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准备慕容顺谈的生意,李愔对王珪道:“王侍郎,父皇想要的盔甲本王已经给他准备妥了,现在正运往益州,估计这两天就能到,那时候你就可以押送慕容父子回长安了去了,你不妨再在益州住个几日。”

王珪虽然急着回去,但也不在乎这两天,于是道:“那好吧,殿下,王珪就再多叨扰几日了。”

又陪着王珪说了一会儿话,王珪起身告辞,李愔吩咐金大谦这几日闭门谢客,他找了个机会回了现代,其实李愔的无本买卖很简单,就如同当年英国殖民者登陆美洲大陆用玻璃珠换取大量的黄金和土地一样,李愔也打算如此坑吐谷浑一会儿,不过李愔不打算用玻璃珠这种简单产品,因为李愔正在打算办玻璃厂,太过简单的话很容易被揭穿,他打算使用人工珠宝这种工艺水平高一些的东西,虽然也有一些也是琉璃做的,但工艺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些东西比真正的宝石还漂亮,绝对可以坑的了所用人。

回到阔别了一个月的别墅,李愔直接把自己扔到了软绵绵的大床上,好好放松了一会儿,在床上打了个滚,李愔想自己这回也该顺带买两张大床回去,还有沙发也要买回去一些,想到这,他不禁坏笑起来。

休息了一会儿,李愔开始上网搜寻厂家信息,既然打算买高品质的人工宝石,那他就不打算使用那些塑料制作的低劣产品,而是真正人工合成足以以假乱真的高仿产品,古人不是傻瓜,有些东西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在网上查阅了一下人工宝石的种类,基本上真正的宝石都存在高仿产品,无论是红蓝宝石,钻石,玉器,或是珍珠。

思考了一会儿,李愔打算购买各种颜色的宝石,比如红宝石,蓝宝石,而钻石和翡翠就算了,这两样玩意唐朝人并不认识。

除了各色宝石,还有珍珠和玉器也在李愔的采购之列,这些玩意在唐朝可是真正的奢侈品,再有那就是一些华丽的琉璃工艺品了,在唐朝的时候从波斯传来的琉璃产品是很昂贵的。

联系了厂家,李愔把商品的要求全部给他们交代清楚了,他准备大批量的采购,对宝石,珍珠的规格他要求大小不一,琉璃工艺品和玉器他则是要求精美,但是厂家的产品都有自己的规格,很多都不是李愔想要的,于是,他一口价给了厂家五万块钱定金厂家才没了言语,立刻屁颠屁颠去搞生产去了。

因为小批量的东西他们不值得重新设计,但李愔三十万的采购订单却是让他们惊到了,虽然不明白这个客人要这么多高仿珠宝干什么,但只要有钱赚,谁在乎呢?

搞定高仿宝石的事情后李愔并没有急着回去,他本来就是交代金大谦他要去和罗安国商人谈生意让他闭门谢客的,也不在乎多在现代逛几天买些东西。

把长长的头发扎起来,戴上一个鸭舌帽以后李愔又戴上了一个大大的墨镜,这样出去以后任谁都认不来他了。

离开别墅,李愔直接去了市区,在家具城挑了三套豪华床具,沙发和被褥以后,他又去了旁边的批发市场,这里以前是李愔经常来的地方,里面东西虽然都不是什么名贵的商品,但是好在种类众多,基本市场上卖的东西这里都能找到。

松洲之战李愔用望远镜了一把,他是爽了,只是把秦怀玉几个馋坏了,隔三差五向李愔提望远镜的事情,李愔这回干脆就买几个操作简单的带回去,给他一人一个,免得他们幽怨的像个怨妇。

在批发市场里转了一会儿,李愔瞧见一个卖各种军用器械的店铺,他走了过去在店里面转悠起来。

“老板,这里都是真货吗?”李愔瞥了眼老板立的牌子:全部真品,如假包换。

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秃顶男人,正看着报纸,闻言他道:“开门做生意我骗你干嘛,你自己看看我屋里的东西跟其他人那里的东西一样不一样。”

李愔正打量着屋里的东西,望远镜,作战手电,钢盔,压缩饼干,肉罐头,他道:“军队里的物品能随便拿出来卖?”

老板放下报纸,道:“你这就外行了,这又不是武器为什么不能卖,现在都有专门的军用品专卖店,那些东西还能都是偷来的?”

