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了摇头,李愔心中暗笑,他来自现代,骨子里还是崇尚自由恋爱的,所以对朱由之的事情就任由他们发展。

俗话说曹操曹操就到,他的想法刚一瞬而过,对讲机里面就想起了秦怀玉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朱由之的声音,自从李愔给了他一个对讲机以后,他是天天别在腰上到处炫耀。

“什么事情?”李愔故意不让他们进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两个家伙一起来找他肯定没有好事情。

“殿下,你先让我们进去,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秦怀玉的声音传来。

苏沫儿和崔莺莺听了,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似是已经明了是什么事情,都是微笑不语。

“进来吧,先到议政殿等我。”李愔放下对讲机,接着继续揉面,过了十几分钟他把面团放进烤箱,又叮嘱了崔莺莺让她看着时间,免得面包被烤糊了。

洗了洗手,李愔到了议政殿,两个人正一脸古怪地样子,李愔在主位坐了下来道:“什么事情?”,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秦怀玉对朱由之使了使眼色,朱由之低着头,又用胳膊肘撞了撞秦怀玉,见两人的样子,李愔只觉得好笑,他故意道:“怀玉,最近有人托我向郑冰露提亲,你现在也是他的姐夫了,这郑冰露没了父母的话,就只能听姐姐和你这个姐夫的话了,你说怎么样?”

“啊,这个……”秦怀玉登时愣住了。

朱由之这时抬起头来,急道:“殿下此事不能草率,这两姐妹已经足够不幸的了,不能随意就给她找一个夫君了,否则她们下面的日子还怎么过。”

李愔眼睛转了转,道:“我介绍的人自然是不会差的,对了,你们到底有什么事情?没有的话我还要回去做面包。”李愔做势欲走。

这下朱由之急了,再也顾不得羞赧道:“殿下,我想找你和为我说媒,那人就是郑冰露。”,朱由之以前说话都是文绉绉的,这回倒是慷锵有力。

秦怀玉苦笑道:“殿下,是他拉着我来的。”,他也怎么都想不明白,救下姐妹两个的时候,朱由之对郑冰露倒是没有什么特殊的情感,现在倒是好感大增,用朱由之的话来说就是日久生情。

李愔停了下来,果然如同他想的一样,“果然如此,是来找我当这个媒人的?”

朱由之道:“殿下,秦怀玉的终生大事都是你一手促成的,我现在也不小了,还希望殿下成全。”

这下秦怀玉不乐意了:“我那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哪像你还文绉绉的,那么多次的机会都浪费掉了。”

李愔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使劲说大话吧。”,他又瞥眼了朱由之道:“那是骗你的,没人向她提亲,我故意这样说的,免得你们扭扭捏捏的就是说不出来话。”

“那殿下你答应了。”朱由之闻言大喜。

李愔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手下两员大将的媒婆了,不过这也好,也能进一步加强两人的关系,况且君子有成人之美的呢?

“不就是让我给你牵线搭桥吗?”李愔暗道古代的男女之事还真是麻烦,非得找个第三方。

朱由之嘿嘿笑道:“正是,希望殿下能够成全。”

李愔抬脚往外走,“正好,我和王妃正在做面包,你们来了就有口福了,王妃和郑氏姐妹说好了,她们也一会儿过来,你们就留下来吧。”

“这么巧啊,殿下亲自做的面包,由之怎么能不尝尝就走呢!”朱由之是得了便宜卖乖。

秦怀玉倒是馋鬼一个,食指大动,这蜀王府的东西没有一样不好吃的,他心里清楚的很。

让两个人等待一会儿,李愔先去了厨房,这个时候,正是取出面包的时候,李愔关了电,把面包都取了出来,顿时满屋子的香气四溢。

崔莺莺耸了耸鼻子,小手就向一个面包探取,结果被烫的缩了回来,李愔横了她一眼,崔莺莺面无惧色,给了李愔一个白眼。

待面包的温度稍微降了一点,李愔给苏沫儿和崔莺莺一人一个面包,让她们尝尝。

“怎么样?”等两人都是咬了几口,李愔问道。

崔莺莺细细咀嚼,道:“真好吃,又甜又香。”

苏沫儿也是频频点头。

“那本王开个甜品店的主意怎么样?”李愔又问。

因为面包十分松软,虽然和馒头大小差不多,但是几口两人都是吃完了,崔莺莺道:“这个面包在益州出售肯定会卖得不错。”

苏沫儿道:“我倒是觉得小孩子更喜欢吃这个东西。”

“这只是零食,不能当饭吃,走吧,打扑克去。”

这一炉出来足有几十个面包,李愔让婢女端到娱乐室去,既然这么来了这么多人,肯定是吃喝玩乐一条龙了,而且接下来还有一位大人物要来。

不一会儿,郑氏姐妹到了,李愔招呼着她们一同去了娱乐室,房间里秦怀玉和朱由之已经在等着了,两人正在一个隔间里拿着球杆对着台球胡来一气。

见一行人进来以后,两人都是放下了手中的球杆过来,秦怀玉自动站到了郑冰兰身侧,而朱由之则是拘谨地站在里面身边,也不敢看郑冰露,只是偶尔拿眼去偷瞄,倒是郑冰露大大方方地说了声“朱将军”

李愔大摇其头,这朱由之还不如秦怀玉那个憨货,不过想起自己第一个女人他神色又是黯淡下来,面对第一个心动的人在心理地位上总会矮了一截吧,特别是一个有情,一个无意的时候,李愔是看出来了,郑冰露对他也只是当做一般人而已。

“来,都来尝尝我的手艺。”李愔指着桌子上的面包说道,闻言,几人都是露出笑意,拿起面包尝了起来。

两口把一个面包塞进嘴里,秦怀玉道:“好吃,好吃,殿下的点子就是多,什么好吃都能做出来,要是天天能吃到就好了。”

郑冰兰咬了口面包,见秦怀玉狼吞虎咽的样子,一脚踢在他的小肚子上,横了他一眼道:“牛嚼牡丹。”

“嘿嘿。”秦怀玉一个劲的傻笑,两人虽是私定终生,但是还没有结婚,如今秦叔宝正在医馆中治病,他们正合算着等秦叔宝的身体好了一些就趁着秦叔宝在益州把婚礼办了,对于那个张氏,秦怀玉一直偏见很大,她来不来倒是无所谓了。

朱由之伸出拿起一个面包,顿了一下却是给了郑冰露,脸色微红,郑冰露接了过去,“谢谢朱将军。”

朱由之腼腆地说:“如果郑小姐不嫌弃,叫我由之就行了。”

李愔见两人的样子突然道:“冰兰,冰露现在可有了什么心怡的人。”

郑冰兰呆了一下,但见李愔给的眼神,聪明如她立刻明白了什么,她道:“还没有呢?殿下若是这益州有什么才俊英杰,还希望殿下给小妹做个媒。”

“姐姐!”郑冰露有些羞恼,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这事,她自是有些不好意思。

李愔咳嗽了一声,“本王觉得朱由之不错。”

此言一出,不仅是郑冰露,朱由之的脸也是红的像火炭一般,他从没想到李愔这么直接,郑冰露直接羞得抬不起头来。

郑冰兰微笑不语。

李愔拍了拍朱由之的肩膀,对他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本王只能帮你到这了。

两人正尴尬地矗着,其他人都是不怀好意,这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起来,“愔儿,人凑齐了吗?”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