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等一会儿吧!”李世民仍旧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抛弃了城中的三万将士。

燕四闻言顿时沉默下来,他和李愔都没有想到是执失思力的突然背叛将原本周围的计划被全部打乱,为今之计,剩下最后一条路只有让李世民逃出怀远城了,这也是他们预料最坏的情况,一旦城破,他们就乘坐燕四带来的热气球逃离,这也是是为什么李世民敢冒这个风险的原因,因为,他早就有了保命的方法,而这个也是颉利万万不可能想到的。

城外,颉利指挥着突厥士兵不断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此时他的脸上尽是胜利的笑容,只要李世民死了,大唐就会群龙无首,在他看来,剩下的那些小崽子,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那些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真是太过难缠了,徐军师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虽然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但城墙上穿着银色铠甲的士兵如同杀神一样无可匹敌,除非四五个突厥士兵一起涌上去才能制住,刀剑根本无法伤害他们,“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益州生产的盔甲吧?”徐军师眉头深锁,“如今也只有四五个士兵缠斗一个这么个办法了。”

颉利有些失望,接着是深深的忧虑,“这几千个士兵就如此难缠,若是日后我们进攻益州,面对这样的军队,我们该如何是好?”

“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这个蜀王不可小觑啊,也幸亏有南蛮缠住了他,否则他要是派兵前来支援,我们就未必可以赢得这么轻松了。”,此时的城头上,突厥士兵已经占据了大半,马上就可以破城,徐军师接着道:“可汗,我们……”

他的话还未说完,忽然远方的天空随着一阵轰隆隆地声音过后,密集的尖锐声呼啸而来,接着,进攻的突厥士兵如同尘土一般被扬起,化作血肉落入四周,数百个轰鸣爆炸的地点形成了直径十米的空白区域,刹那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就连城上正在肉搏的双方战士,也都停了下来,惊恐地望着这一切。

颉利和徐军师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切,他们何从见到过这么恐怖的景象,只是一瞬间,数千突厥士兵殒命,但这中恐怖的事情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一波又一波的爆炸落入突厥人密集的攻击方阵中。

“真是活靶子,炮兵就是喜欢这个。”距离怀远城三里外的高地上,薛仁贵已经在这里构建出了炮兵阵地,他们赶来的时候顺便把灵州拿下,这才晚了一点才到这里,没想到,颉利已经在猛攻怀远城了,而从俘虏的口中他得知,李世民现在真被困在那个不大的城中,于是命令炮兵对如同鸭子一样聚在一起的突厥人进行炮击,对他来说,这种密集的阵型绝对是炮兵们的盛宴。

站在他身侧是慕容顺,得到李愔的书信,他带着四万骑兵沿路护卫益州的军队,一路上他一直奇怪着益州军队的奇怪装备,而到了现在他才明白这种武器的可怕,“薛仁贵将军,我们什么时候进攻?”

“不急,让炮兵们乐一会儿。”薛仁贵道,“待会进攻的时候,慕容可汗只需要护卫住我们的两翼,中间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就是了。”

“好的,薛将军!”慕容顺说道。

城中的李世民也被持续的轰鸣声惊呆了,这样的声音太熟悉了,这就是火炮的声音,只是他们的火炮已经把炮弹用光了,可能是他们,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陛下,我们不必使用热气球了,蜀王殿下的援军到了。”燕四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也只有益州的炮兵可以制作出如此大的动静了。

这正是李世民想要说道,他激动地站了起来,兴奋地来回走着,接着一把抽出腰刀,喊道:“将士们,蜀王的援军已经到了,现在随我把城墙夺回来。”

程怀亮一直负责李世民的安全,此时闻言亦是喊道:“保护皇上,夺回城墙!”,说罢,他带着剩下的一千禁卫向城头冲去,本来他们已经绝望了,而此时,他们再次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蜀王这个名字如同一道阳光照亮了他们心中的黑暗。

李世民身披铠甲,同样冲了出去,他不仅是大唐的皇帝,同样也是一员猛将,而受到李世民的鼓舞,士兵们更是红了眼拼杀,城头的突厥士兵不断减少,当李世民登上城头的时候,上面已经没有一个突厥士兵,而那些正在攻城的突厥士兵也纷纷逃离,无心再战。

巨大的爆炸声还在持续着,每一声巨响,李世民可以看见几十个突厥士兵死亡,这种场景让他也惊骇之极。

“快看,那是蜀王的大旗!”突然一个士兵指向想西方,只见迎着逃跑的突厥军队,一只扛着蜀王大旗的军队正端着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对着慌忙逃窜的突厥士兵,随着火光,突厥士兵不断倒下,这一切就是李世民也是看的莫名其妙。

炮击的同时,薛仁贵已经完成了包围圈,他的任务是荡平草原,自然想要在这里一劳永逸地解决突厥人。

此时的突厥士兵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但迎面而来的益州士兵给他们来的恐惧甚至比刚才还要巨大,他们的意志终于崩溃了,纷纷投降,颉利还站在一开的地方,他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本来他就要赢了,但是为什么?直到他们一个益州士兵用枪托打昏,他才停止这样的自问。”

战争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形势,薛仁贵命令炮兵停止炮击,新型的战争形势就是指挥官不必冲锋陷阵,只需要传达命令就可以,而慕容顺早已带着吐谷浑的骑兵配合益州军队收拾溃败的突厥士兵,这回他们是不打算给突厥人任何翻身的机会了。

站在城头,李世民就如同看戏一样望着二十万突厥人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刚才绝望的情绪如同梦的记忆一样消散的一干二净,他此时心中不禁有些想笑,战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轻松了。

经过接近一天的鏖战,怀远城三万将士死伤大半,如今站在城墙上的只有四五千人,生的希望而来,不少士兵都是激动地落泪了,李世民看着城墙上堆积的尸山,望着这些被鲜血染红了的将士,眼中也是微微湿润,为了守卫这座城池,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古至今,草原和汉人的战争都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样的血战还要经历多少年呢?

益州的军队行进的十分快速,沿路基本上没有遇到阻碍,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就到了怀远城下,这时候薛仁贵也是骑着马赶到,望着城头上被拱卫起来的李世民,薛仁贵下马躬身道:“益州军薛仁贵护驾来迟,还望皇上赎罪。”

李世民欣慰地望着薛仁贵道,“免礼,如今李绩将军和程咬金将军还在南部和执失思力鏖战,薛将军请前往助他们一臂之力。”,李世民说道,此时,他对这只军队甚至有了些畏惧。

“是,陛下!我这就派人前去支援。”,说罢,薛仁贵对身边的一个将领说了一句话,将领点头离去,不一会儿,一队士兵向南方而去。

怀远城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李世民从城墙上下来,怀远城的城门缓缓打开。

“陛下!”李世民出了城来,薛仁贵迎了上来。

李世民的眼睛在益州士兵的身上扫过,指着士兵背着的枪说道,“这是什么东西,朕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

喜欢我家后院是唐朝请大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我家后院是唐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背着家的蜗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背着家的蜗牛并收藏我家后院是唐朝最新章节