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愔回到书房,坏笑着把以前下载在电脑里的一段音频传输到了MP3中,接着他把荣达叫了过来,把东西和遥控器一起交给了他,并且吩咐他如何如何,让他熟悉了一下用法,荣达自是心领神会。

荣达拿着东西离去,李愔则是大摇大摆地向娱乐室走去,晚上左右也是无事,不如去娱乐室陪着几人打麻将。

推开娱乐室的房门,一阵搓麻将的“稀里哗啦”声就传进了李愔的耳朵中,其间夹杂着李世民几人爽朗的笑声,李愔转过房间的隔墙,就见李世民四人正在麻将桌上奋战,一个个精神亢奋,就连李愔到了也没察觉,直到李愔喊了一句父皇,李世民才意识到李愔来了。

“什么事情耽搁了这么长时间,现在才回来?”李世民一边抓着麻将,一边说道,眼睛压根就没离开手中的牌,见他这个顺溜的样子,似乎已经是深的麻将精髓了。

李愔道:“没什么父皇,一些小事而已。”

王珪见李愔站在一侧,站起来忙说,“蜀王殿下,还是你来吧。”在李世民身边呆久了,王珪自然是深愔为官之道,主动把位置让给李愔,好东西还是要让给领导的。

李愔本身就不喜欢打麻将,平时也是闲的无聊,或者是陪李愔等人打个几把而已,想必麻将他更喜欢的是扑克牌,于是说道:“不必了,王侍郎你陪着父皇玩吧,我看看就行。”

王珪闻言,又推让了几次,见李愔真心不想玩就算了,他刚接触这个也是正在瘾头上。

李愔在娱乐室里陪着李世民,外面荣达已经采取了行动,他按照李愔教的办法,让一个婢女在给阴妃送热水的时候趁机把MP3镶嵌在了一个不引入注意的旮旯里,就等着阴妃晚上熄灯睡觉。

晚饭散步回来,阴妃在宫女的搀扶下回了寝殿,从李世民决定要来益州避暑她的心情就没一天好过,因为就是傻瓜也看得出来李世民是偏向李愔的,否则为什么放着齐州不去,偏要来遥远的益州,而到了这里阴妃的心理就更加失衡了,益州的繁华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而且蜀王府里还有这么多让她闻所未闻的东西,这让她是又妒有恨,今晚遇到兕子带着苏小研,她再也受不住,把怒火发向了苏小研。

换洗过,阴妃让侍候她的宫女离开,她准备休息,自古以来都是母凭子贵,所以她一心是想把李佑扶上皇位,本来李承乾和李泰之争已经让她看到了希望,但李世民突然又要来益州游玩,这无异于在告诉她,让她不要痴心幻想,就算长孙一脉没落,还有李愔和李恪兄弟,怎么也轮不到李佑。

这样想着,阴妃越加愤愤不平,和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直到半夜才昏昏睡去,而就她刚刚睡着的时候,突然传来“咯吱”一声门被打开的声音,这声音在静谧的夜里格外的清晰,刚睡着的阴妃立刻惊醒,道:“谁!”,接着他按了一下床头的电灯开关,发现灯居然不亮了,而门外微弱的光芒照进屋里显示房门根本就没有打开过。

阴妃心中惊疑不定,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于是接着睡了,只是不到十分钟,一阵窗户被风吹开的声音传了出来,阴妃背后惊出了一层冷汗,而更恐怖声音接着传来“呜呜……”的声音响起,仿佛人们口中讲的鬼叫声,阴妃整个人怔住了,接着一股巨大的恐惧袭来,尖叫出声“啊……”

此时的李愔还留在娱乐室中,他两眼几乎睁不开了,但李世民几个人还是一脸的兴奋,没有丝毫的困意,就在四周寂寥,只有麻将声的时候,突然一阵杂乱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娱乐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阴妃披头散发地冲了进来,扑倒李世民脚边就喊道,“皇上,有鬼,有鬼啊……”

李世民打麻将正在兴头上,见阴妃披头散发,没有一点礼数的样子,顿时心情急转直下,“你胡说八道什么!”

“阴妃,这是蜀王府,不是太极宫,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李渊也是面露不悦。

“皇上,真的有鬼,真的有鬼啊……”阴妃并没有因为李世民生气就停止,还是抱着李世民的腿一脸惊恐的说。

李愔心中暗笑,但是面上露出不解的神色,“娘娘,我搬到新王府也有一年时间了,从来没有听说什么鬼怪之事,我知道娘娘一向对我不满,今晚打了苏沫儿的妹妹我就不说了,但现在也不必如此毁我蜀王府的声誉吧?”

李世民对阴妃对李愔不满的也有所耳闻,听了李愔的话,他道:“阴妃打了苏沫儿的妹妹,为何?”,语气中已经含着怒火。

李愔于是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李世民脸上怒色更浓,李渊也是拧着眉头,对李愔的话已经信了大半,只当是阴妃故意让李愔难堪。

“你们几个把阴妃带回去。”李世民对跟来的几个宫女说道,“明日朕再跟你计较。”

阴妃闻言急道:“皇上,臣妾没有骗你,真的有鬼……”

闻言李世民的脸色越加难堪起来,在父亲和儿子面前,他顿觉脸上无光,打牌的心情顿时也没了,“哼”了一声离开了娱乐室。

这麻将是打不成了,而且天色也太晚了,于是李愔给李渊和秦叔宝各自安排了住处,他也是回了寝殿,阴妃今晚这一闹不仅是让李世民大为不悦,而且李愔也趁机把她打苏小研的事情告诉了李世民,让李世民对阴妃越加不满,毕竟这里是李愔的王府,益州是李愔的封地,就算是蜀王府的人犯了错也该是李愔亲手处罚。

第二天清晨,昨晚阴妃的事情很快传了开来,长孙皇后和杨妃也知道了这件事,长孙皇后身为后宫之主,负责管理妃嫔,得到李世民的授意,她召集了后宫妃嫔当着的面训斥了阴妃,同时还减少了阴妃的月俸,杨妃更是生气,若不是众人拉着就要上去给阴妃一个耳光了,阴妃和李佑屡次刁难李愔,现在到了益州蜀王府她还是这样作怪,是再也忍不住了。

处罚了阴妃,长孙皇后和杨妃找了苏沫儿和苏小研,又是一阵安慰,并告诉苏沫儿已经惩戒了阴妃,而这件事顿时也让其他嫔妃在蜀王府小心翼翼起来,收敛起了平日里飞扬跋扈的性子,她们算是看明白了,如今这个蜀王在李世民和长孙皇后心中的地位已经是无可取代,否则阴妃出手打了一个小丫头也不至于被这样惩罚,更不用说长孙皇后和杨妃一起登门宽慰,这只说明一个问题,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疼爱李愔是一方面,心里恐怕对李愔也有了几分忌惮。

而嫔妃们也的确是猜中了,李世民能够成为一代帝王必定是拥有极为深远的思虑,长孙皇后也是一个智慧的贤内助,从进入李愔的封地,再到蜀王府,他们一直在观察着,从每一个细枝小节上感受益州的不同,而这些匆匆一观的东西已经足够让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李愔已经拥有了涿鹿天下的资本,而这样一个李愔如果用的得当,他对大唐将百利无一害,如果用的不得当,让他对大唐离心离德,那么对大唐来说将绝对是一场灾难。

所以,在面对阴妃这件事情上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意见都是一致的,不能得罪李愔,毕竟错在阴妃,如果他们因为阴妃的身份高贵就刻意袒护的话,李愔必定对他们心生不满,而这显然是他们不愿见到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