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谷浑草原,离开松州五日后,秦怀玉和朱由之顺利和慕容顺碰了面,再一次见到慕容顺,秦怀玉和朱由之都有些惊讶,此时的慕容顺哪里还有一点可汗的样子,完全就如同丧家之犬,他破烂的皮毛衣服上沾染着已经凝固的血渍,半步之内就能闻到一股掺杂着血腥味的臭味。

而他的身后是面黄肌瘦的吐谷浑士兵和百姓,都是面色疲惫,眼中还带着游离的惧色,甚至还有一些受伤的士兵在牛车上不断呻吟着,这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两人,慕容顺的军队已经被打残了。

“慕容可汗。”秦怀玉和朱由之遥遥拱手。

喉结上下翻动,慕容顺似是有一些哽咽,没想到蜀王真的出兵来救他了,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秦将军,朱将军,你们终于来了。”

此时的吐谷浑残部正驻扎在一个山坡上,士兵和百姓都住在一起,这是游牧民族的行军习俗,下马放牧,上马打仗。

秦怀玉和朱由之下了马来,朱由之唤过传令兵道:“让士兵原地驻扎休息,派出斥候查探四周情况。”

“是,朱将军。”传令兵领命而去,而秦怀玉和朱由之则是随着慕容顺进了轧帐。

相对而坐,慕容顺有些惭愧道:“两位将军,因为逃离的匆忙还没有给两位将军准备酒食,现在我就让人去准备。”

“不必了!”秦怀玉阻拦道,“你的士兵和百姓已经很饿了,我们有充足的军粮,这些还是你们自己留在吧,现在你们把草原的形势说一下。”

慕容顺有些感动,道:“秦将军真是难得的仁将。”,他忽又长叹一声,“吐谷浑草原我本就和尊王正在交战,眼看就可以取得胜利,可是没想到吐蕃十万大军就这样从高原上偷偷下来袭击了部落,我率领的五万骑兵不敌,只能向松州方向逃跑,可是吐蕃的军队依旧紧追不舍,若不是我手下大将拼死抵抗,我也无法逃到这个地方。”

“那现在吐蕃的军队正在何处?”朱由之问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他必须先搞清楚吐蕃军队现在的情况。

慕容顺道:“他们现在正在我的王庭奴役我的子民,吐蕃军队每战胜一个地方都会把那里的百姓当作奴隶押回吐蕃,秦将军,朱将军,如果再救不下他们,吐谷浑就要灭亡了。”说道最后,慕容顺泣然不已。

相视一眼,两人点了点头,朱由之道:“趁现在吐蕃军队还不知道我们前来救援正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有一个主意,我们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山谷,这山谷非常的狭长,现在你们集合吐谷浑的士兵前去把吐蕃的军队引到这个山谷中,剩下的战役就交给我们了。”

“你们说的是东边的野狼谷吗?”慕容顺道,“那里是不是有一块石头和狼的头非常像。”

回忆了一下,秦怀玉点了点头,道:“没错,的确有这么一快石头,可汗,只需要诈败把他们引到这个山谷中就可以,而且尽可能多把他们都引过来。”

沉思了一下,慕容顺咬了咬牙,道:“没问题,我现在就集合两万骑兵前去王庭邀战。”慕容顺已经明白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丢掉了吐谷浑,他就真的是丧家之犬了。

秦怀玉和朱由之并不想在草原上耽搁太长时间,现在已经是冬季,长途作战会对补给线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那好,我们现在商议一下对策,慕容可汗明日一早便出兵把吐蕃军队引入野狼谷,而我们的军队会在那里埋伏起来,炮击过后,我们前后夹击,一举歼灭吐蕃军队。”

慕容顺面露喜色,接着他道:“这炮击是什么。”

秦怀玉和朱由之神秘一笑,道:“到时候你们把马的耳朵堵上就是。”

