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铁牛呆了一下,仔细想了想说:“殿下,铁牛虽然不知道这样的村子多少个,但是肯定不少。”

“不是肯定不少,是绝大多数,他们没有你们杨树村幸运,种土豆赚了大钱,都指望着这季秋稻能够填饱肚子,只是可惜啊……”李愔没有继续说下去。

魏铁牛隐隐明白了什么,他并不是没有听说过现在的传闻,“殿下,你说的是耕牛的事情吗?”

李愔用严厉的眼神看向魏铁牛,“你说呢?现在你们杨树村有钱了,一家都养得起四五头耕牛了,整个益州城的耕牛价格都被你们杨树村抬起来,你们杨树村是春风得意了,但铁牛做人不能忘了本,不能因为有了钱就忘了那些和你们以前一样的贫苦百姓。”

魏铁牛新买的衣衫顿时被冷汗浸湿,李愔还曾来没有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和表情和他这样说话,李愔的话句句是事实,他们杨树村人有了钱以后的确是浮躁了许多,耕牛的事情他也觉得不对,但看见乡亲们都这样,他也不好说什么,现在终于惹出了祸事。

“殿下,铁牛这就回去让乡邻们把多余的耕牛用以前的价格卖给其他村里。”魏铁牛斩钉截铁地说道,与耕牛相比,他更在乎的是李愔的信任,现在那个百姓不知道土豆红薯这些东西只有李愔才能搞来,失去了李愔的庇护,用不了几年杨树村又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魏铁牛这样说,李愔的情绪缓和了一些,上官仪来找他除了说农耕这件事,也是来向李愔告魏铁牛的状,只是他没有明说而已,对于杨树村这种破坏整体农耕的事情,上官仪和王银龙肯定觉得不妥,但又不想直接惩治他,毕竟李愔多番照顾杨树村,他们也摸不准李愔的脉,想看看李愔的态度而已。

“卖给邻村就不必要了,免得又生事端,你去找上官仪,他们会给你们合理分配耕牛的。”李愔说道。

魏铁牛小心翼翼道:“是,殿下!”

说完这些,李愔让魏铁牛离开,从王府出来以后,魏铁牛匆匆向官署而去,身上凉飕飕的,李愔平日里平易近人,生气的时候那种上位者的威严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这时魏铁牛对李愔的认识又深了一层,李愔和他熟归熟,但李愔毕竟是一国皇子,蜀地十州的主人,手里掌握着对他们的生杀大权,那些豪门大族尚且不敢在他面前造次,一个小小的杨树村就更不能了,别的大道理他不懂,但听话的孩子不会挨打他还是懂得。

魏铁牛的到来让上官仪和王银龙两人会意一笑,李愔肯定是听出了他们的弦外之音。

“上官刺史,你有什么吩咐只管说,杨树村绝对照做!”魏铁牛翁声道。

上官仪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成都府将成立农村合作社,也就是说,到时候会把每个村的村民划分成多个小队,这种小队叫生产队,每个生产队里耕牛农具全部由队里统一管理,农耕的时候整个生产队相互协作耕地,不再只负责自己的田,而是生产队里田,到时候收成下来,再各取各家的。”

“就是说整个村子里的地由整个村子共同耕种,收成下来了还按照各家的田地分?”魏铁牛明白了大概的意思。

“没错,不过要划分的更详细一些,比如说五十户划分为一个生产小队,你们杨树村是两百户人家就划分成四个小队,每个队里耕牛十只,耕犁十个,这样就避免耕牛的浪费,还能让买不起耕牛的农民也受益于耕牛带来的便利。”王银龙接着话茬说。

魏铁牛点了点头,“这是个好主意呀,杨树村愿意第一个建立合作社。”

上官仪和王银龙闻言都是喜上眉梢,上官仪道:“至于那些多出来的耕牛,官署会用原价收购,你们杨树村民多花的钱就算是惩罚你们的,现在你回去和村民们说说这件事吧,过几天我去一趟杨树村帮你具体把合作社建起来,等成功以后,我会召集其他县乡的里正和县令到你们村子里学习。”

“行,没问题!”魏铁牛兴奋地说,让所有人来学习,他们杨树村得涨多大的脸。

魏铁牛又和两人商量了一些细节就回了杨树村,他接下里的任务可不轻。

“什么!把耕牛按照四贯钱价格卖给官署,我不乐意!”魏铁牛召集村民把合作社的事情说了,前面都还很顺利,但提到耕牛的事情,一些村民开始不愿意了。

“不乐意?那行,那每头六贯钱的差价我补给你,以后你家就不要想种什么土豆了,还是种以前亩产不到一石的水稻去吧!”魏铁牛怒道,魏铁牛现在是里正,考虑的是整个村子的利益,对一些只顾自己的村民他是恨的咬牙切齿。

