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李渊,李世民同意他留在益州以后,李愔便给他准备了一个府邸,而等府邸中各种设施准备妥当了以后,李愔去医馆把李渊接了出来,总让他住在医馆中也不合适。

如今的李渊已经是六十八的高龄,就是放在现代也是个高龄老人了,更不要说在唐朝,他绝对是属于老寿星了。

或许是软禁的岁月中李渊大彻大悟,看透了世态炎凉,在医馆中的时间,他没有摆出一点太上皇的架子,如果是一个不认识他的人遇到他,说不得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皇祖父,这行宫到了。”,李渊的行宫被李愔特意安排在了城南,距离新王府并不远,倒是和南市非常的接近。

从马车上探出身子,李渊抬头望了眼行宫的大门,此时几个奴婢正挂着庆阳宫的匾额,他叹了口气对李愔说:“愔儿,让他们不要挂了,如今我隐居在益州,本就是想图个清静,度过残生,若是还专门挂了个行宫的名字,那不都是知道这是我的府邸了吗?你皇祖父我是看透了,荣华富贵到头来只不过是一场空而已,我只想啊,在接来的日子中能像普通百姓一样活着,体会一下晚年的乐趣。”

李渊突然变得有些伤感,倒是让李愔有些手足无措,不过这不挂行宫的匾额挂什么?“那皇祖父想要挂着什么样的匾额呢?”

“就挂着一个李府吧?”李渊从马车上下来,“我呀,以后就隐姓埋名,不叫李渊了,就叫李福,别人问起你,你就说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

张大了嘴,李愔被李渊新奇的想法打败了,“这不合适吧?让父皇知道了还不骂我不忠不孝。”

提起李世民,李渊哼了一声,“不忠不孝!他才是不忠不孝,现在才想起来我这个太上皇,十年的时间他干什么了?不要担心,到时候我给你顶着。”李渊忽然生气的说道,花白的胡子一颤一颤的。

“那好吧,只是皇祖父为何要这样做呢?”李愔有些不解。

李渊背负双手向行宫走去,道:“寡人,寡人,身为帝王就是孤家寡人,那是要承受一辈子的孤独,甚至是妻子儿女,父子兄弟都要提防,这样活着该有多累啊,以前还是唐国公的时候,你父皇,李建成,李元吉还是形影不离的亲兄弟,可是自从我登上了皇位后一切都变了,我已经厌烦了那种生活,现在我不想再体会那种孤家寡人的感觉了,否则谁还敢接近我。”

李愔点了点头,原来李渊是打着这个主意,唐朝的尊卑制度是刻在每个人的骨子里的,若是其他人知道李渊是太上皇,那么就没人敢接近李渊了,毕竟伴君如伴虎,李渊虽是太上皇,但论地位他是要比李世民还高的,只是手中没有了权利而已,“原来皇祖父是想用一个百姓的身份融入益州的生活,体会生活中的乐趣。”

“没错,否则就没人陪着皇祖父玩了。”说着,两人已经进了行宫,根据李渊的要求,这个行宫并不是很豪华,和其他的大户人家的院子差不多,李愔还特意给他分配了一些奴婢和侍卫用来保护他的安全。

在行馆里面转了转,李渊对行馆的设施都很满意,寝殿中床褥,卫生间之类的东西都是和特护病房里差不多,这都是他要求的,离开这些东西他倒是不习惯了。

“皇祖父还满意吗?”李愔陪着李渊把行宫转了一遍,寝殿,花园,水池都粗略看了一下。

站在行馆的池塘边,李渊望着池塘里成群的金鱼道:“很不错,咦,这个鱼是从什么地方来的,真是漂亮。”他一脸的惊奇。

池塘里金鱼都是李愔让人从王府的池子里捞出来放在这里的,他道:“这些都是从王府的池子里捞出来的。”

李渊点了点头,“没想到这益州还有这么稀奇的东西,不错,不错。”他连连点头,还以为这些都是益州本土的东西。

李愔也不解释,免得越说越乱,他道:“皇祖父若是喜欢这些东西,我就差人再送一些来,比如什么八哥,鹦鹉,让皇祖父也有些乐趣。”

“嗯,好,好,好。”李渊老怀大慰,慈爱地望着李渊,“怪不得你这么讨二郎的喜欢,每件事都让人觉得贴心啊。”,他的口中的二郎自是李二同志,恐怕整个大唐,也只有李渊敢这么称呼李世民了。

