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成了这个协议,李愔和李世民对获得的东西都比较满意的,想到不久以后就能使用这种威力强大的武器去对付颉利李世民的心情不可谓不开心。

绕着火炮又是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李世民又让炮兵试射了几发炮弹,威力和效果让他都是十分的满意,检验了火炮的这种新型武器,李世民算是把这趟来益州最重要的事情解决了。

“嗯,真没有想到火药居然可以这样利用,父皇还以为只能用来制作烟花?”在火炮试射的过程中李愔不断讲解着火炮的原理,火药的利用,炮弹的制作等等,一一详述给李世民听。

李愔把这些东西讲给李世民听并非是无的放矢,火炮他可以限量提供,但是火炮的弹药他是不可能无限供应的,“父皇,火药和炮弹的制作过程都是非常的简便,长安的匠作坊也已经掌握了火药的制作方法,所以儿臣可以提供火炮,但是火炮的火药和炮弹儿臣就无法继续提供了,毕竟这个是没有上限的。”

“嗯,父皇明白了,朕心里有数不会可以刁难你,你能把火炮这种武器交出来父皇已经很欣慰了。”李世民慈祥地看着李愔说道,比起那些暗里地搞东搞西的皇子,李世民显然更加认同李愔。

“谢父皇体谅!”李愔松了口气,火炮的弹药可是个无底洞,接了这个活可就真的要是赔本买卖了。

已经达到了目的,李世民也不再军营中逗留,他现在渐渐把李愔放在了一个特殊的位置上看待,毕竟李愔此时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李愔,他心里也清楚已经无力才对李愔施加更加彻底的影响,维持他们之间关系的也只有父子之情,所以他也不愿太过逼迫李愔,如果让李愔失去了对他的信任,那对他来说将是巨大的损失。

从军营回来,李世民便着手准备回长安,两日后前来益州的队伍开始浩浩荡荡地离开益州。

“兕子,稚奴,李贞,李恽你们都记住,以后在益州要听你们六哥的话,他的话就是父皇的话,不可违背。”益州北门,临行前李世民对四人说道,来益州的人基本都原路返回,只把来益州学习的三个皇子和一个公主留了下来。

“是父皇,儿臣记住了!”三个皇子同声说道,三人中即使是年纪最小的李治也已经十一二岁了,都已经到了懂事的年龄,心中虽然不舍,但是也明白皇命难违,只得接受。

兕子从李世民要走的时候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这话说出以后终于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哭泣道:“是,父皇,兕子记住了。”

长孙皇后也是眼圈微红,颇有些舍不得,李治和兕子可以从出生就一直跟在她身边的,而且兕子年龄还这么小,只是她强忍着难过,否则两个孩子恐怕又得哭闹一番。

李世民心中何尝不是舍不得,但是这一月的益州生活让他更加坚定要把四人留在益州求学,回去以后,他还打算派遣更多的人过来从益州学习新的知识,李愔的一句话他到现在还回荡在耳边,科技就是生产力,这句话他益州已经充分体会到了。

交代了四人,李世民头也不回地坐上了马车,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即使心中悲伤也是暗藏在心里。

见李世民上了马车,其他嫔妃也是跟着纷纷登车,杨妃望着李愔,伸手整理了一下李愔散乱的头发,道:“以前母妃一直担心你在益州过的不好,但是现在母妃安心了,但政务重要,这子孙的延绵也很重要,母妃可希望早点抱上孙子。”杨妃说着时候又把目光投向站在李愔左右的崔莺莺和苏沫儿,两人顿时面色一红。

“母妃放心吧,儿臣在益州生活的很好,只是母妃在长安一定要保重身体,儿臣给母妃带去的东西,母妃记得要用。”李愔说道,平日里李愔经常把一些保养品送到长安,但按照李恪的话来说,杨妃自己都喜欢用,不是分给这个一点就是分给那个一点,所以最后李愔无奈只得送东西的时候也给其他人捎去一些。

“母妃记下了。”杨妃慈爱地望了李愔一眼,接着也是转身登上了马车。

“殿下保重!”杨妃离去后,程怀亮抱拳说道。

李愔笑着给了他一拳道:“时间短暂,这段时间我只忙着陪伴父皇了,有时间带着清河一起来益州,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有殿下这句话怀亮就满足了。”程怀亮说道,“殿下,怀玉,我们来日再聚!”,程怀亮对着李愔和站在李愔身后的秦怀玉说道。

“再会!”两人同声说道。

程怀亮抱了抱拳,接着勒马离开。

“哎,时间可真是快。”李渊不由感慨道,这一个月可以说他也是享受了一下儿孙满堂时的天伦之乐。

“太上皇说的是,不过这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以后这样的机会还有。”秦叔宝望着远去的车队也是有些不舍,接着似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不过皇上是走了,还给我们两个留下一个任务呢!”

李渊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笑容,“六郎,怀玉,是你们挑个日子,还是我们挑,这婚事也该办了。”

此话一出,郑冰兰和苏沫儿都是神色大囧,秦怀玉则是一脸的傻笑,道:“全凭父亲和太上皇做主,不过当然是越快越好。”,一副猴急的样子。

郑冰兰闻言狠狠白了他一眼。

本是哭鼻子的兕子听到这么有趣的事也是破涕为笑,顿时来了兴趣,拉着李治就围着李愔转起来,“六哥你这是第二次结婚了,羞羞羞!”

“什么,你居然敢说六哥!”李愔有心逗兕子开心,扮作凶恶样子就准备去抓兕子,兕子见状尖叫着跑了开来,一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是和善地笑了起来。

李贞和李恽对视一眼,嘴角也是挂上了一抹笑意,他们和李愔接触的不多,所以来益州的时候一直担心李愔会和李承乾和李泰那样对他们冷冰冰的,但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让他们对李愔的印象大有改观,真正体会了到了一个兄长对弟弟的关心,对李愔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

既然李世民已经赐婚,李愔也有心让苏沫儿有个相称的身份,这样她手中的武侯才能更加有力的为他维持封地的秩序,在李世民离开后半个月中,李愔和秦怀玉都是按照六礼来了个复杂的结婚程序,而李渊和秦叔宝则是在同一天为李愔和秦怀玉分别办了婚礼。

虽说李愔这次只是纳妾,但还是让整个益州城都沸腾起来,前来道贺的人几乎把王府挤破,最后的酒宴把王府门前的街道几乎都占满了,而秦怀玉也好不到那里去,军事学院的学员和军队里的军官不敢闹腾李愔,但对他可是毫不客气,据说晚上的时候秦怀玉是横着进去的,让郑冰兰是哭笑不得,还把罪魁祸首朱由之数落了一顿,吓得朱由之连连道歉,他最近和郑冰露可是刚刚有些进展,这郑冰兰一句话可能就得黄。

李愔虽然没有被这些家伙闹腾,但也被崔莺莺白了好几眼,比起她和李愔结婚时候的简单简约,现在苏沫儿和他的婚礼可是隆重的多,她看在眼里自是想起以前,又是一番心酸,不过这样正说明他和李愔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于是也不过是做个样子给李愔看罢了。

李愔何尝不知道这个小女人的心思,毕竟对她这样的女人来说婚礼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