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开清晨的薄雾,游轮缓缓靠岸,李愔和路上几个聊得来的商人道了别回了酒店,刚到酒店的门口,李愔看到了正向海滩上走去的夏言。

“准备看日出?”李愔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把夏言吓了一跳。

转过身来,夏言道:“董事长你回来了,怎么也不给我打了电话。”

李愔轻笑道:“还没有来得及,那你去吧,我回酒店了。”,折腾了一夜,李愔是真的有些困倦了。

夏言点了点头,女人天生的敏感让她觉得李愔有些和平日不一样,当李愔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水味从李愔身上飘了出来,她同时还看到了一根金色的丝发。

撅起了嘴,夏言嘀咕道:“家里有花,偏要到外问柳。”

“什么?”听到夏言模糊不清的低语,李愔回过头来问道。

夏言立刻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连连挥手,“没有什么,我说今天的太阳很好。”

李愔望了眼东方的海面,只有一片白色的雾霭,哪有什么太阳,摇了摇头,他又向酒店走去。

他的背后,夏言拍了拍胸口,接着对李愔吐了吐舌头。

回到了酒店,李愔洗漱过后倒头就睡,直到下午才昏昏醒来,晚上和公司里几个人吃了饭,李愔决定明天就返回SH,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没必要还留在这里,而且七天的时间就快到了,他也该返回益州去了。

对李愔的决定几人自是没有异议,第二天一行七人乘坐着飞机返回SH,回到公司以后,李愔召集公司高层开了个简短的会议,听取了公司的运营状况。

“我要走了,下面的事你要多费心了。”临走,李愔对夏言道。

“好的,董事长。”夏言用明亮的眼睛盯着李愔说道,眼中有种莫明的东西。

离开大唐集团,李愔回了别墅,照照镜子,李愔望着自己一头的短发笑了笑,本来他是打算买个假发戴着回去的,不过想到唐朝的贵族都流行戴着一种叫幞头的头冠,他忽然豁然开朗,这个问题瞬间就解决了,他只要带上幞头就可以把自己的头发遮起来了,而且李愔的头发也不算短,戴上幞头根本看不出来剪了发,至于崔莺莺,她知道了又何妨。

在戒指空间中扒拉了一下,李愔还真找到一个黑色带着两个尾巴一样的幞头,戴在头上,穿回自己的衣服,李愔转了一圈比以前还帅气了几分。

打开时空门,李愔一脚迈了进去,回到了青城山的静心殿中,望着地上已经发霉的药膳,李愔打开房门,把药膳全部倒下了山去,然后他大摇大摆地向山下走去。

“殿下,你出关了。”守护着山道的武威见到李愔之后,上前说道,同时瞥了眼李愔头上戴着的幞头,使劲回想着当初李愔来青城山时候的景象,那时候的李愔似是没有带幞头,而且李愔以前也不爱戴幞头的。

李愔“嗯”了一声,见武威的表情就明白他在想什么,道:“这个幞头我一直收在衣服里,现在才拿出来的,不用奇怪。”

武威闻言挠了挠头,嘿嘿笑了起来,这幞头和现代的头巾有些类似,并不是有骨架的那种帽子,因此,是可以像锦布一样叠起来的,李愔收在衣服里也不算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到了山腰,李愔找到了正在打八卦拳的袁天罡,道:“袁道长,叨扰了几日,本王这就回去了。”

“那殿下辟谷之后觉得如何?”袁天罡还是很在乎自己的修炼方法的。

“很不错,本王觉得神清气爽,以后还会来青城山麻烦袁道长的。”李愔扯谎道,他才不会说昨天他刚上了一个洋妞。

袁天罡喜笑颜开,撸着胡须道:“老道随时欢迎殿下前来。”

点了点头,李愔和武威下了山,骑着马就向益州城而去。

蜀王府,李愔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一些小小的变化,如同李愔猜测的那样,因为电力的运用,苏沫儿终是抵挡不住诱惑,和苏小研搬进了王府,在王府中的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住了下来。

崔莺莺平日里也是无聊的紧,苏沫儿搬来正可以和她作伴了,再加上郑氏姐妹,崔莺莺终于是揍成了一桌。

“四个六,炸弹。”

“嗳,桃花顺,大过你。”

“沫儿是新手,你们竟是欺负她。”崔莺莺和苏沫儿是对家,四个人凑在一起正玩着掼蛋。

“这还叫新手,我们都输了好几把了。”郑冰兰笑道,正处于热恋中的他,终于是恢复了以前的明朗性格,丢下牌投降认输,她道:“殿下的点子就是多,还有专门的娱乐室,对了这一个个方块叫什么。”

