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结束后,盛唐商报在随后的时间里开始用大肆宣传盛会的内容,同时新的商业法案也在上面刊登了出来,商业法中明确了对商人地位的承认,同时商标法,专利法等一些列法律法规也被提到,并且鼓励商人购买益州专业的法律书籍阅读,掌握新出台的法律,明确自己的权利和义务。

而随着信息越传越远,越穿越广,更多的商人被益州的对商人的优惠政策吸引而来,当然他们同样在意还有益州那些神奇的技艺,而盛唐商会也没有违背承诺,开始开放一些独有的技艺,而这更让商人们疯狂了,越来越多的商人开始涌入益州,益州的武侯亭每天都挤满了等待办理户籍的商人,不论是大唐人,波斯人,还是拂菻人,益州的改变让他们在这里找到了真正适合他们生存的土壤。

距离把益州建立成为国际性的大都市又进了一步,李愔高兴的同时让管思兴加速城市的规划建设,尽早完成商业街的改造,硬件和软件同时跟上去,而为了这个目标,李愔有调拨了一批奴婢给杨立这个施工队的头子,又从桃园调拨了几个智能人给他们做施工的技术人员,让他们向专业性的施工队发展。

“殿下,为什么不把一些道路和建筑的零碎活计承包给一些商人们呢?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剩下很多人力进行主要的设施建设,而且还可拉动水泥等产业的发展。”这一天,李愔和上官仪等一众官员在视察商业街建设的时候管思兴提出来这个问题,“既然民间资本已经开放,那么施工建设也同样可以啊,这样一来无论是什么工程都可以得到快速的建设,而不必拘泥于奴婢的多寡了。”

“我觉得管思兴说的不错,殿下的封地上有将近四百万的人口,殿下应该充分的利用起来,这些百姓也就农忙时节忙一点,平日里都是清闲的很,这道路建设和建筑都是以体力活为主,完全可以让他们来做,赚一点余钱,有了余钱他们就会买东西,这样又能促进商业的发展,是个良性循环。”上官仪很赞同管思兴的想法。

点了点头,李愔道:“想法不错,那既然这样就这样实施吧,面向商人进行招投标,要去选择价格最低,信誉最好的商人来施工这些东西,质量关要把握住,本王不希望的承包出去的工程最终成了豆腐渣。”李愔随口说道。

“招投标?”管思兴和上官仪都是一脸的疑惑,他们都是不懂这个。

李愔对陪着他们的杨立说道:“杨立,你负责给他们解释解释。”

“是,殿下,这招投标就是把工程的图纸资料对外公布,凡是愿意接手这个活计的人可以自己计算一下建设这个工程需要向我们索要多少钱,然后把计算的价格制作成书册交给我们,我们审查过后在其中选择最合理的一个就行了。”杨立大体解释了一下,这些天来杨立一直在跟着李愔派过去的人学习工程知识,对这个算是了解了一些皮毛了。

“妙啊,这样我们就可以选择最具备实力,同时而又价格最低廉的施工队了。”管思兴说道。

“这个法子不会又是殿下那些家臣们教的吧?”上官仪说道,现在他真是有些自卑了。

李愔瞥了他一眼,道:“这个世界上的知识浩如烟海,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进步,你们现在虽说已经位高权重,但是也不能偷懒了,有时间还是要回政务大学学习一些知识,本王在那里专门给你们办个学习班,晚上,休息日都可以去学习一下,随时都有人给你们讲课,否则被你们以前的学生和同学超越了,那我就得考虑把职位给更有才华的人了。”

两人露出羞愧的表情,自从坐上这个官位以后他们的确松懈了许多,此时李愔的话让他们顿时有了一股压力,因为益州的政治体制不是看你的背景,而是完全在于个人的能力,“是,殿下,我们记住了。”,两人同声说道。

又和两人讨论了一会儿封地上的基础建设问题,李愔回了王府,现在民间资本开放的问题已经在稳步进行,他也该去趟琉球岛了,毕竟怎么来说现在的琉球也是他的地盘,而且孤悬海外,作为实际的拥有者,他偶尔也得去几次,施加自己的影响力,让那里的人明白这个地方是他李愔的。

