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愔设计的图纸上的确是有不少单独的院子的,但那是客房,绝不是为了娶小妾准备的,李愔真是比窦娥还冤。

“这是为了客人准备的房间,若是岳父母来益州,这些院子不就有用了吗?你小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李愔敲了一下崔莺莺的脑袋。

“哎呦!”李愔手上的力道不小,崔莺莺轻叫了一声,嘟起了嘴。

负责建设的王府的人是杨立,如今他彻底成了建筑头子,无论是盛唐商会的工坊基地还是桃园的建设,现在又是新王府,俗话说久病成医,这建筑的活干多了,杨立也成了专业建筑人士,对各种建设项目手到擒来。

李愔敲了下崔莺莺,杨立只在一侧偷笑,他手上拿着李愔给他的图纸,正是设计院的设计图,在这张图纸上的总平面图上标注着内河,花园,山石,演武场,书房,健身房,娱乐室,厨房等字样,总体来说新王府分为两个部分,前面五十米是办公区域,包括议政的正殿,两侧是管家和账房的办公区以及侍卫们的营房,从此以后李愔王府中的取消护院这个称呼,全部改为王府侍卫,这样也显得正规一些,这前半部分用李愔的理解来说就相当于物业管理处,只是规模大了一些而已。

而后面三百五十米的距离内则是王府内院,里面各种设施都很齐全,娱乐,健身,吃喝一应俱全,后院分东西两院,家丁,婢女,或是以后艺妓们都住在西院,占了五十乘五十的面积,其他广大的面积都是李愔和崔莺莺的专属范围,这个范围内河流,花园占了不少面积,甚至还有专门的道路,不可谓不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大概什么时候能完工?”杨立正偷着乐的时候李愔问道。

杨立正色道:“明年六月份保证可以完成。”

李愔想了一下,明年六月份正是天气热的时候,那个时候搬过来正合适,道:“这就行,还有注意培养匠人们的专业技艺,这个建筑队本王可是交给你了,你得给本王带出来,以后益州的建设本王可就交给你了。”

李愔提到这个,杨立激动道:“殿下放心!”,如今的杨立虽说还挂着奴婢的名字,可是吃喝用度和一般的贵族无异,因此对这份差事很是珍惜。

又在工地现场转了转,李愔计算着需要购买的东西,这王府中还有一些材料需要从现代购买,比如花砖,草皮,钉子,油漆,以后还有果树花卉,但观赏的树木就不必了,唐朝的千年老树随处都是,挖几颗就行了。

一切都在正常进行中,打完了水井,李愔和崔莺莺一同回了王府。

王府的事情毕竟只是李愔私人的事情,他更多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了红薯和花生的收获上,这些天,他和金大谦都是奔波于各县的田间指导奴婢干活,而益州的百姓见了丰收的红薯也都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后悔当初没有相信李愔的话。

正在农庄大丰收的时候,荣达再一次到了长安,不过这回他不是来表演魔术的,而是负责把红薯送给李世民的。

此时的李世民正在早朝,听说李愔又送来了好东西,高兴地对群臣说道:“愔儿真是孝顺,每次有好东西都不会忘了朕。”,言语间甚是得意。

下面的大臣你看我,我看你,一个紫袍大臣出列道:“六皇子之孝仁真是让臣感动,想到臣的那个逆子,臣真是感到汗颜,皇上,能否让臣的次子李晦前往益州作为六皇子的家臣,跟随六皇子学习。”

此人一说话,满堂寂静,这人不是别人,却是河间王李孝恭,李孝恭是李渊的从侄,和李世民也算是半个亲兄弟,是正宗的李氏皇族,他这样说那就是对李愔的认同了,而且还让自己的儿子去做李愔的家臣,虽说是次子,但也代表李孝恭非常看好李愔。

闻言,李世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道:“这有何不可?朕去一封书信给愔儿即可,但是到了益州李晦的生杀大权可就握在愔儿的手上了,你不担心?”

