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苏沫儿所言,长孙皇后在隔天就召见了李愔,告诉了李愔她准备回长安的打算,而第二天她就在禁卫的护送下出了益州城,不愧是一国之母,做事就是干脆利落。

城门口,李愔露出了很不舍的表情,言语间露出不舍的意思,但是被长孙皇后直接拆穿,“别演戏了,我知道你巴不得我回长安,没了拘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母后误会了儿臣了。”李愔如同光天化日之下被揭穿的小偷,羞愧地无地自容。

长孙皇后也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儿女长大了,谁都不喜欢长辈在身前看着,她也是过来人,于是道:“真没想到益州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女子大学这个创意不错,你要重视起来,等过了几年,兕子长大了,我就让她来益州求学,到时候你这个兄长可要记得要照顾好妹妹。”

“啊?”李愔愣住了,长孙皇后今天的话真是一个比一个惊险,但他也不好说什么,于是道:“那是自然。”

接着长孙皇后握住崔莺莺的手,如同看着自己的儿女,用宠溺地口气说道:“这段时间多亏莺莺的照顾了,以后有什么困难之处只需和母后说,母后一定会帮你的。”

崔莺莺甜甜地笑道:“谢谢母后。”,样子十分的乖巧。

两人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又是聊开了,站在一侧的李愔干着急,又是十几分钟过去,长孙皇后终于交代结束,这才上了马车。

“儿臣恭送母后!”李愔携着一众官员恭敬地说道。

话音一落,长孙皇后的马车启动,沿着益州北城的水泥大道向北行去,李愔望着远去的车队总算了结了一桩心事,他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车队渐渐消失在视野里,李愔的精神陡然高昂起来,他刚才之所以急着送走长孙皇后,实在是因为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历经接近一年的建造,第一批二十艘蒸汽宝船终于全部下水,今日正式试航,为了这一天李愔等了太长时间。

崔莺莺在婢女的陪同下离开了,政务系统的官员也是各自回到岗位,李愔,朱由之和程怀亮对视一眼,都是一笑,三人上马,一路疾驰从益州北门到益州南门,接着向南河的造船厂。

在此时的造船厂中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是船工和桃园的技术人员,还有就是军事学院海军部的专业航海员,他们这回负责宝船的试航工作。

“殿下!”李愔从河岸上下来,一众人纷纷向李愔行礼,云寿,杜志平都在其中。

南河造船厂承建的是十艘宝船,如今十艘宝船全部停靠在南河港口,巨大的铁锚沉入水中,一百二十米的巨大船体遮天蔽日,十分的壮观,宝船上此时已经有不少船员做着准备工作了,这些人都是从造船开始就训练的海员。

从下往上看,在宝船的一侧还有许多方形的洞口,上面都有一个盖子,在这些洞口中伸出一个个黑色的炮管,每艘宝船二百四十门火炮全部调转完毕了。

“走,上去看看!”李愔望着停泊在水中的宝船心中又是激动又是震撼,同时也有深深的自豪之感,海洋弱国的历史不会再在他的时代重演,益州海军将是海洋上唯一的霸主。

朱由之和秦怀玉已经看傻了,李愔叫了几次才回过神来,跟着李愔上了宝船。

到了宝船的甲板上李愔体会到了宝船的巨大,除了正常的三个十几米高的桅杆,在宝船的中央还矗立着四个巨大的烟囱,每个烟囱都足够一个人环抱,此时正往外冒着烟,船的这一头到那一头不少人在忙碌,甚至还有人骑着马在上面跑来跑去,可见船甲板面积的宽阔。

“殿下,现在可以试航了吗?”云寿自豪地说,这宝船算是由他亲手督造,他能不感到骄傲吗?

李愔几人只是望着船上的一切久久无语,闻言,李愔道:“开始吧。”,说罢,他准备下船。

秦怀玉疑惑道:“殿下下去干嘛?”

