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我去南河码头收货了。”李愔脑中灵光一闪,突然回答道。

崔莺莺用怀疑的目光在李愔脸上来回扫视着,“南河码头?”

“对啊,我不是说给你准备过年的零食吗?其实今天货物就到了,本来还准备给你一个惊喜的。”李愔忽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没想到你居然还怀疑我在外面养了一房小妾,哎……”

李愔演戏演得惟妙惟肖,倒是把崔莺莺唬住了,她顿时收起了质疑的眼神,转瞬变成了愧疚,道:“殿下,是莺莺误会你了。”

暗中松了口气,李愔心想是躲过这一劫了,大度地说道:“算了,不提这个了,我们吃饭吧。”李愔确实有些饿了,望着桌上的羊肉汤流出了口水,张三这小子不亏是做厨子的,孺子可教,这做的菜是越来越有现代风了。

崔莺莺点了点头,道:“嗯!”,说着拿起筷子,随口道:“殿下,那明日就把货物运到王府吧。”

李愔早料到会这样,这个丫头的古灵精怪他还是了解的,嘿嘿笑道,“没问题。”

第二天,益州下了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了下来,但是天空依旧阴沉沉的,李愔起了早,和金大谦去了一趟南河仓库,回来的时候,马车多了李愔购买的零食。

见到这么多种类繁多的食物后,崔莺莺几乎有抓狂的迹象,一把扑在零食堆上不愿起来,“都是我的。”崔莺莺宣布对零食的所有权。

“总得给小丫头分一点吧。”李愔后悔了,是该藏起来一部分的,留点私货。

崔莺莺道:“那也得我来分。”崔莺莺护住零食,嘟起了嘴。

“好吧,好吧。”总算她还没有吃独食的癖好。

短暂的兴奋过后,崔莺莺闻着这些零食冒出的香味,道:“殿下,还有这么多莺莺不认识的零食,它们都是怎么吃得。”崔莺莺拿起一个铁盒子道。

“这叫巧克力。”李愔接过盒子打开,捏起一块圆球状的巧克力对崔莺莺道:“来,张开嘴。”

崔莺莺依言张开口来含住李愔手中的巧克力,顿时觉得一股清香之味弥漫开来,接着口中浓郁的甜腻和谈谈的苦味化了开来,崔莺莺瞪大了眼睛,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她只觉的世间再也没有什么比这个好吃了。

只是她的惊讶才刚刚开始,李愔把十几种零食一样样给她尝了一遍,奶糖,奶油蛋糕,葡萄干,核桃仁……

“都是我的,都是我的!”崔莺莺再一次扑在零食堆上,眼冒绿光,让李愔都有些发毛。

正在这个时候,小翠在外面叫了一声,崔莺莺这才有所收敛,恢复了王妃了的样子。

“什么事?”李愔问道。

“回殿下,金管家说秦将军和上官刺史都到了,正在前殿等着你!”

李愔想起了今天狩猎的事情,对崔莺莺道:“零食虽然好吃,但是要有节制的吃知道吗?不然会变胖的。”李愔很担心自己不提醒崔莺莺,这丫头会把零食用一天的时间消灭掉。

崔莺莺的眼里现在只有零食了,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李愔摇了摇头,离开南院,一项属于男人的运动正在等着他。

前殿中,秦怀玉等人都是一身戎装,想必为了这次狩猎没少准备,这时,王府中几十个护卫在门前已经集合完毕,十几只藏獒外面打闹嬉戏着,叫嚷个不停。

秦怀玉四人坐在椅子上正等着李愔,上官仪突然开口小声道:“你们说殿下是不是有些惧内呀?”