四个人现在正在王府中单独的娱乐室中打牌,这娱乐室位于寝殿的正前方,和寝室隔着内河,这里除了牌桌,还有台球,麻将,室内篮球场,羽毛球场,乒乓球桌等,不过每种娱乐设施都是用不同的区间分割开来的互不干扰。

“殿下说那叫麻将。”崔莺莺瞥了眼麻将桌说道,“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教我怎么玩。”

苏沫儿道:“看样子应该比扑克好玩,等殿下回来让他教给我们,平常没事的时候也能消磨消磨时间。”

说起李愔,崔莺莺道:“这都七天过去,殿下也应该回来了,他说去了七日左右的。

他正说着,突然就听到外面荣达的声音传来,“殿下,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跟奴婢说一声,奴婢好去接驾。”

“本王又不是细皮嫩肉的小娘子,没那么娇贵,对了,王妃呢?”

“王妃正和几位小娘子在娱乐室里面打牌呢。”荣达的声音响起。

“嗯,我知道了,你现在差人去一趟南河仓库,把新货运到王府来,另外把书房临边百宝店殿收拾出来,我有大用。”

“是,殿下,奴婢这就去办。”

几人听着外面的对话,知道是李愔回来了,郑氏姐妹起身,郑冰露嬉笑道:“殿下回来了,我们就不打扰二位夫人和殿下的团聚了。”

苏沫儿和崔莺莺相视一笑,崔莺莺道:“那我们就不留了,冰露,以后女子大学的事情就劳你多费心了。”

“嗯,就交给我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郑冰露温婉地说道。

郑氏姐妹告了辞离开,苏沫儿和崔莺莺并肩向寝殿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正看见李愔把幞头摘下来,露出一头短发。

崔莺莺捂着嘴道:“殿下,你的头发怎么了?”

李愔转头看是苏沫儿和崔莺莺,都是自己人,无所谓道:“在青城山修炼的时候修理的,这对静心修炼是好出的。”

在唐朝人们对头发的重视程度并没有前后朝代那么严苛,达官贵人也有修理头发的时候,只是不会像李愔一样剪短,起初的惊讶之后,苏沫儿道:“这剪了头发被那些老儒生见了总归是不好的,以后殿下还是带着幞头出门吧,在王府就无所谓了,都是自己人不会说什么。”

李愔点了点头,他倒是也无所谓,就算这样出门,谁又能拿他如何,只不过他也不想徒增非议,“本王正是这样想的,带几个月幞头,这头发就长出来了。”

头发的事情让掠过不提,崔莺莺道:“殿下在这青城山几日,心情好些了吗?”

“嗯,现在是神清气爽,快活似神仙。”李愔一手一个拦住两人的腰说道。

轻轻打了一下李愔,崔莺莺啐道:“一回来,殿下就使坏,还有一件好消息要告诉殿下,沫儿现在已经搬来了,以后殿下就不用来回跑了。”,说时故意盯着两人。

苏沫儿闹了个大红脸,道:“莺莺……”

李愔闻言乐道:“那太好了。”他望着苏沫儿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现在益州谁不知道你是本王的女人。”

李愔一句本王的女人让苏沫儿心里甜丝丝的,横了眼李愔,苏沫儿道:“我还有事情,就不打扰殿下和王妃团聚了。”,虽说都是李愔的女人,但是苏沫儿还是懂得尊卑的,从不去刻意争宠,这也是崔莺莺和她关系这么好的原因,她很知道分寸。

李愔也明白这一点就不说什么,目送苏沫儿离开以后,他坐下和崔莺莺说起了琐碎的家常话,问了一些这七日益州有没有什么事情,崔莺莺都一一回答,只是其中一件事让李愔皱起了眉头,“煤炭价格上涨。”

“这件事也是我听苏沫儿说的,殿下去青城山没几天,这从北方运来的煤炭价格就涨了十倍,为了这件事,金大谦还打算加强了益州煤矿的开采以减少对北方煤炭的需求,而且王府以前买下的地块还被一些来路不明的人占了!”崔莺莺说道。

李愔闻言眉头皱的更紧了,“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在本王的头上动土。”他拿起对讲机道:“荣达,现在去把金大谦找来,本王有些事情要问问他,快点。”

“是,殿下!”李愔语气不善,荣达放下对讲机,撒腿就跑了出去。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