这次去琉球李愔一只是政治手腕,二来也是去玩的,工作生活要劳逸结合,不能一直把自己埋在政务里面。

“你们都不想去?”当李愔把去琉球的计划对崔莺莺和苏沫儿说了之后,两人都是同时摇了摇头。

“那么荒凉的地方有什么去的,而且我还有这么多政务要处理,还要去女子大学上课。”苏沫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李愔又把目光投向崔莺莺,不知道她是什么理由,“我在上课,一去这么长时间,课程就跟不上了。”,崔莺莺囊了囊鼻子,说道。

“真的不去?那里还有海鲜吃,而且这次我们做不一样的船去。”李愔加大了诱惑的力度。

两对眉目盯着李愔,又是同时摇了摇头。

李愔郁闷了,这学习比玩乐还重要吗?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上了十几年的学,自然是深恶痛绝回到学校那个地方,而崔莺莺和苏沫儿,则是不一样,新鲜的知识同样如同毒品一样可以吸引人类。

两人都如此坚决,李愔也就不勉强了,毕竟他也只是征求意见,而不是一定要带着她们去,因为大海浩淼无边,那里的海盗还没有被清理干净,万一遇到危险她们就成了累赘,不去也罢。

“那好吧,到时候不要怪我没有带着你们去。”李愔眼睛转了转,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这让正在做算术题的两人都是感到莫名其妙。

既然决定去了琉球,李愔也不拖泥带水,这趟除了带着随身的侍卫,李冉和几个智能人外,他还把贴身侍女柳烟雨也带上了,既然是贴身侍女那自然是出远门得有人带着,而这也让苏沫儿和崔莺莺明白了为什么李愔那晚露出莫名其妙的笑容。

除了有关的人员,李愔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还带上了一些自卫的手枪以及要给金大谦的发电机和无线电台,这样他们以后就可以随时联系了,准备妥当,一行人到了南河码头,这里已经停着李愔从现代买来的游艇,他找了个地方拿了出来,让智能人开了过来在这里等他。

“让开,让开!”如此豪华绚丽的游艇出现在南河码头自然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很多人都是对这个游艇指指点点,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惊奇,这蒸汽机船已经足够让他们难以理解了,而现在居然还出现了金属制作而成的船只,而且还能漂浮在水上,这显然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所以,当这个游艇以飞快的速度抵达南河码头的时候,整个江面都沸腾了,无数人都蜂拥过来观赏这个奇物,而最后的结果就是南河码头被堵的水泄不通。

侍卫们的声音传来终于是把百姓们的注意力转移了,他们这时才明白这是蜀王的座驾,于是让开了一条通道。

一众人登上游艇,李愔让李冉开船,被围观的滋味可是不好受,很有种被关在动物园里的感觉,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开船吧!”李愔下了命令,六艘游艇在南河码头排成了一线,李愔坐在了第一艘游艇中,其他的游艇则是侍卫们乘坐着,这个豪华的阵容就是子现代也是十分的罕见,没想到在唐朝出现了。

与李愔同船的除了李冉外剩下的就是新罗婢柳烟雨了,说起来她进了王府也很长时间了,对李愔已是十分熟悉了,听说这次的航程,她也是十分的欢喜,因为至少是距离她的家乡又是近了一些。

李愔的话音刚落,游艇开始发动,尾部的螺旋桨开始搅动河水泛起白色的浪花,李愔进了自己的房间,望了一眼房间的布置,他不禁发出一声感叹,虽说这个房间有些小,但是奢华程度一点也不比那些五星级酒店差,这让李愔顿觉物有所值了。

在柔软的床上又躺下,他接着拿出了两本书,一个是《导演的自我修养》,一个是《演员的自我修养》,最近他正在学习电影的制作,李冉和他保证过回来之后电影设备一定能生产出来,他还指望能过一把导演和演员的瘾,发展归发展,生活也总要充满乐趣才行,否则忙忙碌碌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过他也只是图个乐子,绝不是像朝鲜的金胖子一样,女人生孩子也要跑去指导指导,把自己当成万能胶一样使用。

轻轻的震动声传来,李愔估计是游艇开始提速了,这时候他在房间的DVD中放入了一个碟片,不一会儿电视里出现了宏达的战争场面,这是现代最新放映的电影,慢慢旅途他只能靠这个排解无聊和寂寞了,也许还可以调戏一下柳烟雨。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