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架了,求首订!)

盛唐商会这里李愔得意非常,转眼前便是千万进账,但是有得必有失,他还没高兴多久,这薛仁贵便从松洲赶回,给他带来了一个头痛的消息。

“末将到了松洲以后,原有守将还未交接就十去其八,只留下一些本地的将领,现在士兵们议论纷纷,根本无心防守,而吐谷浑似是得知了松洲守军的变动,不断侵扰边境。”薛仁贵躬身道。

秦怀玉怒道:“这肯定又是那帮朝臣的主意,欺人太甚!”

李愔沉着脸不说话,他接受成都府后,这军务当为第一要务,毕竟他担任着戍边的职责,万一出了纰漏,李世民也将无法护住他,只能治罪于他。

“秦怀玉,你立刻带着益州府兵赶往松洲,同时下令其他各州府兵抽调兵马在松洲会和,在路过绵州的时候,你去拜访一下牛进达都尉探探他的意思,问他是否愿意留下来帮助本王?”

“是,殿下!”秦怀玉是个急性子,说完就欲离开。

“等等,你性子怎么这么急。”李愔喊住他。

秦怀玉转过身,疑惑道:“殿下还有何吩咐。”

李愔对金大谦,道:“去把钢铁坊送来的兵器的拿过来。”

“是!”金大谦应了一声,转身离去,不一会三个家丁各拿着一件兵器进了前殿。

这为首的一个家丁拿着一把通体银白的长枪,枪身和枪刃浑然一体,枪头如倒悬的金字塔,状如三菱刺,枪刃寒芒闪闪。

秦怀玉见到这把长枪的时候眼睛就直了,如同丢了魂一样走到家丁面前,像抚摸着情人的身体一样摸着长枪,“殿下,这是给我的吗?”

“当然,这里除了你会用枪还有谁会?”秦怀玉的反应在李愔预料之中,这个精钢长枪可是李愔让铁匠铺精心打造的,材质工艺都是无可挑剔。

秦怀玉从家丁手中接过长枪在手里试了试,当场舞了几下,动作迅疾而刚猛,绝不是现代社会的花架子,打完一套,秦怀玉哈哈笑道:“正合适,谢谢殿下!”

李愔道:“这叫龙胆亮银枪,乃取三国时期蜀五虎上将赵云的兵器为名,望你能和赵云一样能独当一方,为成都府保疆扩土。”

秦怀玉心中感动,没想到李愔对他的期望如此之大,道:“殿下,怀玉驻守松洲,比不让一个吐谷浑兵踏上我大唐的土地。”

李愔微微点头,又让两个家丁把各自拿着的兵器拿过来,“这是同龙胆亮银枪一同铸造的两把兵器,都是横刀。”李愔端起一把到薛仁贵面前,“这是赠与你的,望你能和秦怀玉一样能为成都府保疆扩土。”

“殿下,这…仁贵到益州以后寸功未立,如何能受此宝刀?”薛仁贵面露难色。

李愔笑道:“本王授你此刀,正是勉励你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本王相信你定能成为一代名将。”

薛仁贵眼眶一热,双膝触地,道:“承蒙殿下赏识,薛仁贵万死难报,定为殿下犬马。”

李愔把薛仁贵扶了起来,“有你这句话,本王何惜一刀。”

秦怀玉也是笑道:“仁贵,以前我多有怠慢,还请原谅,从今日起,你我便是兄弟,如何?”

“荣幸之至!”薛仁贵拱手道。

说罢,两人都是笑了起来,秦怀玉看向第二把刀,疑惑道:“殿下,这把横刀是给谁的。”

“正是给你将要拜访之人的。”

“牛将军?”

