就说道,这一幕被照镜子的崔莺莺看的正着。

崔莺莺眼睛一转道:“殿下,听说地窖中还有不少**,莺莺想换几件看看,你帮莺莺看看那件好看行吗?”。

“好哇,好哇。”李愔一嘴莲子差点喷出来了,点头如捣蒜,**秀啊,太火爆了,以后是不是再搞几件制服让她也穿穿。

崔莺莺嘴角上翘:“不过在那之前,殿下还是仔细陪莺莺挑选一下头钗可好?”

李愔精神瞬间亢奋,开始认真陪崔莺莺挑头钗,每换一个头钗他都是发表一篇评论,让崔莺莺得意不已。

费了一堆口水,在李愔的再三推荐下,崔莺莺最终是选了一个戴在头上,李愔正兴奋着准备去地窖的时候,崔莺莺的贴身丫鬟小翠说金大谦在院子外说是有事禀报,自从上次金大谦突然出现打搅了两人的温存,崔莺莺就禁止了任何男性踏足南院,只让小翠代为通报。

李愔窜到脑袋上的邪火顿时被浇熄了半截,崔莺莺听到小翠的话,坏坏地笑了起来。

李愔心想这个金大谦可真会挑时候,但既然是公事也得办,虽然不愿意还是走了出去,只留下屋中崔莺莺肆意的笑声。

门外的金大谦完全不知道自己搅了李愔的局,见李愔从院子里走了出来,金大谦忙道:“殿下,仝驿将来了,正在正殿等着你。”

“仝猛!”李愔念了句向前殿走去,益州的事件过后,仝猛将绵州遇到一百个军士的事情写信告诉了李愔,后来丁四又和李愔确定了这件事,说他的确找了仝猛让他帮忙阻止来益州的人,李愔心中感激让他有时间来一趟益州,补偿他的损失,并且商谈一下驿站的事情,没想到,他这个时候到了。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