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着崔莺莺闹腾了一晚上,李愔又困又累,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但是第二天起床之后,因为对讲机的运用王府的生活模式发生了改变。

崔莺莺的婢女小翠在给她梳妆的时候,忽然就掏出了对讲机,说道:“端盆热水到寝殿来。”

她的话音落下不一会儿,一个婢女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水进了房间,小翠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终于再也不用她跑东跑西去找这个找那个了。

“瞧你那样子,得意劲!”崔莺莺从镜子里望见了小翠的表情,她和小翠自小一起长大,感情自是不必说,此时开起了玩笑。

“嘻嘻,这东西的确很方便嘛。”小翠脸上都是笑容。

李愔听着两人的对话笑了笑,想起今天还有不少东西要搞,于是拿起桌子上的对讲机,说道:“荣达,找几个人头脑灵活的人来和我一起把剩下的电器都安装了。”

“是,殿下,马上就来!”,对讲机那头荣达的声音传来。

昨天的时间李愔是把节能灯都安装出来了,之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那是因为王府的每个房间基本上都安装了节能灯,就连奴婢和侍卫们的住的地方也是,而今天他主要安装的就是寝殿中的各种家用电器,利用这个时间他也打算教会几个奴婢如何安装这些东西,其他地方的电器就交给他们了。

荣达带了人很快就过来了,李愔把空调,冰箱,家庭影院,卫生间的热水器全部讲解着安装了一遍,接着他带着人去了其他的寝殿,让他们亲手安装这些东西,王府在建造的时候并不是只有李愔和崔莺莺的寝殿,还有其他为客人准备的寝殿,就和皇宫里妃嫔们居住的小院子一样,而李愔相信在王府通了电以后,苏沫儿这丫头肯定会忍不住新奇搬进来的,也算是提前准备了。

正忙活着,李愔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里面武威的声音传来,“殿下,秦将军求见,让他进来吗?”

王府门口,武威正拿着对讲机,他的话音刚落,里面传来了李愔的声音,“让他进来吧。”

站在王府门口的秦怀玉跟见鬼了一样盯着武威手中的对讲机,“这是什么鬼东西?”

武威心中暗爽不已,得意道:“这叫对讲机,昨晚殿下刚发的,在这门口对着它说话,殿下在寝殿中就能听见,现在王府的侍卫都用这个,太方便了。

秦怀玉听的眼睛发直,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他腆着脸的道:“让我试试。”

武威立刻捂了起来,“这个可不能乱用,殿下交代过了,没事不要打扰他。”

“我就试一下。”他不分三七二十一夺下了武威的对讲机,大声道:“殿下,我是秦怀玉,听得见吗?”

“有事进来说话。”李愔的声音传来。

“竟是真的。”秦怀玉眼睛亮了起来,他转念间想到,这要是在战场上用不是太合适了吗?调兵遣将那是和如有臂使。

想到这里,他把对讲机塞给了武威,两眼放光道:“还有多少这种东西?”

“没有了,都分完了,王府还不够用呢!”,他把对讲机又别在了腰带上。

秦怀玉眼睛转了转,进了王府,他可不相信李愔只有这点存货,这回怎么也得要一点回去。

把寝殿中的活交给了荣达,李愔绕了个圈向书房走去,路上的时候,就遇到了秦怀玉,“出了什么事情吗?”,此时还只是早上八点钟,而今天还是星期天,是益州规定的休假日,因此李愔才有此一问。

把对讲机的事情放在了一边,秦怀玉道:“正是有件事情想要请求殿下。”

神色有些黯淡,秦怀玉道:“昨晚我接到来自长安的书信,说父亲的病突然加重了,皇上派去了太医也是束手无策,我想孙老能治愈长孙皇后和太上皇,那么父亲的病在这里应该也是有些希望的吧,所以想请求殿下允许父亲来益州治病。”

李愔道:“你把秦国公接来便是,这医学院的医馆又不是还分谁医治的,只要是病患那都可以医治,到时候我交代一下孙老,让秦国公住进特护病房就行了,不要担心。”

“谢殿下!”秦怀玉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这医馆只要是病患都可以医治,他也是明白的,只是他还想讨个特护病房,这样把我就打了一点。

一件心事落下,秦怀玉接着他,“殿下,武威的手中的对讲机不错。”

李愔斜睨了他一眼,“你有想法?”

