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这些生产工具,桃园的匠人们如虎添翼,工作效率提升了不是一点半点,而李愔也特意在桃园住了一段时间,手把手教会了匠人们如何使用。

而与此同时,李愔招贤纳士的信息在报纸上刊登出来以后,在益州的士子中间引发了轰动,因为李愔彻底打破了科举制度,这招收的人只需认字即可,更重要的是不分贵贱皆可入学,这让许多寒门学士拍手叫好,而那些落榜的士子心中更是重现燃起了希望,这朝廷中不能为官,说不得能在成都王的封地上某个一官半职,总比苦读十数年诗书,到了最后还沦落到街头卖字强。

而军事学院招收学员的标准就不一样了,除了会认字,还得读过兵书,在战场有过打仗经历者优先录用,这身体素质还得优良。

布告前,围了不少刚刚进城的士子,许多站在布告前的读书人看了军事学院的录用标准后摇头叹息。

“这要求未免也太高了,这如今读书的能有几个会上马打仗的,这打仗的又有几个认字的。”人群中一个声音说道。

“没看见吗?这写的是优先录用,不是说必须,由之!莫非你想去报名军事学院?就你这身板还是算了吧,还是和我等一起报名政务学院吧,哈哈哈……。”一个声音笑道。

“哼,我才不去政务学院,对那个没兴趣,我现在就去军事学院报名,行就行,不行就算。”被称为由之的人说。

“……”

军事学院和政务学院都位于益州城中,由王银龙负责建设,以前李愔本打算用于私塾,但事有急缓,李愔觉得还是以招收人才为重,于是就把这两座私塾分别改为军事学院和政务学院,其中军事学院位于益州城北,而政务学院位于城南,这两座学院的面积都占地五万平方左右,里面食堂,宿舍,学堂一应俱全,李愔招收学院的告示上写的很清楚,报名以后一切食宿都由学院提供,这让一些贫寒的学子激动的差点落泪。

“不要挤,不要挤……”崔章坐在政务学院门口,面前摆放着一个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册子,上面已经登记了不少人,李愔的这个主意让众人拍案叫绝,上官仪是举双手赞成,主动要求在学院中也谋个职位,李愔就把副校长的职位给他了,崔章当然也不落后,于是李愔让他担任了主任一职,而今天报名正式开始,上官仪和他决定亲自挑选。

见面试的主官是益州刺史上官仪,众士子更加兴奋了,这足以说明李愔对这两个学院的重视。

“把户籍拿出来?”登记了一个士子,崔章又唤了下一个,这户籍就相当于唐朝的身份证,李愔专门交给两人要查清楚,免得一些不干不净地人混进来。

审查了户籍,崔章道:“读过几年书?有什么功名?”

那个士子道:“草民自六岁开始读书,如今已有十二年,曾参加过秀才科考试,仅差一名就可上榜。”

“哦?”上官仪坐在崔章一侧,两人都是微微颔首,秀才科是所有科目中最难考的,曾经因为一个州一个都没考上,李世民还斥责过当地的刺史,这个士子仅差一名就可上榜可见实力不俗。

“管思兴,好,你通过了。”上官仪又道,“你是住宿还是走读?”这两个词自是李愔教的,布告上也注明了这两词的意思,住宿以后食宿全免,走读则是否在学院吃饭全凭自己,宿舍就不安排了。

“住…宿。”但凡住宿自是家境贫寒,当众说出,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崔章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道:“自古英雄不问出处,不必如此,给你,这个是入学的凭证,切记不可丢失,那日来学院,自会有人给你安排住宿吃食。”

“是,谢谢…崔主任”管思兴瞥了眼挂在崔章胸前的木牌子说道,又转头对上官仪行了一礼,“谢谢上官副校长。”

……

政务学院热闹非凡,军事学院也不遑多让,只是这里就没政务学院那般井然有序了。

“认字吗?”秦怀玉刚从各州的折冲府回来就急不可耐给自己收小弟。

“认得认得。”说话的人是一个赤着膀子的大汉,神色紧张,额头冒汗。

“那这个是什么字?”秦怀玉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

“这个……”大汉瞅着白纸黑字瞪了半天,额头的汗更多了。

“这是兵!”秦怀玉道。

“对,对,对,是兵字,我刚想说。”大汉嬉笑着说。

“屁的兵字,这是马字,逗你呢!淘汰!”

大汉急了,“别呀!秦教官,我是真心想进军事学院!”

秦怀玉站了起来,“那行,殿下说了,这军事学院一招武将,二招参谋,这个参谋你是别指望了,你想做这武将也成,但得吃我三拳不倒才行。”

大汉一喜,没想到还有峰回路转的时候,拍了拍胸脯,“我曾志达愿受秦教官三拳。”

秦怀玉眼前一亮,自从早上他三拳放倒这南市卖肉的张屠夫就没人敢领他三拳了,此时不禁一乐,道:“好!”