王银龙笑道:“这也可以理解,毕竟王妃可是出自这第一望族崔氏,凶悍了一些也很正常,君不见这多少高达显贵娶了五姓女,从此都是看娘子的脸色办事。”

“那也心甘情愿呀,这若攀上了五姓,尊崇可就不一样了,从此仕途通达,门户丰盈。”佟年眼中难掩羡慕。

“要我说,殿下这是太过宠溺王妃了,我若日后娶了娘子,决然不会这样。”秦怀玉端身正坐,豪情万丈。

三人顿时露出鄙夷的眼神。

“也不知道是谁前日在魏家酒楼前冒着风雪站了一个时辰,据说是某人得罪人了,是吧?”秦怀玉的话音刚落,李愔走了进来。

秦怀玉老脸一红,尴尬地咳嗽了几声,几人会意都是大笑起来。

一阵哄笑过后,李愔笑着一挥手,道:“出发!”

“是,殿下!”

算上王府的家丁护院,这回去打猎的人可不少,前前后后几乎有上百人,李愔第一会儿感受到了什么叫前呼后拥。

李愔和秦怀玉几个骑马走在前头,家丁护院则是走在后面,十二只藏獒则是被十二个家丁牵着,这些狗崽子一出门就兴奋不止,到处乱窜,没个人看护还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

路上的百姓见到这么庞大的队伍,都是闪避到两边,对着队伍指指点点,一些明白的人则是露出艳羡的眼神,尤其看到那十几只獒犬,这可不是哪个贵族家中都能养得起的。

狩猎队伍出了出门直接向西南方向而去,大雪过后,益州城外的道路上人烟稀少,道路上白雪皑皑,偶尔见一道深深的车辙和数个一深一浅的脚印。

这样的道路对他们来说也不容易走,用了一个时辰才到狩猎地点。

到了森林边,众人都是下了马,白雪覆盖的森林中树木密集,骑马在里面跑不开,还不如走着进去。

李愔把队伍分成三组,每组朝一个方向搜寻,一但发现猎物就相互通知,李愔和秦怀玉一组,他们也是为了李愔的安全考虑,让秦怀玉保护李愔,毕竟森林中老虎这种动物并不少。

几个家丁牵着藏獒走在前面,李愔则是走在后面,眼睛扫着雪地,大雪过后,动物出没都会在地上留下脚印,顺着脚印就能找到动物。

“这边。”走了几步,一个护院忽然向前疾跑几步,指着地上一排脚印喊道。

李愔和秦怀玉走上前去,秦怀玉蹲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道:“这应该是鹿的脚印。”李愔凭借脑中残留的知识,看了一会儿也是点了点头。

顺着脚印,一行向森林深处探寻过去,李愔此时手中拿着一把铁胎弓,背着一个箭囊,这只铁胎弓在他看来虽然不咋地,但是在当时已经算是不错的弓箭了,到了唐朝,这骑马射箭的必备本事李愔自是没有落下,每日练习,这次狩猎也是检验能力的时候。

“嘘!”发现了脚印,李愔就走在了前面,追着脚印走了数百米,李愔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一只雄鹿正在不远的地方吃着什么东西。

这只雄鹿体型硕大,只是头上的鹿角就有一米来高,李愔估量了一下,不计算鹿角,只是雄鹿就有一米八高。

李愔心想这唐朝动物的体型怎么都这么大,同时摸出一只箭,而秦怀玉和十几个护院也是拉弓上弦,只等李愔的命令,家丁则是按住了獒犬们的嘴,生怕它们此时出声惊跑了这只雄鹿。

李愔拉弓上箭,躲在一颗树后面瞄准了雄鹿,心中不禁有些紧张。

正在吃草的雄鹿忽然抬起头来,警惕地看向四周,它感觉到了一丝异样的声音,能在危险的森林中活到现在,它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它高度警惕,只是这异样的声音却从两个地方传来。

雄鹿抬起头的时候,李愔就感觉到一丝不妙,他拉紧弓弦,利箭飞驰而出,只是雄鹿似是已经发现了它,迈着蹄子向前一跃就躲了开来。

李愔气恼地砸了一下树干,一片积雪落了下来砸在了他身上,秦怀玉和护院立刻开弓,只是跑动的雄鹿太过灵活,箭支全部落空。

望着就快消失了身影的雄鹿,李愔有些失望,但就在这时,雄鹿前方的雪地上突然跃起一个白色的东西扑向雄鹿,只听一声嘶鸣,雄鹿挣扎了几下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