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yukeyang,油灯里的妖,特工的月票,他们依旧耀眼的打赏)

从工坊回来,又过了几日,佟年来到王府把张三带走,张三一开始还觉得莫名其妙,佟年和他解释过以后他才明白,这家伙一向喜欢显摆,现在给了他这样露脸的机会,他撒丫子就跑了,不过金大谦同时也交代了他不能耽误了王府的事情,张三点头答应。

南院中,李愔穿戴整齐,今天是收货的日子,他得回去一趟把那些人工珠宝运回来,崔莺莺此时还赖在床上,自从添了这套床具,她赖床的时间明显比以前长了不少,而苏沫儿在尝试了这套床具的优越舒适感以后缠着李愔也给她买一套,李愔本来就打算一人一套的,于是李愔又从仓库里运了一套给她。

骑着马带着侍卫去了益州南侧的中央军大营,李愔吩咐了任何人不准打扰以后去了自己在中央军大营中的专属办公楼,除了南河仓库,他觉得这个地方是他转移东西的最佳地方。

回到现代,李愔顺利和厂家对接,几十万的货物装了四辆大卡,每辆卡车上都是不同纸箱子装起来的人工珠宝。

工厂的运输人员离开以后,李愔用刀划开纸箱子一一查看,这一百来个大纸箱也够他折腾一会儿了。

突然获得李愔这个大客户,厂家对李愔的要求执行的一丝不苟,查验了东西以后,李愔觉得很满意,白珍珠,黑珍珠,蓝宝石,红宝石,猫眼石,祖母绿,玛瑙,琉璃制品,玉镯子一应俱全,大小也是不一,蓝宝石中手掌一样大的,手指盖一样大的都有,如此多的珠宝堆在一起让李愔眼花缭乱,不过也是赏心悦目,这些东西在现代不值钱,在古代可是价值连城的珠宝,甚至是无价之宝,懵人那是一懵一个准,心中大乐,李愔把这些东西收到戒指中,李愔回了军营中。

在房间中找了椅子坐下来,李愔从其中取出一个鸡蛋大小的蓝宝石打量起来,光滑的表面,天空的般的蓝色,晶莹剔透的样子十分美丽,只是从外观上看,这蓝宝石和真宝石简直一模一样。

把蓝宝石放在桌子上,李愔取出一小堆珠宝,其中有一个直径六公分的琉璃球,这个琉璃球是浓绿色,绿色中夹杂着丝丝乳白色,仿佛牛奶中添加了绿色。

“殿下!”

李愔正欣赏着琉璃球的时候外面响起一个声音,正是秦怀玉在外面叫唤,自从郑氏姐妹在王府暂住,这小子找李愔的次数呈直线上升,而且每回找李愔都是心不在焉,语不搭调,一双贼眼总会到处乱飘,明显是醉温之意不在酒。

“进来!”李愔回了一声。

中央军驻扎在城南以后,作为主帅之一的秦怀玉和朱由之经常来军营检查士兵的训练,而牛进达返回松州以后婉言谢绝了李愔了让他进入中央军的决定,还是驻扎在了松州。

其实李愔让牛进达进入中央军也只是像李世民表明一个态度,让李世民安心,不过,也可能是他想的太多了,他本以为牛进达会接受,没想到却拒绝了,但从另一个方面说,李世民对他也是很放心的。

秦怀玉推门进来,见李愔正把玩着一个漂亮的绿色宝石,在桌子上还有一堆五颜六色的宝石,其中也有鸽子蛋一样大的珍珠,足有二三十个,他很奇怪,李愔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怎么也玩起了这个。

“例行检查结束了?”李愔在桌子上把琉璃球滚来滚去。

秦怀玉点了点头,他正是来例行检查,但听说李愔也来了以后,就过来打个招呼,“结束了,这些新兵真不让人省心。”

城南大营中除了从松州来的老兵以后还有不少新招募的新兵,老兵加新兵一共是一万五千人,这些人构成了中央军的主力。

“你再吃段时间的苦吧,过些日子就会选拔一些军校的学员加入军队,他们中有些人本身就有不错的军事素养,没必要学习两三年的时间。”军队现在的情况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李愔打算让一些优异的学员提前进入军队,但仍在学院中挂名,每年安排几个月回来学习,算是实践加学习。

秦怀玉也有这样的感觉,连连点头。

李愔还要去和慕容顺碰面,他找了块丝绸把这些东西包起来,顺手把手中的琉璃球扔给秦怀玉,秦怀玉吓了一跳立刻接住,他道:“殿下,这是做什么?”

