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上官仪点了点头,也是极为赞成管思兴的说法。

身份证对社会的各项管理都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对社会的治安和秩序而言,这也是李愔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要办理身份证的原因。

规划的事情和两人说了,李愔接下来就是去把规划图的事情解决了,只是规划方面的事情他一个人可忙不过来的,而且对于规划他并不精通,于是他还是准备交付给现代的设计院处理,而趁着这个时间,李愔还准备去一趟大唐公司,夏言给他来了电话,有些事情他还得处理一下,毕竟现代的事情他不能一把扔掉,还是要关心关心的。

把益州的事情交代了一下,李愔去了中央军的军营,在那里通过时空门回了现代。

去了一趟李愔经常合作的那家设计院,李愔把设计要求和设计院大体说了一下,李愔打算在益州的中央按照现代城市一样建立一整条商业街,到时候还会引进一些现代的商业运营模式,比如说大型超市,购物广场,除了这些,他还重新规划了道路,在不同的位置设计了公塾,医馆,马车停车场之类的公共服务建筑。

接到这个订单,设计院的人都很奇怪,以前的房子还好说一些,现在这个顾客居然要设计一个城市,当然他想归想,他们和钱可没必要过不去,对他们来说只要有钱,设计一个国家也无所谓,而李愔也留下了自己的邮箱,让他们随时把初步设计的图纸传给他,以方便他随时可以给出意见。

搞定了这件事情,李愔去了大唐集团,因为忙于益州的事情,他对现代的事情的确是有些疏忽了,这大唐集团的事情该处理一下,一些人情世故还要顾及到的。

对李愔的突然到来,大唐集团的高层是手忙脚乱,夏言见到李愔以后,嗔怪地说道:“董事长,你怎么不打电话就过来了。”

“突击检查才能看见公司真实的一面。”李愔玩笑着说道。

跟随着李愔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夏言拿起抹布亲自给李愔打扫起了办公室,李愔瞥见道:“让保洁来就行了,怎么能劳驾你这个首席执行官。”

夏言道:“在董事长面前我可不就是保洁员,负责给公司保洁。”

李愔笑道:“你现在是越来越贫了。”随着两年时间过来了,夏言和李愔是越来越熟悉了,了解了李愔的性格以后,夏言说话也放得开了,“你说杨素心什么时候结婚?”

“后天。”

夏言给李愔电话说的就是杨素心结婚的事情,这个女孩从一开始就陪着他创建了大唐集团,而且兢兢业业地为大唐公司服务了这么长时间,再说她也给李愔发了请帖,自己总不能端着架子不去。

“真快,说着两年过去了,杨素心都要结婚了。”李愔感慨道。

夏言把座椅全部擦了个干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愔顺势坐下,夏言微笑道:“再不结婚就成了老姑娘了,不过董事长年纪也不小了吧,有没有合心意的女孩。”

李愔露出一抹苦笑,在益州他还是未成年人,在现代却是老男人了,他开玩笑道:“没呢,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

站在桌子前,夏言整理了一下黑色的职业装,扮作思考装,“以董事长的身家应该找一个当红的明星才是,我倒是认识一个一线女演员,当红小花旦,董事长有没有兴趣,我给你介绍一下。”

“行了,你就别来逗我了。”李愔打哈哈道,益州的两个都忙不过来了,他还哪有心情在现代和女明星传绯闻。

夏言正色道:“我可是认真的,现在的女明星那个不是嫁给富豪,董事长可是真的的大富豪。”

李愔立马转换话题,“不说这个了,有机会再说吧,你说现在那款游戏已经在网上发行了?”

