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莺莺正把玩着琉璃珠,见李愔回来,她拿着琉璃珠走到李愔面前,道:“殿下,你看这个琉璃珠,这是秦怀玉送给冰兰的,臣妾还曾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琉璃珠子。”

郑冰兰听见崔莺莺提起此事,脸越加红了。

李愔有些尴尬地望着这个琉璃珠,秦怀玉再笨也不会说这个琉璃珠是李愔送给他的,所以崔莺莺并不知道这是李愔的东西,还是十分的艳羡,不得不说琉璃这中东西在大唐是十分贵重的东西,一般都是皇家的御赐之物,还有一些就是波斯运来的,价值也是不菲,因此名门大户为了彰显身份,或是相互攀比都会购置一些琉璃器物放在家里,而且这时的琉璃杂质很多,并没有现代琉璃制品这般晶莹剔透。

郑氏姐妹和崔莺莺都是出身名门士族,自是也见过这些东西,所以这琉璃珠的价值她们也是心里有数,正因为如此,秦怀玉把这个琉璃珠送给郑冰兰的时候三个人才会如此惊讶。

“的确很漂亮!”李愔附和道,他总不能当面插穿这是他送给秦怀玉的,这玩意在现代还是十块钱好几个,还不如一个土豆的价值高。

李愔回来了,郑氏姐妹为了避嫌也不宜再在这里呆下去,于是打着主意离开南院,崔莺莺见郑氏姐妹要走,就把琉璃珠换给了郑冰兰,眼睛还是盯着琉璃珠,很是羡慕,“这个琉璃珠的价格不菲,秦怀玉怎么会有闲钱买下这个?”

两人离去以后,崔莺莺说出了心中的疑惑,秦怀玉的俸禄她是一清二楚,一个月也就一百贯钱,现在至多也就攒了千贯钱左右,这个琉璃珠少说也得一万贯钱左右。

李愔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手中的布袋子放在了崔莺莺的手里,“自己看吧!”

崔莺莺拿着布袋子,只觉这个袋子沉甸甸的,晃动的时候里面还发出清脆的“哒哒”声,他跟着李愔回来房间,把袋子放在了桌子上,一层层掀开了布袋子。

“天呐!”崔莺莺看到里面的东西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接着他反应过来,“殿下,你花钱卖这么多珠宝,多浪费呀!”

李愔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道:“这些东西在大唐值钱,但是在罗安国并不值钱,你看到的这些东西连一贯钱都不值。”李愔并不打算告诉崔莺莺这些都是假货,既然是美丽的谎言又何必揭穿,不然岂不是太没意思。

闻言,崔莺莺立刻呆住了,“这些宝石只值一贯钱?”,她拿着一个红宝石在面前仔细端详,不可置信。

“没错,秦怀玉的那颗琉璃珠也一样,在罗安国只是一种普通的玩具而已。”李愔喝了口茶继续说道。

确认了这是真的以后,崔莺莺的神色开始变化,突然一下把宝石全部抱在了怀里,嘻嘻笑道:“这些都是我的,都是我的,谁都不能和我抢。”

李愔顿时无语,看来无论在哪个朝代女人都对宝石有种天生的偏爱……

第二天,王珪按照约定的日子押解慕容父子和李愔送给李世民的盔甲回长安,走之前他还特地来李愔的府上和李愔辞行,李愔也总算是完成了李世民分配下来的任务。

王珪离开后,益州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商业推广,如今佟年也渐渐熟悉了推广新产品的程序,打广告,现场试用,白砂糖和食用油这两样东西不用李愔交代,盛唐商报上已经刊登了出来,而厨师的培训事宜也正在进行当中,不过现在盛唐商会本身就是一个品牌,新型的产品发布立刻就会吸引大量的商人,这益州的商报印发第一批出来以后,商人们就涌入了盛唐商会询问这两样产品的信息,佟年并没有立刻理会这些商人,而是故作神秘,等着制造更大的宣传效果。

盛唐商会这里有佟年忙着,李愔不去插手产品推广的事情,佟玉这时却给李愔带来了好消息,火炮如今正式试验成功,只等李愔前去查验。

这天早上,得到这个消息的李愔心情大好,他通知了秦怀玉和朱由之,三人一同前往观赏这第一批火炮。

桃园山谷外两里处的山坳里,佟玉正带着十几个匠人设置标靶,桃园面积太小,里面又是军营和工坊,而火炮的射程又太远,威力又大,不宜在桃园里面进行火炮试验,于是研制火炮的期间,佟玉一直带着人在山谷外的新开辟的试验场试验火炮的威力和射程,在达到了他满意地程度,而且根据现在的技术无法再改进以后,他才把火炮的研制成功的消息告诉了李愔,因为他想着要展现给李愔,就要展现最好的。

