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月连轴转,一天未断更过,作者君是在用生命换人品啊,不过这几天身体真心有些吃不消了,这两天总是不在状态,精神不振,今天和明天还是两更吧,后天恢复三更或者四更……抱歉了!)

见李愔如此高兴,苏沫儿也是笑了起来道:“殿下的这个法子可是把整个大唐的商人都吸引来了。”

“我也没想到效果这么好,看来果然是开放民间资产才是发展之道啊!”李愔说,顿了一会儿,他又道:“不过你的工作要忙一些了,这么多人涌入益州,里面肯定良莠不齐,你要仔细甄别,把社会的治安管理好了。”

苏沫儿笑道:“这个还请殿下放心,有了无线电这种东西,我们影卫的工作比以前简便了许多,因为信息很快就能传过来,如果殿下能给武侯在配上对讲机那就更好了,整个益州都将在我们的严格管控之下。”

“这个嘛,再等一段时间吧,目前全部配备有些不太现实,等我们的工业体系成熟以后,我给武侯每人配上一个对讲机,这样只要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武侯们很快就能集结起来,并且进行相互的支援,你说呢?”

苏沫儿笑道:“那这再好不过了!”,犹豫了一下,她道:“对了殿下,我想去女子大学上课。”

李愔道:“怎么了?为什么都突然想去女子大学上课?你和王妃都说好了?”,崔莺莺昨晚也这样和李愔说她想去女子大学上课,现在苏沫儿居然也是。

“我和王妃都是从郑冰兰那里听说的,殿下从罗安国找来的那些先生非常的博学,什么数学,物理这样的课程现在女子大学都开始教授了,郑冰兰上次还在我面前炫耀她懂了什么阿拉伯数字,还会加减乘除法,现在不少大家族的小娘子都去上课了,我们也不能落后了。”苏沫儿说道。

李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去吧,去吧,反正总比现在天天窝在王府里打麻将要强的多。”

“嘻嘻,谢谢殿下。”苏沫儿露出了笑容。

见她得意地样子,李愔在她的翘臀上打了一巴掌,道:“你们都去女子大学当学生了,谁还来陪我?”

苏沫儿眼睛转了转道:“殿下,这王府不是还有一个柳烟雨吗?忍了这么久,殿下不辛苦吗?”

李愔闻言,故意把脸色一肃,说道:“又胡说,我们可是纯洁的主仆关系!”

“殿下在我面前就不要这么说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殿下的眼睛就盯着她挪不动了,傻瓜也看出来殿下对她是青眼有加,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而且,王妃又不笨,以前殿下可从来没有要过贴身侍女。”苏沫儿一副鬼精灵的样子。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愔无言以对了,男人不好色就如同母猪会上树一样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这还是个美女,而且这个美女还是唾手可得,“就你机灵,今晚本王和你一起看电视怎么样了?”

李愔口中的电视苏沫儿自然明白是什么,崔莺莺已经和她说过了这件事情,两个小女人说的时候是面红心跳,“不要!”从李愔怀里挣脱,迈着小碎步就跑了出去。

李愔愣住了,难道苏沫儿知道什么叫看电视,他显然低估了女人之间的私密话的尺度,闻着怀里的余香,李愔嘿嘿笑道:“早晚本王要大被同眠。”……

和李愔的悠闲相比,佟年和管思兴倒是忙得脚不沾地,在会议结束了以后,李冉就带了十几个人过来帮助两人分别组建商务部和市易司,而对此,两人是充满了热情,因为李愔这趟改革让两人都同时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东西,而在忙碌了一个多月后,两个部门终于开始运转,益州的商业模式自此将要彻底颠覆,为了这个李愔甚至延缓了前往琉球的计划,因为佟年和管思兴两个人特意去办了一个商业大会邀请李愔参加,而为了增加了商人们的信心,李愔果断推迟了去琉球出差顺便游玩的计划。

这天清早,商人们早早就等在了盛唐商会的拍卖行门前,他们有来自益州本地的,也有来自其他州县的,甚至在这些个商人们中还有几幅金发蓝眼的面孔,挤挤攘攘把盛唐商会拍忙行前挤得是水泄不通,放眼望去,至少有五六千的商人,而这个数目还是盛唐商会经过层层挑选之后留下来的商人,那些小的商人都是只能等着明天的报纸信息了。