说道正事,夏言道:“是的,十几家公司联手,总算是做出来了,现在已经开始销售了,火爆程度稳居网络第一。”,夏言兴奋道。

李愔点了点头,“订制的版本运过来了吗?”,李愔还针对唐朝的情况订制了专门的版本,和网络上的版本大体相似,但还是有一些东西不同的。

“已经到了,董事长随时可以拿走。”夏言道。

商量了正事,李愔又看一下公司的审计报表,总体来说,大唐集团的营业额是不断递增的,而他的财富也是日趋增多,怪不得夏言说李愔是名符其实的大富豪。

从李愔手中接过报表,夏言道:“董事长为素心准备了什么礼物?能不能让我先看一下。”

“礼物?”李愔头额上顿时冒出了冷汗,他还真没想到买礼物的事情,“这个…”

李愔吞吞吐吐的样子让夏言瞬间明白了什么:“董事长忘了。”

“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亡羊补牢,为迟未晚,你也参考一下,送什么合适。”李愔说道。

夏言眼睛转了转,嬉笑道:“素心的婚礼是在HN举办的,据说那时候正是海天盛筵举办的时候,那可是世界一流产品汇集的盛宴,董事长还害怕没有东西买吗?游艇,直升机,固定翼飞机,还有世界一流的跑车。”,顿了一下,夏言用诱惑的声音说道:“还有游泳池派对哦,董事长不动心吗?”

李愔端起的茶杯停留在了嘴边,他对现代的事情都不是很在意,没想到传说中的海天盛筵就要举办了,而且还和杨素心的婚礼凑在了一起,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够资格去参加了。

动心吗?李愔在心里问了自己,废话,吐槽归吐槽,谁不动心啊?况且海天盛筵的确是汇集不少国际知名生产商,说不得还能买到什么好玩的东西。

“OK!”李愔直截了当,“把飞机票订了,我们一起去。”

夏言登时兴奋地握起了拳头道:“好的。”

看着夏言兴奋的样子,李愔明白了,原来是她自己想要参加,故意来挑逗李愔的。

离开大唐集团,李愔回了别墅,接着他回到了益州,这时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找个借口可以消失一整天呢?

“青城山。”骑着马往王府走去,李愔突然想起了一个绝佳的地点,从那次谈话之后,李愔对他们两人是知根知底了,而他们也懂了一些事情,大家相互保持着默契不说而已,所以从此以后他若是回现代完全可以打着到青城山道观修道的名义去,因为在和袁天罡聊天的时候,袁天罡曾和他聊过,他现在正研修辟谷之法,就是把自己关在一个房间里一连打坐几日,只吃极少的事物。

对于这个辟谷的方法,李愔在网上也看到过,现代的道观里还流传着辟谷打坐的修炼方法,最长的一个道人曾经半个月只靠少量的水和大豆进行练习。

“就是它了。”李愔暗赞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回到王府,李愔哼着小曲到了寝殿,崔莺莺这时正在喝茶,李愔道:“莺莺,我打算去青城山修道,跟着……”

“噗!”李愔的话还没说完,崔莺莺嘴里绿色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她一脸惊慌地望着李愔,“殿下,你不要吓唬我!”

“让我把话说完行吗?”李愔郁闷地看了眼被茶水毁掉的衣服,“我只是清修个几天,想要清静清静。”

崔莺莺松了口气,叫道,“殿下,你吓坏了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出家呢?”

“你的想法怎么这么奇怪,我怎么可能会出家。”李愔坐了下来。

崔莺莺道:“你说要去修道,我当然要这么想,不过殿下,你怎么想起去青城山清修。”

“这叫修身养性,最近的政务繁多,让我有些心烦,于是便想去那里清净清净。”李愔撒谎不带脸红的。

崔莺莺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李愔急道:“不用了,这青城山都是男人,你一个女人去了怎么行,而且我就去七八天而已,很快就回来。”

“那好吧。”崔莺莺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把崔莺莺懵过去了,李愔隔日就让武威带着一些侍卫和他去了青城山道观,武威对他的话一向是忠于执行,他不给命令是绝对不会擅作主张的,这也是李愔把他留在身边的原因,两个字——听话。

对李愔的到来,袁天罡和李淳风都是有些意外,青城山山群环绕起伏,林木葱茏幽翠,享有青城天下幽的美誉,李愔上的山来,的确是被青城山的美景吸引了,心想果然天下名山僧占多,这师徒两个也是眼光不俗真是挑了个好地方,李愔想着,若是有一天他老了,也到这个地方修仙练道,享尽人间清幽。

“贫道恭迎殿下。”山门外,袁天罡和李淳风对着李愔躬身行礼。

李愔道了声免礼,抬头望了眼延绵向上的石梯,在石梯的尽头林立着四五个古色古香的道家建筑,李愔站着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山石,上面正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青城道观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