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由之闻言,对李愔说道:“没错,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有些人和军队里的军官接触,我们已经在关注这件事儿了,而且也处理了几个试图把淘汰下来的枪械出售的军官。”

“而且殿下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也有一些政务官员也不老实起来,试图和驻地的军队接触,这些人我们都已经在注意了。”上官仪这时候补充道。

李愔的眉头锁定更紧了,他道:“查清楚是什么人在背地里搞鬼了吗?”,三个人把话说完,李愔的直觉就是这一套完全和搞颠覆的政治斗争一样。

“据我短时间的调查,这些人不只是来自一方,而是来自几个不同的势力,还有一件事殿下还不知道,太子殿下已经迎娶了侯君集的爱女。”苏沫儿冷声说道。

侯君集这个人李愔是了解的,虽说很有军事天赋,但是此人的野性也不小,否则历史上也不会和李承乾联合谋反,而现在侯君集已经和李承乾站在了同一条船上,这让李愔有一些预感,似乎历史的齿轮又开始转动了,“看来李承乾是有想法了。”

苏沫儿继续道:“殿下,他们不只是有想法,而是已经在向我们益州伸手了,这些军官之所以胆子忽然变得这么大,都是因为有人打着太子和侯君集的名号招揽,允诺会给他们更高的权位,而这些军官我也调查过了,都是一些对自己职位不满的人。”

“的确是这样。”朱由之神色晦暗,道:“里面有些人还是我们军事大学的学员。”

秦怀玉从进门开始就鼓着一肚子气,他和李愔一路走到这里,见证益州的一切,可以说和李愔是同脉连枝,如今有人自己的地盘上搞东搞西他如何受得了,现在听到这里终于是忍不住了,道:“殿下,现在李承乾是仗着自己是太子,凭借自己是未来储君影响我们益州的政务和军队,虽说殿下是蜀王,但是蜀王怎么和未来的皇上比,加上这些风言风语,一些人自是动了心思,想要跑去奉承他这个未来的皇上,我看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那个李承乾没什么了不起,殿下本事比他强上百倍,只要殿下登上太子之位,这些事情就不是事情。”

秦怀玉最后几句话落下,议政殿一片死寂,所有的官员都看向李愔,没有一个人斥责秦怀玉大逆不道,说出这样话。

李愔沉默了一会儿,他的目光在朱由之,上官仪,王银龙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在他们的眼睛中,他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光芒,顿时,他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思和秦怀玉是一样的,只是他们没有秦怀玉的胆量说出来,如今益州无论是财力和军力都具备了一争天下的资格,现在李世民尚在还没有什么,但是若等李承乾继位,他们肯定是不甘心的,在他们心中李愔才应该坐上那个位子。

“坐下,太子之位是皇上定的,说抢就能抢的了吗?”李愔瞪了一眼秦怀玉说道。

“但是殿下总得去争一争吧!”秦怀玉继续说道,但面对李愔的眼神还是乖乖地坐了下去。

李愔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件事皇上和我都自有分寸,你们不必担心,现在我们还是讨论刚才的问题,虽说本王不是太子,但也不是可以任人拿捏的人,对那些在益州搞东搞西的人没必要手下留情,一律杀无赦。”

“是,殿下!”苏沫儿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接着她道:“对罗小伊也是一样吗?”

李愔闻言愣了一下,苏沫儿绝非无的放矢,看来她也是有些眉目了,心中深深叹了口气,李愔道:“这件事就任你处理吧!”

苏沫儿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道:“殿下,放心,我会尽快把这批人全部解决的。”

“嗯。”李愔点了点头,接着对官员们说道,“还有你们不必担心什么,本王可以向你们保证,益州永远是本王的益州,任何人都不能把势力伸到我们益州来。”

“是,殿下!”众人躬身站起说道,有李愔这句话他们就放心了,说到底他们跟着李愔还不是为了求得一生的荣华富贵。

众人散去,议政殿只有李愔和苏沫儿,这时苏沫儿立刻卸下了工作时候的冷淡,变得温柔如水起来,走过来挽着李愔的手就靠在了李愔的怀里,道:“殿下好狠心,一走就是四个月,人家天天都在想念殿下。”

李愔抚摸着苏沫儿乌黑的长发,道:“我也想你们啊,对了,你已经查到了罗小伊的踪迹?”,去年回来的时候,李愔便让内卫前去江陵码头调查,没想到玉箫楼却是已经换了东家,他心想肯定走漏了风声。

苏沫儿抬起头来,有些不满,道:“殿下,你难不成心里还挂念着那个罗小伊不成!”,已是有些生气了。

“不是,已经都快五年的时间了,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说起来她也是个可怜人,我只希望你到时候能留她一条性命。”李愔说道。

“嗯,好吧。”苏沫儿神色稍缓,又道:“殿下,王妃已经怀上你的骨肉了。”

“我知道了,刚才正是从王妃那里过来。”

“我也想怀上殿下的骨肉。”苏沫儿这时声如蚊呐,却是媚眼如丝。

李愔望着苏沫儿娇媚的样子立刻浴火燃烧,把议政殿的大门一关,转身就抱住了苏沫儿。

苏沫儿惊慌道:“殿下,这里是议政殿!”

“那就让本王也做一回无道昏君。”李愔坏笑道

……

得到了李愔的命令,益州的政务和军队都是来了一次清理行动,凡人那些在李愔离开益州这段时间内和其他势力接触的官员和军官都被迅速的地清理掉,换上了更加忠诚的官员,而这也无疑是李愔向封地上官员传达的一个信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他李愔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除了益州的内部整顿,苏沫儿的暗卫和武侯相互配合把那些以在益州做生意为由的细作全部抓捕了起来,并进行了严刑拷问,这些细作不仅有李承乾的人,还有一些门阀的人,甚至还有不少服务于北方草原的细作,而这个清理行动,也让各大势力一时间风声鹤唳,以前李愔对这些细作只是实时监控,而现在则是零容忍,李愔的突然而来的强势让他们顿时不知所措,他们明白,这段时间在益州的小动作是的确把李愔给惹毛了。

太子东宫,李承乾恼怒地将上好的白瓷茶杯摔碎在地上,怒道:“好一个李愔,他现在是一点也不给本太子面子,明知道这些是我东宫门下的商人,居然还是全部抓了起来。”

“殿下息怒,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回我们真的是损失惨重,上百万贯打点的钱都打了水漂,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得到啊。”杜荷也有些肉痛,为了买通这些军官,他们可以用了不少太子府的积蓄。

杜荷不说还罢,越说李承乾越是生气,道:“你不说这些事情都是做的很周密的吗?怎么会一夜之间,这些人全部被抓了起来。”

“这说明蜀王手底下也有一批细作,专门负责处理此类事情。”侯君集说道,自从和李承乾成了亲家,侯君集就成了太子府新的谋士,这次企图让益州的地方军队向太子效力的计划就是他一手策划的,只是没想到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