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李世民如此郑重的表情李愔已经猜到了什么,他心想该来的终究回来,而他也心知有些事情是根本瞒不住的。

随着李世民到了议政殿,李世民开口说道:“据说益州有一种威力巨大的武器可是真有此事?”

虽然李世民是用试探的语气这样说,但是李愔明白李世民心里早就有了计较,试探火炮真实存在的同时,也在试探李愔会不会瞒着他这件事,不过对于火炮这件事李愔也不打算瞒着了,完全没没必要,于是他说道:“父皇说的是火炮吧!”

“你打败吐蕃的那种武器叫火炮?”李世民第二句话彻底暴露了他已经得知了火炮的事情。

“是的,既然父皇对火炮感兴趣,现在天色尚早,儿臣就带着父皇去看看这种武器。”李愔道,他早就得知李世民对这种武器感兴趣,这次来益州说不得要问火炮的事情,所以李愔也提前做了准备,将佟玉研究的第一代前装火炮运来了几台放在益州的中央军大营,毕竟那些后装式火炮就算李愔把技术图纸完整地交给他们,他们也无法生产出来,即使是益州这种初代火炮让他们拿回去仿制,能不能生产出来合格的火炮也是个问题,况且李愔的武器系统已经淘汰了原始的黑火药,这才是本质上的差距。

李世民望着李愔满意地点了点头,心中一块石头也是落了地,李愔并没有瞒着他,这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好,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商定了这件事,李愔让荣达备马,两人骑着马直奔益州的南的中央军大营。

通报过后,朱由之从军营里出来,见到李世民和李愔,朱由之恭敬地行了一礼,在李愔说明了来意以后,他引着两人到了火炮试射场。

“这就是火炮?”李世民望着被摆成一排的前装火炮说道。

李愔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父皇,这就是火炮。”

李世民走到一个火炮面前围着一个火炮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说道:“这不就是钢铁铸造的管子吗?它的威力能有多大?”

李愔示意了一下站在火炮前的三个炮手,三个炮手会意,立刻填装火药和炮弹,李愔转身对李世民道:“父皇,俗话说耳闻不如眼见,现在这几个士兵正在装弹药,现在请父皇捂上耳朵。”

李世民好奇地盯着三个士兵完成所有的动作,听到了李愔的话于是走到李愔面前捂着了耳朵。

在靶场的不远处一些士兵正在设置靶子,此时已经完成了差不多了,见这边打起了旗语,士兵们立刻丢掉手中的手中的碎石跑了开来。

一切就位,炮手点燃了火炮上的引线,这种老式的火炮他们也是临阵磨枪练习的,不过这么简单的操作,很快就学会了。

“砰!”一声巨响。

即使捂着耳朵,李世民依旧被剧烈的震动惊得脸色发白,而对面堆砌的石山只是一瞬间便被炮弹打的四分五裂。

喘息了一会儿,李世民慢慢回过神来,咽了口唾沫,李世民道:“朕现在总算是信了,怪不得你可以打败吐谷浑,怪不得你又可以打败吐蕃的大军,有了这种武器,天下那还有一合之敌。”

“父皇也不必高看这种武器,一开始接触的时候的确会因为这种武器取得优势,但是被敌人了解了以后就不一样了,他们完全可以指定针对火炮的作战方法,只要计略得当还是可以抵消火炮的优势的,特别是突厥人,他们来去如风,只要不和我们接触,只用弓箭袭扰,火炮可以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儿臣之所以能够击败吐蕃人一个出其不意,二是占据了有利地形把他们包围了,如果是在开阔的草原上,我们未必可以取胜。”

李世民闻言点了点头道:“即使这样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刚才父皇说的话你也听见了,颉利亡我大唐之心不死,草原现在的形式越来越混乱,父皇不得不提前做准备,所以才想到你的火炮。”

“原来如此!”李愔沉吟了一下,道:“父皇,我明白了,只是父皇想回去制造这种火炮吗?”

李世民道:“没错,有了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我们对付颉利又可以增加了一份胜算。”

李愔这时摇了摇头,道:“父皇,你想的太简单了,火炮的设计图纸和制作方法儿臣都可以交给父皇,但是以长安的匠人根本无法制作出来这种火炮,就算是制作成功,他的威力也不会有这种火炮的一半,而且这火炮的成本也不是父皇可以轻易承受的。”

“为什么!”李世民皱着眉头说道,李愔这等于是当头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李愔直接说道:“因为这种火炮对钢铁的锻造方法要求非常高,如果是不合格的火炮,炮弹不仅不会打出去,而且还会在火炮底部爆炸,伤及自己的士兵。”

李世民沉默了,李愔说的有道理,长安毕竟不是益州,李愔拥有很多从罗安国购买来的机械,有足够的能力把火炮生产出来,但长安的匠人就不一样了,他顿了顿自言自语道:“这如何是好呢?”

“父皇,儿臣倒是有一个办法?”李愔这时脑中灵光一闪说道。

“哦?你有什么好办法?”李世民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

李愔道:“既然父皇想要生产这种火炮,儿臣可以把设计图纸和制作方法交给父皇,父皇回去也可以让匠人尝试制造一下,如果无法制造出来,儿臣愿意提供这种火炮给父皇!”

李世民闻言笑了起来,道:“六郎,朕果然没有看错你,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只是父皇这火炮的造价不菲,一门火炮少说也要十几万贯钱……”李愔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李世民的脸色说道。

李世民警惕地盯着李愔的眼睛,“你还打算跟父皇要钱?”

李愔立刻摆了摆手,嬉笑道:“父皇你误会了,我哪敢?只是父皇总不能让我白白倒贴吧,否则儿臣这点家底都贴上了也不够。”

李世民的神色舒缓了一些,道:“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你我是君臣亦是父子,不必如此遮遮掩掩。”

“是,儿臣想让父皇允许儿臣在封地上行使铸币权。”刚才李愔灵光一闪的就是这个,当年长孙无忌给李愔下的三个紧箍咒,一是戍边,二是纳税,三就是禁止李愔铸币,现在也该一一解开了“父皇,现在你也看到了,益州的商业发展到此需要的货币量越来越大,普通的铜钱已经不适宜用在大型交易上了,而黄金和白银虽然昂贵却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儿臣想在封地上改革货币制度,否则以前老式的铜钱只会限制益州的发展。”李愔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李世民听了李愔的话半晌无语,这藩王实际就是国中之国了,铸币权自是也应该有,几年前就应该给李愔,但是因为朝臣的反对暂时搁浅了,而现在面对这个交易那就等于是把本来就属于李愔的权利再交给他,而且现在也正如李愔所说,以益州的情形已经不适合再使用铜钱了。”

“好吧,父皇答应你便是。”李世民说道“毕竟这铸币的权利本就应该给你,当时父皇是不想大臣们闹得太厉害,现在这几年你的益州也得到了大臣们的认同,如果你再将这火炮给父皇送来,这大臣们就更没话说了。”

“谢谢父皇!”李愔心中暗乐,用淘汰的一代火炮换取铸币权绝对是稳赚不赔,这等于他真正的控制了益州的经济。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