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你要为臣做主啊!”

四个一脸淤青的卢进私兵把卢进放了下来,卢进艰难地跪下,仰起了脸,那脸上青紫交融,真如红烧的猪头。

李愔故意后退了一步,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卢大夫,你这是怎么了?被什么人打成这幅模样。”

李世民眉头锁的更紧了,“怎么回事儿,还不快说!”

卢进伸出手颤抖地指向李愔,“陛下,你要为臣做主哇,是六皇子,是六皇子的护院把臣打成了这个样子,呜呜……”

“愔儿,这是怎么回事儿!”李世民看向李愔,无辜殴打官员可是重罪,何况这个卢进是五姓七望推选而来的人。

长孙无忌附和道:“六皇子,你贵为皇亲国戚,怎能纵使护院殴打官员。”

“六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李泰也趁火打劫。

李愔先是迷茫,接着恍然大悟地道:“难道那个真是卢进大夫?父皇请听儿臣解释,刚才臣的管家来报,蜀王府追剿逃跑奴婢的时候,发现一伙人试图和那个奴婢相通,儿臣的护院们以为那是帮助奴婢逃跑的人就把他们抓了起来,可是没想到这人自称是卢进大夫,于是护院们就来向儿臣禀报了这件事情,可是刚才长孙大人说卢大夫偶感风寒正在房间中休息,儿臣自然就以为那是冒充卢大夫的人,于是让护院们教训一顿,以儆效尤。”

“卢进,你是在什么地方被蜀王府的护院殴打的。”李世民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什么。

“这,这……臣是……”卢进结结巴巴,他和李世民告退的时候,就是说自己偶感风寒,如果此时承认去了益州城外,那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他把目光投向长孙无忌,乞求帮助。

卢进支支吾吾,话都说不完整,这其中必有蹊跷,长孙无忌气的差点咬碎一嘴牙齿,没想到这卢进居然还瞒着他在益州城鬼鬼祟祟地做事情,他本不想管,任他出尽丑态,但想到暂时的联合,他道:“陛下,臣想起来了,卢大夫得了风寒后嫌屋中闷热,于是说去城外透透气,可能就这样和六皇子产生了误会了吧!”

“对,对,陛下,臣是去城外透透气去了,碰到那个逃跑的奴婢真的是巧合。”卢进赶忙承认。

李愔本意就是让卢进吃个暗亏,没想到这时候长孙无忌跳出来帮他出来说话,这就让李世民无法治他的罪了,“父皇,儿臣实在不知道卢大夫还有得了风寒到处跑的习惯,这蜀地民风彪悍,若是丢了性命,儿臣的罪过可就大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每个人心里都有数了。

李世民冷淡淡看了眼卢进,“不知者不罪,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李世民摆明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父皇明察!”李愔躬身道,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就不得寸进尺了,那样只会闹得越来越僵,对刚刚在益州立足的他来说并无好处。

卢进同样也不敢再说什么,被打一顿总比欺君之罪强百倍,他哭丧着脸,一副死了娘的表情。

卢进这一出,让李世民的心情陡然变坏,也没了下棋的兴致,李愔趁机告退。

长孙无忌和李泰都是狠狠瞪了眼卢进,各自拂袖而去。

卢进急道:“长孙阁老等我,四皇子等我,狗奴,还不抬我追上去。”,四个私兵听令,抬着卢进立刻离开了行宫。

回王府的路上,李愔笑了一路,不给他们一点苦吃,他们还真以为他李愔是好欺负的,真倒是给了点颜色就开染坊。

“殿下,那个死去的奴婢怎么办?”金大谦皱着眉头道,这批奴婢是佟年从长安买回来的,由他负责管理,说到底两人都逃不了干系。

桃园的位置差点就被暴露,李愔也是捏了一把冷汗,功必赏,过必罚一直是蜀王府奉行的原则,无规矩无以成方圆,李愔道:“自己回去领二十个板子,佟年的板子给他留着,等他到了益州再说,这点小事都办不妥,以后如何成大事,至于那个死去的奴婢,把他的尸体公示给所有奴婢看看,以儆效尤。”

“是!殿下。”金大谦欲哭无泪,忽然觉得屁股隐隐作痛,上次犯了错,就挨了二十板子,这回又得挨了二十个板子,李愔已经很仁慈了,这若是在别的府中,只怕不是这二十板子,半条命估计都得没了,他心里把佟年骂了无数遍,心想这老小子到了益州,他一定亲自执掌杖刑,狠狠打他的屁股,真是被他连累的惨了。

李愔回到王府,让金大谦差人把秦怀玉等人唤来,这几日他们在李世民面前也混了个脸熟,李愔在李世民面前把他们都介绍了一遍,得知秦怀玉是秦叔宝的儿子以后,李世民倒是有些意外,有意把秦怀玉调回长安,但被秦怀玉婉言谢绝了。

几人来了王府正殿,见李愔一脸喜色,上官仪首先开口道:“殿下满面春风,必然是有喜事了。”

李愔点了点头,让几人坐下,秦怀玉道:“什么事情,殿下还是别吊我们的胃口了。”

李愔笑道:“父皇已经承诺将蜀地交由本王管理,用不了一个月,本王便是真正的蜀王了。”

四人闻言都是站了起来,俱都喜形于色,齐声道:“恭贺殿下。”

“如今把蜀地收入囊中,殿下大可以放开拳脚,全力施为了,否则以前总有种受到其他蜀地诸州县掣肘之感。”王银龙随即说道。

几人闻言都是点头认同,窦贤德接着道:“只是殿下可能面对的将是来益州之时的困境。”

“窦司马指的是州县的豪强?”上官仪道。

窦贤德颔首道:“正是,高权之事并非偶然,这益州在朝廷的管理之下尚且如此,何况那些边州之地,各位也应该明了,朝廷对那些州县的管理十分薄弱,到那些州县任职的官员基本都是被朝廷流放的官员,这就是因为他们哪怕上任以后也是随时可能丢了性命,可见那些地方豪强猖狂。”

“窦司马说的有道理,其实朝廷真正掌控也只是益州及北方的几州,西边和南边的边州实为蛮夷之地,朝廷是懒得管理,只是派个官员象征性地管理一下而已。”上官仪也是颇为赞同。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