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崔绍的府上,崔章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李愔现在终于抛开以前休养生息的策略开始对长安施加影响了,想必他也受够了那帮人在他面前跳来跳去了,想起临走时候李愔密会他们时说的话,崔章的心中犹自热血沸腾,他要打造一个新世界,而他们就是这个新世界的创造者。

不过想到等任务完成才能重回益州那个大家庭他又是叹了口气,搞颠覆的地下党人还真的不容易做啊。

益州,李愔在等待着两个家族回话的同时也在努力的学习新的技能中,每日,他除了偷渡到现代学习无线电和游艇驾驶,还不忘锻炼从袁天罡那里淘来的炼体术,当然还有一件事就是练习阻击技术,当兵是男儿的热血梦,李愔当然也不例外,所以,他每日都按照军队的训练模式苦苦打熬自己。

二十里负重奔跑,格斗,射击训练,李愔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士兵来训练,而和他同时训练的还有王府的五百个侍卫。

“殿下,我不行了!”武威一屁股坐在水泥路上,不愿意再爬起来,其他的侍卫也是一脸的菜色,都是累的不行。

望了眼气喘吁吁的侍卫们,李愔挥了挥手,“解散,武威你带几个人跟我去一趟青城山。”

“是!殿下!”武威立刻点了几个人,并差遣他们回去把马牵来。

自从得到袁守城的羊皮卷,李愔的心始终没有一天安稳过,那日袁天罡离开以后他又仔细把羊皮卷看了一遍,发现了一些线索,而这些线索就要到袁守城的故居中去寻找,后来因为海天盛筵的事情这件事一直耽搁了下来,现在该去把最终的谜底揭开了,因为他很可能得到一些不同凡响的遗产。

等侍卫牵来了马,李愔一行人向青城山而去,到了青城道观的时候,李愔找到了正在打坐的袁天罡,说明了来意。

“叔父的故居?”袁天罡疑惑地看向李愔。

“是的,袁守城可能还有一些东西没来得及交给你。”李愔说道,因为他在羊皮卷的最后一页上看到了两个模糊的字迹“日记”,只是他也不太确定是不是,因此想要确认一下。

袁天罡叹了口气,“殿下果然是和叔父一样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这羊皮卷上很多东西我都看不懂,没想到殿下却都看懂了。”

李愔沉默了,袁守城的遭遇和极为相似,只是他是主动,而袁守城是被动,从羊皮卷上他已经了解了一部分,但是更详细的东西他还缺乏了解,因次他想要找到那件东西。

“好吧,殿下,我带你去。”袁天罡说道,他也一直很好奇叔父为什么会知道两千年以后的历史,如果李愔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他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

袁天罡祖籍是益州,这袁守城是他的叔父,自然也是这里的人,几人重返益州以后,袁天罡带着李愔等人一路到了一个很偏僻的小山坳中,在山中,李愔见到了一个非常破败的茅草屋。

“殿下,这就是叔父的房子,他一生沉默寡言,而且双腿又不方便,因此很少出门,基本都是呆在这里。”袁天罡回忆着往昔,有些伤感。

李愔点了点头,推门而入,门上的灰尘“哗哗”掉了下来,飘散在空气中让他剧烈地咳嗽了一阵。

进了屋里,李愔四处望了望,还真是家徒四壁,他心中不由感慨了,同样身为来到这个时空的人,遭遇怎么相差这么大,在房间里转了转,李愔有些失望,这里空无一物基本什么都没有,那么羊皮卷中提到的东西就将再也找不到线索了。

“殿下,不用找了,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就算以前有,现在估计也被流民拿走了。”袁天罡望着空无一物的房间说道。

“不对!这临末,他肯定是有东西交给你的,但是后来又没有,那么这个东西可能是对他十分重要,而是对却没有什么用处的。”李愔拧着眉头说道。

又在屋里转了一圈,李愔还是一筹莫展,这时候,他道:“把这个房子拆掉。”

“是!”武威闻言,带着几个侍卫就爬上屋顶开始从茅草拆了起来。

袁天罡摇了摇头,不过这个房子已经没用了,几乎要倒了,也无所谓拆不拆了,他道:“殿下,从得到羊皮卷的时候,你的表情就很奇怪,叔父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嘛?”

“讲了你也不懂,说出来不要说你不信,就是再过几千年可能也没人信,这是一种概率非常低的自然现象。”李愔说道。

“自然现象?这个词语叔父好像也说过,说他倒了大霉,钻进了雷云风暴造成的磁场中被随机带到了这里,只是我一直以为他说的是酒后的胡话。”袁天罡说道。

“殿下!”两人正说着,武威叫了一声,“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李愔一喜,立刻走上前去,只见武威手里拿着一个塑料盒子,李愔揉了揉眼,仔细看了一下,那的确是塑料盒子,而在塑料盒子中还放着一个黑皮本子和一把金色的钥匙。

李愔颇不期待的打开黑色的本子,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但所有的文字都是用白话文简体字,李愔接着开始快速阅读,而从这本日记上李愔也了解到了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这本日记是袁守城亲手所书,记载了袁守城乘坐的飞机如何遭遇雷云风暴,如何稀里糊涂把他带到了这个时空,虽然在关键时刻他选择了跳伞保住了性命,但他的双腿却因此受伤,那个运输机也不知道坠落到了什么地方,本来他打算去寻找那架运输机,但一开始因为腿伤无法移动只能作罢,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也搜集了不少信息,一直寻找到巴蜀边境的深山,可是还是没有找到,自此作罢,因为那里的高山密林野兽密布,太过危险,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

“未来世界啊!”想到这个李愔就有些激动,袁守城还提到那架飞机里面装了不少先进的科技物品,而至于是什么他却没有明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比现代还科技还先进六百年的东西。

想到这个未来老乡的悲惨命运,李愔不由为自己感到深深的庆幸,现在也解释的通为什么推背图能预测两千年后的事情了,原来袁守城本身就是来自两千年后,不过袁守城的悲惨也便宜了李愔这个后来者,尤其是那艘遗落的飞机,李愔很期待能够重新找到它。

拿起金色的钥匙,李愔把它装了起来,“袁守城,你未完成的使命就让我来完成吧。”李愔嘴里嘟囔着。

见到李愔兴奋地样子,袁天罡不解道:“殿下,这上面记载了什么。”他刚才瞥了眼,居然一个字都不认识。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明白的。”李愔又打开日记翻了起来,从上面寻找袁守城曾经走的路线,等回去以后,他准备按照这个方向先寻找一下,虽然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领先了地球六百年的科技物品还是值得期待一下的。

又看了一遍日记,李愔把他装了起来,他道:“袁道长,这次多谢你了,没有你本王还找不到这个东西。”

苦笑了一下,袁天罡道:“能让叔父的东西重见天日我也是非常高兴的。”

点了点头,李愔差人把袁天罡送回了青城山,而他则带着人回了王府,运输机的事情让他心里痒痒的,这就如同让他知道了一个宝藏地点一样,恨不得立刻去开启那个宝藏。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