“窦掌柜?一年不见窦掌柜清瘦了不少!”窦云正在和一些商人讨论这益州的商业新政时,一个声音从他的耳侧传来,他转过头来看清来人面貌的时候突然一惊道:“草民参见蜀王殿下。”

窦云此时正站在这些商人们的外侧,李愔和佟年等人正是从外侧准备进入会场,这第一眼,李愔就看见了老熟人窦云。

“不必拘礼,窦掌柜也准备加入益州户籍吗?”李愔开口问道,这些商人都是有意愿加入益州的户籍的,可以说以后就都是他的子民了。

窦云道:“正是,殿下,在长安我受够了官员们的欺压,只有在这里才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殿下肯接纳我们这些卑贱之人,我们感激不尽。”窦云如今是真的打算在益州定居了,宅院如今都已经置办妥当了,“就是小女,如今也在益州女子大学上课呢!”

“哦,是吗?”李愔笑道,“不错,不错,既然加入了益州的户籍你们都是本王的子民,本王保证,在益州士农工商的地位都是一样的,你们的子女同样可以享有求学,当官的权利,你们的权益都会专门的律法保护,说这话的时候,李愔是故意大声说道,以让其他商人听见。

窦云道:“殿下,真的吗?”,窦云有些不敢相信,他们的地位能和士子们一样?

“等明天的盛唐商报刊登出来,你们就明白了,你还不相信本王吗?”李愔道。

“相信,相信!”窦云道,“我们都相信!”

其他商人闻言也都是附和起来,不一会儿,整个会场前都是一片欢腾的景象,会议还没开始,气氛就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望着欢腾的商人们李愔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决定,在商人们的簇拥下,他和佟年等人一起走进了会场。

管思兴和佟年引领着李愔上了主席台,上面已经是摆放好了桌椅,而且在桌椅上放着麦克风,一侧还有音箱,这些东西都是李愔特意准备的,五六千人的会场不用这个就算他喊破喉咙恐怕都传不出多远。

待商人们全部落座,李愔当然是按照惯例说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形式官话,然后管思兴开始把益州的商业政策向商人们传达了一遍,接着,佟年又是把盛唐商会开放的一些技术和商人们讲了,同时把一些商业法规条例简单说了一些,并让这些商人在会议结束以后每人去领取一个商业法的小册子,回去后自己研习。

三个人讲完了以后,下面就是商人们提问的时间,由三人解答。

面对这个环节,商人们大眼瞪小眼,没有人敢于举手,李愔灵机一转,让佟年安排了几个托在下面站起来提问,其实这些商人是有些害怕而已,毕竟他们面对可是封地的主人,生怕自己的提问会惹恼了李愔几人。

有人做了榜样,而且这几人还竟是提了一些尖锐的问题,比如如何保障商人们不被官员欺压,专利费用是不是过高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几人都是很平和的回答,这让他们的胆子大了起来,一个商人犹豫着站了起来,道:“殿下,我想问的是,我们加入了益州户籍以后,是不是可以享受益州百姓所享受的权利,可以自由购买益州的商品。”

“这个是自然,但同时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你们享受权利的同时也要承担相对的义务,纳税,兵役,不能进行损坏益州李愔的事情,总而言之,从此你们就是益州的百姓了。”李愔解释道。

闻言,商人都是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请问佟部长,这蒸汽船是不是可以向我们出售呢!如果可以的话,什么时候可以向我们出售呢?”又一个商人站了起来。

这个问题是针对佟年的,他道:“殿下已经同意出售民用蒸汽船,最迟的话三个月以后第一批民用蒸汽船会出厂,到时候会有专门的展会。”

“终于可以买这种船了。”

“太好了,以后运送货物就方便了许多了。”

“……”

商人们兴奋地议论着,在这两个商人提问以后,更多的商人开始踊跃提问,三人是应不暇接,这场会议从早上开始,一直持续到下午四五点钟,中途的时候李愔甚至没有吃饭,而是陪着她们他们把会议进行到底,而商人们更是感动不已。

大会结束,李愔交代管思兴把会议的重要部分整理出来在明天的报纸上刊登出来,让那些没有机会参加这次会议的商人也了解目前益州的商业形式,同时加大宣传力度,让更多的商人了解益州的政策,以吸引他们前来益州。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