“送给你了,讨女孩子喜欢不送点东西怎么行?”,说罢,他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房间,丢下一句话,“我还要去找慕容顺,你自己去王府吧!”秦怀玉又是想顺道和李愔回王府,李愔心里雪亮着。

拿起手中的琉璃珠秦怀玉仔细打量着,虽然不是太懂这个,但琉璃珠的美丽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也见过那些富贵人家摆放的琉璃制品,难看的要死,但也贵的要死,动辄都是几千贯,而李愔给他的这个琉璃珠超越了他见过的所有琉璃,就算是翼国公府那个据说是皇上御赐的琉璃球也没有这个大,没有这个漂亮。

秦怀玉很感动,从遇见李愔开始,李愔就一直帮衬着他,如今为了让他讨得郑冰兰的欢心,居然还把这个价值连城的宝贝送给他。

李愔此时无法看见秦怀玉的表情,但看到估计也是心中惭愧,因为这样的琉璃球在现代真是十块钱好几个。

在王府侍卫的护卫下,李愔进了行馆,明日王珪就要带着慕容顺前往长安,奴隶买卖这事今天必须得落实了。

行馆中的慕容顺正想着李愔会用什么样的价格交换奴婢,李愔就带着侍卫进来了。

“殿下!”

“慕容名王!”

李愔回了一礼,把手中的布袋放在了慕容顺面前的石桌上,一层层掀开。

慕容顺盯着李愔的动作,直到最后一层丝绸被掀开,一堆鸡蛋大小的宝石出现在他面前,宝石上还有二十几个大珍珠,阳光照射下,耀人眼目。

“殿下,这是?”慕容顺惊讶于李愔拿来这么多的珠宝,他身为一国王子不是没有见过金银珠宝,只是李愔拿来的东西却都是个头不小,以他的理解来说,绝对价值连城,其中一些甚至是无价之宝。

李愔笑道:“这些东西够吗?”

“殿下打算用这些珠宝交易?”慕容顺道。

“没错,你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而吐谷浑紧邻东西方的交易路线,和波斯又很近,这些宝石都是波斯贵族的最爱,卖给那些波斯商人肯定能大赚一笔,足够你招募一批军队了不是吗?”李愔坐下说道。

吐谷浑和波斯很近,骑马几天的时间就可以达到波斯,而他也听说波斯贵族对五颜六色的宝石十分喜爱,这些宝石很快就能变为钱粮,而珍珠则无论对大唐还是波斯都是昂贵的饰品。

慕容顺缓缓坐下,死死盯着数十块鸡蛋大小,颜色各异的宝石,他道:“成交,慕容顺会把奴婢交到你的手上。”

李愔心中暗笑,嘴上却道:“那么合作愉快!”

慕容顺激动地点了点,伸手就要把宝石揽过去,但李愔的手比他更快,又放在了宝石上。

“殿下反悔了吗?”慕容顺有些愠怒。

李愔摇了摇手,从数十块宝石中分出十块给了慕容顺,“这是定金,刚才的是全部,如果你按规矩办事,剩下的都还是你的,如果不按规矩办事,那就另当别论了。”饮足泉水者往往离井而去,半饱半饿的老虎才会听从驯兽师的话,李愔拿出这些宝石只是诱饵,证明他可以提供这些宝石。

慕容顺此时正如一个饥饿的人,而李愔本来给他一块面包,结果变成了三分之一,吃下这块以后,他肯定会死死盯住剩下的东西。

“那殿下如何把剩下的给我呢?”慕容顺此时眼中只有宝石,因为宝石才能换来兵马钱粮,兵马钱粮才能保住王位。

李愔道:“很简单,交易地点在松州城外,每交易一回,根据奴婢数量本王会按情况付给你宝石,直到交易完,当然如果还想继续交易,本王还会继续支付,这个交易没有期限。”

李愔这样做等于是死死卡住了慕容顺的经济来源,他不得不为了宝石为李愔办事,思前想后,他虽然怀疑李愔是否能够履行承诺,但很显然他没有更好的办法。

“好吧!”沉思了一会儿,慕容顺答应了李愔的条件。

太阳升上中天,金色的光辉映在宝石上,仿佛宝石中燃烧着熊熊烈焰,李愔微笑着离开,从今以后慕容顺将彻底沦为李愔的奴隶贩子。

顺利完成了交易的任务,李愔回了王府,刚进南院就见崔莺莺和郑氏姐妹三个人聚在一起,崔莺莺手中正拿着琉璃珠把玩,郑冰兰脸上的绯红还没有褪去,而郑冰露则是羡慕地望着琉璃珠。

很显然,秦怀玉这个家伙已经来过了,还把琉璃珠当做礼物送给了郑冰兰,瞬间,李愔觉得自己真的很邪恶。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