李愔道:“没错,牛进达是秦府老将,深受父皇信任,而且性格耿直,不喜攀附权贵,正是因为这样才被调到绵州来,你去见他时不可提为本王效力之类的话,就说松洲如今缺少将领,你奉命调他去松洲,同时把这把横刀赠与他,他自会本明白本王的用意。”

“是!”对这个牛进达,秦怀玉还是非常尊敬的,曾经这个牛进达和秦叔宝,程咬金同为王世充效力,后来三人一起离开王世充效力李世民,算是秦怀玉叔叔辈的人物。

李愔让秦怀玉去就是让牛进达顾念曾经和秦叔宝的情谊,能去松洲镇守大唐这个西南门户,怎么说秦怀玉和薛仁贵都没有上过战场,有他这个老将带着,李愔也能放心。

两人领命而去,李愔顿觉自己身边还真是人才匮乏,越加觉得建设这个军事学院真的很有必要。

同时,李愔也深深感叹长孙无忌真是一条老狐狸,这戍边职责委实是一条毒计,贞观初年大唐如此贫苦就是因为连年用兵,这用兵一来占用壮丁荒废了生产不说,这当兵还得吃粮,等于是只出不进,当然贫困。

这戍边职责放在了李愔身上,朝廷是剩下了一大笔开支,但这个重任就放在了李愔身上,而且李愔一来得征兵戍边,还得给这些士兵粮食吃,而成都府的生产力又得受影响,这无疑会影响成都府的发展,不过李愔如果是普通的人还就真完了,不过李愔显然不是。

秦怀玉离开以后,苏沫儿走了进来,把几张纸放在了李愔眼前。

“殿下,这些都是最近收集来的情报,你是否要看一下。”苏沫儿道。

苏沫儿回来以后,这还是第一次向他汇报情报信息,李愔接过来看了看,上面都记录了一些细作在益州平日做了什么事情,还有一些长安官员在做什么,李世民,李恪等皇子的消息都在上面,李愔往下看,下面甚至还有崔莺莺都做了什么,和什么人接触过。

李愔额头冒汗,这个上面除了没有他,基本该有的都有了,就连崔章和窦贤德不和的消息上面都有。

“咳咳,沫儿,这崔莺莺就不必监视了吧!”李愔道。

苏沫儿轻轻一笑,道:“殿下是出于私心还是公心呢?”

“这崔莺莺是王妃,夫妻同体应该不会对本王不利吧。”李愔为自己的决定狡辩。

“殿下!”苏沫儿正色道:“沫儿的职责就是为殿下清除一切潜在的威胁,沫儿不会相信任何人。”

李愔心知这是对的,他犹豫了一下,道:“好吧。”,接着他继续翻看接下来的情报,当他看到李承乾请了一个游方道士给李世民炼制仙丹服用时候忽的一愣。

“这个道士是什么哪来的?”李愔皱着眉头道,李世民迷恋丹道,也服食丹药,但这个古代的丹药和毒药没什么区别,李愔严重怀疑李世民五十二岁就挂掉了和这个丹药有很大的关系。

苏沫儿道:“据说是太子外出寻猎遇到的,传言太子遇到这个道士之时,天降祥瑞,那个道士一语道出李承乾的身份,太子以为神人,就把他请回了东宫,隔日便引荐给了李世民,而这道人进宫以后给长孙皇后服下了一枚金丹,长孙皇后的病情竟是好了大半。”,说时,苏沫儿竟是目露神往之色。

唐朝信奉道教,上至天子,下至黎明都对道教十分推崇,苏沫儿有这样的表情也不奇怪。

李愔对道教并无偏见,也很喜欢道家清静无为的哲学思想,但是对这个丹药他真心无感,这火药就是炼丹的副产品,但这火药能吃吗?但是长孙皇后居然吃了这道士的丹药以后康复倒是让李愔很惊讶。

“据说此事之后,陛下对这个道士十分崇敬,还赏赐了太子大量的钱帛。”

苏沫儿这样说,李愔心中的阴霾越重,他总有种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又想不起来,但他明白,让这个道士在李世民身边绝不是好事。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