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桃林,后面一座已经倒塌的茅草屋映入了众人的眼睛,穿过这片不大的桃林,众人眼前出现了一个小村落,村落里耸立着上百座茅草屋,这些茅草屋大都已经在岁月的侵蚀下朽坏,只有一两个还保存着原来的模样。

“你们保护殿下!你,你,你随我来。”秦怀玉点了三个人警惕着走进村落里,李愔和金大谦则是在外围等着,趁着这个时间,李愔又环视了一眼山谷,这山谷长宽应该在二十里上下,这样的面积的确不小了,足够把一些机密的东西搬到这里来,而且这里的地势平坦,唯独中间隆起一个长形的山包把山谷分隔开,真可谓山水齐全。

秦怀玉不一会儿就带着人回来了,他搜索了整个村子,寻到上百具白骨,村子里是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闻言,李愔和众人进了村子,如同秦怀玉说的一样,村子里横七八竖倒着一些白骨,这些白骨身上的衣物已经腐蚀的一丝不剩,在一些白骨的身上甚至还插着腐蚀的基本看不清模样的兵刃。

“看来这里以前是有一个小村落,但后来被人发现,里面的人被屠杀殆尽了。”金大谦望着累累白骨惋惜道,这样的事在这时代都属于很正常的事情,兵荒马乱的年头,乱兵洗劫村庄的事情时有发生,而且这山谷只有一个出口,一旦出口被封死,里面的人是一个也逃不掉。

“秦怀玉,你再带着其他人把山谷搜寻一遍,看看还能发现什么!”李愔对走在前面的秦怀玉说。

闻言,秦怀玉应了声,指挥着几个护院向不同的方向搜寻而去。

走在李愔身后,金大谦又道:“殿下对这个地方还满意吗?”

“很不错,回去以后,你就安排奴婢在这个山谷中建造研究院,山丘北面小块的地方建造军营,南面大一点的给研究院和工坊,具体的设施回去后我再给你一张图纸。”李愔推开一间民居,“这些枯骨都埋了吧,让他们入土为安,至于这些房子改造一下就给奴婢们住吧。”

金大谦一点点记下,道:“是,殿下,老奴回去就安排。”

不得不说,这个小山谷真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若是在二十一世纪绝对可以当个五A级旅游景点,只是李愔现在不得不破坏这里,以后这里就是他的秘密军事基地外加科研基地,他将暗中增加商队护卫的招收数量,明面上是一千人,但实际上将增至六千人,而其中五千人将全部入驻这里,李愔将打造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当然明面上挂着的还是盛唐商会的护卫队,这次关陇贵族和山东士族集体对他发难让他异常恼火,李愔明白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下次他再搞出什么新玩意,他们依旧还会逼迫李愔,人的贪欲是无法满足的,他绝不会让这些人在自己身上插满管子,共同来吸他的血。

秦怀玉带着人把山谷整个搜寻了一遍,这里除了一些牲畜并没有其他发现,而且只有一个进来时候的那个出口,其他地方都是陡峭的岩壁。

这样的山谷在这个时代可以说是非常隐蔽的地方了,在山谷中转了一会儿,众人回了益州城。

回到王府,李愔一头钻进书房,这件事让明白自己的实力真的很弱小,一种忽然而至的紧迫感,让他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悠闲了。

李愔现在绘制的就是军营的规划图,这个军营中将包括营区,训练场,武器库,弹药库,靶场等一系列现代设施,而研究院的一侧除了研究院以外,还会建设兵工厂,炼钢厂,以后还会有其他比较机密的东西,用了一个晚上把规划图画好,第二天早上,他把这个交给了金大谦,金大谦在接到图纸以后,立刻把所有的奴婢组织起来向被李愔称为桃园的小山谷而去。

李愔日日忙碌着桃园的事宜,时光飞逝,李世民南巡的队伍终是到了益州,这天早晨得到通报以后,李愔立刻带着益州城大大小小的官员前往北门候着。

通往益州城的官道上,李世民在侍卫的环绕下骑马前行,李世民是武将出身,一向不喜欢坐着马车,就算是去距离长安六百里之遥的九成宫避暑也是喜爱骑着马去,“辅机,这一路走来,这来回益州的商贾真是不少。”

长孙无忌骑着马跟在李世民后面,道:“那是自然,如今这商人谁不知道盛唐商会的好东西多,一个个都削尖了脑袋往益州去,就说这锄头,从益州十文钱买来,到了长安一个转手就是二十文,商人逐利,哪有不往益州跑的道理。”

李世民的右侧是光禄大夫卢进,他道:“说起来,六殿下真是幸运,能得到那个罗安国商人的青睐,得到这么多令人惊奇的商品和技艺,这次到益州,陛下何不让六殿下引荐一下那个罗安国的商人,从此让大唐和罗安国互为通商。”

“卢大夫此言差矣,这罗安国商人眼里只有六郎,或许对其他人是不屑一顾,我们就别难为六郎了。”随行的人中还有李泰,李世民南巡让李承乾监国,他则主动要求伴驾。

李泰的话表面上是向着李愔,其实暗藏着恶毒的心思,为的就是激怒李世民,那意思就是这罗安国商人对李世民也是不削一顾,李世民是九五之尊安能不怒。

听了李泰的话,李世民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怎会听不出李泰的意思,这个罗安国拥有这么多奇特的东西,不用他们提醒,他也想见一见。

益州的城门渐进,李世民遥遥望了眼,在益州的城门口一众身穿官服的人正站在门口,为首的一人穿着深红色官袍,那必定是李愔了。

“儿臣参见父皇!”