“嘿嘿,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殿下也?我想这个对讲机这么便利,能不能在军事大学里面也备个几台,也方便平时的训练不是?而且战场上指挥也会非常的快速。”

李愔早就想到了这一点,道:“过几天吧,现在没有存货,等有了就给军事大学备上。”

“好的,殿下。”秦怀玉心里痒痒的,真想快点用上,刚才武威的样子,用李愔经常说的话,那叫帅呆了。

秦怀玉在这里央求李愔给翼国公开小灶,而此时长安却是因为长孙皇后的归来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暴,长孙皇后病了两年,在太医院的太医的治疗下是病情越来越重,而到了益州反而几个月的时间就被治愈了,而且人还胖了一圈,太医院的太医们羞愧的无地自容,纷纷要求解甲归田,被李世民一番安抚之后才留下来。

而那两个在益州呆了四五个月的太医把这段时间在医学院的种种见闻讲给了同僚们,让这些守旧的太医们如同听神话一般,讲完这些其中一个太医叹道:“枉我一生钻研医术,原来只是学到了皮毛,这太医院我是呆不下去,我打算去益州医学院学习几年再回来,也不知道皇上是否会答应?”

“我和你一起去。”给李渊治病的太医说道。

两人的这番对话说出,一众太医更是惊奇,这益州医药大学真的如此神鬼莫测吗?

太极宫,因为长孙皇后的健康归来,皇子,公主,还有一众嫔妃都是赶来道贺,长孙无忌也是过来了,李承乾,李泰,长乐,李治和兕子,这五个人都是长孙皇后所出,如今长孙皇后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他们的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长孙无忌眼眶微红,他和长孙皇后自小就没了父母,是舅舅高士廉一手把他们带大的,两人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他对这个妹妹是疼爱有加,现在长孙皇后平安归来,无论是作为臣子和哥哥都是十分的开心。

“母后胖了,也漂亮了。”兕子见到长孙皇后就赖在她的怀里不肯下来了,她年纪还小,正是依赖父母的时候。

兕子奶声奶气的话在延喜殿中引起了善意的笑声,李世民道:“兕子说的话不假。”,虽然已经得知长孙皇后的病痊愈了,但是见到如此健康的皇后,他还是开怀不已,他甚至还想着该给李愔什么奖赏,只是想了一圈居然发现没有什么能赏给李愔的了。

“臣妾在益州吃住都是极好的,这益州的饭菜十分的美味,让我都忍不住多吃了很多饭,不然也不会胖了这么多。”长孙皇后笑道。

李世民笑道:“有愔儿在益州,自是亏待不了你,去年我在益州的时候也尝过那里的饭菜,的确是美味佳肴,现在想起来也是回味无穷,要不是国事繁忙,朕还真想再去益州游玩个几日。”

长孙无忌也是附和道:“皇上提起这件事,老臣都想流口水了,不过现在长安市面上已经有食用油和益州的精盐在出售了,用这些东西做出来的饭菜的确比以前美味了不少。”

“这饭菜还只是其一,如今的益州真的是很繁华,这水泥路都从益州铺到了绵州,在路上穿梭的商旅不绝,还有这益州的几所大学都是神奇的地方,臣妾还想着把稚奴和兕子送去益州求学,让他们学习一些新的东西回来。”长孙皇后微笑着说道。

众人闻言都沉默了,没想到长孙皇后给了益州如此高的评价,去过益州的李世民和长孙无忌表情还算是镇定,而李承乾疑惑不已,这益州真的有长孙皇后口中说的那样好吗?

“嗯,这个想法不错,承乾和泰儿年纪都大了,在朝中还有政务,不过其他一些年纪小的皇子倒是可以去益州学习,比如七皇子李恽,八皇子李贞,九皇子李治,十皇子李慎……”李世民数着皇子。

长孙皇后补充道:“公主也可以去,现在益州可是有一个益州女子大学,臣妾还参与了建设,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

李世民有些意外了,女子大学他闻所未闻,他倒是有些迫不及待想听听长孙皇后说说在益州的见闻了,于是说了一会儿,他就其他人离开了,饶有兴趣听着长孙皇后讲述这个四五月在益州见到了的趣事。

远在益州的李愔不知道的是因为这次医疗行动,不仅是李世民,就是长孙皇后也是开始一心支持他,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在益州混吃混喝太上皇——李渊。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