李愔不再说话,无所谓,真品假货对他来说没什么意义,能用就行,他选了几个望眼镜,试了试效果还行,比刚才家店确实不错,接着他看向了军用压缩干粮,问道:“老板你这能不能大量采购军用压缩干粮和罐头?”

“能,你要多少有多少?这玩意哪都能生产?”老板一下说漏了嘴。

李愔嘿嘿一笑,结了账就走了,同时把老板的号码留下了,如果能找到正规厂家就买正规厂家的,不能买再找他,松洲之战领着骑兵追慕容父子的时候,李愔忽然感觉到单兵口粮的重要性,几天时间的短暂突袭,使用单兵口粮可以延长士兵的前进的路程,这就和战斗机带着加油机一样,效果绝对不一样,而且这些单兵口粮,在马上就可以吃,不需要蒸煮,相同时间的追逐,坚持到最后的绝对是带着单兵口粮的骑兵。

而一旦有了单兵口粮,李愔的骑兵完全可以变成一只可以长途奔袭的奇兵,出其不意地攻击敌人。

离开军品店,李愔转身进了书店,购买了繁体类法律,户籍管理制度等书籍,崔章作为录事参军,益州最高法律长官有必要学习一些现代的法律知识,这样他也能借鉴一下,制定出属于益州自己的适应性律法。

在现代玩了两天,李愔回了王府,人工宝石还在生产当中,过两天才能出货,李愔在现代有没有什么朋友,一个人也是无聊就回来了,他有时候自己也不住叹息,现代社会倒是成了他的后勤基地,这唐朝倒是成了他真正生活的地方。

“慢着点,慢着点!”王府门口,金大谦全程指挥着家丁把一张双人床抬进王府,这张双人床宽一米八,长两米二,整体呈灰褐色,据称是真皮,显得十分的华贵,李愔也是一眼就看上了,结果一买就是两个。

家丁们进了门,金大谦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这幸亏王府是高门大户,大门是又宽又高,如果是小户人家,这么大的床还真不一定能抬进去。

南院,崔莺莺正和郑氏姐妹说着家常,一阵阵闹哄哄的声音过后她就见四个家丁抬着一张巨大的床从门口往里进,这两天李愔又说他去谈生意,这东西想必就是新的货物了,想到这她也不禁来了兴趣,拉着郑氏姐妹在一旁看热闹。

李愔紧跟着从后面进来,对着家丁说,“去把屋里的床给抬出来吧。”

几个家丁刚要进去,崔莺莺立刻拦住家丁,走到李愔面前,责怪道:“殿下,那么私密的地方怎么能让家丁去收拾?”,说着唤过小翠,让她去收拾床上的被褥和枕头之类的。

李愔瞧着崔莺莺,道:“这怕什么,我们全部要换成新的了。”,他一指后面几个婢女抱着的丝绵被和枕头说道。

两人自顾自说,一旁的郑氏姐妹倒是尴尬起来,她们虽然好奇,但是李愔既然回来了,她们也不宜呆在这里,于是向李愔福了一礼就离开了。

郑氏姐妹离开,崔莺莺也没了顾忌,一个劲地问李愔这床和王府的木板床有什么不同,李愔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说让她自己感受。

把旧的木板床抬出来,李愔指挥着家丁把新的床具抬了进去,忙活了一小会儿才安装好这些,婢女们又把被褥,枕头放下,这才离开。

“试试去吧!”李愔对有些亟不可待的崔莺莺道。

不等李愔的话说完,崔莺莺早就一路小跑着冲到床边,小翼翼地坐在了床沿上。

“真柔软!”崔莺莺惊讶道,接着她站起来又坐下,如此反复了几次,“殿下,这下面是什么,怎么会这么柔软。”

即使崔莺莺出身第一门阀崔氏家族,但是有钱也买不到这种东西,自然也就没有尝试过了。

李愔解释道:“这里面是海绵,是一种又柔软又有弹性的东西,你可放心在这上面蹦蹦跳跳,不会把它弄坏的。”,李愔见崔莺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于是说道。

既然李愔这样说,崔莺莺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脱了鞋整个人扑倒床上,来回打滚,软绵舒适的感觉让她幸福地眯起了眼睛,脸上全是笑意。

都说女人爱床犹如爱男人,崔莺莺的样子让他是真切感受到了这句话,这才一会儿就赖在床上就不愿起来了,除了床之外,外面还有沙发等,李愔是彻底把自己的卧室改装成现代化的居室了。

让家丁把一部分沙发放在了卧房,李愔又让家丁抬着又一套沙发放在了他的书房里,以便他半躺着看书。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