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和牛进达寒暄了几句同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牛进达身上那副银光闪闪的盔甲上,他又望了望清一色银色盔甲的骑兵,心中莫明地震撼,他道:“进达,松州守军都是穿的这样的盔甲?”

“是的,陛下,如果不是依靠这种刀枪不入的盔甲,松州守军也不可能这么轻松战胜吐谷浑的八万大军。”牛进达老实地说道,李愔既然让他带着穿着盔甲的士兵来长安说明并不在意暴露板甲这种防御利器。

牛进达的话很随意,但是却让其他将军倒吸一口凉气,松州守军居然全部穿着这样的盔甲,他们很想试试这种盔甲的防御力,程咬金暗道李愔有这样的好东西也不知道给送一套来,怎么说他也是程怀亮的大舅子,他就是大舅子他爹,眼馋不已,他道:“进达这盔甲看着严实,别是中看不中用。”,话里的酸味谁都听得出来。

牛进达和程咬金也是老相识,他道:“什么叫中看不中用!”,说完,他指着两个跟来的骑兵道,“你们给将军们演示一下。”

两个骑兵闻言对视一眼,相对而站,一个骑兵拔出横刀就往对方的盔甲上猛砍。

刀剑巨大的力量让那个骑兵连连后退,但是骑兵的盔甲上只是添了几道浅痕迹,接着那个士兵又站着不动,让那个骑兵从不同的方向进行攻击,严密的防护下他一点伤也没有。

演示完这个,两个骑兵又按照牛进达的指示进行对打展示了盔甲的灵活性,看得一众将军是目瞪口呆,就是李世民也目不转睛。

“怎么样?现在服气了吧!”牛进达对程咬金说,“据殿下说,这套盔甲的价值至少是一千贯一套,这么贵的盔甲岂能是中看不中用。”

“一千贯一套?”一个大臣惊叹了一声,其他大臣也是议论纷纷,意思都很明白,这盔甲还真不是谁都有钱装备的。

一众将军也都是艳羡不已,他们都听说李愔的封地现在施行的是募兵制,这些士兵征召来以后,不仅是吃粮,还可以按月领到饷银,而且士兵的装备全都由李愔的王府提供,不需要士兵自备。

而大唐其他地方施行的都是府兵制,这士兵是军人也是农民,打仗的时候才被召集起来训练,而且还要自己筹备武器和战马,让他装备上这些豪华的装备是不可能了。

李世民也深知这一点,但他不能像李愔那样只需考虑那么一小块地方,他要考虑的是整个大唐,这国库中刚有些余钱,如果像李愔这样折腾,没几下就完了,以后难道还能去喝西北风不成。

其实这一千贯一套的说话只是李愔和薛仁贵开玩笑的时候说着玩的,这板甲最贵重的是材料,可是这材料是李愔从现代购买的,如果真按唐朝的实际能力打造,这一条盔甲就不是钱能衡量的了,因为根本没有这种材料,但按照现代的能力来说,这盔甲又没有消耗多少钱,他自己有铝合金厂,成本价而已,而在桃园也只不过是加工而已,用不了多少钱,他没想到在一旁的牛进达竟然当真了。

李世民左右看了看,见大臣们神色各异,道:“蜀地人少,愔儿的盛唐商会又会赚钱,能装备起这些盔甲也很正常,你们不要过于羡慕,如果大唐其他地方都能像益州一样富庶,朕也能施行募兵制,也能给士兵装备这些盔甲,但是如今国情如此,朕也是无奈,你们应当时刻记住休养生息四个字,以让国家富强为己任,不要总想着一些歪门邪道。”。

李世民趁机教训朝臣,并提醒他们不要胡思乱想,同时他心里却在想着敲诈李愔一批盔甲,他装备不起军队,但他的直属禁卫军总能装备一些,一万人的装备李愔拿不出来,两三千套他总能有吧,到时候这些士兵往太极宫一站,他脸上也有面子不是?