曾志达也不废话,脚扎马步,暗自运气,身上肌肉快快隆起,道:“请!”

秦怀玉最是喜欢这种豪放的汉子,他哈哈一笑,一拳击在曾志达的胸口。

“哼。”一道闷哼,曾志达连退三步,脸色顿时一白,没想到秦怀玉出手这么重。

“呵呵,是条汉子!”秦怀玉赞扬道:“刚才只是试试手,下面这个两拳你可得注意了。”

“秦教官只管来,我曾志达受得住。”曾志达深吸一口,道。

秦怀玉也不废话,又是一拳打下,曾志达只觉一股巨力传来,脚跟不稳向后倒去,而这时钻心的疼痛才传来,让他几乎喘不开气。

曾志达倒了下去,周围立刻响起一片惋惜之声,这南市的张屠夫可是一拳都没撑下去,本以为这个大汉可以撑得住的。

秦怀玉摇了摇头,有些可惜,他挺喜欢这个汉子的性格,可这三拳的规矩是他自己定下的,他不能伸手打自己的脸。

“等等!”秦怀玉转身欲走,曾志达咬着牙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还有一拳。”

“好!”秦怀玉赞道,手上发力又是一拳打了过去,又是一声闷哼,这回曾志达却是直接腾空着向后倒去摔在地上。

秦怀玉赶紧走了过去,目露关切,这个汉子不是个孬种,有资格给他当部下。

“咳咳!”吐出一口血,曾志达翻过身,先是用手肘撑着身体,接着用膝盖顶住,一点点站了起来,“能进学院了吗?”

秦怀玉点了点头,“不错,这是凭证,拿着。”,秦怀玉把一个木牌子扔给了曾志达。

曾志达接住木牌,眼中含泪,他从相距百里的雅州赶来,这一路风餐露宿,终于是得偿所愿,“多谢秦教官!”

“不用谢我,这是你的本事,改日我请你一道喝酒,现在我还有正事就不和你多聊了。”秦怀玉抱拳道。

“好!”曾志达朗声道,也是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秦怀玉重新坐回位子,看向下一个人,眉头一皱,道:“淘汰!”

“为什么!”这人正是布告前被同乡嗤笑的朱颐,字由之。

秦怀玉道:“你这身体太过瘦弱,如何上战场?”

朱颐中等个头,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体削瘦,秦怀玉自是看不上。

“我心中自有百万兵,何须自己上战场,难道秦教官不知道什么叫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吗?那诸葛孔明不执兵刃,谈笑间灭曹百万兵,不知胜过多少猛将。”朱颐傲然道。

“你……”秦怀玉顿时理屈词穷,他是个粗人,论嘴皮子哪里斗得过饱读诗书的朱颐,于是耍赖道:“不行就是不行。”

秦怀玉耍赖,朱颐没了招,他一甩袖子就欲离开,这时一个声音响起,“等等!”

“殿下!”秦怀玉闻声,识得正是李愔的声音。

刚才朱颐和秦怀玉争吵的时候,李愔就到了,只是站在人群中没有说话,今天的李愔只穿着普通的衣服,身后面只有两个穿着便装的侍卫,和一个普通的富家子弟没什么两样。

“崔万青呢?”李愔拨开人群走向秦怀玉,这军事学院的面试官同样是两个人,一个崔万青,一个是秦怀玉,这个崔万青也是八个崔家子弟中的一个,因为熟读兵书被李愔调进了都督府做长史,李愔怕秦怀玉这小子胡来,就让他也过来了。

“他拉肚子了,一会儿就来。”秦怀玉大囧,他趁着崔万青入厕,本想挑几个人,没想到被李愔抓了个正着。

正说着崔万青一路小跑过来了,李愔瞪了一眼秦怀玉,道:“再让我发现,非抽你几鞭子不可。”

秦怀玉嘿嘿笑道:“是殿下,不敢,再也不敢了。”

两人都到齐,李愔对朱颐道:“这位郎君刚才是本王管教属下不严,多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李愔自称本王,朱颐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草民参见成都王殿下!”,其他人闻言都是一惊,纷纷行礼。

李愔把朱颐扶起来,面向众多来报名的人道:“诸位请起,本王承皇上厚爱,得成都府为封地,如今百端待举,正是求贤若渴,承蒙各位不弃,本王深感荣幸。”

一番亲切之言,众人都是面露感动之色,朱颐激动道:“殿下礼贤下士,以礼待人,我等愿为殿下肝脑涂地。”

李愔轻轻点头,对朱颐道:“多谢,郎君继续面试吧,若有不公可直接到王府申诉,本王必当秉公处理。”

“多谢殿下!”朱颐拱手道。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