陪着李渊又说了一会儿话,李愔退出了行馆让李渊歇息,他则是转了个弯去了刺史官署,现在的他正筹划着一件事情,随着益州人口的增加,现在益州城的商贸空前繁荣,南市和北市都快容纳不下这么多商贩了,于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李愔的脑子里形成了,重新规划益州城。

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不少细节问题,所以,李愔把上官仪,窦贤德和管思兴都是叫了过来,共同商议这件事。

“殿下,如果改建,那么必将要拆掉一部分民坊,恐怕一部分百姓会不愿意。”李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之后,管思兴迟疑着说道。

按照李愔的计划,南市和北市将只作为农产品市场,而益州城的中心地带将建立一个规模庞大的集市,李愔称之为商业街,在商业街中卖的将都是衣服,家具,香水一类的东西。

上官仪沉吟了一下,“不过殿下想法也是对的,如今涌入益州城的商贩太多了,各种商铺都挤在南市和北市,乱哄哄的一团糟。”

“没错,随着城市的扩大,一些改变是必要的,不能守着千年的规矩一成不变,这长安都几百年了,还是那个样子,这极大限制了商业的发展,现在我们益州要打破这种格局,建设新型的城市。”

李愔喝口水继续说:“过些天我会把一份规划图交给你们,益州城以后将要按照这份规划图来建设,你们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把闲置的土地都登记造册,这土地国有的事情要抓紧办理,还有每家每户都要办理房产证,土地证,把土地使用这块规范起来,否则张三占了一亩地,李四占了三亩地那还得了,你们去看看,这益州城外现在到处是新建的房子,还有些外地的商人也胡乱圈地,这像什么样子。”

任何统治者都是大地主,这一点千年不变,李愔以前不觉得,现在倒是深有体会,目前他的想法是把土地拥有权合法化,让百姓们现在居住的土地成为他们的合法私人财产,而那些百姓还没占用的土地则是收归官府,统一规划,避免出现圈地的行为,而百姓那些合法化的私人土地将是他们的私人财产,没有年限限制,李愔也将这一条写入了益州的新律法中。

挨了批,上官仪和管思兴都是耸拉着脑袋,其实唐朝对城市的规划是非常严格的,比如这些民坊,是绝对不允许百姓随意改变结构规划的,这一点两人也是明白的,只是益州城中是这样,城外倒是从来没有明文的记录,他们自然也就是疏于管理了。

“是,殿下,散会以后,我会组织武侯把那些非法圈地的商人圈下的土地收回来。”管思兴说道。

李愔点了点头,“这个要快一点,因为这会影响下一步益州城的扩建。”

两人都是点了点头,上官仪还是纠结第一个问题,“殿下,管思兴刚才说扩建必须要拆除不少民坊,这些民坊中的百姓要如何安置?”

“估算一下他们的房子值多钱赔给他们,还有扩建以后我们会在外城郭建设民居,他们可以用现在的房子换新的房子。”虽说现在是封建社会,王权至上,他要是不花一分钱把这些人强行迁走也是没问题,但是李愔总是心理上过不去这道坎,所以决定还是等价赔给百姓们。

李愔这样说两人都是来了个大喘气,只要有李愔给的条件迁走这些百姓是没有问题了。

“殿下真是仁慈,虽说强迁百姓会惹得天怒人怨,但是历朝历代还没有给百姓相等补偿的。”管思兴喜笑颜开。

李愔瞥了眼两人,“你们的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是怕我失了民心吧?这件事就这样了,办理房产证和土地证的事情要抓紧,否则到时候没法按照数字赔偿。”,说罢,李愔起身要走,想起一事道:“还有,人口普查,身份证和户口本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这件事在上官仪的管理之下,因为武侯还是要为政务服务的,一些事情还要报到他那里去,他道:“现在各州县免费办理身份证已经结束了,统计上来办理身份证的数字是三百六十万人。”

李愔脱口而出,“巴蜀的黑户不少啊。”

管思兴道:“这以前苛捐杂税都是按照人头收的,百姓自是能少报就报,可是现在殿下出台了按土地收税的政策,这人头自是越多越好,毕竟他们分到的土地也多了,再加上高产稻,低赋税,他们恨不得家里多几口人,哪还能再瞒着。”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