李愔可是记得历史上不少蒸汽船试航的时候沉没的事情,他觉得还是谨慎一点,尤其是这船上还有二百多门火炮。

“等试航结束我们再乘坐,你也下来。”李愔道。

秦怀玉不明所以,但是服从李愔的命令从船上沿着搭设的木板下来。

云寿见李愔一行人走下去了之后,道:“开始起航!”,他明白李愔担心什么,但是他不能下去,因为他要像所有人证明,他造的船经得起考验。

所有人都等着下面,望着云寿所在的宝船,在众人的期待中,随着“呜……”的一声高昂响起,宝船庞大的灰色身躯开始移动。

这十艘宝船都是一字型平行摆列,云寿所在的宝船正是第一个,在离开港口以后,宝船的速度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就驶入江心,接着又开始向南行驶,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速度非常的快。

杜志平此时手中拿着一个计时器,这次试航不仅是检验船体的强度,也是在检验蒸汽船的船速。

随着蒸汽船的离去,不少人海军学员还是讨论起来,脸上都是露出兴奋地笑容,他们将是第一批列装蒸汽宝船的海军,而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对这艘宝船的性能显然很满意。

“有此利器,殿下可横行水上,再无一合之敌了。”朱由之感慨道,“只是既然宝船已经列装军队,下一步殿下的目标是什么?这些蒸汽宝船总不能搁置在这里,太过浪费了。”

秦怀玉熟悉陆地,但是对大海也是一窍不通,他道:“由之说的是,下一步是做什么?”

李愔笑着说道:“当然是征服大海,把益州的货物贩卖到世界每一个角落,换取黄金,原材料和各种珍宝。”

朱由之若有所思,“难道就是殿下说的殖民?”

“没错,下一步就殖民,把海洋变为我们内河。”李愔心潮澎湃,心中斗志高扬。

秦怀玉和朱由之闻言都是露出神往之色,开始和李愔谈起殖民的具体意义。

正聊着,不少人开始欢呼起来,李愔转头望去,原来是宝船回来了,而且回来的速度比刚才离开的速度更快。

顺利停靠岸边,云寿从宝船上下来,脸上带着兴奋,“殿下,蒸汽宝船顺利试航归来。”

李愔重重拍着他的肩膀,对云寿和杜志平说道:“你们都是益州的大功臣,你们的名字也必将载入史册。”

云寿和杜志平对视一眼,都是喜悦无比。

杜平志道:“没有殿下的支持,我们也走不到今天,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接着他道:“殿下,我估算了一下,蒸汽船的航速已经出来了。”

“是多少?”李愔急切地问道。

“每小时六十里。”杜志平激动地说道。

朱由之和秦怀玉听到这个数字是一脸茫然,但是李愔明白这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数字了,因为目前世界上最快的集装箱船也不过是二十四节的速度,换算出来大概也就每小时九十里。

李愔点了点头,称赞道,“不错,本王很满意,现在就把宝船交付海军和盛唐商会使用吧!”,这些宝船无论从何处说都已经达到了十八世纪海洋战舰的标准了,李愔也不能过于强求了,因为这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

李愔的话说完,朱由之对着一群海军学员喊道:“孙东旭,夏光义,施桢!”

“在!”三个学员听到命令立刻小跑了过来,这几人是海军部学员中最优秀的几个,他们的祖上都是在海上讨活的,负责海洋运输,小的时候就经常和长辈从益州出发,到广州,再从广州通过海路到达波斯,后来军事学院招生,他们听说有专门航海的海军就报名了。

目光从三人身上扫过,李愔道:“你们负责和船厂进行交接仪式,仪式结束以后到军事学院集合,本王有任务交给你们。”

“是!”三人向李愔行了个军礼。

剩下的小事李愔不想参与,因为他已经在酝酿着新的东西,召集造船厂的船员表扬了他们一番,李愔又去了其他的船厂,因为宝船是分三个船厂建造的,除了最大的这个船厂,还有其他两个船厂负责剩下十艘宝船的建造,他们也是同期完工,孙东旭几人也是被李愔各自分配到三个船厂接管宝船。

试航仪式结束,李愔和朱由之等人回到了军事学院,几人直接进了学院的作战指挥室,这里面都是李愔从现代买来的各种地图,还有一些益州沙盘模型。

朱由之和秦怀玉在作战指挥室坐下都是不解的望着李愔,不明白李愔要干什么,其实李愔想的事情很简单,益州适合陆地防守,但绝对不适合在这里建立海军基地,那么新兴的益州海军就需要开辟真正的深水港。

把一张地图铺在桌子上,李愔把两人都叫了过来,他道:“你们不是问下一步海军干什么吗?现在告诉你们,下一步我们将在这里建设一个海军深水港。”

朱由之和秦怀玉望着李愔手指点着的地方,那是一个和大唐相邻的海上小岛,李愔手指的下方还有两个字——琉球。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