小山坳的两侧是光秃秃的高山,山上仅有稀疏的树木,山上的景色尽收眼底,高山中间有一片五里宽,呈环状的土地,是个非常适宜火炮试射的地点,当初来到这里,佟玉就拍板定在了这里。

李愔带着秦怀玉,朱由之来到火炮试验场,朱由之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没想到李愔还有如此秘密的基地,不过他也颇为欣慰,至少这说明他已经融入了李愔的圈子。

“殿下!”见李愔来了,佟玉迎上前跟李愔行礼,又和秦怀玉,朱由之各自打了招呼。

李愔一心都在火炮上,于是道:“快带我去看看!”

“殿下,这边请!”佟玉伸手引路,领着三人绕过一个拐角,三人看到了位于平地中间的三门黝黑的长管型物体,这是火炮无疑了。

比起李愔,秦怀玉和朱由之对这几门火炮更加感兴趣,抢先几步上前围着火炮看了不停。

说起火炮,其实佟玉很早就研制出来了,但是他并不满足于十六世纪的那种前装火炮,因为从李愔提供的技术资料上他看到了更多优异的火炮,于是一直再改进,直到如今因为桃园其他辅助技术的限制无法再改进,他才停止研制,而且这几门火炮也比较符合他的要求。

佟年摆在试验场的三门火炮造型各异,左侧的一门炮管很长,炮管足有三米长,口径130mm,管壁由上到下逐渐加粗,但比起十六世纪的红衣大炮管壁至少薄了一大半,极大减少了火炮的重量,这都是因为桃园的钢铁炼制技术,李愔技术的引进,又加上视频教学,让钢铁冶炼技艺又上一层楼。

“这门火炮的炮管为什么这么长?”秦怀玉打量了一会儿问。

佟年这时候解释道:“这门长炮管的火炮叫做舰炮,顾名思义是装载在战船上的,因为炮管长,这门火炮的射程也是最远。”

秦怀玉想起正在建造的大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朱由之在一些近代书籍上也偶尔见过火炮的样式,他指着右侧最小巧的火炮道,“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野战炮吧?”

“没错,这的确是野战炮。”佟玉有些惊讶,没想到朱由之一眼就认识出来了,他并不知道军事学院也开通了视频教学。

朱由之指着的火炮被放在两轮车上,火炮被固定在车上的支架上,后面伸出用于牵引的拉杆,火炮的长度比舰炮少了一半,只有一米五左右,口径在105毫米。

还剩下一门火炮,佟玉一道解释道:“这是攻城炮,也可以用来守城,口径比较大,装填的弹药也多,威力很大。”

几人说着的时候,设置标靶的匠人返回,他们在山上的标靶已经设置完成了,只等试验。

“殿下,现在试射吗?”佟玉询问道。

李愔对佟玉研制的火炮很感兴趣,他刚才仔细观察了,这几门火炮居然是后装式火炮,“开始吧!”

李愔带着两人站在一侧,等着火炮射击试验,佟玉得到命令让匠人们开始调整火炮角度。

匠人听令熟练地摆弄着舰炮,显然是经常练习,不一会儿,两个人调整好了火炮的角度,第三个打开了旁边的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圆柱形的炮弹,旁边的匠人打开火炮底座,拿着炮弹的匠人顺势就塞了进去。

“殿下,请捂住耳朵!”佟玉提醒道。

李愔依言捂住耳朵,秦怀玉和朱由之也是有样学样地把耳朵捂了起来,佟玉见三人都照话做了,于是喊道:“放!”

那匠人听令,拉住火炮上的一根绳子,猛地一拽,李愔只闻“轰”的一声,接着脚下的地面也跟着震颤了一下,他再看远处的山上,一个堆砌起来的石山顷刻间倒了下来,扬起一片尘埃。

李愔有些震惊,只是他震惊的不是火炮的威力,而是火炮的发射方式,后装式火炮已经让他很惊讶了,没想到这还是击发发射。

秦怀玉和朱由之两人脸色惨白,任由他千军万马的厮杀中过来的,也被这种场景吓得不轻,还有那远处的石山,居然就在这一声中倒塌,那距离还非常的远,有这样的利器,以后攻城岂不是翻掌之间,这时候他们看向佟玉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敬畏。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