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哈哈老爷车,123刘,谷歌控的月票,hien涵,zzxx1212的打赏。)

延喜殿中,李世民拿着李愔差人送来的捷报已经反复看了几遍,笑声就没停止过,吐谷浑为祸大唐多年,是他一直以来的心头之患,如今却一朝被李愔解决,他如何不开心。

“以前,朕以为恪儿的性格和朕最像,现在看来,这愔儿和朕更像,居然敢和牛进达深入吐谷浑土地把慕容伏允擒住,很有朕当年的风范啊!”李世民兴奋地来回走着,眼中闪烁着一丝别样的光芒。

长孙皇后此时正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她的病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以前还能下床走路,而现在却只能躺在床上,她的眉间有一丝哀婉,隐隐觉得自己的病是好不起来了,她见李世民这样高兴也是轻轻笑了起来,只是身体太过虚弱接连咳嗽了几声。

李世民闻声走到床榻边坐了下来,目光中带着关怀,长孙皇后陪伴着他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这份感情他一直深深记在心里,所以虽然她有了很多其他的女人,但长孙皇后在他心中的位置一直最重,如今她的病情越来越重,李世民心里也很焦急。

“臣妾要恭喜皇上了,愔儿可堪大用,西南边疆可以安稳了。”李世民的目光让长孙皇后心中一暖,李愔的捷报李世民已经读给她听过了,这让她也感到非常惊讶,一万守军战胜八万吐谷浑大军,这样的壮举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李世民把捷报收起来,“这样朕也安心了,可以把西南方向的军队调回来了驻扎在北方了。”

“把军队调回来?皇上难道打算把蜀地剩下的七个州都交给李愔吗?”长孙皇后口中剩下七州分别是巴州,隆州,通州,合州,渝州,泸州,戎州,这七州都在蜀地的边缘地区和岭南山区毗邻,一直防御来自岭南山区的西原蛮,而这七州加上原来的十州才是完整的巴蜀地区,以前只能算是蜀地,现在等于是整个四川盆地了,而其中的合州就是如今的重庆市。

李世民点了点头,“以前朕还担心他无法承担起这戍边的责任,现在看来是朕想多了,而且这七州偏僻遥远人烟稀少,赋税微薄甚至供养不了当地的守军,朝廷每年都要给钱给粮,实在不划算,还不如交给愔儿,而这也算是给他一个完整的巴蜀了。”

长孙皇后微微点了点头,眉头微皱,“只是这样愔儿愿意吗?这七州可是全是赔本的买卖,不像其他十州还有一半比较富庶。”

“不愿意也得愿意,这大唐皇子中就他一个藩王,不多承担些责任怎么行,朕再把他的二字王改回一字王算是对他的补偿。”李世民早就打好了小九九,二字王和一字王相比,地位要低一些,这也是当初李世民妥协让步的条件之一,李愔虽然大权在握,在较之地位却在几个皇子中低了一等。

李愔得到这个成都王的封号时也是郁闷了一段时间但想通了也就无所谓了,有了实权,也不在乎这些了,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无形之中就比李泰这些皇子低了一等,他自是不舒服。

长孙皇后点头同意,“陛下说的对,趁着愔儿这回的大功也该给他改回来了,否则他回来省亲见到比他小的皇子也得先行礼,这该多尴尬。”

长孙皇后也赞同了他的想法,李世民就这样定了下来,又陪着长孙皇后聊了一会儿,李世民言语间多次夸奖李愔,长孙皇后一开始也是高兴地附和着,但偶然间一个想法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她心知自己可能时日无多,有些事情她必须提醒李世民,他打断李世民的话道:“陛下,愔儿现在重权在握,又得皇上的宠爱,但是臣妾有句话不得不说。”

李世民奇怪地看向长孙皇后道:“但说无妨。”

“陛下千万不要因为喜爱愔儿,而做出废长立幼的事情来,这样不仅会让皇子争储而相残,也会让国家相残。”长孙皇后把心中的不安说了出来。

李世民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曾想过这个问题,望着长孙皇后真切的眼神李世民陷入了思考,他明白长孙皇后不是为了李承乾才这样说,而是因为她明白这些皇子背后复杂的利益关系,而真正让他心痛是那句皇子相残,他绝不想看到曾经的一切在自己的儿子身上重演。

“朕答应你,若是承乾没有犯下大错,朕不会废了他,至于愔儿你放心,在朕看来愔儿的志向不是在皇位,或者说,他的心比皇位更高!正因为这样,朕才这样相信他。”李世民笑着说道。

长孙皇后心下安然,但又被李世民后面的话吸引,“比皇位还高?这天下还有比皇位更高的东西吗?”