休息了一晚,早上慕容顺点齐兵马向王庭的方向前进,秦怀玉和朱由之则是率领骑兵和步兵前往野狼谷。

野狼谷是一条长达十余里,宽一里有余的狭长的山谷,抵达野狼谷以后,朱由之道:“怀玉,骑兵就交给你,我率领炮兵和步兵在山谷两侧埋伏,并且建立炮兵阵地,到时候听我的信号进攻。”

“是,我带着骑兵埋伏在山的另一侧。”说罢,秦怀玉带着骑兵向山谷的一另一个侧而去,万余名骑兵静静等待着大战来临。

见秦怀玉离去,朱由之的目光在野狼谷搜索了一下,试图找到一个有利于炮兵射击的地方,同时指挥着弓箭手埋伏在山谷两侧,刀盾手则是负责护卫炮兵,这群炮兵要是被骑兵袭击那就是彻底完了。

在草原生活了数年,慕容顺早就熟悉了草原的路线,很快他就回到了王庭,望着燃烧在火焰中的王庭,他心中又恨又恼,而看到那些被绑成一串的吐谷浑子民则是让他彻底愤怒了,“杀!”

一句怒喊从慕容顺嘴中喊出,两年骑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奔向王庭,诈败同样也是个技术活,装的不像很容易让敌人疑虑,一个不小心诈败甚至还会变成真败,所以慕容顺心中也是极为忐忑,但一看到吐蕃士兵肆意屠杀吐谷浑的百姓他再也无法容忍。

吐蕃士兵很显然没想到吐谷浑士兵去而复来,惊慌中四处逃散,但骑着战马的吐谷浑骑兵速度更快,一道鲜血冲天而起,却是慕容顺一刀划破了一个吐蕃士兵的喉咙。

“杀!”吐谷浑士兵冲入王庭见到吐蕃士兵就是上前厮杀,这出其不意的袭击,让吐蕃人始料不及,整个王庭中顿时只剩下吐蕃人的惨叫。

但这种单方面的屠杀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对面很快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吐蕃骑兵。

“可汗,现在该走了。”一个将领提醒慕容顺。

“不,我们必须和他们交战,否则以扎西的狡猾,他一定会起疑心。”扎西是这次吐蕃军队的统领,和扎西几次交战以后,慕容顺发现这个扎西非常的小心谨慎,而且这群吐蕃军队的装备也非常精良,身上都穿着锁子甲,这种锁子甲是吐蕃从西方的大食国学来的,非常的坚韧,而且灵活性很高,这也是他们吃亏的一个原因。

“列阵!”慕容顺命令道,两万骑兵很快又调整了阵型。

随着吐蕃军队的靠近,慕容顺看清了最前面的两个人,居然是尊王和天柱王,他心中先是一惊,接着大怒,没想到尊王居然背叛了吐谷浑向吐蕃军队投降了。

“杀!”慕容顺咬牙喊道,骑兵们立刻如同潮水般涌向吐蕃的军队冲去,此时他更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但他还牢记着已经商量的计策,冲入吐蕃的军队中,慕容顺和尊王交了几招,转身就走。

而吐蕃的军队刚刚新胜,又被慕容顺背后捅了一刀,如何肯甘心,后方的号角声响起,这是全力进攻的信号。

尊王和天柱王苦笑不止,这吐蕃的军队特太多无耻,竟是把他们当炮灰,他们那些大老爷却躲在后面,但他们既然投降了就无法在反抗,只得带着军队追去。

秦怀玉和朱由之已经在野狼谷中埋伏了很长时间,利用望远镜的优势,朱由之看到了向野狼谷逃来的慕容顺,他舔了一下嘴唇,既然答应了李愔,那么就一定要给李愔抓一批奴婢回去,据慕容顺说这批吐蕃军队来自吐蕃的三勇部,驻扎的距离松州很近,说不得他在收拾了这群吐蕃军队以后,带着军队去三勇部转一圈,因为据说这三勇部抓的奴婢都在那里,也许会有个大收获。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