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李愔让荣达给李元昌备了一万贯的钱票,又在益州玩了几日后,李元昌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去了,而李愔也让佟年领着船队启程去河东道,从黄河经过运河把河东道的煤炭给运回来,这二成的价格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白捡了,而那些被偷采的煤李愔也只是相当于付了低廉劳力价格。

回了长安,李元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那些商人,他自是被商人们暗地里骂的狗血喷头,一个个发誓再也不掺合李元昌的事情了,但二成也总比一点没有强,在盛唐商会冒着黑烟的运输船抵达以后,这些商人争着抢着把堆积的煤炭卖给了盛唐商会,而同时,盛唐商会这种冒着黑烟的船只也引起了这些商人们的好奇心,因为无论是载货量还是速度,盛唐商会的船只都是超越那些靠人力的船强的太多了。

太原,最负盛名的一家酒楼中,河东道的煤炭商人们邀请佟年在这里一聚,佟年虽然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人情世故,这生意还是得做的,只能应邀前往,这几杯酒下肚之后,一个商人开口道;“佟管事,你们盛唐商会的船为什么会冒着黑烟,而且还跑的这么快。”

其他人闻言都是竖起了耳朵,在这个时代可以说谁掌握了运输,谁就掌握了生意,这些人哪有不懂的道理,都是想着能不能买下一两艘。

“这个……”佟年卖起了关子,对蒸汽船李愔并不打算当个宝看起来,他也曾经和佟年商量过生产蒸汽船出售的事情,否则他们的造船厂就一直处在亏损的状态,只出不进,这对益州的财政来说是十分不利的,但是李愔同时也不打算把最先进的蒸汽船卖给这些商人,按照他的想法,他准备让船厂生产一批明轮蒸汽运输船,而不是涡轮蒸汽船,同时对蒸汽机的功率也做出限制,总体来说就是出售低端的蒸汽船,以低成本换取高利润。

一桌子商人都是眼巴巴地望着佟年,在佟年拖了老长的音以后,一个商人终于忍不住道;“佟管事你倒是说呀,都急死我们了。”

呵呵轻笑,佟年道:“这种船他叫蒸汽船,这船的内部有一个叫蒸汽机的东西,通过燃烧煤炭,就可以让船行驶,而不需要船工摇橹来让船行进,就算是逆流而上也很轻松的。”

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商人们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他们根本不明白什么是蒸汽机,一个商人道,“我只听说过山鸡,还没听说过蒸汽鸡的,这天下真是无奇不有。”

“只是既然是鸡,那它是如何依靠煤炭燃烧的,奇怪,奇怪!”

“这说不通啊……”

“……”

面对商人们的奇怪议论,佟年吃到嘴里的菜差点喷了出来,不过他第一次听说的时候貌似也是这个反映,他道:“诸位,诸位,你们就不要议论了,明日,我带你上船参观一番,让你们一解心中疑惑,如何?”

“那太好了!”商人们都是面露笑容,“只是这船是否出售呢!”商人们又抛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这个嘛,我得回去和殿下商量商量!”李愔并没有明确的表态,所以佟年也不敢擅自决定。

“那还希望佟管事回去帮我们打听打听。”一个商人说道。

佟年拱手道:“一定,一定!”

……

于此同时,汉王府中,李元昌的身边正围着一帮长安有名的纨绔子弟,虽说煤矿上的事情惹得一众商人对他是恨得咬牙切齿,而他也是赔了不少钱,不过新的兴趣让他很快忘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

“知道这叫什么吗?”李元昌把扑克牌放在桌子上,手轻轻一抹,扑克在桌子上排成了一条直线,露出了扑克牌的庐山真面目。

一众纨绔子弟都是摇了摇头。

“这叫扑克牌!是一种赌博的工具,比你们平时玩得斗蛐蛐,斗狗来的高,来的雅,这才是贵族玩得游戏,明白吗?”李元昌露出夸张的表情,语气里充满对以前赌博方式的鄙夷。

一个纨绔子弟道:“有这么厉害吗?不就是一堆纸片吗?”

“一堆纸片?俗,俗不可耐,知道这扑克牌是从哪里来的吗?”

纨绔子弟们再次摇了摇头。

冷笑一声,李元昌道:“益州,明白吗?这是益州传出来的,益州的东西能差的了吗?告诉你们,在益州这扑克牌是最流行的,太上皇都在玩,而且还是天天玩,一天不玩就难受!”李元昌摇头叹息,“若不是我有些事情非得回来不可,我还真想留在益州不回来的。”

“太上皇都是在玩,这么神奇,那殿下教教我们吧!”这般纨绔子弟顿时来了兴趣。

李元昌露出很不乐意的表情,犹豫了一会儿道:“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把这项绝技交给你们。”

……

此时身在益州的李愔浑不知道虽说李元昌在背后给了他使了坏,但却也给了他一石三鸟的机会,一个是廉价收购了煤炭,一个是蒸汽船的生意有了开端,再一个就是李元昌把扑克牌带到了长安,不久将会给他带了一批富有的赌客。

不过,这都将是以后的事情了,他现在真正在意的是智能人参与到益州的建设以后给他带来的巨大影响,首先是农业方面,荣达在接手了庄园管理没多长时间以后就被智能人取代了,这是李愔衡量之下做出的决定,因为无论在技术还是管理方面,荣达都属于原始级别,不能和他们同日而语,而因为智能人的参与,培高技术和蔬菜大棚计划顺利开始实施,李愔也算是从无尽的百度搜索中解脱了,有时候为了查阅这些技术资料,他不知道要死多少那细胞,而相比他那迟缓的速度,智能人在复原培高技术和蔬菜大棚的同时还教出了一大批这方面的技术人才,这让李愔真是汗颜无比,真正领会了科技就是生产力这句话。

而为了配合蔬菜大棚,李愔也把一样新的东西搞了出来,因为蔬菜大棚里没有它不行,孵化小鸡也需要它,炒菜做菜取暖同样需要它,他就是陪着Z国人度过了几十年的煤球炉。

“殿下,这是第一批煤球炉,这是煤球。”王府里,荣达让几个家丁把从桃园里运来的煤球炉放在了李愔的面前,这种简单的东西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佟玉自己就搞了出来,而煤球的一整套生产机械在李节的帮助下顺利下了生产线,可以让盛唐商会开始批量生产煤球了。

李愔打量了一下煤球炉和煤炭,基本和他以前用的没有区别,在没有液化气,天然气的情况下,这个是最好的加热工具了,“这一个成本是多少?”李愔询问道,他的打算自然是民用,价格太高就不行了。

“佟玉说一个成本得二十文钱。”荣达回答道。

“二十文!”李愔衡量了一下,一个普通百姓买起来还是很轻松的,他道:“那你和商会联系一下,告诉他们一个卖三十文。”佟玉计算的只是材料和人工成本,肯定没有把运输成本算在里面,于是李愔又加了十文钱,这样的话每个煤球炉还能赚个五文钱,煤球炉的利润有限,他主要依靠后续的煤球赚钱,因为一个煤球炉可以使用个几年,但是煤球是不断要消耗的,也算是利薄多销了。

“是,殿下!”荣达应了一声,带着人把煤球炉拿走,这批东西是王府的,新东西先在王府尝试一向是李愔的规矩。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