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皇陛下!”众人转头看去,纷纷躬身行礼,来人正是在益州定居下来的李渊。

李渊望着一行人,微笑道:“都不要这么拘谨,你们就把当作一般的客人就行了。”,李渊的语气平和,让人感到很亲近。

闻言,几人都是笑了起来,这个太上皇在益州生活也有一段时间了,脾气是出了名的好,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经常是带着两个侍卫就到街上散散步,溜溜鸟,很多人都以为他只不过是刚搬来的一个大户人家。

李愔把李渊让进来,道:“人都凑齐了,就等着皇祖父,对了,皇祖父这是孙儿刚刚制作的面包,皇祖父要不尝一个。”

“又是新鲜玩意了?”李渊对李愔变化不穷的鬼点子也算是习以为常了,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面包尝了尝,满意地点了点头,“味道不错,我让猜猜这里面都用了什么,白砂糖,牛奶,鸡蛋,对不对?”

李渊现在以享受人生为目标,所以现在的任务是吃喝玩乐,李愔也看准了这点,有什么新鲜的玩意也都给李渊送去一些,这李渊的口味自然也是给养刁了。

“皇祖父全说对了。”李愔也不得不佩服,现在李渊一心钻研吃喝玩乐,这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

尝了几个面包,李渊想起了真正的目的,有点心痒难耐,道:“别愣着了,都该玩的玩,愔儿,开始掼蛋吧,我现在是一天不玩心里就痒痒,你又不能天天陪我玩,这回你给我几副扑克,我带回去找那些豪族的老家伙玩。”

李愔道:“行,这个没问题。”

秦怀玉和朱由之听说要打掼蛋也是一脸喜色,这个心里都痒痒起来,只是到了桌子上,两人打死也不敢和李渊一家,最后只能李渊和李愔一家,四个丫头也是到了另一个隔间凑成了一桌。

抓了牌,李渊咳嗽一声道:“你们两个不要因为我是太上皇就放水,不然那样就打的没意思了。”

李愔趁势道:“皇祖父,其实让他们不故意放水也很容易。”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李渊望着李愔道,他最害怕的就是别人把他当太上皇,什么都是让着他,那生活就是没有什么乐趣了。

“来钱!”李愔坏笑道。

“来钱?”李渊瞬间明悟,“对,对,对,来钱,不认真就输钱,看你们还敢放水不敢。”放水这个名词,他还是从李愔的口中得知的,现在倒是用的很顺溜。

秦怀玉苦着脸道:“殿下,陛下,我们可是穷得很,这一年的俸禄跟你玩不了几把。”

朱由之在一旁也是附和。

“你们两个就别哭穷了,你们一个月的月俸都抵得上长安一品大员的年俸了,又不是来的多大,这样,十文钱起底如何?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本王也不刁难你们,如何?”李愔瞪了两人一眼说道。

“这行。”朱由之点头道,他们两个一个月少说也四五十贯的月俸,就算打到晚上,他们也不见得输个一贯钱,对他们是小意思。

没有了异议,四人开始你来我往开始打扑克,因为有了赌资,四人倒是比以前认真的多,牌桌上充满了火药味,相互争夺的很厉害。

打了一会儿,李愔和李渊略输一筹,秦怀玉两人打到了十,而李愔两人还是八,想起恐怕要输钱,李渊突然道:“愔儿,我可没钱,待会儿就靠你了。”

李渊的话倒是让李愔想起了什么,他道:“这我倒是忘了,皇祖父,以后我让人每月给你送月俸去。”

皱了皱眉,李渊道:“哎,让皇祖父每天用你的钱的多不好意思,我看这样,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你给我弄个专门打扑克的地方,这样又能赚钱,皇祖父还能每天都有人陪着玩,一举两得,多好。”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李渊的话让李愔想起了现代的棋牌室,“过几天我给皇祖父找间店面,这店面专门用来打牌,打麻将,如何?”

李渊开心了,“这就太好了,不过,这麻将是什么?”

这麻将桌李愔已经运来了很长时间,但是一直没有教这些人如何玩,今天乘着这么多人正可以教他们,“这麻将比扑克好玩多了,打完这局,我教你们打麻将。”

三人闻言都是露出很期待的神情,既然李愔说有趣,肯定是有趣了,又打了几把,李愔和李渊反超最先赢了,李愔站起来,道:“现在教你们打麻将。”

转移地点,李愔带着三人到了麻将室,又把崔莺莺几人也叫了过来,这麻将属于传统娱乐,尤其是在四川,至今麻将十分的盛行,作为一种锻炼体力脑力的娱乐项目备受推崇,如今益州的物质生活逐步提高,精神上的娱乐方式必将兴起,与其让这些人斗蛐蛐,斗狗,还不如教他们打麻将打牌,度过无所事事的时间,免得闲来生事。

对于麻将李愔同样是个半吊子,而且麻将的复杂的程度要比扑克大得多,李愔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几人了解了皮毛,只是这时候已经都到了晚上了,李渊的兴头正盛,恋恋不舍地离开,说是明天继续,想到明天是星期天,李愔点头答应。

送几人离开,李愔忙回了趟现代搜索了一些打麻将的教程,打印出来准备明天给他们一人一份,想到李渊的提议,李愔心想要不不搞,要搞就搞个大的,在益州专门建立一个官办豪华赌场,这益州日后成为第一大都市,当然是什么功能都要具备,李愔这样做也不是为了鼓励赌博,反而正是要用官方的力量管控赌博,有了正规的场合,他们才不会私下进行,这样还能为益州创收,因为赌博这种东西根本堵不住的,现代社会虽然说赌博是违法的,可是到处都是赌博,也算只是挂着个牌坊了,和吸烟有害健康一个道理。

把一行人送走,李愔和崔莺莺回了寝殿,吃了晚饭,崔莺莺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望着家庭影院发呆,问正在洗澡的李愔道:“殿下,这个家庭影院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你用过一会儿,竟是占了地方。”

李愔把电视正是安装在了卧室里,不过正如崔莺莺说言,到现在还没用过一次,这个电视自是不能接受电视信号,只能放一些碟片之用,不过现代的碟片都是普通话,崔莺莺未必听得懂,所以李愔也没给她放过一些电视剧看。

从卫生间出来,李愔坏笑一下,“当然是有大用处了,今晚就让你看看她的厉害。”

“比那个什么电脑还厉害吗?”这么长时间,崔莺莺也熟悉了李愔从现代搞来的设备,因此神经的粗大程度已经可以很坦然接受很多事情。

“差不多,里面都是可以出现图画的东西。”李愔穿着睡衣从电视下面柜子里的碟片中翻找了一会儿,接着他非常淫.荡的笑了起来。

崔莺莺躺在床上,其实她晚上还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只是看书用来消磨时间,而且电灯的亮度也让她可以坦然躺在床上看书,见李愔翻箱倒柜,崔莺莺一脸好奇地望着李愔在电视面前鼓捣,只见李愔拿出一个薄薄的圆盘子,按了一个按钮,一个东西从李愔说的DVD放映机中伸了出来,李愔把圆盘放了上去,接着那个东西带着圆盘子缩了回去。

李愔跳上床,坏笑着躺在崔莺莺身边道:“好了。”

他的话音刚落,电视中出现一排红色的字体,紧接着……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