“铁牛你先不要生气,这一下少了六贯钱,谁不心疼,怎么说这也是咱辛辛苦苦种地换来的钱不是?”一个老者说道,他是杨树村以前的里正,在村里威望很高,他这样说,附和声又高了起来。

魏铁牛没想到阻力会这么大,一时间忽然有些颓然,甚至想扔下他们不管算了,让他们想干嘛就干嘛去。

“说这话就是没良心了。”一个声音响起,魏铁牛道:“娘,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一些没有良心的人在这里捣乱,气不过就来了!”魏母望了眼老者,哼了一声,“老婆子倒是想问问,我家儿子没做这个里正之前,你们都是吃的什么,现在又是吃的什么,你说这钱是你辛辛苦苦种地换来的,以前怎么没见你种地换来这么多钱,啊?”

老者被魏母这样一说,脸是青一阵红一阵,“铁牛是个老实孩子,当初自己进了益州城靠苦力赚了钱就想着也让村子里乡邻们也能吃个饱饭,手里有点余钱,于是回村子里把你们都带去了,殿下说找个村子种土豆,本来是只打算让铁牛试种一下的,铁牛又恳求殿下给你们都种上,这土豆收获了,你们有卖出去的门道吗?还不是殿下特意举办了展销会?”

“娘,你别说了!”魏铁牛不想提这些事情。

“娘就要说,这里正咱不干了,谁愿意干谁干,铁牛你以后也不要在杨树村和益州城来回跑向殿下打听什么赚钱的庄稼了。”魏母说话间就要拉魏铁牛回去。

这下村民们急了,这村子里就靠魏铁牛能认识成都王,其他人找到王府,人家理都不理,这魏铁牛不管,就等于断了财路,养再多的耕牛有什么用,“铁牛,你别急呀,这不正商量着吗?我们也只是唠叨唠叨,我们听你的还不成,这就把牛赶到官署去。”老者拦住铁牛,吃进嘴里的肉谁愿意吐出来,也只是抱怨一下,他们也不敢真的和官署作对。

“真的!”魏铁牛作势要走,闻言停了下来,“这就对了,听殿下的话是不会有错的,现在亏的这点钱,以后会几倍赚回来的。”

魏母也松了口气,这出戏在家的时候魏铁牛就和她商量好了,魏铁牛明白让村民把自己的耕牛再亏本卖出去他们肯定不乐意,生怕到时候杨树村和官署闹得不愉快,惹恼了李愔,所以他就打算先行规劝一下,演一场苦肉戏。

这时候那些一家买十几头耕牛的村民只能摇头叹息了,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吃亏了。

耕牛这件事解决了,魏铁牛兴奋道:“下面咱们商量一下划分生产小队的事情……”

第二天,杨树村村民赶着耕牛浩浩荡荡进了益州城,上官仪依照承诺按照四贯的价格买下,并对杨树村的村民大加赞赏了一番,这总让村民们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而与此同时,王银龙也开始制裁那些乘机抬高耕牛价格的商人,把耕牛的价格统一规定在四贯,李愔也让佟年从大唐其他地方收购耕牛等家畜缓解益州耕牛数量的短缺。

一个月后,上官仪和王银龙首次召集了成都府的所有官吏在益州城召开了一次集体大会,大会的内容就是关于在各村,各县成立合作社的事情,会后还带着官员们去杨树村参观了生产队仓库,公共牛棚,现场讲解生产队的构成和工作的分配。

会议结束以后,在官署的总体控制下,各个乡县都立刻行动起来,一种新的农业模式开始在成都府被推广开来,农业实现了有序管理,而不再是原始的小农经济。

除了新型的农作物,李愔还鼓励桑,茶,麻的种植,蜀锦可是蜀地的特产不能丢了,而明年的春茶李愔将采用炒茶技艺,这茶坊就快建成了,也该投入生产了。

整治了农业,李愔又把目光投向了益州的井盐矿上,唐宋时期,四川云南地区的井盐产量不小,这样宝藏就在李愔的封地,他岂能不利用,何况他还挂着官方的名头。

贞观初年,唐朝的盐业分公盐和私盐两种,并非官方专卖,对一些盐商只是征收赋税而已,盐业相对宽松,正是李愔大展手脚的时候。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