“愔儿曾给朕写过一篇商业论,其中他提到过殖民,朕就和他通过几次信询问这殖民的意思,他说在大唐之外有很多广袤的海外大陆,这些大陆的面积加起来比大唐的国土还大十几倍,在那些大陆上有许多神奇的动物植物,还有不同的人,他说他的目标就是征服星辰大海,既然他有如此志向又怎么会窥视皇位,或者这皇位根本就不在他眼里。”李世民这样说道。

长孙皇后低低叹了口气,“也许是我坐井观天了。”……

松州大捷不仅震撼了李世民,同样也在长安的贵族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在长安的官场引起了不小的地震,崔绍府上和吴王府上摆放的官员呈现暴涨的姿态,然而崔绍和李恪明白这些官员不是为了巴结他们,而是通过他们巴结李愔,如果李愔以前只是向他们展示了益州强大的商业,现在李愔又向他们展示了益州强大的军力,一个富得流油没有武装保护的商人谁都敢欺负,但是一个武装到牙齿的商人那就是没人愿意招惹了。

很多人渐渐明白了一个现实,李愔已经稳坐西南,再也无人可以撼动他的位置,而既然这样,那合作远比敌对获得的利益要大得多,再去招惹李愔那将的确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哟,这不是卢大夫吗?是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这天崔绍刚送走一些前来拜访的官员,家丁就领着卢进来了,见到卢进崔绍是气不打一处来。

“崔侍中,我们怎么说也是亲家吗?堂妹不在吗?”卢进厚着脸皮打起了亲情牌。

崔绍爱理不理,“不敢当啊,这亲家也讲究亲疏不是?”

“哎,崔侍中你就别挤兑我了,我见利忘义,不是东西,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饶了我吧。”卢进苦着脸道,随着李愔在益州对那些给他使坏的家族进行制裁以后,这些家族的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而其他一些小家族反而蒸蒸日上,各种从益州运来的商品源源不断,而这些商品还十分紧俏,松州大捷同时让卢进意识到李愔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只能服软。

松州大捷一晃过去了十五天,这十五天关于松州大捷的议论在长安不仅没有淡下来,反而越来越热烈,李世民更是奇怪居然在这十五天中没有谈及任何给李愔的封赏,这让大臣们更加摸不着头脑。

而在这第十五天的清晨,这种议论达到了顶峰,五千匹优质的战马从长安的南门明德门涌进了长安,跟在后面的还有一万只肥硕的白羊,这些牲畜由穿着银色盔甲的骑兵押送,为首的一个骑兵还扛着一个写着成都王三个字的大旗,长安的百姓顿时明白这就是成都王送给个皇上的战利品,一时间成都王仁孝之名广传坊间。

李世民携百官在明德门目视着这一盛况,五千匹战马和一万只白羊绵延了数里,百姓涌上街头争相观望,整个长安犹如过节一般热闹。

为了押送这批牲畜,李愔动用了一千骑兵,这些骑兵把牲畜交接了以后整齐列队等待着命令。

牛进达呲着牙下了马,本来李愔是打算让薛仁贵负责这件事的,但牛进达想回长安省亲,不顾着屁股的伤非要揽下这个苦差事,李愔就让他回去了。

“松州绵州都尉牛进达参见陛下!”

李世民已经携着百官下了城门,牛进达快步向前行了。

“免礼!”牛进达也算是最早一批追随李世民的,和李世民的关系也很好,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牛进达犯了错,依旧被贬斥到了蜀地,仔细打量了一番牛进达,李世民笑道:“叔宝,进达比以前胖了不少,看来这蜀地很养人吗?”

松州大捷的报道中,李愔特地渲染了秦怀玉的英勇,这让看了报道的秦叔宝老怀大慰,今日非要托着有病之躯上朝。

秦叔宝朗声笑道:“陛下说的是,进达的确胖了。”

牛进达颇有些不好意思,道:“都是军中的伙食好,还要感谢六殿下。”

三人开着玩笑的时候,侯君集,程咬金等一众将军则是把目光投向了牛进达身上的银色盔甲,他们都是打仗的老手,一眼便明白这盔甲的厉害之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