护卫着李世民的侍卫分立两旁,李世民骑着马来到益州城下,李愔出声道,随即,益州的官员也是躬身行礼。

李世民下了马来,扶起李愔道:“愔儿免礼!”,说完他抬头打量了一会儿益州城,“朕还是第一次到这益州,没想到这益州城的繁华不输于长安。”

“蜀地地方偏僻,未经战乱,所以这益州才能如此繁盛,但是繁华比起长安还是差了许多。”李愔恭敬地说道。“父皇,你的行宫,儿臣已经准备妥当,还是先行前往行宫吧!”

李世民点了点,又望了望天色,道:“嗯,也不早了,明日再好好游览这益州一番,愔儿带路吧。”

李愔应了一声,领着李世民前往为他准备的行宫,这个行宫隶属官府,是专门用来招待往来的官员所用,李愔得知李世民要来以后,把这个院子大肆改装了一番,目前来说,讨好李世民对他没有坏处。

进了益州城,李世民便不时打量四周的民坊,沿途的百姓见了,全都立在两侧供着身子,不敢抬头侵犯天子威仪,李世民目光扫过这些百姓,见这些百姓穿着都很干净整洁,街道上很少见到衣不蔽体的乞丐,于是道:“愔儿,这长安的街道上尚且有些失去土地成了乞丐的游民,为何这益州城中朕却看不到,不会是为了迎接朕,你把这些乞丐都赶出城去了吧。”

李愔走在李世民身侧,故意把李泰挤开,他道:“父皇实在是冤枉儿臣了,儿臣刚来这益州的时候这益州街道上的确有不少衣不蔽体的乞丐,但是儿臣仔细看了,这些乞丐都还是有些劳动能力的人,于是让他们去了工坊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每日供他们吃饱饭,这样也算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

“六郎真是我大唐之福,这乞丐不必说,现在这长安的奴婢据说也都被六郎买的差不多了,七八千人应该有了吧,可见这益州的工坊比长安的那个大了很多,如果六郎人手不够,我府上还有几百个奴婢,回去以后,我差人给你送来。”李泰不适宜插了一句嘴。

李愔心想你送的奴婢谁敢用,脸上却是纯洁无比的笑容:“四哥的心意六郎心领了,这工坊中的匠人足够用了,就不劳烦四哥了。”

李世民没有接李泰的话茬,而是对李愔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愔儿的想法不错,只是除了你也没有人能吸纳这些贫苦的百姓了,咦,这不是地下管道吗?”李世民注意到了路边的一个圆圆的井盖。

“没错,父皇,这是地下管道,儿臣到了益州以后也把益州改造了一下。”

李世民皱眉道:“这长安内涝修它尚可,这益州也是内涝吗?否则那岂不是劳民伤财。”

李世民的话音刚落,李泰,卢进,长孙无忌都望向李愔,等着他的回答,打着看一场好戏的心思。

“父皇,你有所不知,这地下管道的功用并不只是排水,还有沤肥的作用,在长安污水管道尽头,有个大池子,正是沤肥的地方,儿臣卸任工部员外郎的时候就把这功用告诉了当时的工部侍郎赵节,难道他没有告诉父皇吗?”李愔也觉得奇怪,为何李世民不知道这件事,他卸任以后,那个赵节便是接管了他的职责,他还和他说了,当是赵节是心不在焉,难道他没听进去。

李世民的眉头锁的更深了,“朕不知道这件事情!”

李愔继续道:“父皇,现在知道还不晚,只是可惜错过了今年的春耕,否则用这些肥种田,这每亩完全可以多收五成粮食。”

“五成!”李世民的脸色更难看了,心里应把那个赵节砍了一万次脑袋,“愔儿都说你种的冬小麦每亩都可到达七石,是不是也是因为用了这肥?”

李愔明白这件事儿瞒不了,不过李世民倒是给他找了个借口,李愔道:“儿臣的确用了肥,又加上悉心照料这才亩产达到了七石!”

“六殿下的话不尽全吧,据说,六殿下是从罗安国商人手里得到了优良的种子,才能亩产七石的吧。”

一个声音在李愔的话说完后响了起来。

李愔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是一个穿着深红色官袍的胖子,而且长相丑陋,一嘴的烂牙不说,在右眼下还长着一个黑痣,他提起了此时,李泰和长孙无忌都是竖起了耳朵。

李愔不认识这个人,也懒得认识,他高声道:“这件事我自然会和父皇说个清楚,在这里讲,让一些居心不良的人听去了,可就不妙了。”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