李孝恭道:“陛下,与其让臣这个逆子终日游手好闲,倒不如让他去益州见见世面,臣听说现在的益州是日新月异,新的东西层出不穷,他能学点真本事,臣死也瞑目了。”

李孝恭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一生育有两子,长子李崇义,次子李晦,这个长子李崇义倒是才华横溢让他十分满意,只是这个次子李晦让他一点也不省心,和当年的李愔是蛇鼠一窝,曾经也算是李愔的狐朋狗友之一,只是后来李愔去襄州,而李晦回了河间郡,两人自此分开。

李孝恭一生戎马为大唐立下赫赫战功,目光自是极其敏锐,他担心自己死后,这个次子不会有什么好的出路,于是在衡量了一段时间以后决定把李晦送到益州,一来李愔和李晦相熟,二来,两人都是李氏皇族,而李愔身边缺的就是本宗族的人,而第三个则是李孝恭的一种直觉,他总觉以李愔目前的作为,肯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

“嗯,既然你有这个心思,朕明日就去一封信给愔儿,让李晦带到益州。”李孝恭是开国老臣,又是皇族,无论是当年的李渊,还是如今的李世民对他都十分亲待,这个小要求自然不会拒绝。

“谢皇上!”李孝恭咳嗽了几声退下。

李世民微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李孝恭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心中不禁有些伤感。

想起李愔的礼品,他又道:“早朝时间结束了,如果诸位爱卿没有其他事情,不如和朕一同看看六皇子又送来了什么东西?”

“是,陛下!”朝臣们应道。

不一会儿,荣达端着一锅冒着热气的红薯进了大殿,这是李愔交代的,让他提前煮出来一些,可以让人随时品尝,只是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这红薯已经没有刚出来那么热乎了。

把红薯放下,荣达道:“贱奴荣达,参加皇上!”

李世民说了声免礼,接着站起来走到了荣达的面前,望着锅里面红色的东西问道:“这又是什么?”

“启禀陛下,这叫红薯,味道甘甜十分美味。”荣达不是夸大其词,比起煮土豆,这煮红薯可好吃了不少。

李世民弯下腰从锅里拿出一个红薯,这红薯还温乎乎的,显然是刚刚煮出来,他道:“这个怎么吃?”

“只要把表面的皮去掉就可以直接吃。”荣达指了指红薯上的外皮。

李世民点了点头,撕下红薯皮刚想尝一口,这时李承乾突然道:“父皇不可,还是让宦官试吃一下吧。”

李恪道:“六郎还会谋害父皇不成,父皇不用宦官,儿臣为你试吃。”,说罢,李恪走过去拿起锅中的红薯连皮也没剥就咬了一口。

瞬间,李恪瞪大了眼睛,越嚼越快,吃完一口又吃了下一口,口中道:“父皇,此物真的非常美味。”

一个红薯吃完,李恪又去摸下一个,李世民摇了摇头,轻轻咬了一口细细咀嚼,表情和李恪无异,“嗯,正如恪儿所说,甚是美味,无忌,玄龄,文本都过来尝尝。”

李世民这样说,几人都是从锅里拿起红薯有样学样的吃了起来,顿时,三人都是竖起了拇指,只觉平日吃的那些美味黯然褪色。

锅中还剩下一些,李世民又分给其他的朝臣,让他们也尝尝,只是红薯太少,朝臣太多,后来不得不几个人分一个红薯,那些没分到的大臣都是眼馋不已。

崔绍只是吃了一小块,仍旧意犹未尽,不过他不担心,这样的好东西,李愔自是不会少了他这个老丈人的,一些大臣心知这一点,都上前开玩笑,让崔绍到时候不要吃独食,也分一些给他们,崔绍欣然应允。

一锅红薯被吃了个干净,众人都是纷纷议论,李世民问荣达道:“这红薯如此美味一定很稀少吧。”

“陛下,这红薯和土豆一样都是高产量的东西,今年益州一共收了一百二十万石的红薯,并不算稀奇。”荣达老老实实地回答。

“一百二十万石!”

“老臣的耳朵没听错吧!”

“胡说八道吧,这是!”

“……”

朝堂上立刻炸了锅,一百二十万石的粮食足够二十万军队吃一年零三个月,这是何等庞大的数字。

李世民动容道,“你没记错,是一百二十万石?”

“贱奴万不敢撒谎,这是殿下亲口说的,而且这只是四万亩地的收成。”荣达恭恭敬敬地说道。

李世民闻言更加兴奋,来回踱着步子,口中念道:“真是天佑我大唐,有了愔儿镇守成都府,大唐何患无粮,现在诸位爱卿该明白朕的良苦用心了吧,只有愔儿能让成都府成为大唐的天府之地。”

这么多年朝臣们还没见过李世民这么高兴过,李承乾和李泰神色晦暗,李愔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他们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长孙无忌和五姓七望的官员突然感到很无力,李愔太能折腾了,而且每次折腾都是在狠狠抽了他们脸,而这正是李愔展示给他们看的,这就叫硬实力。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