“是,陛下!”群臣躬身应道。

接收了这批战马和白羊,李世民率领百官回到了太极殿,他就是准备趁着今日宣布对李愔的封赏,同时商议如何处理吐谷浑的事情。

“松州大捷,六皇子俘获了吐谷浑汗国的可汗慕容伏允和慕容顺,现在该如何处置二人,你们都说一说。”李世民坐下说道。

这十五天不少大臣都在思索这个问题,就等着李世民问,魏征道:“陛下,吐谷浑国土千里,这一败虽是损兵折将,但是实力犹在,慕容伏允被囚禁在松州回不去,他的儿子尊王一定会趁机登上汗位,而一直挑唆吐谷浑与大唐对立的天柱王也逃脱了,据说他是一直支持尊王的,尊王也对他十分新任以为难免不会再次寇边。”

“陛下,魏征说的有理,不如趁着尊王汗位不稳趁机攻之,扶持一位亲近大唐的吐谷浑王子登上汗位。”长孙无忌说道。

李世民闻言点了点头,“但是该扶持谁呢?当年慕容伏允也是臣服大唐,后来不还是变了卦。”

“父皇,儿臣倒是有一个人选。”李泰这时候说道。

“说说看!”

“这人就是被俘的慕容顺。”李泰望着李世民,“这个慕容顺先是在前隋做了质子,后来又是在长安做了质子,几年前才回到吐谷浑,但回去之后他的太子之位却是被尊王抢去了,因此心中不服已久,如果让他回去,他必会和尊王抢夺王位,那时候我们可以派兵助他,一旦成功,慕容顺必会对大唐心生感激,而且他身上也留着一半汉人的血脉,对大唐也有些感情。”

李世民听了频频点头,看来李泰在这个问题上是下了不少功夫,他夸赞道:“不错,的确是一个良策。”

李承乾也不甘落后,这个方法他已经想到了,没想到让李泰抢先一步,他道:“父皇当把慕容顺留在长安为质,并让他写一道手谕,废掉尊王的太子之位,让慕容顺继承汗位,这样慕容顺就可以名正言顺回去了。”

“嗯,不错!”李世民露出赞赏的目光,李承乾是越来越上进了,这让他很满意,“众位爱卿还有其他想法吗?”

房玄龄道:“太子和魏王思虑的已经很周全了,老臣也是这样的想法!”

见其他人都没有异议,李世民道:“那就这样办吧,明日便让李愔差人把二人押解来长安。”

顿了顿,李世民话音一转,道:“六皇子立此奇功,震慑吐谷浑,朕有意把他的二字王改回一字王,并把巴州,隆州,通州,合州,渝州,泸州,戎州七州划为他的封地,这七州每年要消耗大量的钱粮,本地又没有什么赋税,又是和李愔的封地相邻,不如交给他管理,同时还可以抵御西原蛮。”

众臣的心里早就有准备,李愔立了这样的功劳不可不赏,但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李世民的封赏会是这个样子,这个二字王改回一字王还算是封赏,那七个州完全就是给李愔添个戍边的责任。

这两个封赏倒是真是鸡肋了,李愔的话音刚落,朝堂响起一片赞扬之声,魏征也没话说了,其他大臣更是争着赞成,顺水人情的事情谁不会干。

一片融洽的氛围中散了朝,李世民回到甘露殿让王珪拟旨,李世民这个时候正打着敲诈李愔的心思,这旨意上除了把李愔成都王头衔改回蜀王,分封七州的事情,他还着重写了自己如何通过艰苦的劝说才让众臣同意这个封赏,总之就是一句话,他能得到这些封赏全都是他这个皇帝老爹的功劳。

那些附和赞同的大臣若是知道李世民把他们都写成了十恶不赦的混蛋,不知道会是表情,在旨意的最后,李世民还貌似无意无提及了板甲的事情——两士兵相较银甲,众将军艳羡不已。

王珪写完让李世民审阅一遍,李世民嘴角上扬,让王珪送往中书省审阅,顺利通过中书省,这道旨意快马加鞭被送往松州。

李世民的圣旨前往松州的时候,李愔在松州大营和秦怀玉,朱由之等人召开了一场军事会议商讨军队的管理和部署问题,李愔总结了近现代的军队管理经验,决定在益州驻扎一只精锐部队,这只部队将包括火枪队在内直接受命于李愔,也就相当于皇帝的禁卫军,现代的中央军。

而边州的地方军将采取轮换制度,地方军的最高长官是都尉,下设参军,长史,再下面的是校尉,这些都是和唐朝的军制一样,但长史的职能中添加了对士兵的思想教育这一项,变得有些类似现代的指导员,并拥有在紧急情况下解除都尉职位的权利,这紧急情况包括都尉叛乱,做出重大错误决定,而平时长史还是要听命于都尉,但不管是都尉和长史在各州都是每两年一轮换,避免都尉在地方和本地势力勾结。

在地方上,军队作为独立的系统和政务系统分开,军队的衣食住行全部由军队的后勤统一管理,军队系统不插手政务,政务系统不管理军队。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